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谁比谁高明呢?

第三十四章谁比谁高明呢?

“回禀督帅,末将回来了。”

夏成德再见到洪承畴的时候,已经是天亮时分,此时的夏成德满身泥水,整个人几乎瘫倒,是被两个亲卫搀扶着走进白虎节堂的。

“杨仆总兵那里并无异状,乃是曹变蛟信口攀诬。”

洪承畴闻言沉吟片刻叹口气道:“曹变蛟此人一向桀骜不驯,我以为他只是喜欢争功,没想到攀诬同僚也是一把好手。”

夏成德气喘吁吁地道:“杨仆总兵为了表明心迹,准备带着粮草向松山挺进,就近支援督帅。”

洪承畴焦急的站起来道:“胡闹!他怎么敢私自离开笔架山?夏将军,王朴是否已经离开了笔架山?”

夏成德道:“末将离开的时候,王朴总兵已经在号令三军了。”

洪承畴匆匆两步走到地图前边,在地图上看了片刻就对默不作声的杨国柱与吴三桂道:“松山以东地形开阔,若黄台吉想要截杀王朴,此地最佳。”

杨国柱道:“王朴如何敢离开笔架山北上?”

吴三桂道:“兵部职方郎中张若麟在,又有白广恩为后援,他说不定真的有这个胆量。

督帅,这个张若麟自从来到辽东,就以钦差自居,处处逼迫我等出战。

现如今,已经有流言说此人:挟兵曹之势,收督臣之权,纵心指挥。但知有张兵部,不知有洪总督。

若不能驱逐此人,我等俱死无葬身之地也。”

洪承畴对吴三桂的话充耳不闻,用手指点一下松山与杏山之间的空地道:“这里才是我们的虚弱之处,若曹变蛟生变,我们才后患无穷。

国柱,你明天就领本部人马离开松山,加强杏山守卫力量,我与长伯会在松山发起一场突袭掩护你离开松山,记住了,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状况都不可停步!”

杨国柱有些迷茫的看看洪承畴,见吴三桂也在看着他,就轻轻地点点头。

洪承畴安排好应变计划之后就对夏成德道:“明日傍晚,你守城,我与长伯出城作战,一应大炮都托付于你手,若有变,即刻炸毁!”

疲惫的夏成德闻言立即站起身抱拳道:“末将遵命!”

洪承畴轻轻地拍拍夏成德的肩膀道:“好生歇息,明日你恐怕没有时间休憩了。”

夏成德道:“末将定不负督帅所托。”

洪承畴重重的一拳砸在桌面上道:“胜负就看明日!”

杨国柱,吴三桂,夏成德三人起身应诺。

等夏成德走了,吴三桂就朝洪承畴拱手道:“督帅,夏成德有问题?”

洪承畴道:“这是一个自作聪明的蠢货,也幸好他愚蠢,才没有让我等葬身于松山。”

杨国柱道:“如此说来,末将明日不用去杏山了?”

洪承畴冷笑道:“怎么不用去呢?不但你要去杏山,我与长伯也一并去杏山,你二人回营之后,立即寻找心腹之人,安中在军中查探夏成德所部军卒。

有所发现之后莫要打草惊蛇,待到明日午时,我另有军令。”

直到离开白虎节堂,杨国柱都不明白督帅为什么说夏成德是奸细,见吴三桂一脸的担忧之色,就低声问道:“长伯,说说其中的关节,我性子粗疏,没听明白。”

吴三桂淡淡的道:“夏成德不该攀诬曹变蛟!若曹变蛟有变,我们早就被建奴包围了,不用等到现在,建奴也用不着用尸体堆积工事攻城。”

杨国柱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忍不住又问道:“如果我们放弃了松山,张若麟若是弹劾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吴三桂瞅着天空有些寂寥的道:“今时不同往日,只要手中有兵权,就不用听从那些无知文官们的指挥,督帅已然不再理睬陈新甲,更不愿意理睬这个张若麟。

我敢肯定,只要这个张若麟胆敢裹挟唐通,白广恩,王朴行悖逆之事,就是张若麟人头落地之时。”

杨国柱又道:“夏成德该如何处置?”

吴三桂道:“在督帅眼中,一片草纸,一块石头,一根木头都有用处,夏成德岂能没有用处?”

杨国柱颇有深意的点点头,与吴三桂相视一笑,就各自回营去了。

傍晚时分,多尔衮收到了羽箭带过来的书信,看过书信之后就去求见黄台吉。

黄台吉这两日头痛难忍,自从将大权托付多尔衮之后就很少再来军前。

闻听多尔衮求见,他就扯掉了绑在头上的布条,用冰水洗了一把脸,最后在脸上拍击两下,清一下嗓子就来到中军大帐见多尔衮。

多尔衮恭敬地道:“兄长身体可安康?”

黄台吉笑道:“昨日开了大弓,还好,射鹰猎熊之力尚在。”

多尔衮笑道:“如此,我大清洪福齐天。”

黄台吉笑道:“只要我们兄弟齐心协力,这天下还没有能难得住我们的事情。”

多尔衮从怀中掏出夏成德送来的的密信,亲自拿给黄台吉道:“这是夏成德送出来的密信,洪承畴已然中计,预备让杨国柱离开松山羁縻曹变蛟,他与吴三桂将于明日反攻我大清军阵。”

黄台吉看过密信之后道:“横窥洪阵久之,见大众集前,后队颇弱,前日我就猛省曰:此阵有前权而无后守,可破也。”

多尔衮笑道:“我们可以命锦州蒙古降将诺木济和桑阿尔斋抵御洪承畴与吴三桂大军。”

黄台吉笑道:“他们那里是洪承畴与吴三桂的对手?”

多尔衮笑道:“他们就算击溃了诺木济和桑阿尔斋也只能一路向北,无法逃回杏山!”

黄台吉看着自己这个眉清目秀的亲弟弟笑道:“朕觉得,你可以先从锦州以西长岭山南下,绕过松山,横截杏山,断了明军的粮道。

费扬古,多铎又自小凌河口,沿海岸南下,截断锦州外海笔架山明军海运粮食的集结处。

朕以为,等我军消息传到明军,洪承畴麾下的人心应该很快就散了。”

多尔衮笑道:“兄长说的极是,小弟这就按照兄长吩咐行事。”

黄台吉道:“小心,洪承畴也是久经战阵的悍将,不可轻敌。”

多尔衮再次答应一声,就离开了中军大帐。

等多尔衮离开了,黄台吉就对侍卫首领道:“传令,中军大营向后退出三十里。”

雷恒是军中少有的象棋高手,云昭还不是他的对手,不过,雷恒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让云昭的局面跟他保持相当。

很明显,这局棋最终以和棋收场。

这就需要更加高明的棋术才能做到这一点。

云昭很享受这种下棋方式,所以,他就重新开了一局……结果,又是和棋……然后云昭又开了一局……继续是和棋……云昭又开了一局……

天亮时分,云昭终于赢了!

他握着雷恒的黑将道:“你明白了没有?”

雷恒道:“明白什么?”

云昭怒道:“我在耍你,你看不出来?”

雷恒道:“看出来了。”

“既然看出来了,为何不赢我?”

雷恒笑道:“等县尊巡视完毕之后,再来找雷恒下棋就知道原因了。”

云昭丢下黑将淡淡的道:“你以为不赢我就能让我心中充满斗志?你以为等我回头之时你再从棋盘上将我杀的大败而归,就能灭杀我的骄矜之气?”

雷恒点头道:“匹夫不能夺志,三军不可夺帅。”

云昭摇头道:“一个小小的张秉忠而已,还没有资格让我费更多的心思,我能出现在岳阳,就已经给足张秉忠颜面了。”

雷恒道:“县尊这几天肝火旺盛,不知是为了何事?”

云昭瞅着雷恒道:“你这么自信?你以为你做的事情都很好,我无处指责?”

雷恒道:“末将不觉得这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县尊如此烦躁,您如果想要末将拿下长沙,三个时辰后就能如愿,您如果要让末将将战线拉平,三天之后,末将的麾下就会出现在常德府与南昌府。

不论是前后左右,只要县尊指明,末将就能手持割鹿刀为县尊割下最肥美的一块鹿肉。”

云昭白了雷恒一眼道:“是为蓝田,不是为我云昭,我居不过一室,卧不过一塌,要那么多的土地做什么呢?”

雷恒大笑道:“确实是末将说错话了,是为了蓝田。也是为了这天下百姓。”

终了,云昭也没有说出自己心忧之所——崇祯十五年八月——洪承畴兵败松山。

这一段历史记载,在云昭的心中占据了很多的分量,现在,已经进入了八月,松山之战依旧在胶着中,洪承畴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也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

然而,这已经延续了一年的战争终究是要分出一个胜负来的。

尽管此时的洪承畴要比历史上的那个洪承畴显得更加强大,但是,历史的惯性,还是让云昭忧心忡忡。

他此时的心情非常矛盾,一会希望洪承畴能赢,一会又希望洪承畴输掉。。

对他来说,洪承畴输掉这场战争更加符合他的利益。

但是,在他的心底里,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他——洪承畴一定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