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赌命

战局对洪承畴来说已经很清晰了。

多铎此时正在堵截曹变蛟跟张若麟的人马。

黄台吉,多尔衮留在杏山,想要用俘虏拖住洪承畴,给多铎全歼曹变蛟的机会。

因此,洪承畴的选择就不多了。

他如果离开杏山,黄台吉,多尔衮就会滚动前进,最终将他们逼死在笔架山与杏山之间的空地上,至于指望王朴救援友军这种事,洪承畴是不敢指望的,他现在,只希望王朴莫要太快的放弃笔架山。

洪承畴搬来一把椅子就坐在城头,眼看着建奴将八个俘虏绑在架子上准备开膛破肚摘心的时候,他就下令火炮发动,炸死那些将要遭罪的俘虏。

此时,洪承畴心静如水。

吴三桂带着人正在慢慢的撤离杏山,他坐在这里挡着黄台吉就是了,等到吴三桂突然出现在曹变蛟与多铎两军交战的战场上,自己就可以跟黄台吉做最后一战了。

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活着去蓝田县当青龙,重新活一遍,运气不好,那就战死在这里算了。

洪福描述的美好生活虽然让洪承畴多少有些心动,只是,当他看到烂糟糟的杨国柱被人抬上来的时候,他就又想死了。

杨国柱的脑袋被人用树杈支撑着,不让他的脑袋耷拉下来,所以,洪承畴很容易从望远镜里看到怒目圆睁的杨国柱。

在上一场战争之前,他丢了一只手,现在,他连臂膀都没有了,腿也少了半截,一个身高八尺的魁梧大汉,现如今被人竖在一张门板上,瘦骨嶙峋。

距离有些远,身体又有一些虚弱,导致洪承畴听不见他的声音,不过,从杨国柱的口型中,洪承畴看出杨国柱喊得两个字是开炮!

抬着杨国柱前行的是大明被俘军卒,他们每向城堡前进一步,就有一枝羽箭从背后射过来,羽箭会准确的落在俘虏的后心上,他们前进了十步,就有十个大明俘虏倒在路上。

一个彪悍的建州骑兵从背后跃马赶来,挥刀之后,一颗首级就冲天而起,俘虏们的双手被捆在背后,脑袋没了就倒在地上,剩下还有脑地的人就继续用肩膀扛着杨国柱继续前行,他们很希望能在自己被杀之前,把他们的将军送到安全的地方。

这就没办法忍了。

一个黑衣人掀开地上的草皮冲天而起,准确的落在建奴骑兵的马背上,不等建奴骑兵回过神来,一柄铁刺就刺穿了他的咽喉。

可是,冒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在他杀死那个建奴骑兵的时候,十几只羽箭命中他的后背,就这样,他与那个建奴骑兵紧紧拥抱着一起跌落马下。

陈东对洪承畴的沉默感到不解,这个时候确实到了开炮的时候了。

“多给吴三桂一点时间。”

洪承畴依旧对面前的场景无动于衷。

屠杀,依旧在继续

等到明军俘虏少到了无法扛起杨国柱,导致他随着门板一起掉在地上的时候,洪承畴就挥挥手,顿时,就有大嗓门的军卒提着大喇叭向对面喊道:“洪督帅有请多尔衮殿下!”

声浪滚滚而下,远处的建奴大营并没有动静。

陈东又不解的问道:“多尔衮会出来?”

洪承畴嘿嘿笑道:“多尔衮大半不会出来,但是,有黄台吉在,多尔衮很可能会被派出来。”

陈东道:“多尔衮被派出来了,你准备干什么?”

洪承畴大笑道:“自然是万炮齐发!”

陈东皱眉道:“我觉得我们活着的希望越来越小了。”

洪承畴笑道:“两军交战,无所不用其极,生死不过是小事耳。”

陈东摇头道:“我家县尊可不是这么交代我的,他经常告诉我们这些手下人,能活着的时候一定要活,哪怕一时委身于敌都不要紧。

重点是要记住自己是谁,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自己完成任务了没有。”

洪承畴看着陈东道:“你要是投降了,你们县尊还会信任你?”

陈东仰面朝天想了一下道:“会信任我的。”

洪承畴道:“帝王心,海洋深,千根线,一根针,若伏渊之龙,随风之虎,朝如彩云,暮有雷霆,风云变幻在顷刻之间。”

陈东摇头道:“我家县尊不是,发怒会当场揍人,骂人,坑人,杀人,只要是他认定的自家人,一般不会笑里藏刀,更不会皮里阳秋的暗戳戳的行阴私之举。”

洪承畴笑道:你真的相信你家县尊是这个样子的?“

陈东笑道:“当然不是,反正对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个样子的。”

洪承畴道:“相信到什么程度?”

陈东笑眯眯的道:“用我的命相信。”

洪承畴点点头道:“好,我们就用命来赌一次。”

陈东瞅着洪承畴道:“你要干什么?”

洪承畴从椅子上站起来,下了城墙,然后就命军卒打开城堡大门就走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城头的大嗓门军卒还在大喊洪督帅有请多尔衮殿下一叙!

陈东面如土色,不过,他还是咬咬牙跟了上去,县尊要的洪承畴应该是一个意志如钢的人,而不是一个降奴!

此时,城头上的火炮齐齐的瞄准了洪承畴,而建州人一方的强弩也瞄准了洪承畴。

洪承畴在城外步履悠闲。

雨后的杏山草木葱茏,鸟语花香,漫步在其间的洪承畴就是一个春游的士子,观山,赏花,吟哦,偶尔从乱草中拔一颗青草缠绕在指间。

最后来到杨国柱身边,笑眯眯的问候道:“大帅安否?”

杨国柱嘴唇哆嗦两下道:“为何不开炮?”

洪承畴笑道:“有你,有我这样肥美的钓饵,如果不能钓一只恶龙,某家如何能安心?”

杨国柱悲戚的道:“我们还是败了吗?”

洪承畴摇头道:“换子而已。”

杨国柱眼睛睁大了道:“杀敌多少?”

洪承畴道:“两万!”

杨国柱无声的大笑了一下道:“前所未有之大胜!”

洪承畴笑道:“我也这么认为,如果老天肯给我机会,我就算是用换子之法,也能将建奴全部诛杀!”

杨国柱道:“你没机会了,陛下不会同意。”

洪承畴点点头道:“吴三桂带着兵马去了,这里只剩下一座空城,我想用这座空城最后博一把。”

杨国柱笑道:“老夫这副残躯你尽管拿去用。”

洪承畴眼中厉色一闪,又看着两个残存的明军俘虏道:“苦了你们,愿你们来生投一个好人家!”

两个明军俘虏怔怔的看了洪承畴片刻,就认命的垂下头,让自己睡得舒服些。

场子上最紧张的人不是洪承畴,不是杨国柱,也不是两个残存的军卒,而是陈东!

他的眼珠子骨碌碌的乱转,一会在提防建奴的强弩,一会又看看城头的火炮,如果不是强大的使命感让他的双腿固执的钉在原地,他早就跑路了,蓝田人可没有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送死的传统。

过了一阵子,不论是强弩,还是火炮都没有发射,这是好事可是陈东脑门上的汗水涔涔而下,不一会就湿透了衣衫。

一阵脚步声传来,陈东艰难的转过头却发现是多尔衮。

正在跟杨国柱聊天的洪承畴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多尔衮,笑着拱手道:“你到底还是来了。”

多尔衮的脚步轻扬,缓缓地来到洪承畴身边道:“你要投降吗?”

洪承畴摇头道:“不降!”

多尔衮警惕的瞅着城头的火炮道:“你是要自杀?”

洪承畴摇头道:“我已经没有用处了,原本想自杀,后来,不管我如何下决心都下不去手,所以,就靠杨国柱给我一点跟你同归于尽的勇气。

黄泉路上有你陪伴,多少会好一些。”

多尔衮瞅着洪承畴道:“你壮志未酬,如何肯死?”

洪承畴将手高高举起笑着道:“只要我的胳膊落下,你我俱成齑粉。”

多尔衮也抬起手臂道:“只要我的手落下,我的人就会立刻攻城,城破之时,鸡犬不留。”

洪承畴叹口气道:“我就剩下一些残兵,你连他们都不肯放过吗?你看,他们已经打开了城门,你随时都能进去。”

多尔衮缓缓向后退两步道:“你又想炸城?”

洪承畴回头看一眼陈东,就落下了手臂。

他的手臂才落下,就听城头的火炮响了,与此同时,弩箭破空声以如约而至。

陈东一个虎跳,抱住洪承畴的腰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两人的身体倒在地上就陷进地面,才盖上盖子,儿臂粗的弩枪就射穿了盖子,尖锐的枪尖刺破了陈东的肩头,回头看着另外一柄近在咫尺的枪尖,陈东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火炮声连绵不绝,弩箭凄厉的破空声也声声入耳。

每一声炮弹落地的声音都让陈东心惊胆战,每一声弩枪的尖啸都让陈东心丧若死。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领到的这个破任务,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火炮,弩枪肆虐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才停下来。

陈东迅速掀开盖子,拖着洪承畴就朝杏山堡就跑,这是唯一的机会,一旦人家重新准备好弩枪之后,就到了他们两人的末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