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没信心的云昭

回到家里之后,寇白门曼妙的身子就从云昭的脑海里消失了。

主要是钱多多带着两个,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迎接他,孩子们的喧闹,钱多多的问候,顿时就让云昭心口满是温情,一点别的东西都塞不下了。

儿子们已经很有礼貌了,知道施礼欢迎父亲回家,小闺女就不一样了,从母亲怀里挣脱出来,重新钻进父亲的怀抱笑的如同一朵花一般。

等到人走光了,云昭拥抱钱多多的时候,钱多多立刻感觉到丈夫似乎有些激动,抱着云昭的脑袋道:“怎么,冯英没有伺候好你?”

云昭摇摇头道:“主要是好久没有见到你。”

钱多多叹口气道:“人啊,就是这样的,对于身边人大多不在意。”

云昭皱眉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钱多多道:“母亲下了封口令,冯英执行了,我没有执行,如果是因为这件事让你疏远冯英,我觉得可能不该派人告诉云大他们要劝进。”

云昭松开钱多多坐在椅子上道:“我有些惶恐。”

钱多多道:“云蛟他们抢我上山的时候我也非常惶恐,那时候的我也是不相信任何人的。

夫君,你掌控一切的时间太长了,导致你现在怀疑所有人。

别冷落冯英,她才是感到害怕惶恐的那个人。”

云昭指指脑袋道:“我知道她不会害我。”

“这不就完了?”

钱多多白了云昭一眼,顺势坐在他的怀里,瞅着云昭的眼睛道:“皇帝啊……”

皇帝本该是在万人中央接受膜拜的的存在,可是,在玉山,云昭这个即将成为皇帝的人却没有多少人理睬。

尤其是在他坐上他那辆蠢透了的大茶壶的时候,基本上就达到了人鬼辟易的程度。

大茶壶炸了一次,里面的开水烫伤了两个人,不过还好,伤势不严重,其中一个研究员的左手被蒸汽烫成了鸡爪状,基本上没法子恢复了。

就是因为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云昭的大茶壶终于拥有了拖动一千斤重的东西狂奔的本事。

铅油跟石棉绳终于堵住了喜欢外溢的水蒸气,从而让大茶壶的功率提高了很多。

不仅仅是铅油跟石棉绳,蓝田县的水动力车床经过不断地更新换代,终于有了一定的精度,至少,制作枪管的时候,水力镗床已经可以制作出口径相对精密的枪管。

至于火炮的研究更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原始的实心炮弹彻底的从蓝田军队序列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威力强大的开花弹。

云昭在参观了火炮试验之后,压在他心头上的最后一块石头也终于消失了。

强大的武器给了云昭强大的自信心。

于是,十一月间的蓝田代表大会将会如期召开。

对于此次大会的召开,云昭是充满信心的,他相信只要这一步走出去,不论是不是徒有虚名,在史书上,他都应该占据一个极为重要的地位。

就在此时,在遥远的欧洲,法国爆发的资产阶级革命正在酝酿中,只需要短短五十年,就会正式爆发。

这次大革命瓦解了波旁王朝,同时较为彻底地摧毁了法国封建制度。

使过往的贵族和宗教特权不断受到自由主义政治组织及上街抗议的民众的冲击。

旧观念逐渐被天赋人权、三权分立等民主思想所取代,对世界历史的发展有很大影响。

就在此时,英伦岛上也已经出现了反抗的声音,再过不到五十年,英国的光荣革命就会爆发。

这次政变实质上是资产阶级新贵族和部分大土地所有者之间所达成的政治妥协。

政变之后,英国逐渐建立起君主立宪制。

而此时距离莱克星顿的枪声响起还有一百三十年,后世那个豪横的以暴乱起家的大帝国还处在蒙昧状态,云昭认为,可以人为的干预一下。

总之,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从现在起,这种革命,或者说改变会不断地在出现在地球上,直到新时代彻底降临。

大明世界需要作为一个先知者率先作出变革,此时作出变革,要比被动变革要好得多。

没有了建州人的野蛮统治,云昭完全可以期望一下大明国土上诞生的新的思想,新的阶级。

筹建蓝田代表大会的顾炎武与黄宗羲忙的焦头烂额。

代表大会这是一个全新的事物,没有可以参照的成法,更没有可以指引他们的人,在他们的手上,除过一篇云昭写的新世纪宣言之外,再无其他。

所以,当他们得知云昭回到蓝田的消息之后,在第三天终于登门了。

云昭看了顾炎武,黄宗羲拟定的大会模式,与大会章程,以及大会要达成的目的,以及大会的组织流程后,对两个头发都快要被熬白的家伙道:“其实,我们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完全可以讨论一下你们无法确定的这些东西。

至于纲领性的文书,以及律法文书,你们应该交给专门的人才去研究,去编篡。

这些东西不可能是我拍脑袋能决定的事情。

也不是你们依靠博学多识就能解决的,集思广益才是最重要的。”

顾炎武长叹一声道:“我们正在制造一个前所未有的东西,我很担心这头猛兽一旦被放出来,会出现我们无法控制的新局面。”

黄宗羲道:“此次大会一旦召开,就会彻底确定君,臣,民之间的关系,想来对县尊这个未来的皇帝并没有太多的好处。”

云昭笑道:“你认为我可以继续做皇帝?”

黄宗羲道:“皇帝如果失去神性,我为什么一定要反对呢?我们反对的从来就不是皇帝,而是皇帝之私,若天下不再为皇帝独有,那么,与我主张的天下为公并不矛盾。”

云昭又对顾炎武道:“我执行家天下的世界,你们反对,现在,我执行天下是天下之天下,你又担心会有新的猛兽出现。

这种前怕狼,后怕虎的心态可要不得。”

黄宗羲沉默片刻拱手道:“家天下对县尊最为有利。”

云昭道:“对大明世界没有半点好处。”

顾炎武皱眉道:“我真的不信这个世界上有圣人!”

云昭道:“我就是圣人,估计死后会被做成雕像,供世人膜拜。”

黄宗羲道:“县尊的修养并未达到不沾染尘埃的地步,却能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举,某家,百思不得其解。”

云昭道:“总需要有人给我们这个老大的帝国做一些改变,你如果非要怀疑,我给你一个答案——你就当云昭贪千古之名好了。”

黄宗羲恭敬地拜倒于地谦卑的道:“如此,容我大礼参拜。”

顾炎武,黄宗羲走后,云昭一人坐在柿子树下陷入了沉思。

黄宗羲的问话非常犀利,云昭确认自己的修养远远达不到做千古之大变革的程度。

但是,他的前路是清晰地。

如果云氏继续充当汉人的皇帝,了不起就是一个满清罢了。

封建帝国在大明世界这片土上滋生的时间,远比世界上其余地方要早,要长,尤其是大明,几乎已经达到了封建统治的巅峰。

也就是说,封建王朝的没落是大势所趋,绝对不会因为有一两个英明的皇帝出现,就能改变这千古大势。

对此,云昭有八成的把握。

如果自己死了,出现了最坏的状况——人亡政息,那么,云氏大明,与满清有极大的可能会走上同一条道路。

毕竟,皇帝统治天下的根基就是愚民!

民智不开,被人家用乱炮轰开国门将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这是封建帝国的秉性。

云昭的还政于民,与其说是将权力还给百姓,不如说,他准备做的事情是——把智慧还给百姓!

这是天大的恩德!

“父亲,吃饭了。”

云彰站在距离父亲一米远的地方,很有礼貌。

这样乖巧漂亮的孩子绝对不是自己的!

云昭探手捉过云彰,将他紧紧的夹在胳膊底下,探出手将他整齐的发髻揉成了一团乱草,最后狠狠地在儿子苹果般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道:“喊声爹来听听。”

小家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云昭期望的笑容。

“爹爹!”

“嗯嗯,这就对了,老子明明是你爹,叫什么父亲呢?”

“爹爹!”

“嗯,很好,以后就这么叫。”

云彰大方的将手放在云昭的手里,父子俩便手拉手走进了内宅。

云显如同一个精致的泥娃娃一般坐在饭桌上还在看书,见父亲跟哥哥两人乱糟糟的模样,顿时就爆发了,抬手丢掉手上的书本,哇哇大哭起来。

云昭抱住小儿子,帮他把眼泪擦干道:“以后不要死读书。”

“可是,祖母大人……”

“什么祖母大人,咱们家只有祖母!以后就喊我爹,叫什么父亲啊,你这么叫了,还以为来的是别人家的孩子。”

云显立刻就高兴起来了。

钱多多无奈的道:“这是母亲的主意。”

云昭吃一口饭道:“我养的是儿子,不是皇太子。”。

冯英瞅瞅云昭的脸色低声道:“母亲会不高兴的。”

云昭道:“谁的儿子谁去教养吧,我是她儿子,随她折腾,但是呢,我儿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