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失败总是从不经意间开始的

第三十一章失败总是从不经意间开始的

此时,洪承畴的的心情是无比复杂的。

尽管他已经表明,自己属于蓝田一方,但是,士大夫的骄傲,却让他在心底并不愿意这样做。

对于他这样的读书人来说,侍从大明是最初的选择,如果,背离当初的选择,就会成为人人唾骂的贰臣!

假如自己与卢象升,孙传庭一般处处被皇帝乃至群臣陷害,投靠云昭这个巨寇也就罢了。

可是,自从万历四十四年高中进士之后,大明皇朝对他这个自忖文韬武略冠绝当时的并无亏欠,三边总督,蓟辽总督,统御大明半数精兵,不可谓重视。

几次三番驳回皇帝旨意,坚持己见,逼迫的大明皇帝哭诉于后宫,他的位置却稳如泰山,不可谓不宽厚。

这些事情都明明白白的发生了,每发生一件,就让洪承畴心头的愧疚加重一分。

云昭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洪承畴这个与云昭相识多年的人更加明白此人的野心。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成为大明的忠臣孝子,他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大明王朝必然会轰然倒塌……

在西安之时,洪承畴期望云昭能与他一起成为支撑大明的梁柱,可是,大明王朝至始至终都没有给云昭半点机会。

在云昭还弱小的时候,大明朝廷对于这个贼寇世家出身的人只知道一味地盘剥,毫无恩情可言,洪承畴甚至在想,如果在那个时候,皇帝若是能够不拘一格的使用云昭,云昭未必就会走上造反之路。

哪怕在云昭羽翼初丰的时候,皇帝若是能果决的将朱媺娖下嫁云昭,云昭依旧有可能成为大明的强力臂助。

可惜,这个时候,满朝文武乃至皇帝已经开始提防云昭,功勋卓著的蓝田县令一做就是十年……简直是天下奇闻。

等到云昭实力大炽的时候,普天之下,已经无人能让这头骄傲的野猪低头了。

这个时候,再把公主送过去,除过加重皇朝的羞辱感之外,再无其他。

别人不知道,洪承畴岂能不明白,云昭这些年之所以盘踞关中不动弹,是在还大明王朝施加在他身上的最后一点恩德。

现在,恩德将尽。

就算云昭还对大明有那么几分情义,他的部属们也不会容忍云昭继续放任大好江山不取,依旧盘踞于关中,此为大势所逼。

洪承畴痛苦的吃完了最后一口饭,抬头对陈东道“此战,我若不死,就化名青龙,回蓝田就职。”

陈东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就笑吟吟的道“督帅快些,雷恒军团已经抵进长沙,一旦张秉忠所部攻略江西之后,蓝田大军就会进入督帅故乡,大明疆域也将被我蓝田大军从中截断。

西南之地,还要仰仗督帅之力。”

洪承畴无奈的叹口气道“好快啊……”

陈东笑道“这已经是县尊勒令雷恒将军不得冒进的结果了。”

洪承畴看着陈东道“昔日县尊说过,皇帝不死,他不出关。”

陈东道“如今,我们依旧遵守这一诺言,蓝田所辖之地,皆是从贼寇手中夺得,只是代为管辖,只要朝廷能派出人手,兵马过来,我们立刻就能移交。”

洪承畴苦笑道“可能吗?”

陈东道“县尊一向言出如山,就是朝廷这边没有敢为之士来朝廷故土上任职。”

洪承畴一拳砸在桌子上,让杯盘碗盏纷纷跳起,一阵乱响之后,就听洪承畴咬着牙道“大明的灾难太多,变故太多,敢言敢战之士已经寥寥无几了。”

陈东接着道“据我密谍司所知,范文程已经成了大同总兵王朴的座上客了。”

“什么?”洪承畴怵然一惊,匆匆站起身,来到门外,才发现门外已经是大雨滂沱了。

一声声炸雷在洪承畴的头顶炸响,倾盆暴雨立刻就把洪承畴浇了一个透心凉。

雨夜漆黑,如此大雨之下,山涧必有洪水,此时再派出军队去接手王朴的防务,已经不可能了。

“你为何不早早告诉我?”

洪承畴站在暴雨中朝陈东怒吼。

“难道你愿意看到这些大明好男儿葬身在这松山你才满足吗?”

陈东摇摇头道“我收到王朴可能又变的消息之后,已经是第一时间前来通报了。”

洪承畴惨笑一声道“你还有什么坏消息就一并告诉我吧。”

陈东道“给将军准备的援兵来不了了,而皇帝陛下也已经拒绝了建州人的和谈,并且在十二日之前,将建州使者剥皮实草了。”

洪承畴大笑一声从暴雨中走回来,如同一头暴躁的狮子一般在屋檐下来回走了两趟之后,就对洪福道“命,松山副将夏成德立刻来见我。”

陈东见洪承畴的坐在椅子上,其人并不见半分沮丧或者担忧之色,反而虎目圆睁,威风凛凛。

不一会,就听见甲胄碰撞的声音,陈东在洪福的引导下离开了洪承畴的节堂。

到了后堂之后,洪福脸上的担忧之色尽去,微笑着对陈东道“我家公子可好?”

陈东笑道“对洪公来说自然是大好,对洪公子来说未必就是好事。”

洪福笑道“这是为何?”

陈东大笑道“学子洪世铭如今正在宁夏镇玉山书院下院啃沙子呢。”

洪福闻言,笑的愈发开心,指指前堂道“当年我家的这位老公子吃的苦可不比小公子少,总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在我家老爷身上展现的很清楚。”

陈东道“老管家,照顾好洪公,万万不能折损在这场已经没有多少意义的战争里。”

洪福连连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老爷这是准备给大明争最后一份脸面呢,不过,陈公子放心,这松山城里还有步骑不下五万,即便是有变,我家老爷也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陈东笑着点点头道“如此,我就放心了,我家县尊也就放心了。”

洪福邀请陈东坐下,继续问道“刚才听公子说蓝田大军已经抵达长沙城下?”

陈东点头道“被我家县尊叫停了,否则,长沙城将一鼓而下。”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我还听说,福建潮州已经归属蓝田麾下?”

陈东笑道“不出三个月,洪公老家泉州,也将归入蓝田麾下。”

“哦,哦,这真是太好了,我还听说蓝田治下不得出现拥田千亩之人?”

陈东瞅了洪福一眼道“县尊家多余的田土都被强行拆分了,所以,天下就不该有拥有田地超过一千亩之家。”

“可是,这些年,洪福愚蠢,在有了一些钱财之后呢,就替我家老爷在泉州购置了两千亩良田,这可如何是好?”

陈东笑道“老管家必定早有计较,何必跟我这个晚辈打哈哈呢?”

洪福嘿嘿笑道“既然是蓝田国策,洪氏自然不好违抗,说真的,老夫当年替老爷购置的田地,还是很好地,只要发卖,定然有很多人购买的。”

陈东哈哈笑道“看来老管家要未雨绸缪了?”

“这是自然,我家老爷醉心军国大事,这些小事情自然要由我这等老奴来操持,总不能让我家老爷操劳一生之后,回到家里却家徒四壁吧?

听说蓝田准备大兴海商?”

陈东瞅瞅洪福想了一下道“这是必然,而且蓝田与番人在海上的争斗已经开始了。”

“洪氏能否买舟下海?”

“这自然可以。”

短短的一盏茶时间,洪福就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所有消息,而陈东从洪福的这番话中间也明白了,洪承畴最终将会选择蓝田这个消息,都没有吃亏。

此时的洪承畴却没有他们两个人这般悠闲。

大明军兵如今兵分三路,其中洪承畴与吴三桂,杨国柱驻守最前沿的松山与多尔衮正面作战,总镇总兵曹变蛟率领本部人马驻守杏山,为洪承畴后应,而辽东巡抚王廷臣统领辽东边军驻守塔山为后援。

即便是如此,洪承畴为了保证粮草供应,特意将粮草大营设置在了宁远与塔山之间笔架岗上,这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由总镇总兵官王朴固守。

即便松山堡,杏山堡,塔山堡被建州军队团团围困,洪承畴并不担忧,在强有力的火器支援下,建州人想要彻底攻陷这三座堡垒,需要用海量的尸体来填。

即便黄台吉能攻下这三座堡垒,建奴的实力也会损失惨重,莫说再有进犯之心,到时候连自保恐怕后很难。

强如多尔衮者,也在松山堡下不得寸进,还被他的兄长黄台吉撤销了军权。

一切都跟洪承畴预料的一般美好,只要这三座堡垒还在,建奴就要不断地流血。

现在,王朴有可能出问题……

洪承畴知道,云昭绝对不会为了让自己死心,会拿这种军国大事来筹码,如果是真的是这样,他洪承畴将会与云昭刀枪相见,而不是投靠了。

枯坐到了天亮,天空还是灰蒙蒙的,雨水不见丝毫减弱,昨夜派出的松山副将夏成德直到现在依旧没有消息传来。

直到中午时分,天空中才停止了降雨。

洪承畴来到城墙之上,俯视着那些浸泡在泥水里的建州人,对少了一臂的杨国柱跟身姿依旧挺拔的吴三桂道“带道路干燥一些之后,我们就突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