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野心制造出来的辉煌

第五十三章野心制造出来的辉煌

云昭在给段国仁的回信只有四个字——苦了你了。

至此,大明世界的西北边陲云昭就全权托付给了段国仁,他相信,这个人不会辜负大明世界,也不会辜负他的信任,更不会让那片新的土地脱离大明。

玉山上有很多人对于派大军征伐西域有着不同的意见,他们认为大军可以进入西域,但是,必须是在国朝兴盛的状况下进入西域。

他们甚至把进入西域称之为——开疆拓土。

对于这个问题云昭跟他们的见解不一样,他的见解与朱元璋别无二致。

当年,大明驱逐鞑虏,建立大明之后,在制作史书的时候,很多文臣认为应该将蒙元从中华史书序列中去除,他们不愿意承认蒙元对中原的统治。

但是朱元璋不这样看,他不但不允许将蒙元从中华史书上去除,自己登基后的第二年便特意派人开始撰写——《元史》。

洪武二年二月丙寅,在南京的天界寺正式开局编写,以左丞相李善长为监修,宋濂、王袆为总裁,征来山林隐逸之士汪克宽、胡翰、赵埙等十六人参加纂修。

大明初年的大儒宋濂是主要负责人。这次编写至秋八月癸酉(十一日)结束,仅用了188 天的时间,便修成了除元顺帝一朝以外的本纪37卷,志53卷,表6卷,传63卷,共159卷。这次修史,以大将徐达从元大都缴获的元十三朝实录和元代修的典章制度史《经世大典》为基础。

由于编纂的时间太仓促,缺乏顺帝时代的资料,全书没有完成,于是派欧阳佑等人到全国各地调集顺帝一朝资料,于洪武三年二月六日重开史局。

仍命宋濂、王祎为总裁,率领赵埙,朱右、贝琼等15人继续纂修,经过143天,七月初一书成,增编顺帝纪10卷,增补元统以后的《五行》、《河渠》、《祭祀》、《百官》、《食货志》各1卷,三公和宰相表的下卷,《列传》36卷,共计53卷。

然后合前后二书,按本纪、志、表、列传厘分后,共成210卷。两次纂修,历时仅331天。

在这本史书中,大明朝廷承认大元是中华史册上的一个正统时代,并且在书中对蒙元各位皇帝以及名臣勇将作了一个相对公正的评价。

并且将蒙元在中原大地上实施的国策,也一一展现出来,供后人阅览。

朱元璋毫无疑问是最恨蒙元的一个汉人!

他之所以会如此违背心意也要撰写《元史》,并且决议将蒙元列进中华序列,完全是因为蒙元留下来的庞大财产。

要知道蒙元疆域之广远超前朝。

东起日本海,西抵天山,北跨贝尔加湖,南至南海疆域,地域何止万里之遥,若是算上高离、缅甸、安南、占城以及四大汗国等藩属国,蒙元地域之广大,骇人听闻!

朱元璋是农夫出身,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可以讨厌蒙元,但是,蒙元留下来的土地可是香喷喷的,如果大明将蒙元正式列入中华王朝序列……

他建立的大明就能在法理上继承蒙元的所有遗产。

即便是派兵攻打这些地域,那也仅仅是收复故土,而不是什么狗屁的侵略。

自古以来——这四个字非常的好用。

见识过这四个字重要性的云昭,岂能因为一点点心理上的不舒服,就放弃这一巨大的利益。

所以,在玉山书院的教学内容中蒙元历史,绝对是不可或缺的,甚至要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上,让所有学子都必须明白,大明之广阔,绝对不仅仅是中原这么小小一块。

段国仁要做的事情就是这一思想的延续,不可缺少!

不过,他很快就要从嘉峪关赶回来参加第一届蓝田代表大会,只有在云昭正式确定了蓝田的路线,方针之后,他们才能按部就班的沿着第一个五年计划坚决前进。

这一次,所有在外的蓝田重臣都要回来,哪怕是远在南洋的韩秀芬也必须回来参加会议。

就在此时,韩秀芬刚刚接到了张传礼带回来的会议通知。

“很好,我蓝田建国就在眼前!”

韩秀芬丢掉手里的血糊糊的鞭子,狠狠地拥抱了一下远道而来的张传礼。

张传礼把正式文书交给了韩秀芬,自己拿起鞭子狠狠地抽在葡萄牙克里斯蒂亚诺男爵身上,这一鞭子下去,带走了克里蒂斯亚诺的少许皮肉。

可是,这个葡萄牙男爵很有风骨,即便被鞭子抽打的满身血痕,也倔强的不吐一个字。

雷奥妮风情万种的从张传礼身边走过,瞅瞅快要昏迷过去的克里斯蒂亚诺男爵啧啧两声道:“可怜的克里斯蒂亚诺,你不说出藏宝地怎么能成呢?”

张传礼停下手中的鞭子对雷奥妮道:“你运气很好,我们县尊命你去蓝田。”

雷奥妮长大了嘴巴惊喜的道:“哦,我的天啊,我要被册封了吗?”

张传礼想了一下道:“应该是这样的。”

“我爱你,亲爱的二当家。”

张传礼顺手搂住了雷奥妮弹性惊人的腰身,正要进一步探索的时候,雷奥妮却旋转一下身体闪开了,指着站在远处的女仆塞维尔道:“去找她吧,她已经等你很长时间了。”

张传礼只好向塞维尔张开双臂道:“你没怀孕吧?”

雷奥妮匆匆走进韩秀芬的房间,见这个彪悍的女强盗再一次戴上眼镜变成了一个知性女子,就松垮下自己的肩膀尽量让自己显得柔弱一些,靠近韩秀芬道:“听说我可以去蓝田接受册封了?”

韩秀芬的目光从眼镜的上方落在雷奥妮的身上,放下手中的鹅毛笔淡淡的道:“你最好变成一个仕女,否则,在蓝田,你有吃不完的苦。”

雷奥妮道:“我知道,乖乖女在哪里都受人喜欢,尤其是宫廷,不过,大当家的,你也需要这样做吗?”

韩秀芬摇摇头道:“不需要,那里是我的家。”

雷奥妮先是憧憬了一番蓝田册封的事情,然后对韩秀芬道:“英国的巴蒙斯男爵,西班牙的安东尼奥男爵派人联系我们,希望我们能够一同出海去寻找可怜的葡萄牙克里蒂斯亚诺男爵。”

韩秀芬道:“告诉巴蒙斯男爵他们,寻找盟友的下落,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义务,请他们划定海域,我们好参与其中。”

雷奥妮道:“克里斯蒂亚诺不肯吐露葡萄牙藏宝地,我们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让他松口了吗?”

韩秀芬道:“他不吐露可是不成的,这些年我们让了不少利益给克里蒂斯亚诺,如果找不到藏宝地,我们就要亏本,雷奥妮,你也知道,我最讨厌亏本生意。”

“可是,葡萄牙人,英国人,西班牙人都在海上找他,如果走漏了消息,对我们非常不利。”

“那就加快审讯,前天得到他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的眼睛,一个堂堂的男爵,居然会为了一笔藏宝就舍弃了自己所有的荣耀跟地位出逃,难以理解啊。”

雷奥妮瞪大了眼睛道:“只能说明这是一笔很大的财富,我去帮张传礼审讯这个人,他好像沉迷在塞维尔丰满的身体里了。”

雷奥妮走了,韩秀芬摘下眼镜,瞅着窗外的棕榈树沉吟片刻,就叫来了裴林。

“英国人,西班牙人准备吞噬葡萄牙的船队,你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克里斯蒂亚诺的副官,同时告诉他,蓝田海军永远是葡萄牙人的朋友。

如果他们没有地方去,可以来马六甲河流域,这里的海港永远对他们敞开。”

裴林点点头道:“好的,我这就去,韩老大,我们到时候要船,还是要人?”

韩秀芬道:“施琅舰队还需要大量的可以走远洋的水手,这些葡萄牙人很优秀,全部送给施琅,至于他们的战舰跟武器,我们可以留下来补充我们的战损。”

“如果英国人,西班牙人问起来怎么回答?”

韩秀芬淡淡的道:“告诉他们,蓝田海军从不背叛朋友,为了朋友,我们不惜一战!”

裴林答应一声,就匆匆的出去了。

傍晚的时候,雷奥妮拿着一战清洗干净的人皮走了进来,将柔软的人皮铺在韩秀芬的桌面上道:“您可能没想到吧啊,克里蒂斯亚诺男爵居然将他的藏宝地镌刻在自己大腿内侧。

是我准备阉割他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藏宝地距离我们不算远,有六天时间就能抵达,就在火地岛上。”

韩秀芬皱皱眉头道:“确定吗?”

雷奥妮兴奋地点头道:“克里蒂斯亚诺男爵承认了。”

韩秀芬来到海图边上,看了看位置,就对雷奥妮道:“既然已经确定了,我们明天就带领两艘战舰离开天堂岛回蓝田,顺便取走葡萄牙人在南洋三十年的积蓄。”

雷奥妮高兴地道:“银子,一定是银子,葡萄牙人最喜欢银子了,当然,金子也不少!”

韩秀芬没有问那个可怜的克里蒂斯亚诺男爵的下场,她觉得不论是雷奥妮,还是张传礼都会把这种小事情处理的稳稳当当的。

一想到要回家,韩秀芬的心情在一瞬间就变得很好。

有了葡萄牙人三十年的海上积蓄,县尊那里缺钱的状况应该能小小的改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