第二十六章宝剑,历久弥新!

第二十六章宝剑,历久弥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云昭在白纸上写下最后一个字之后,就静静的等待,等柳城弄干了白纸上的墨汁,就递给徐五想道“我们共勉吧。”

徐五想接过这张纸笑道“县尊的大字还是没有长进。”

云昭笑道“我的铅笔字变得更有功力了。”

徐五想哈哈笑道“圈阅,否决,同意,交办,这几个字您一定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云昭若有所思的瞅瞅一身青衣的徐五想道“你是换了一身装扮,还是换了一个人?”

徐五想道“应该是以前的徐五想回来了。”

云昭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徐五想道“欢迎归来。”

徐五想大笑道“县尊尽管去襄阳,汉中交给我!”

云昭笑了,对徐五想道“我后天就离开。”

目送徐五想离开,云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柳城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柳城道“我比较喜欢成都!”

云昭点点头道“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确实是个好地方。”

柳城道“我祖上就是川人,我想穷一生之力,让天府之国再现。”

云昭摇头道“没可能,官员在一地任职十年,这是极限,你如果要去成都,只能在最艰苦的时候去,等那里小有规模之后,你将会去更加艰苦的地方。”

柳城道“明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这三届的人,注定将是前人。”

云昭瞅着柳城道“等你老的不堪驱驰了,或许能回到成都等死。”

柳城摇头道“我更想老死玉山。”

三言两语,柳城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前途。

此时的蜀中,云氏势力已经在云虎的带领下,一步步的向蜀中挤压,等到高杰大军整顿完毕之后,蓝田大军就会蜂拥入蜀。

这一次,蜀中人面临的将不再是李洪基,张秉忠这样的乌合之众,而是全天下最精锐,最现代化的军队,这支军队的目标不仅仅是一个蜀中,他们会一直向前推进,推进到云昭准许他们止步的地方。

云昭在第三天的时候,还是离开了汉中,他是沿着汉水走的,没有使用楼船,实际上也没有楼船供云昭使用。

沿着汉水就能慢慢走到襄阳,走到武昌。

汉水滔滔,水上不闻渔歌,更听不见船工的号子,至于让人悲拗万分的情歌更是杳无音讯,或许,那些期待情郎能回来的多情女子们已经亡故多日了。

云昭的队伍走的很慢,主要是道路实在是太糟糕了,马车已经不堪行驶,云昭就骑在马背上,面对壮阔的山河,他很想脱光衣裳在大路上奔跑,在大河中畅游。

非如此,不能表示自己真正占有了这片土地。

“你想游水?”冯英在一边警惕的问道。

“没有!”

“你已经下意识的拉自己的腰带六次了。”

“天太热。”

“没让你穿上盔甲,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我没有想要游水,这里水流湍急,跳下去跟自杀有什么两样?”

“没有就好……”

冯英白了丈夫一眼,就对不远处的云大叫道“派一队人去江岸防护,这里悬崖陡峭,小心落石,要快速通过。”

云大答应一声就下了指令,不一会,大军的行军速度就快了许多。

从汉中到襄阳还有一个州府名曰——新安州。

云大对这条路很熟悉,因为他刚刚走过一遭。

所以,当云昭看到赤着脚背着一个竹筐从漆树林里走出来的周国萍,他的眼眶有些发热。

昔日那个极度重视容颜,甚至为此不惜拔掉自己两颗龅牙的倔强女子,如今,穿着一身麻布衣裙,背着一个巨大的竹筐,正冲着他笑呢。

“一府之尊,何至于此?”

“县尊万金之躯,如今不一样来到这穷荒僻壤之地?”

“我来,是因为这里有你。”

“哈,要不然你撵走冯英,今晚我来侍寝如何?”

“还是算了,你会被冯英捶死!”

“我可不是钱多多,冯英不一定就是我的对手。”

“算了,你还要嫁人呢。”

“我嫁人?你要啊?”

“不要!”

“这不就是了,假惺惺的,不过,你要走远些,这里割漆的全是女人,有些没穿衣服,你看见了不好!”

“啥?没穿衣服割漆?生漆咬人你不知道?”

“到底是富贵人家的大少爷,有人宁愿被漆咬,也不愿意坏了衣裳!”

云昭张嘴想说两句,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带着一群大男人离开了漆树林,回到了周国萍那间简陋的府衙。

云昭瞅着那些坐在书桌后面假装忙碌的书吏们就来气,忍不住问其中一个。

“割漆的活怎么都是女人在干,还要搭上你们府尊?”

一个面色苍白的书吏,撸起自己的袖子,指着胳膊上的红点道“我们去了,都被生漆给咬了,咱们在兴安府总共只有五十一个人,有三十四个跟生漆相克。

兴安府这个地方山多,地少,只有生漆这东西能拿的出手,府尊来了之后,二话不说,就要大量生产生漆,所有的人都派出去了。

我们这些跟生漆相克的人只好留下来干统计人口,说服山民下山的事情。”

云昭皱眉道“这里还没有开展土地分配工作?”

小吏顿时就叫了起来“县尊,不是我们不开展工作,是没法子开展,我们只要靠近那些人,他们就会躲起来,还有一些人只要见到我们就会发起攻击。

兴安府的人口本来就不多,他们还修建了很多堡垒,全部住在高墙大院里,下官曾经准备派军队炸掉那些堡垒,府尊不肯,说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总要这些人自愿出来才好。

所以,她就亲自带着能找到的一些没人要的女人,进山收割生漆,还说,等这些女人们赚到钱粮了,别人也就知道我们是好人,也就会跟着出来,最后也许就愿意接受我们的管辖了。”

云昭闻言长叹一声,拍拍小吏的肩膀道“玉山书院出来的?”

小吏笑道“今年刚刚毕业,就被分配到这里了。”

“后悔吗?”

小吏摇头道“我们总会胜利的。”

云昭笑着点点头道“没错,我们总会胜利的。”

走到门口,云昭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何渭!”

“我记住了。”

这个人的名字里有一个渭水的渭字,明显是关中人。

又等了一柱香的时间,周国萍再一次出现在云昭面前,这一次,这个鬼女人又变的容光焕发,就连头上都多了一对金步摇,走一步,金步摇一摇三晃的显得妩媚。

“为何不用霹雳手段?我记得你应该非常的擅长。”

“霹雳手段用多了,人的心就没了,县尊您把我发配到这个穷荒僻壤之地,不就是要我养心的吗?

这个时候杀人,我的心岂不是白养了?

再说,这个地方也不剩下什么人供我周国萍杀戮了。”

云昭苦笑道“我没想到这个地方会如此艰苦。”

周国萍道“不算艰苦,这里没有太好的土地,却盛产生漆,这东西金贵着呢,贼寇们来了之后,把这里的商道破坏的一塌糊涂。

只要我把商队引进来,百姓们发现生漆有了销路,他们就会主动出来的。

我只要捏死销路,这里的人还不是任我揉搓!”

周国萍的话说的一如既往地大气,不过,云昭还是发现她有些底气不足!

遂笑着道“我知道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你,不过呢,既然要做事,我们不妨做的大气一些,既然生漆是个好东西,我们不妨大力收购。

岳阳的王贺你知道不?”

“我不认识他,我认识他的兄长王钟!”

“嗯,就是这个王贺,现在在岳阳弄了一个硕大无朋的批发市场,我会给他发函,你这里出产多少生漆,他那里就收多少生漆。”

周国萍的眼睛顿时发亮,连忙道“我要一半的粮食,盐巴,布料,一半的钱!”

云昭笑道“我想,这对王贺来说不成问题。”

“还不能坑我麾下的百姓!”

“不会吧?都是自己人啊。”

周国萍怒道“不是一个体系的人,他会管我的死活?

县尊,我这里就要说到一下了,商务司的人全是王八蛋!

我发现这里盛产生漆之后,就曾经给商务司去了快报,希望能跟他们订立长久的买卖合同,可是,这些王八蛋眼中只有钱,说什么路途遥远,什么贩运困难,还告诉我说,生漆是好东西,不好运送!需要我们出钱在蓝田订购一匹铁桶!

我告诉他们我这里买卖生漆的意义何在,他们却说,在商言商,奶奶的,跟姑奶奶我说生意经?

我没了在百姓身上用霹雳手段的兴趣,却很想在他们身上用一下。

主意我都想好了!”

云昭呆滞了片刻道“我会警告他们的,你就莫要算计他们了,我觉得你刚才有一点心虚,莫不是已经开始算计他们了?”

周国萍的嘴巴抽动两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就是想学一下县尊您当初卖粮食给张家口商贾的故智!”

云昭忍不住四处瞅瞅,他忽然发现,这里景色秀丽,山高沟深的果然是一个做无本买卖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