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老天是公平的

跟瘦峭挺拔的多尔衮相比,黄台吉就显得痴肥一些。

他低头看看流淌到衣襟上的鼻血,再看看多尔衮道:“喊萨满过来。”

多尔衮瞅着兄长低声道:“喊汉人大夫来处理吧?”

黄台吉用手捏住鼻子,想要说话,鼻血却已经进入了口中,不得不怒视多尔衮一眼。

多尔衮微微欠身,就连忙离开了,不一会就带来了一个头插羽毛戴着面具的萨满。

场地很快就被那些泥雕木塑一般的侍卫们用青色布幔给围起来了,萨满在点燃了一小撮毛发之后就开始摇着铃铛围着黄台吉转圈圈。

多铎先是侧耳倾听一阵,就对亲哥哥多尔衮道:“他真的信萨满可以治好他流鼻血的毛病?”

多尔衮皱眉道:“汉人大夫也不能,既然如此,为何不选择相信萨满呢?”

多铎奇怪的看看自己的亲哥哥,然后冷笑道:“为了让老林子里的野人死心塌地,他连自己都不放过。”

“住口!”

多尔衮低声呵斥了多铎一声,将他推到僻静无人处道:“他是我们的皇帝,也是我们的兄长,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大清,你下一次,要是在对他无礼,我会狠狠地惩罚你。”

“他褫夺了我们的军权!”

“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击杀洪承畴!”

“他来了,就能击杀洪承畴吗?”

多尔衮抬头瞅瞅对面高大的松山堡点点头道:“可以!”

“可以?这怎么可能,这些天他围攻松山堡没有寸进,孔友德手中的汉军旗快要死光了,围攻杏山的费扬古也没有从曹变蛟手中讨到好处。”

多尔衮看着自己愚蠢的亲弟弟低声道:“做好准备,洪承畴要逃了,你一定要把洪承畴手中的重炮全部留下来,我想,他逃跑的时候不会带这些东西。”

兄弟两说了一阵子话,萨满从鼻腔里哼出来的奇怪声响就渐渐停止了。

胖大的黄台吉从布幔中走出来,在侍者捧着的铜盆里洗了手,就对侍立在不远处的孔友德道:“这一次派蒙古勇士冲城。”

孔友德单膝跪倒答应之后,就把一面蓝色的军旗交给了科尔沁的达鲁巴。

虽然他觉得很奇怪,用蒙古骑兵攻城这是不明智的,可是,他不敢询问。

同样的达鲁巴也很奇怪,他同样没有多说一句话,却听站在一边的多尔衮道:“填平横沟!”

达鲁巴这才醒悟过来,感激的看了多尔衮一眼,就带着人去准备了。

黄台吉看着多尔衮道:“你是我们兄弟中最聪明的一个,也是最识时务的一个,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们的想法是相通的。

现在,我把两白旗重新交给你们,多尔衮,现在不是争权夺利的时候,大清已经到了很危险的边缘,如果我们此战还不能击败洪承畴,拿下山海关,我们只有回到老林子当野人这唯一的一条路了。”

多尔衮单膝跪倒郑重的道:“我明白。”

黄台吉叹口气道:“既然你明白,这一次就不要保存实力了。”

说完话,就离开了战场。

重新拿回兵权的多尔衮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面对围拢过来的两白旗诸将也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瞅着蒙古骑兵们抱着皮兜子纵马向松山城狂奔。

松山堡其实算不得高大,不过,因为地势的缘故,显得有些高不可攀,这种坡度对矮小的蒙古马来说,并未造成什么阻碍,当马头才出现在火炮射程之内,松山堡上的火炮就开始轰响。

不断地有蒙古骑兵被炮弹砸的四分五裂,很多的蒙古马也变成一堆碎肉倒在冲锋的路途上,不过,依旧有骑兵冒着火枪,箭矢的威胁将皮兜子里的土倒进深深地壕沟。

战斗从一开始进进入了白热化……

就在这个时候,多尔衮却将自己的指挥权交给了多铎,自己来到了一个不大的山谷。

夏成德在这里已经等候很长时间了,见多尔衮亲自来了,眼睛有些发亮,匆匆的上前道:“王爷,我什么时候回松山堡?

末将还以为王爷已经把我忘记了。”

多尔衮亲热的拉住夏成德的手道:“多年来,不论局面多么糟糕,我从未启用你,不是遗忘了你,而是你的地位太重要。

即便是在锦州,我两白旗损失惨重,我也没有舍得动用你,现在好了,到了你立功的时候了。”

夏成德激动地道:“末将原以为王爷死战!”

多尔衮笑着摇头道:“不用你死战,你此次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件,一件是留下洪承畴,一件是留下松山堡的火炮。”

夏成德笑道:“松山堡有两成的人是我们的人,只要出其不意,达成王爷所求不难。”

多尔衮大笑道:“好好,只要你做到了,我将不吝封赏,你想要宁远周围的土地,我给你,你想要宁远城里的汉人为你的奴隶,我也可以给你,只要你做到了我说的事情,你的所求我都会满足。”

夏成德单膝跪下大声道:“定不辜负王爷。”

多尔衮将夏成德搀扶起来,拍着他的手道:“今晚,我会留下一个空档,让你回松山堡,小心了,洪承畴并非泛泛之辈。”

夏成德有些得意的道:“不劳王爷费心,我们有进入松山堡的法子。”

多尔衮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瞅着夏成德道:“地道?”

夏成德见多尔衮色变,连忙道:“是一条峡谷,末将也是最近才发现,从这个峡谷里可以勉强通行,不过,只限于人,马匹不能通行。”

多尔衮略微思忖一下,便对自己的亲随道:“随夏将军走一遭。”

不等亲随答应,夏成德就急忙道:“这就走,等到天黑就不好走了。”

就在多尔衮焦急的等待夏成德消息的时候,洪承畴同样在焦急的等待夏成德。

尽管洪承畴相信,王朴不会干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不过,他还明白,这些该死的将门习惯玩弄两边下注,他们早就不是纯粹的军人了。

就算王朴不会出卖大明,但是,很难说他不会暗中使绊子。

松山堡前边的横沟,经过蒙古骑兵半日的努力之后,横沟终于被填平了百步。

虽然战死的蒙古骑兵极多,但是,建奴好像对此并不在意。

吴三桂见横沟有损,两次提出要出城与蒙古骑兵交战,阻止他们填平壕沟,洪承畴都没有答应,只是下令用猛烈的炮火,密集的枪弹,羽箭击杀蒙古人。

瞅着倒伏在城下的蒙古人尸体,洪承畴对吴三桂道:“你知道吗?大明跟建奴作战的目的本就不该着眼在一城一地的得失上。

如果一座城能换一千个建奴的性命,我会毫不犹豫的作出交换。

从松山堡到山海关,我们共有这样的堡垒不下一百座,所以,我们换的起!”

吴三桂皱眉道:“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建奴恐怕不会给我们突围的机会。”

洪承畴大笑道:“放心,他们一定会给我们突围的机会。”

吴三桂道:“为何?”

洪承畴笑道:“相比留下我们,他们更想留下这里的火炮。”

吴三桂叹口气道:“我们居然没有这些火炮重要。”

洪承畴看着吴三桂笑道:“你统领的关宁铁骑虽然精锐,但是,这些精锐已经注定要慢慢脱离战场了,以后的战争,将是钢铁跟火的天下。

长伯,这世界已经变了。”

吴三桂长吸一口气道:“因为蓝田云昭?”

洪承畴点点头道:“他改变了我们作战的方式。”

吴三桂忍不住朝西方看过去,低声道:“我关宁铁骑不服。”

洪承畴笑道:“你也是少年英杰,自然是有些傲气的,不过,我希望你在面对云昭的时候,拿出你所有的智慧跟勇气来。

很多时候,当我们以为自己强大无匹的时候,在云昭看来,我们的强大不过是在沙滩上堆砌的城堡,被海水轻轻一推,就倒了。”

吴三桂狐疑的道:“督帅为何如此推崇此人,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洪承畴叹息一声道:“等你遇见此人之后,再说这样的话吧!”

吴三桂微微闭上眼睛道:“渴欲一见。”

洪承畴笑而不答,继续瞅着蒙古骑兵往城下投土堆城。

攻城的时候,其实是没有多少计谋可供使用的,不论是攻城一方,还是守城的一方都是如此。

泱泱中华几千年来,这样的战事曾经发生过数万次,使得大家在面对这种战争的时候都明白该怎么做。

此时便是如此。

在洪承畴没有露出破绽之前,黄台吉想要攻破松山堡,唯一的选择就是拿人命去填。

或许,只有等这座城池吃饱了血肉之后,才会被攻破。

或许,永远也吃不饱,永远都无法攻破。

谁知道呢。

总之,战事还在继续,从战场上的态势来看,对双方都极为公平。

傍晚的时候,多尔衮组织了一次攻城战,这一次,他出动了正白旗的旗丁,这些身着铁甲的猛士扛着梯子进行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

这场进攻最终在杨国柱,吴三桂的努力之下,打退了正白旗的旗丁。

眼看着建州人慢慢的退下去了,洪承畴看一眼天边的晚霞,对吴三桂,杨国柱道:“开始做准备吧,我们离开松山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