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我回来了

(听人说机械键盘好用,用了,然后满篇错别字,改过来了,机械键盘也扔了)

韩秀芬踏上潮州坚实的土地之后,身子不由得摇晃一下,马上就站的稳稳当当的,雷奥妮却直挺挺的栽倒在沙滩上。

习惯了舟船摇晃的人,上岸之后,就会有这种类似晕船的感觉。

这需要时间适应,所以,雷奥妮好不容易爬起来之后,才走了几步,又摔倒了。

这一次韩秀芬抓住了她的脖领子将她提了起来。

来海岸边迎接他的人是朱雀,只不过,他的脸上没有多少笑容,冰冷的眼神从那些当海盗当的有些散漫的蓝田军卒脸上掠过。军卒们纷纷停下脚步,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着。

“这是一位高贵的伯爵先生吗?”

雷奥妮怯生生的问韩秀芬。

“不,他是蓝田另外一支海军的副将。”

“他跟张传礼不太一样。”

“跟这位老先生相比,张传礼就是一只猴子。”

韩秀芬话音刚落,就看见朱雀先生来到她面前弯腰施礼道“末将朱雀恭迎将军荣归。”

韩秀芬同样抱拳施礼道“有劳先生了。”

朱雀道“为国开辟万里海疆,将军功在天下,功在千秋。”

韩秀芬再次还礼道“先生老当益壮,历经劫难,依旧为这破败的天下奔走,可敬可佩。”

朱雀笑道“苟活之人不敢当将军赞赏,请入行辕安歇。”

一辆朱红色马车驶来,韩秀芬猫腰上了车,雷奥妮也想上去,却被朱雀瞪了一眼之后,上了另外一辆蓝色的马车。

马车很快就驶进了一座满是亭台楼阁的精致小院子。

韩秀芬下了马车之后,就被两个嬷嬷引领着去了后宅。

在婢女的伺候下卸掉了重甲,韩秀芬长舒一口气,坐在花厅中喝茶。

不一会,穿着汉人女装的雷奥妮扭扭捏捏的走了过来,低声对韩秀芬道“她们把我的礼服都给收起来了,不准我穿。”

韩秀芬想起雷奥妮那些露着大半个胸脯的礼服摇摇头道“那种衣衫不适合这里。”

雷奥妮笑道“这身衣衫我也很喜欢,你看,全是丝绸!”

说罢看看周围的亭台楼阁羡慕的道“这就是你的故乡?”

韩秀芬轻蔑的摇摇头道‘这里仅仅是一处海港,我们还要走两千多里地才到蓝田。”

雷奥妮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道“天啊,我们的王的领地居然这么大?”

韩秀芬笑着给雷奥妮倒了一杯茶道“这仅仅是一部分。”

“她们给我穿了绣花鞋。”

雷奥妮得意的抬起脚,向韩秀芬显摆他的鞋子。

“我们在这里停留三天,三天后就要快马赶回蓝田,你不习惯骑马,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我骑过马!”

三天后,雷奥妮开始为自己的大意后悔了。

韩秀芬说的快马赶路,就是字面的意思,众人骑在马上日夜不停的向蓝田跑,中途换马不换人,虽没有日走千里,夜走八百,一天骑行四百里路还是有的。

此时,潮州与关中所属土地还没有连成一片,但是,驿道早就通了,虽然在江西,张秉忠还在跟官府,士绅们凶猛的交战,这并不影响蓝田人在战区穿行。

不论是张秉忠,还是江西士绅们,都没有得罪云昭的本钱跟胆量,所以,在这片战火连天的地方,驿道上奇怪的安静。

有时候,韩秀芬一行人会路过战场,亲眼看到波澜壮阔的农民起义。

这是两种不同阶级的人正在为自己阶级的权力作殊死的斗争。

战场之惨烈,看的雷奥妮心惊胆战,她从未见过规模如此浩大的战场,驻马观看一阵之后,她就被激烈的战场所吸引,忘记了大腿,屁股上的剧痛。

“王的领地上有人造反吗?那些人是我们的人?”

“都不是,我们的县尊希望这一场战争是这片土地上的最后一场战争,也希望能通过这一场战争,一次性的解决掉所有的矛盾,然后,才是天下太平的时候。”

“很奇怪的东方理论。”

韩秀芬瞅着战场叹口气道“这片土地太古老,也太大了,没有法子精雕细琢的去管理,在建国之初,只能用这种大写意的办法治理了,走吧!”

或许是有斥候发现了韩秀芬一行人,她们身上的甲胄都明显是蓝田制式铠甲,两方人马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交战,齐齐的看着一里外的韩秀芬一行人。

等韩秀芬一行人离开了战场,斥候确定她们只是路过之后,战斗又开始了。

离开了江西,大湖之南后,展现在雷奥妮面前的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了,没有了战争,没有了迫害,也没有惊慌失措的百姓。

“这里很美。”

进入岳阳城之后,雷奥妮终于重新享受了自己的贵族生活。

韩秀芬原来不准备休息的,只是考虑到雷奥妮可怜的屁股,这才大发慈悲的在岳阳休息,如果按照她的想法,一刻都不愿意在这里停留。

洞庭湖烟波浩渺一望无际,为了让雷奥妮能多休息几天,韩秀芬乘船离开了岳阳。

来到船上之后,雷奥妮立刻就活过来了。

洞庭湖上多少还有一点风浪,不过比起大海上的波涛来说,毫无威胁。

船只从洞庭湖进入长江,而后便从武昌转入汉水,又溯流而上抵达襄阳之后,雷奥妮不得不再次面对让她痛苦的战马了。

在归程中,韩秀芬与同样向蓝田奔走的雷恒不期而遇。

多年前那个木讷的汉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道左相逢,自然生出一番感慨。

只是雷恒不再允许韩秀芬去抚摸他的头顶,即便是韩秀芬一再说这是习惯,雷恒依旧不肯原谅她,因为刚一见面,韩秀芬就拿手放在他头顶,而他在第一时间里居然忘记反抗了。

这是奇耻大辱!

“这些年,我的力气涨了不少,你打不过我。”

韩秀芬大笑道“当年要不是我帮你打跑了钱少少那只色鬼,你以为你老婆还能保持完璧之身嫁给你?过来,再让姐姐亲近一下。”

雷恒怒道“那是莹莹洁身自好的结果。”

韩秀芬不怀好意的道“骗鬼去吧。”

因为这一番争执,雷恒就不肯跟韩秀芬一路走了,在半夜时分,悄悄地离开了驿站,等韩秀芬发现的时候,雷恒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了。

“这也是一位伯爵?”

韩秀芬怒气冲冲的道“他不配。”

面对一脑子都是贵族封爵的雷奥妮,韩秀芬没法子跟她解释蓝田的官员体系。

不过,她知道,蓝田领地内最需要打倒的就是贵族。

蓝田领地内是不可能有什么爵位的,对云昭知之甚深的韩秀芬明白,如果可能的话,云昭甚至想杀光世界上所有的贵族。

这一次回到蓝田,雷奥妮注定是得不到她心心念念的男爵头衔的,到底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官员,这要看军务司考功处的评判。

不过,在蓝田落籍,这一点云昭已经答应了,也就是说,雷奥妮会在蓝田或者其余的地方拥有一百亩地。

这些年来,雷奥妮确实帮了蓝田海军很大的忙,甚至是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她屡次利用自己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了解,帮蓝田海军取得了不少的胜利。

在背叛父亲的道路上,雷奥妮走的非常远,甚至可以说是痴迷。

或许,县尊应该在南洋再找一个海岛敕封给雷奥妮——比如火地岛男爵。

反正那座岛上有硫磺,需要有人驻守,开采。

进入关中之后,雷奥妮的眼睛就不太够用了,她发誓,自己看到了传说中的长安,其实,她不过刚刚走进潼关而已。

“太富庶了,这就是王的领地吗?”

“不,这只是一道城关。”

莫要说雷奥妮感到吃惊,就是韩秀芬自己也想不到当年被当做兵城的潼关会发展成这个模样。

不是说潼关这里有多大,而是这里的人多的惊人。

云杨这些年在潼关就没干别的,光招纳流民进关了,很多流民因为疫情的原因没有资格进入关中,便留在了潼关,结果,便在潼关生根落地,再也不走了。

“这么高大的城池……你确定这不是王城、”

“你一路上见过的城关多了,每到一处城关你就说是王城,能不能不要这样无知,你看,那些黑衣众都在嘲笑你呢。”

当长安高大的城墙出现在地平线上,而太阳从城墙背后升起的时候,这座被青雾笼罩的城池以雄霸天下的姿态横亘在她的面前的时候,雷奥妮已经无力惊呼,即便是傻子也知晓,王都到了。

当雷奥妮满怀崇敬之心准备膜拜这座巨城的时候,韩秀芬却领着她从城门口经过直奔灞桥。

雷奥妮变得沉默了,自信心被无数次践踏之后,她已经对欧洲那些传说中的城市充满了鄙薄之意,哪怕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的传说,也不能与眼前这座巨城相媲美。

云昭的身影已经被她无限度的拔高了,宛若一个顶天立地的魔王,刚才经过的那座满是煤烟污染的城市,很可能就是魔王的巢穴。

玉山就在眼前,依旧云雾缭绕,依旧高耸入云,依旧那么的让人怀念。

韩秀芬从马上跳下来,恭敬地匍匐在大地上,亲吻着寒冷而又熟悉的土地,眼中满含热泪,瞅着高大的玉山大声道“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