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第五十章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云昭不想成为王莽,董卓,曹操……

因为这些人不论当初把过程做的多好,最后都免不了成为千古笑柄。

想当皇帝不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尤其是云昭在发现自己当皇帝要比大明人当皇帝对百姓来说更好,云昭就不觉得这件事有需要用一些华丽的礼仪来装扮的必要。

如果连这点舍我其谁的气魄都没有,还当什么皇帝。

能当开国皇帝的人,哪一个不是胆大包天之辈?

既然已经开了蓝田代表大会,就应该坚定的沿着这个制度走下去,如果走黄袍加身,劝进这条路的话,跟以前的王朝又有什么区别?

如果云昭真的想要当一个好人,那么,就不要沾染权力这个病毒,一旦被这个病毒感染了,再好的人也会蜕变成一只恐怖的权力野兽!

云昭活了这么久,不论是在很久的以前,还是当下,他都是在权力的边缘转圈圈。

通过自己的眼睛,他发现,权力与好人这两个名词的含义与本质是相悖的。

进入潼关之前,云昭黄河谷地点燃了好大一堆篝火。

柴火很多,火焰就非常高,秋日里浑浊的黄河水被火焰照耀成了金黄色。

同时,也把云昭的铠甲照耀成了金黄色。

面对匆匆赶来的徐元寿等人,云昭张开双臂道。

“这算不算是满身尽带黄金甲?”

徐元寿撇撇嘴道:“后背还是黑的。”

云昭大笑道:“那是留给我的世界。”

徐元寿道:“你的这堆火,只照亮了方圆十丈之地,你却把无尽的黑暗留给了自己,太自私了。”

云昭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烧的柴火递给徐元寿道:“你可以点燃自己的火堆了。”

徐元寿接过柴火仰天大笑道:“你就不怕?”

云昭的笑容在火焰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狰狞,大声道:“火种是我给你的,你的火堆也是我的火堆,至少,他应该是中华百姓的火堆。

如果,我发现有火堆在照亮别人,黑暗中华,休要怪我熄灭你这堆火,同时熄灭点火人的生命之火。”

徐元寿点点头道:“很好,群而不独。”

说着话,又把柴火丢进火堆中,将手插在袖子里慢慢的道:“不论你是在试探,还是在说心里话,我还是觉得把所有的柴火丢进一个火堆里,看起来热闹些。”

云昭冷哼一声道:“本来就该这样!”

徐元寿仰天哈了一声道:“果然,独,才是权力的本质。”

云昭也大笑道:“总比你们搞什么劝进来的光明正大。”

“你这是要彻底的抛弃‘礼’了?”

“没错,我认为这里面充满了糟粕!”

“千古之礼毁于一旦,你不觉得可惜?”

“没说要毁于一旦,我们以后只是不提倡,准备移风易俗。”

“咦?你不准备行武宗灭佛之举?”

“我什么都不准备灭绝,只会把他交给百姓,我相信,好的一定会留下来,坏的一定会被淘汰。”

“咦?又是老庄的无为而治?”

“你就别猜测我的施政纲领了,只要对百姓真正有用,哪怕是离经叛道我也敢用。”

“中庸之道?”

徐元寿见云昭一脸的不耐烦就叹口气道:“你总要给书院里研究国策的一些人留一点希望,开个头,要不然他们从何研究起呢?”

云昭笑道:“我做我的,你们研究你们的,反正你们总能自圆其说。”

徐元寿摇摇头不再说话,云昭找了一块松软的沙滩坐了下来,拍拍身边的沙地对云杨跟韩陵山道:“坐过来,我不吃你们。”

云杨从火堆里扒拉出来一块红薯递给云昭道:“我真的以为这件事对你来说是好事。”

云昭瞅着云杨有些惶恐的脸,心头一软接过红薯道:“以后再有拿不准的事情,就直接来问我。”

韩陵山也学着云杨的模样递给云昭一块红薯道;“可以不行劝进之举,不过,蓝田官制确实到了不改不可的时候了。”

云昭也接过韩陵山递过来的红薯,双手捧着两块滚烫的红薯道:“我最近疑心病很重,且没有法子治疗,密谍司不该有事情瞒着我。

当瞎子,聋子的感觉很可怕。”

韩陵山点点头道:“这是最后一次。”

听两人都同意自己的建议,云昭也就开始吃红薯,皮都不剥,吃着吃着不由得悲从中来,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好被哄骗的皇帝。

仅仅两个红薯,就饶恕了人家本应该被砍头的罪过。

“下次,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会砍你们头的。”

云杨韩陵山齐齐的点点头,帮云昭剥好红薯,继续一起吃红薯。

在洛阳的时候,云昭怒火冲天,从洛阳到潼关,或许是离家越来越近的缘故,云昭心中的不安慢慢的消失,不安没有了,怒火也就逐渐消散了。

他知道,这其实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他不能真的去处罚徐元寿这些人,他也不相信这些人会有恶意——可是,他就是感到不安,甚至隐隐觉得自己被背叛了。

这一种很细微奇妙的心理变化……云昭不想当孤家寡人,这种心态却逼迫他不断地向孤家寡人的方向进发。

当年那个戴着虎头帽跟野猪闲聊的孩童再也回不来了……

当年那个光屁股跟小伙伴一起在溪水里嬉戏的少年再也回不来了……

当年那个在月光下慷慨激昂,粪土万户侯的少年再也回不来了……

再见了,我的童年……再见了,我的少年……再见了我唯美的云昭……再见了……我的淳朴时光……

黄河水呜咽着打着旋滚滚而下,它是永恒的,也是无情的,把什么都带走,最终会把所有的东西带去大海之滨,在那里沉淀,积蓄,最后生出一片新的大陆。

世界就是这样被缔造出来的,旧有的不死去,新来的就无法成长。

云昭踏进蓝田的时候,心中最后一丝不虞之意也就彻底消失了。

有无数的人站在道路两边欢迎他们的县尊巡视归来。

尊荣虽然丑了些,牙齿虽然黑了些,不要紧,他们的笑容足够纯粹,划旱船的船娘老一些不要紧,大头娃娃摔了一跤也没关系。

耍草龙的断了一截也没有什么要紧的,至少,他们的态度非常的真诚。

“县尊,可不敢再离开家了。”

这位占了云氏不少便宜的乡老,话语是真诚的。

“你看看,这一路上风餐露宿的,人都变黑了。”

“县尊,家里的葡萄成熟了,老汉特意留下来了一棵树的葡萄给您留着,这就送家里去。”

“县尊,听说您要当皇帝了,早就该当了,您当皇帝的那天,老汉去找老夫人讨杯酒喝。”

云昭从一个妇人顶在脑袋上的笸箩里抓了一把红枣,一边咬一边对云杨道:“这才是我的人。”

云杨幽怨的道:“我一直都是你的人。”

云昭道:“你是一个叛徒。”

“你在黄河边说过了,过往不究的。”

“那是对别人,对你,我会记一辈子的,只要我想起来了,就会收拾你一顿。”

“为什么啊?”

“因为你姓云。”

云昭的马蹄还是停下来了,前面有数百个舞姬在秋风中伴着落叶舞蹈,云昭不得不停下来。

朱存极笑呵呵的来到云昭面前,指着这些梳着高高的宫廷发髻,身着五彩斑斓得丝绢宫装的女子对云昭道:“县尊以为如何?”

云昭没工夫理睬朱存极的废话,眼前这些玲珑有致的美人儿正双手挡在小嘴上作娇羞状,旋即就扭动曼妙的身体引人遐思。

“都是给我的?”云昭忍不住问了一声。

朱存极嘿嘿笑道:“如果县尊想……哈哈哈……”

云昭回头看一眼一脸委屈之色的冯英,果断的摇摇头道:“两个老婆都有些多。”

这话一出,冯英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云昭叹了口气,将手帕递给冯英道:“没怪你。”

冯英低声道:“是我做错事,该的。”

云昭探手捏住冯英的手道:“凑活着过吧,你夫君不算好人。”

冯英正要说话,一个红色精灵一般的女子,行云流水一般的从美丽的宫装美人中间流淌出来,一条粗大的黑色发辫在她丰满的臀部上跳跃着引人入胜至极。

只是一张嘴就破坏了欢快的场面。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飘……”

“县尊,如何?寇白门身材本来就丰满,个子又高,虽然出身江南却有北方美人的风韵,她跳的《白毛女》这出歌舞剧,堪称妙绝天下。

观者无不为这个喜儿的悲惨遭遇痛哭流泪,恨不能生撕了那个黄世仁跟穆仁智。

事实上,扮演这两个角色的戏子,从不敢出门,已经被痛殴了好多次了。”

云昭低头瞅着站在他马前的朱存极道:“其实啊,你就是黄世仁,你的管家就是穆仁智,说起来,你们家这些年祸害的良家闺女还少了?”

朱存极瞪大了眼睛连忙道:“冤枉啊,县尊,微臣平日里连秦王府都难得出一步,哪来的机会抢夺人家的闺女?”

云昭的眼神被寇白门灵动的身子吸引住了,咳嗽一声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