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劝进!!!

“县尊,不是这样的。”

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左近传来,虽然很弱,云昭还是听见了,就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青衣的小吏弱弱的站起来,被云杨瞪了一眼之后,吓得几乎坐下去了。

云昭笑道:“说说你的看法。”

小吏大着胆子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已经数千年了,从来就没有人肯好好地对待他们,因此,能拿到粗粮,百姓们已经感恩戴德了,哪里敢奢望得到白米,麦子遑论肉干了。

下官就是洛阳人,只是早年去了玉山求学,对于这里的百姓还是知道一些的。洛阳的百姓并非如大将军所言的那般懦弱,无情,今日城中拜县尊,确实是诚心诚意的。

至少,县尊来的时候,百姓们敢出来,当初李洪基来的时候,百姓们只会家家闭户。

洛阳人分得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县尊声名远播,在关中处处施行仁政,百姓拥戴,将士倾心,无数名臣,猛士愿意为县尊赴汤蹈火,此乃我关中百姓之福,更是洛阳百姓之福。

臣下虽然为微末小吏,却也知晓,唯有县尊执掌九州,九州百姓才能安定,才能安稳的自食其果。

因此,小臣恳求县尊,莫要抛弃洛阳百姓,他们被这乱世吓坏了,无所适从,假如县尊能亲自告诉百姓,想要洛阳繁盛,首先就要乡间繁盛,也只有乡间繁盛了,州县也就能繁盛,最后惠及洛阳。”

云昭认真的听完了这个洛阳本地官员的奏对,又嫌弃的看了云杨一眼对小吏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吏躬身道:“下官名叫张春生,玉山书院第七届政务科毕业生。”

云昭哈哈大笑道:“果然还是玉山出来的办事靠谱,云杨,你洛阳大里长的职务就革除了吧!”

云杨撇撇嘴道:“这几年,别人都在升官,就我的官职越做越小,不过,没关系,正好不耐烦做这个鸟官。”

云昭瞪了云杨一眼对柳城道:“你接了这个职务吧,至于你想去蜀中的事情,等以后再说。”

柳城躬身道:“下官领命。”

云昭又对韩陵山道:“准备一下,我们明日再进洛阳城。”

韩陵山笑眯眯的道:“本该如此。”

事情说定了,酒宴就重新开始了,云昭还是祭奠了三杯酒,接下来,就在云杨军中喝的酩酊大醉。

早上起床的时候头痛欲裂,捂着脑袋呻吟一阵之后,这才慢慢起床。

冯英伺候云昭喝了米粥后道:“你在云福军中可以安睡,唯有在云杨军中你可以烂醉如泥。”

云昭道:“回到家里我还可以荒淫无道。”

冯英笑道:“总共就两个妻子,你能荒淫到那里去呢?趁着还有时间,洗个澡吧,今日要见洛阳百姓,你还是要打扮一下的。”

听冯英这么说,云昭思忖一下道:“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吗?”

冯英笑道:“您就别问了,随机应变就好,那么多人准备了那么久,您要是提前知道了就毫无意义。”

云昭想了一下道:“不是我的生日。”

“胡说什么,母亲还在呢,你过得哪门子的生日。”

云昭又想了一下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时刻,真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

洗过热水澡之后,云昭的精气神也就回来了,冯英伺候他穿衣的时候,他眼看着冯英将铠甲勒在他身上,就皱眉道:“穿袍子吧,这样轻松一些,百姓们也好接受。”

“这样的大日子怎么能穿袍子呢,男人家就是穿铠甲才显得英武,吸气!”

说着话,手上用力一勒,云昭就觉得自己的肠子肚子都被束甲丝绦给勒到胸口去了,慌忙解开丝绦,去了一趟茅厕之后,这才有功夫埋怨冯英:“你用那么大的力气做什么?”

冯英没好气的道:“以前多少还动动刀剑,这两年一动不动的养膘。”

“我骑马!”

“骑马只会长大屁.股。”

云昭回头看看自己的后臀,觉得不差,就出门骑马被人簇拥着直奔洛阳。

他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被人劝进的一天。

这是韩陵山,徐五想,段国仁,张国柱乃至玉山一众先生,加上蓝田军团所有首脑们瞒着他做的一件事。

昨日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苗头,在洛阳看到徐元寿站在人群里这非常的不正常。

所以,他找借口退出了洛阳城,派遣云大去弄清楚徐元寿为什么会在洛阳城。

就在刚才,云昭从云大嘴里知道了这群人出现在洛阳的目的。

他们认为区区的蓝田县令已经不足以显示云昭的威严,更不足以显示蓝田的实力,所以,在问过朱存机之后,他们觉得秦王,是一个很不错的尊称。

自古以来洛阳就是一个很好地劝进之所,而在长安劝进的话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更像是谋反,而不是和平的接交权力。

这明显是不成的的!!

云昭不会接受秦王称号的。

他觉得自己可以直接当皇帝,而不是这样循序渐进!

何况,自己身为大明人,可以正大光明的成为大明的皇帝,用不着遮遮掩掩。

蓝田官员的职位称号很低,这是自然地,当云昭仅仅是一个县令的时候,别人就只能是里长,大里长,不管你统御了多大的地盘,统御了多少人马,说你是里长,你就只能是里长。

这里面有一个法理的问题,云昭曾经告诉过徐元寿一干人,自己是百姓选出来的皇帝继承人,不是叛贼。

这话听起来非常刺耳,但是,云昭就是要全天下人知晓,他这个皇帝真的是百姓们推举上去的。

很多时候,过多的纠缠会生出很多意外来。

云昭不知道王莽,董卓,曹操被劝进的时候,是不是知道,或许,大概是知道的,反正他的部下完全没有告诉他。

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中,就连冯英似乎都知晓!

这样做是不对的,云昭觉得自己身为蓝田最高主宰,有权力知道所有的事情。

当瞎子,聋子的感觉很不好!!!

韩陵山是一个感觉敏锐的人,跟随云昭骑了一阵子马之后就叹口气道:“是全体决议!”

云昭淡淡的道:“没有我参与的决议也算是全体决议?”

陪在云昭另一边的冯英身体抖动一下,颤声道:“是母亲的意思。”

云昭看了冯英一眼道:“你没告诉我。”

冯英咬着嘴唇道:“我们都以为你此次出巡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存在,并巡视自己的王国。”

韩陵山叹口气道:“我这就告诉他们结束此事。”

云昭看了韩陵山一眼道:“继续吧!”

随着云昭沉默下来,原本欢乐的队伍在很短的时间里纷纷变得沉默下来。

云杨的一张脸涨的通红,好几次想要说话,最终都化作一声叹息。

现在的云昭与他记忆中的云昭变化太大了,变得他几乎要认不出来了。

他好像总是在变化,总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变得不可亲近,变得阴鸷多疑。

“我们已经长大了……”

云昭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话之后,就纵马向前。

就在不远处,有十几个白胡子老头担着美酒,牵着羔羊,红漆的木盘里装着牛,羊,猪三牲,他们早早地跪在地上,山呼万岁。

云昭没有饮用他们端来的酒,反而一鞭子抽翻了红漆木盘,厉声道:“此地只有蓝田县令云昭,何来的万岁?”

一众老人沉默不语,惊恐的向后退去。

韩陵山再次长叹一声,跳下马,单膝跪在云昭马前道:“请县尊息怒。”

云昭看着天上的红日慢慢的道:“我们当年在玉山的时候曾经说过,我们将是最后一批享受胜利果实的人,你忘记了吗?”

韩陵山抬头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蓝田已经不容我们再用微末小吏的头衔。”

云昭笑了,对韩陵山道:“云昭昔日不过是一个地主家的儿子,强盗窝里的少主,你们也只是一个个衣食无着的孩童,十几年过去了,我们人长大了,心也变野了。

昔日,我们有一口吃的就会庆幸不已,现如今,我们已经不再满足我们已有的。

我们已经忘记了我们的出身,忘记了我们起事的目的。

这天下确实已经被我们握在手中了,可是,放眼忘去,世界如此之大,如果我们现在就满足于现有的成绩,开始骄傲自满。

确实,我很想当皇帝,估计你们也早就想要当什么宰相,尚书,都督,元帅,大将了。

能不能先抑制一下我们的愿望?

大明的太祖皇帝虽然认识不了几个字,他还知晓‘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这个道理,你们怎么就不懂了?

我们要走的是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这条道路比以往现成的道路更加的凶险。

可是,只要我们闯过去,我们的前途将是没有止境的一条光辉之路。

现如今,我们真的不过是万里长征走出了前几步而已。

先要成为万世之表,差的远呢。

成功就在眼前,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是要小心谨慎,不敢有一步行差踏错。。

云大,云州,云连,开路,我们回蓝田!”

云昭勒转马头,第一个掉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