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殉葬!

云昭泛舟洞庭湖上。

本来想乘坐一叶扁舟,带一坛酒,在风浪中颠簸起伏,享受难得的笑傲江湖的美好时光。

可惜,冯英生怕他淹死,就选择了一艘很大的船。

游湖,饮酒,接下来自然是要作诗的。

蓝田秘书监的人其实很喜欢云昭作诗,作词,作赋,作歌。

县尊一般不作这些东西,是一个非常朴实,务实的人,但是——县尊只要作诗,作词,作赋,作赋,作文,总会让人眼前一亮。

比如县尊之前作的《少年中国说》以及《我欲倚天抽宝剑》都算得上名篇,听说还有一首儿歌《虫儿飞》也很惊艳,就是钱多多不准外传。

现如今,面对洞庭湖的万顷碧波,县尊必定别有一番感慨。

果然,县尊在喝了很多酒之后,便丢掉酒瓶开始作歌了。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只叹尘世如潮,

人如水!

何时归!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世如潮人如水,

只叹江湖!

几人回!!!!!!

夜雨八方战孤城,

平明剑气看刀声

侠骨千年寻不见,

碧血红叶醉秋风。”

这首歌,是云昭极为喜欢的一首歌,很多年都没有听过了,今日趁着酒劲,居然尽数想起,忍不住吟诵出来。

大船上的歌姬们,在试唱片刻后,便起了韵,由一个面目清秀,声音有些低沉的男歌者,吟唱了出来。

歌者一曲唱罢,唯有蓝田县尊泪湿青衫。

此情此景,很容易让这些掌握了蓝田命脉的人浮想联翩。

有的人将这首歌的出处安在段国仁的西征军团上。

有的人将这首歌的出处安在激战海上的韩秀芬,施琅身上。

距离云昭更近一些的人,很容易将这首歌落在与建奴正在进行生死决战的洪承畴身上。

自古以来皇帝或者准皇帝们都会吟诵一些气势庞大的歌赋,哪怕是文不对题,言辞粗鄙,也会被人们从中解读出高尚,磅礴的含义来。

只有一些真正厉害的,比如汉高祖,比如曹操,比如……可以被人五体投地的膜拜。

反正云昭自己清楚,他现在作的这首歌是抄来的。

只不过没人知晓而已。

云昭很想枕着波涛入眠,被冯英给否决了,所以,他只好重新回到岸上,再回头看洞庭湖的时候,居然生出惺惺相惜之意。

洞庭湖被湖岸束缚,他被冯英束缚……

辽东没有新消息传来。

云昭再等最后的消息。

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存在能否改变一下历史。

如果能——

云昭就准备让这个天下随着自己的指挥棒走了。

辽东对于此时的云昭来说,就是天下的一个角落罢了,只要时间到了,随时可以平灭,而且,韩陵山对于干这件事有着莫名其妙的热情。

李洪基已经进入山东了,距离京师越来越近了。

张秉忠不愿意在江西死战,已经开始有了向东突击的想法了,在鄱阳湖征调了无数民船,准备渡过鄱阳湖向浙江进发。

李洪基的行军路线云昭很满意,就是张秉忠这个家伙总是不那么听话,还征调民船?还要进入浙江?这是不允许的。

江西还有南昌府,抚州府没有拿下来,而就是这两个地方残余的旧势力是最严重的,需要平息。

云昭临睡之前,柳城前来禀报,张秉忠在鄱阳湖边征调的船只被不明黑衣人焚之一炬,烧的很干净,基本上杜绝了张秉忠横渡鄱阳湖的可能。

这是官面上的消息,云昭相信,在他睡醒之后一定会有更加详细的书面报告放在他的案头。

蓝田县的官僚运作已经彻底形成体系,不用云昭再指指点点就能自行运作。

这是云昭孜孜以求的场面,想要干大事,就必须建立一条这样的官僚体系。

总体上来说,官僚体系运作的过程就是一个将所有零散力量拧成一股绳的过程,当所有微小的力量被这套体系整合之后,就会变成人世间最强大的力量,他可以改天换地,可以所向披靡。

国家的力量来自于人民,这个道理云昭很久,很久以前就理解的非常深刻。

云昭酒喝多了,很想睡觉,冯英却总是想跟他说话。

“夫君,你今日吟诵的那首歌真的很好听。”

云昭转过身去嘟囔道:“小道而已。”

冯英又转到云昭的另一边看着他的脸道:“要不,你给妾身也写一首?”

云昭叹口气坐直身子迷迷糊糊的道;“要什么样的?”

冯英欢喜的如同一只小狗一般扶着云昭的双肩道:“好听的。”

“以前不是已经送你了吗?“

“太少。”

云昭一头栽倒在床上,呻吟一声道:“等我睡醒就给你作。”

冯英很喜欢云昭这种认真的态度,得到了承诺,也就喜滋滋的睡了。

冯英睡着了,云昭却没有了睡意——主要是大明之后这片大地上就很少再有那些脍炙人口的诗歌,让他抄袭的难度很大。

在云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时候,洪承畴正在浴血奋战!

被黄台吉逼着去送死的多尔衮全身裹着伤巾,亲临前线指挥建州人攻城。

洪承畴的大炮没有伤害到多尔衮,黄台吉的床弩却差点要了多尔衮的性命,如果不是他的亲卫做肉盾挡住那些可怕的床弩,多尔衮早就死掉了。

即便是如此,多尔衮也身受重伤,折断了一条臂膀。

真正死在阴谋下的人只有杨国柱跟两名明军,以及多尔衮的侍卫长。

如果不是吴三桂参与了多铎截杀曹变蛟的消息传入黄台吉的耳朵,黄台吉还准备让多尔衮继续去说服洪承畴投降。

在黄台吉看来,汉臣其实很好用,只不过,现有的汉臣如范文程,宁完我,尚可喜这些人的才能太低,无法帮助他制定一套行之有效的官僚系统。

如果洪承畴这种真正有才能的汉臣可以投降,他的弘文馆中就算是有了一个真正的主心骨,可以按照他的意志为大清国打造出一套可以流传万世的政体。

野人国家可以取胜于一时,却无法永远取胜,所谓的‘胡人无百年之国运’的说辞,博览群书的黄台吉岂有不知道的道理。

因此,他对洪承畴这种汉人中的精英,非常的渴望。

现在,多尔衮在攻城,却受命不得杀死洪承畴!

也就是如此,每当杏山堡要被建州人攻破的时候,洪承畴就会及时的出现在最危急的地方,只要他过去了,最危急的地方就没了弩箭,没了炮弹,甚至没了敌军。

洪承畴身先士卒,毫不怕死的模样极大的激励了明军将士,在主帅的激励下,他们也毫无畏惧的在作战,只是,他们没有发现,他们的主帅哪怕站在城头如同箭靶子一般,也没有半点事情。

而他们,只要稍微露头,就会招来密集的箭雨,枪子,甚至是石弹,弩枪!

陈东真的绝望了……

他的左臂已经骨折了,他的肩头中箭了,他的大腿也中了一枪,他的眼睛甚至被石灰弄伤,才用菜油清洗过之后,又跟着洪承畴去了另外一处战场。

洪承畴的亲兵队长刘况战死了,他的胸口挨了一记石弹,这一弹直接将他的胸腹砸成了一堆碎肉,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来就死掉了。

洪福无数次的挡在自家老爷身前,都被洪承畴推开,此时的洪承畴只想作战!

夕阳西下的时候,杏山堡的炮手们将最后一颗炮弹堵在炮筒中,点燃了引线,将火炮尽数炸膛。

而建州人的军卒,也纷纷爬上了杏山堡的城头。

洪福跪地哀求洪承畴快走,洪承畴却笑着对包裹的如同粽子一般的陈东,云平道:“你说,县尊会不会相信我?”

陈东惊叫一声道:“你要投降?”

洪承畴看着陈东手中的短铳道:“我希望战死。”

陈东怒道:“建奴根本就不想杀你!”

洪承畴大笑道:“所以,我要趁着这个可以杀建奴的好机会杀个痛快。”

“你疯了,这样做最后的下场就是被俘。”

洪承畴扯下头盔瞅着京城的方向流泪道:“泱泱大明,国祚三百年,总该有一个苏武,有一个文天祥为它献祭……儿郎们……随我杀!”

陈东冷冷的瞅着洪承畴的背影,抬起来手铳,将要扣动扳机的时候,洪福挡在他的枪口之前,手铳轰然开动,枪管中的铁砂尽数轰击在洪福的胸口。

洪福挣扎着双手抓住陈东的手铳艰难的道:“留我家老爷一命。”

陈东想要甩开洪福,却发现洪承畴已经与一群建奴厮杀在一起势如疯虎。

他几次三番想要再杀洪承畴一次,却甩不开已经死掉的云福,眼看着建奴潮水一般的涌过来,就对正在厮杀的云平大叫一声道:“我们走。”

密集的手雷丢了出去,在黑衣人与建奴之间形成了一个不大的空隙,陈东最后看了一眼还在厮杀的洪承畴就,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道:“别让县尊失望!”

说罢,就带着黑衣人,向东杀开一条血路,滚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