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目标东方,全速前进!

第五十五章目标东方,全速前进!

在巨汉奴隶的帮助下,雷奥妮成功的将克里斯蒂亚诺男爵丢进了火山岩浆里。

她看到了一个奇妙的场景——克里斯蒂亚诺居然能在有一层硬壳的岩浆上奔跑,他足足奔跑了十六步这才摔倒在岩浆里,最后被缓缓滚动的岩浆吞没。

从此,世上再也没有克里斯蒂亚诺男爵了。

“把这些火山岩搬回去。”

韩秀芬在雷奥妮处置完人犯之后,就对黑衣人下达了命令。

她说的火山岩,就是随意丢弃在山洞周围的那些火山岩。

黑衣人照做之后,他们就发现,有些火山岩很重,非常重,即便是两个人都抬不起来,但是,有的火山岩又很轻,轻巧到一只手就能提起来。

韩秀芬命令黑衣人只拿走重的,丢下轻的。

火山灰加上石灰就会变成水泥一样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冷门的学问,不过,这难不住博览群书的韩秀芬,她早就发现有的火山岩与众多的火山岩颜色不同,有些发白。

并且少了蜂窝状的结构。

而克里斯蒂亚诺男爵的藏宝图指的就是这里,这不会有错,韩秀芬不以为这个人会狡猾到刻一张假的藏宝图在自己身体上。

所以,宝藏就应该在这里。

当她知晓山洞中满是酸气,人根本就不能在里面久留之后,就已经知晓,宝藏不可能放在山洞中。

她暗中触动过几块石灰岩,发现有的重,有的轻,重的那些石块重的一点都不合理,而轻的石块似乎也比其余的石灰岩轻。

当克里斯蒂亚诺男爵说那棵树是他移栽过来的,韩秀芬就解开了最后一个疑团,轻的石块为什么会比其余的正常火山岩轻的唯一解释就是——当初葡萄牙水手干活的时候,自然漫山遍野的挑选轻的石头搬过来,难道还要选重的不成?

韩秀芬抽出长刀大喝一声,劈开了一个很小,却奇重的火山岩,外面的硬壳被斩开之后,立刻就露出来了黄金的本色。

韩秀芬抓一把火山灰涂抹在石头上堵住了斩开的裂口,然后就让黑衣人继续将这些石头搬上船。

果然,当韩秀芬的战舰离开火地岛之后不长时间,她就遇到了巴蒙斯男爵的舰队。

在巴蒙斯男爵舰队的外侧,西班牙安东尼奥男爵的舰队也在海天交接的地方游弋。

巴蒙斯男爵的旗舰“勇敢号”战舰脱离了舰队径直来到韩秀芬的旗舰“蓝田号边上,在打出了访问旗子获得准许之后,巴蒙斯男爵很快就来到了“蓝田号”与韩秀芬会晤。

在迎接巴蒙斯男爵的时候,韩秀芬还看到了安东尼奥男爵的副官。

雷奥妮甚至看到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一位船长。

“我们搜遍了南洋,也没有找到可怜的克里蒂斯亚诺男爵,不知韩男爵可曾寻找到了这个可怜人?”

双方礼貌的交谈之后,巴蒙斯男爵喝了一口韩秀芬提供的中国茶忧心忡忡的道。

韩秀芬也同样面色沉痛的道:“我们这里也没有关于克里蒂斯亚诺男爵的消息,希望你们的上帝能够保佑他在大海上活下来。”

巴蒙斯男爵下准备回东方述职?”

韩秀芬的脸上露出幸福之色,愉悦的道:“这一次回去,我可能要被晋升。”

巴蒙斯羡慕的道:“下一次再见阁下,就要尊称您一声子爵阁下了。”

韩秀芬笑道:“我想,成为子爵,对阁下来说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巴蒙斯笑道:“我们这些人远离故乡,在大海上漂泊,为的不就是这些荣耀吗?只是,该死的克里斯蒂亚诺男爵他背弃了这种荣光,蜕变成了一个贼。”

韩秀芬大吃一惊道:“他背弃了光荣的贵族吗?”

巴蒙斯沉痛的点点头道:“他私自将葡萄牙舰队近三十年来的积存偷偷藏了起来,并且独自带着十六个水手离开了葡萄牙舰队,丢弃了他的同伴,也背弃了光荣的葡萄牙。

我们在一个海礁上找到了七个水手的尸体,西班牙人在另外一个沙岛上找到了另外九个活着的水手,可是,克里斯蒂亚诺消失了。”

韩秀芬皱眉道:“活着的水手怎么说?”

巴蒙斯掏出烟斗点燃,吸了一口烟淡淡的道:“他们是被克里斯蒂亚诺以暴动罪遗弃的。”

“财宝呢?我更关心这个。”

巴蒙斯耸耸肩膀摊开手道:“不知所踪。”

韩秀芬叹口气道:“太遗憾了。”

巴蒙斯把身体倾泻一下瞅着韩秀芬道:“海上有一个传言,说,男爵阁下得到了克里斯蒂亚诺这个贼偷。”

韩秀芬摇头道:“我的运气没有那么好,再加上我就要快速回国,看来这份财宝将要与我擦肩而过了。”

“你的船吃水很深。”

韩秀芬看一下巴蒙斯烟灰色的眼珠,站起身道:“男爵,我们一起去看看您认为的那些财宝吧。”

巴蒙斯看的出来,韩秀芬已经很生气了,考虑到韩秀芬过于可疑,他还是站起来邀请安东尼奥的副官,以及那个荷兰船长一起参观韩秀芬的巨舰。

这批财宝的数量很多,体积很大,想要靠一艘船来隐藏,是无法隐藏的,同时,巴蒙斯等人知晓韩秀芬在离开天堂岛的时候,两艘船的吃水很轻,不可能载着那批宝物。

现在,他只需要知晓,韩秀芬战舰为什么会吃水很重就行了。

然后,巴蒙斯在韩秀芬战舰的底仓见到了堆积如山的硫磺以及火山岩。

硫磺是真的,火山岩也是真的。

“男爵阁下,我知道硫磺在贵国是一种稀缺的矿物,那么,火山岩您要用它做什么呢?”

参观完毕了两艘船之后,巴蒙斯有些失落,不过,他还是把心中怀疑的地方问了出来。

韩秀芬屈指成抓,硬是从一块火山岩上撕下来一大块捏在手上,五指搓动一些,火山岩就变成了碎屑,她看着巴蒙斯男爵道:“男爵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东西添加石灰之后会变成另外一种可以在筑城等方面发挥大作用的物质吗?”

巴蒙斯男爵尴尬的道:“鉴于对男爵阁下的冒犯,对于火山岩的一些小小的传说,我还是知道的。”

韩秀芬脸上的怒火顿时就消散了,肃手邀请巴蒙斯来到甲板上重新喝茶。

颇有些儒雅风范的巴蒙斯在解除了心头的疑惑之后,对韩秀芬的态度就重新变得热切起来。

端着韩秀芬提供的精美茶杯指着大海道:“秘密其实就在大海!”

韩秀芬崇敬的瞅着巴蒙斯男爵道:“请教。”

巴蒙斯轻轻地啜饮一口清茶,然后笑眯眯的道:“男爵之所以发现火山岩的作用,恐怕也是从罗马屹立海边被大海冲刷了千年依旧毫发无损的城堡传说中得来的吧?”

韩秀芬道:“你我都是贵族,同时,也都是战士,人类未来的希望全部都在大海上,罗马人修建的石头城堡可以屹立千年,我如何能不动心呢。

这一次开采了一些火山岩,就是准备回去之后,找一些工匠研究一下这些石头,如果研究成功,我蓝田的大海边上,同样能出现屹立千年不倒的堡垒了。”

巴蒙斯摇摇头道:“男爵阁下,这不可能。”

“为什么呢?”

“据我所知,在你们东方,火山岩并不多,即便是有,也都在遥远的地方,天啊,您从数千里之外运送火山岩到目的地……这不值得。”

韩秀芬给巴蒙斯添上茶水之后,急迫的道:“我还是很想知道。”

巴蒙斯耸耸肩膀道:“这东西在我的国家,早就有人研究过,他们发现,久远之前的罗马人将碾碎的火山岩和石灰石放入木制模子中,再放入海里构成建筑。

记住了,这个过程并没有什么稀奇的,稀奇之处就在于这东西在接触海水后,海水会溶解火山灰中的一些成分,再在这些空隙中慢慢形成新的矿物。

这些矿物很结实,还将原有建筑连成了更牢固的整体。

因此,这样的建筑可以在海浪的拍打中“每天都变得更强”。

这就是为什么罗马古堡会在海水的冲刷下越来越坚固的原因。

哦,感谢主,真是太神奇了。”

韩秀芬长出一口气,闭目沉思片刻,就对巴蒙斯男爵施礼道:“您可是解决了我的大疑惑。”

巴蒙斯大笑道:“我教授的学问很珍贵吗?”

韩秀芬道:“这是自然。”

巴蒙斯又大笑道:“好人应该有礼物才对。”

说着话,就把目光落在韩秀芬的瓷器上。

韩秀芬看看雷奥妮,雷奥妮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抱来一个锦盒,放在巴蒙斯的面前。

巴蒙斯打开锦盒,瞅着盒子里那套精美的白色瓷器感慨的道:“真是太美了。”

韩秀芬笑道:“它如今属于您,当然,还有您喜欢的茶叶。”

巴蒙斯满意的让侍从拿好锦盒,就第一个跳上了小船。

荷兰船长在下船之前对雷奥妮道:“你这个调皮的小姑娘,你的父亲非常想念你。”

雷奥妮傲然道:“请您告诉我的父亲,我这一次将要去东方接受册封,等我再回来的时候,他就要称呼我为雷奥妮男爵!”

船长取下自己插着羽毛的三角帽在半空挥舞一下,对雷奥妮施礼道:“向您致敬,美丽的东方男爵!”

雷奥妮矜持的点了一下头算是还礼。

送走了巴蒙斯一行人,韩秀芬并没有贸然闯进英国舰队的活力范围,而是就地等待,直到英国,西班牙舰队从海平面上消失了,这才对雷奥妮道:“目标东方,全速前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