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辉,唯我大明

第五十七章日月生辉,唯我大明

云昭要在蓝田召开一个什么代表大会的消息已经彻底的蔓延开了。

尽管这个消息对大明普通百姓来说还是一个传说。

但是,在士人群体中已经炸锅了。

崇祯皇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看过云昭发出的公告之后,再一次陷入了极深的沉默之中。

第二天上早朝的时候,面对沉默的官员们,崇祯强打精神批示了大明崇祯十六年癸未科伦才大典。

并且前所未有的将此次伦才大典拔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即免除新科进士的观政年限,如果真正有才,可以即刻上任。

这一次的伦才大典,由皇帝亲自担任主考,所有进京应考的士子即为天子门生,这在以前,只有参加殿试的举子才有的殊荣。

不仅仅如此,凡是登上三甲皇榜之举子,都有来参加江山宴的资格,面圣,披红,跨马游街都是题中之义。

早朝才决定的事情,到了中午,皇榜已经张贴在京城之中了。

这件事传播的速度同样很快,三天之后,云昭的桌面上就难得的放着一份邸报,要求关中准备科考,凡是士子预备进京赶考,任何人不得阻拦。

由于关中已经很多年没有进行过院试、乡试,士子身份无法辨别,朝廷特意准许玉山书院下院学子为生员身份,上院学子为贡生身份,而贡生身份的学子可以直接奔赴京城参与会试……

“把这个发下去吧,张贴在玉山书院里,同时,也张贴在各地的衙门口,务必要做到人尽皆知。”

云昭沉思了片刻,无声的笑了一下,就给裴仲下了命令。

裴仲低声道:“现如今玉山书院中的学子不如我们上学的时候纯粹,应该会有人去京城参加会试。”

云昭疲惫的摆摆手道:“要去参加考试的,按照各省的例子,该给银钱路费的给路费,该派出公车的就派出公车,把他们安安全全的送到京城。

陛下一片苦心,我们要理解,十余年来,陛下勤民听政,旰食宵衣总盼着大明能好起来,事到如今,就莫要难为他了,多少给一些安慰也不是坏事。”

裴仲应答道:“不阻拦,不迫害,给路费,供公车,圆陛下最后一场好梦。”

云昭点点头,裴仲很快就去办理了。

当皇榜出现在玉山书院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兴趣,只有少部分人在皇榜前驻足片刻,然后就笑嘻嘻的散去了。

不够,沐天涛站在皇榜前看了很久。

傍晚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遇到了朱媺娖跟梁英。

朱媺娖自从来到蓝田之后或许是活动量大增,饭量自然也大增,加上梁英本身就是一个贪吃的,此时的朱媺娖已经脱离了瘦弱小姑娘的模样,少女该有的风韵已经展现出来了。

这些时间中,朱媺娖与沐天涛走的很近,在梁英看来,这两人已经互生情愫,只是一直很守礼,没有玉山书院别的情侣们喜爱的那么狂野就是了。

“我决定去京城参加会试!”

沐天涛将自己碗里的半边猪脚放在朱媺娖的饭盘里,然后用勺子挖肉汤浇透的白米饭,今天是月初,有白米饭跟肉吃。

梁英很想去拿沐天涛手边的梨子,被沐天涛一巴掌打开,推给了朱媺娖。

朱媺娖低声道:“你不是贡生,去了怎么考呢?如果你真的想去,我可以请外公帮忙。”

沐天涛摇摇头道:“不用,玉山书院上院学子本身就类同贡生,这一点皇榜上说的很清楚。”

梁英诧异的道:“岂不是说我跟媺娖也有资格去京城考试?哈哈哈,我要是拿到了状元那就太好玩了——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黄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哇)

好新鲜(哪)。

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

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

为了多情的李公子,

夫妻恩爱花好月儿圆(哪)。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

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沐天涛跟朱媺娖两人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唱戏的梁英,食堂里其余吃饭的同窗也纷纷停下手中的筷子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梁英。

梁英唱了一段之后实在是唱不下去了,只好泱泱的坐下来吃饭。

“大明的状元没有那么容易得!”

沐天涛叹了口气,继续闷头吃自己的饭。

朱媺娖道:“是啊,我们学的东西都不一样,关中已经十数年不教八股了,如果我父皇此次科考,还是考八股,玉山书院里的人很难出头。”

沐天涛摇摇头道:“这些年我没有放下八股,应该可以试一下。”

朱媺娖道:“你是沐王府的人,不用参加科考,我父皇也会赦封你官职的。”

沐天涛摇摇头道:“大明已经风雨飘摇四面漏风了,我不想再占大明的便宜,我是想做官,可是这官职需要我自己去争取才成,否则难以服众。”

朱媺娖沉默片刻道:“我陪你一路回去,我想,有我在,云昭不会追杀你。”

沐天涛笑道:“你小看县尊了,他不会干这种龌龊事情的,他如果是一个龌龊之辈,这两年来,你如何能过的如此逍遥自在?

所以说,云昭反叛之心路人皆知,可是,云昭对陛下的敬重之心,也是路人皆知。

你放心,我如果去京城参加会试,蓝田会派出公车送我们进京。”

“咦?除了你,还有人?”

“你也太小看朝廷的伦才大典了,不仅仅我会去,那些江南,东南来玉山书院求学的士子也会去,毕竟,这是一个极好的将玉山书院学子身份改成举人身份的大好良机。”

朱媺娖道:“既然如此,我就更应该随你们一路回京城,毕竟,我回京城的时候,云昭一定会派出兵马保护我回去,同时也能保护你们。”

沐天涛哈哈大笑道:“我准备单人匹马,就带一杆长枪,一柄长刀,一柄硬弓一壶箭走一遭京城,这一路上遇见贼人就杀贼,遇见强盗就剿匪,能杀一个是一个,如此,才不枉我沐天涛之名。”

朱媺娖看着沐天涛意气风发的模样忍不住眼圈发红,强行抑制住快要流出来的泪水道:“我去去就来。”

梁英趴在饭盘上瞅着沐天涛道:“你要是愿意留在我们蓝田,我可以考虑嫁给你。”

沐天涛面无表情的道:“我就是害怕你嫁给我才准备远遁京城。”

梁英哼了一声道:“看的出来,你想当驸马爷。”

沐天涛很自然的点头道:“媺娖很好,当她的驸马不亏。”

梁英叹了口气道:“夏完淳不在,这一届的学子中连一个可以限制你的人都没有了。”

沐天涛道:“你该是密谍司的人吧?”

梁英点点头道:“是专门来保护媺娖的,你别告诉她,否则她受不了的。”

沐天涛道:“早就看出来了,你坑了我不少次。”

梁英摊摊手道:“这是没法子的事情,朱媺娖这么好的女子,嫁给别人太亏了。”

“嫁给夏完淳也亏?”

“你说呢?他们两个人本身就不是一条道上跑的车,媺娖要是嫁给夏完淳才是她的大不幸,我想,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

“补偿我!”

沐天涛推开饭盘说的极为爽利。

“我有一箱手雷,是我积攒了很久才积攒下来的,送你了。”

“不够。”

“我可以帮你购置一枝短铳,不过,钱要你出。”

“好,给我!”

“不成,等你离开关中之后才会交给你,万一你起了歹意,想要刺杀县尊怎么办?”

沐天涛抬起头想了半天坚决的摇头道:“我不会刺杀县尊的,绝对不会!”

“为什么,你既然要投靠皇帝,县尊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沐天涛道:“我去京城,只想偿还皇家对我沐家的恩遇之情,对于挽天倾这种事我一点把握没有,如果我战死了,总该有一位英雄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咦?明知道会失败你还要去?你知道你要是留在蓝田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前途吗?”

沐天涛笑了,将双手摊放在桌面上一字一句对梁英道:“大明数百年,总该有一些忠臣孝子为他殉葬,我沐天涛就是这样的一个忠臣孝子。”

见朱媺娖来了,梁英就把劝诫的话吞了下去,她明白,刚才这一番对话,沐天涛不是对她说的,而是对密谍司说的,或者说,是对云昭说的。

“我们去拜见山长,说出我们的心愿,然后就告辞离开玉山书院去京城。”

沐天涛并没有再跟梁英说话,他觉得该说的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如今只想快速离开玉山书院,单人匹马走一遭这大明乱世。

傍晚的时候,云昭手头就有了一份名单,去京城参加伦才大典的人并不少,从名单来看,共有一十七个人,这个名单的首位,就是沐天涛的名字。

“可惜了……”

云昭微微叹息一声,就把名单给了裴仲,让他去操作了。

他很喜欢沐天涛这种性格的少年,想当年,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如今,在蓝田身居高位的也大多数是这种少年。

这个世界,就是因为有无数这样的少年,大明王朝才能喊出那句震撼千古的名句——日月生辉,唯我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