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君王爱忠臣

第五十八章君王爱忠臣

“如果沐天涛将来失败了,我还是很希望他能回头,我一样会重用他。”

晚上临睡觉之前,云昭对钱多多如是说。

钱多多笑道“君王爱忠臣,这是一定的。”

云昭道“我还不是君王。”

钱多多将长发挽成一个发髻躺在云昭的臂弯里,有了发髻承担一部分重量,她就能在丈夫的臂弯里躺很长时间也不用担心他的胳膊会发麻。

“已经是了,在妾身这里,你就不用矜持了,你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吧?”

“嗯,多少有那么一点。”

“洪承畴逃出来了吗?”

“不知道,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看样子他们出了很大的问题,留在盛京的密谍司的人也没有打探出洪承畴的下落。”

“妾身怎么觉得你对这个小没良心的沐天涛都比对洪承畴好一些。”

“原因你刚才说过了,君王爱忠臣……”

洪承畴站在滔滔的辽河边上瞅着波涛汹涌的水面,好半天都不做声。

手臂酸麻,只好松开拉紧的弓弦。

木乃伊一样的陈东咬着牙道“这狗日的宁愿跳水自尽,都不愿意被我们活捉,你说这是什么道理?”

云平咬着牙从手臂上拔下一枝羽箭对洪承畴跟陈东二人道“快走吧,这里动静这么大,再不走,建奴的骑兵就来了。”

洪承畴抬头看一下太阳的位置,果决的指着辽河道“想要快速脱离此地,就要借助辽河。”

说罢,就迅速的捡起一把长刀开始砍树,一众黑衣人也迅速开始砍树,砍倒树之后很快就整理成树干,洪承畴却下令将这些树干全部投入到辽河中,自己却带着黑衣人骑着马向左边的道路奔驰而去。

在他们刚刚离开一柱香的时间后,就有一彪骑兵匆匆赶到,为首的甲喇额真看了一下遍地的建州人尸体,恨恨的道“追!”

跨上马刚刚踏上左边的道路,他忽然看见了被砍断的树桩子,就果断的拨转马头,沿着辽河岸边就搜索了下去。

辽东的山水都藏在洪承畴的心中,因此,他比云平,陈东这些人对这片土地更加的熟悉,在他的带领下,众人从小路进入小路,再从小路钻进山谷,眼看着就走到了绝路了,眼前又会豁然开朗。

辽东地域广阔,道路行走艰难,因此,洪承畴非常主意节省马力。

这方面的经验洪承畴一点都不缺,只是苦了伤势没有恢复的陈东。

只要开始休息洪承畴几乎是立刻就进入了梦乡,不过,他的指缝中间永远会插着一截点燃的线香,只要线香燃烧到指缝上,他就会被火星烫醒,醒来之后,二话不说,立刻上马继续狂奔。

就这样在辽东的山脉丘陵中转悠了三天,他才开始放松警惕,才准许众人可以稍微多休息一下。

“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逃亡了?”

陈东解开裤子瞅一眼血胡刺啦啊裤裆,然后就这么不知羞耻的迎风站着。

洪承畴道“这是我预料中的事情,有七成的可能会发生,所以,提前做好准备没有坏处。”

陈东又道“范文程跳水死了,你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洪承畴往嘴里塞了一口干粮吞下去道“从今后,世上只有青龙先生,再无洪承畴此人了,我以后即便是死掉,墓碑上也不会镌刻洪承畴三个字。”

陈东道“是啊,洪承畴已经被皇帝利用的干干净净,这时候再跳出来,世间就少了一段佳话,人间少了一个忠烈。”

洪承畴喝了一口烈酒,烈酒入喉,让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半晌,才停歇。

“我昔日以为獬豸,朱雀隐姓埋名只是为了面皮好看些,现在,这事落到了我身上,才知道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洪承畴终究没有文天祥的死志,终究做不成千古忠烈的典范,跟成不了人人敬仰赞颂的烈烈大丈夫。

苟且偷生之人,还说什么脸面,还说什么忠义,莫说你们,就连我自己看到洪承畴这三个字都羞愧难耐,所以,从今后,我将遮脸不再以真面目示人。”

陈东听洪承畴说的惨烈,忍不住看着天咒骂一声道“这狗日的老天!”

洪承畴有道“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到底给了我一条活路,我还是该感激他的。”

陈东借着青龙先生的酒壶喝了一口酒道“我们如果速度快一些,可能会有参加蓝田大会的机会。”

青龙愣了一下道“蓝田大会?县尊要逐鹿天下了吗?”

陈东笑道“应该是这样,杨泽清的三个儿子尽数被刘宗敏,李锦在战场杀了,李洪基的叛将李信一人独木难支,退出了徐州。”

青龙先生喟叹一声道“险要的关隘已经所剩无几了,李洪基的前路已经没有多少险阻,不过,我还是不信,李洪基会有胆量进攻京城。”

陈东呵呵笑道“我家县尊不允许他后退。他必须按照县尊划定的路线前进,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完全做完。”

青龙摇头道“京城如果危险了,陛下还可以衣冠南渡。”

陈东摇头道“蓝田在应天府安插的人手已经超过两千人,每个人都是有职位在身的官吏,您还觉得皇帝能回到南方,与县尊划江而治吗?”

青龙先生吃了一惊道“史可法等人并非泛泛之辈!”

陈东笑道“人手就是史可法借革新之名安插进去的。”

“史可法也成了蓝田人?”

陈东摇头道“他不是,他只是不知道自己的部下都是些什么人。”

陈东说完话,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青龙先生道“这是县尊命我们转交给你的文书,你回到蓝田之后,立刻就要上岗,开始干活,这些东西是你必须要了解的。”

青龙先生接过布包,并没有看,而是郑重的揣进怀里,然后道“我们该走了。”

重新上马的青龙先生心里热乎乎的,虽然凛冽的寒风已经让他的脸麻木了,他却不觉得冷,怀里的那个布包承载了云昭对他所有的信任。

这东西在这个时候,比烈酒暖人心,比财帛更让人踏实。

或许,这就是信任的力量。

骑在马上的洪承畴最后哀嚎一声道“陛下!洪承畴真的死了!”

陈东虽然痛苦不堪,他听到青龙先生的哀嚎之后,还是露出了欣慰的笑脸。

青龙先生的哀嚎崇祯皇帝自然是听不见的,倒是正在看书的云昭心有所感,抬头朝东方看了一眼,心情莫名的好。

一行南归的大雁从他的大书房上空飞过,叫声嘹亮有力,听得出来,它们还有很多的力量可以支持它们飞到温暖的南方过冬。

每回到了入冬时节,玉山都会抢先一步进入寒冬,天空中的朔风吹过,已经落雪的玉山峰顶就会白雾弥漫。

云昭最喜欢此时的玉山,雄伟,高大,且神秘。

他相信,此时那些从玉山走出去的男女豪杰们,正如同南归的大雁一般向玉山聚拢,最终在玉山聚拢成一团,捏成一个巨大的拳头,等这只拳头砸出去的时候,定会让这天下震动,且无坚不摧。

不过,这种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第一个赶回玉山的领军大将是——云杨!

就连云昭自己都没法子解释为什么只要见到云杨就想要骂他。

这一次骂他的原因是他带领了太多的部下回到了玉山城。

他在文书里说的很清楚,一旦蓝田大会召开,玉山城必定会成为蓝田最重要的地方,此时此刻,无论如何也需要一支最忠心的军队来屯守玉山城。

云昭是不同意的,但是,韩陵山,钱少少,张国柱他们异口同声的同意,且当着云昭的面给云杨下达了准许带兵进入玉山城的命令。

这道命令云昭是用了印鉴的,即便如此,他依然不高兴。

“你相信那些从天南海北赶回来的人,我不相信!等他们有意见的时候,你就这么说。”

云昭看着云杨叹口气道“你嫌我不够无耻是吧?”

云杨摇摇明光锃亮的大脑袋道“以后,但凡有无耻的事情你尽管往我身上推,都是我干的,杀头也是我干的。”

云昭摇摇头道“你背不了几件,背的多了真的会掉脑袋。”

云杨笑道“我准备好了,我爹说我活不过四十岁,我也是这么觉得,不过,只要我云氏真的能登基,我什么下场都不重要。”

云昭回头看看书房里的几个人大声道“我们最好都老死。”

“等大会开完之后我就搬走,免得总是被你们兄弟恶心。”

韩陵山如是说。

云昭看着云杨哈哈大笑两声,从这家伙的挎包里摸出几个还温热的红薯丢给众人,也分给了云杨一根笑嘻嘻的道“今天就是想吃红薯,没道理。”

云杨得意的道“我就说过,红薯这东西才是人间美味!”

话虽这样说,等钱多多跟冯英两人在暖房准备了热气腾腾的火锅之后,众人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话。

几杯酒下肚,一个个就变得感慨起来,饮酒赋诗,耍刀弄剑,最后,甚至有些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