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定期清扫

第六十一章定期清扫

云杨回来,云昭有揍他,或者骂他的冲动。

高杰,李定国归来,云昭一定会隆重迎接。

獬豸,朱雀,青龙归来,云昭一定会大摆宴席,召集蓝田重要官员一起迎接他们。

云福,云虎,云豹,云蛟,云霄这些人归来,云娘会带着冯英,钱多多在内宅摆下盛宴招待,至于云昭出不出现的并不重要。

韩陵山归来的时候云昭就站在柿子树底下冲他笑了一下,然后,韩陵山就很满意的回玉山书院的宿舍睡觉去了。

如今,韩秀芬归来,云昭在射箭场等她。

然后,雷奥妮就惊恐的发现,韩秀芬自己站到箭靶位置上去了,不仅仅如此,还轻蔑的朝那个俊秀的如同地狱里来的魔王一般的人勾勾手指。

雷奥妮刚刚陪着韩秀芬取过纪念堂,她自然看见了好多人的头骨制作的器皿,她不知道这些魔鬼才能使用的器皿的来历,只知道这些头骨器皿都是这个魔王的敌人。

羽箭呼啸着飞向韩秀芬,雷奥妮惊恐的捂住了嘴巴,她很担心这个魔王在杀死韩秀芬之后连她一起干掉,最后把她美丽的头骨也制作成酒杯。

五十步之遥。

所以韩秀芬就轻松地抓住了没有箭头的羽箭。

云昭射了三箭,韩秀芬捉住了三箭。

没有射死韩秀芬,那个英俊的魔王似乎似乎有些不高兴,哼了一声丢下弓箭就走了。

“天啊,他饶恕了你。”

雷奥妮第一个冲到韩秀芬身边拥抱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大当家哭得满脸泪水。

韩秀芬丢掉手里的羽箭鄙夷的道:“他的箭法越来越差了。”

“他要杀死你!”

雷奥妮尖叫道。

“他要把我们的头颅做成酒杯。”

韩秀芬看了雷奥妮一眼道:“胡说八道。”

“他在用猎弓射你。”

“五十步的距离被,他就算用弩弓也伤不到我,好了,跟我回书院。”

韩秀芬没有告诉雷奥妮云昭为什么会用箭射她,她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在去欧洲的路上,自己总共违反了云昭的命令三次,被人家射三箭这很公平。

有了错误就要接受惩罚,这在玉山书院乃至蓝田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人会抱怨。

至于接受怎样的惩罚,则是云昭说了算。

云昭射的箭虚弱无力,韩秀芬自然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情义,这就够了,情义没有变,那么,什么都不会改变。

走进玉山书院,韩秀芬身边的从人就剩下雷奥妮一个人了。

扫视了一眼书院里的弱鸡们,韩秀芬大踏步的穿过高大的教室,径直向后面的女生宿舍区走去。

书院里的老先生们见到了韩秀芬,都会停下脚步,接受韩秀芬的礼敬,书院里那些留校的先生们见到韩秀芬需要弯腰施礼,呼唤一声“大将军!”

这就让书院里的年轻学子们很是纳闷,他们不知道先生们为何对这个雄壮如山的女子如此礼遇。

直到有人喊了她一声“大脸芬”之后,书院学生们这才恍然大悟,争先恐后的向书院里的传奇挤过来,他们每个人都想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在书院争锋大赛中所向披靡,打的传说中的老三届男生屁滚尿流。

雷奥妮怯生生的瞅着挤过来的学生小心的陪着笑脸,想要说什么,却被韩秀芬推到一边,韩秀芬沉重的身体在人群中如同攻城锤一般挤出一条空隙,旋风一般的向喊她外号的人冲了过去。

一个面目阴鸷的青衣男子横在韩秀芬必经之路上,双臂交叉,接住了韩秀芬的一记重拳,然后就横过腿,鞭子一般的抽向韩秀芬的颈项。

韩秀芬右臂挡在脖子前边,鞭腿抽在手臂上,两人各自退了一步,面貌阴鸷的男子嘿嘿笑道:“还不错,在海里吃鱼吃多了,力气没减少。”

韩秀芬双拳撞击一下冷笑道:“这些年纵横大海所向无敌,既然见到了你,自然要再试一下,免得与你并列让我羞耻。”

韩陵山笑道:“你永远都是老二。”

韩秀芬耻笑道:“你有老二,你才是老二。”

韩陵山得意的道:“我有你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打架。两人已经打过无数次了,再打一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很自然的就从物理伤害变成了精神伤害。

很明显,这两人虽然只是打了一拳,踢了一腿,这是一个平分秋色的结果。

雷奥妮这一点还是看的出来的。

就在她被人群挤来挤去彷徨无依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巴伐利亚口音的男子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担心,他们是老朋友了,很久不见,这是他们独特的见面礼。”

雷奥妮转头看去,心头小鹿乱撞,即便这人是一个东方男子,她还是觉得此人长得非常好看,尤其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正温暖的看着她

“你是雷奥妮吧?早就听说蓝田海军中出现了一朵巴伐利亚玫瑰,第一次见到,果然名不虚传。”

雷奥妮的手很自然的落进这个漂亮男子的手中,他的手温暖而细腻且干燥,两只手捏在一起大小很是贴合,就这么相互拉扯着,离开了纷乱的战场。

“钱少少,你要干什么?”

韩秀芬怒喝一声,粗壮的腿旋风一般踹向钱少少,钱少少见状,松开了雷奥妮细腻的小手,探出双手在韩秀芬粗壮的小腿上按一下,就顺势飘了出去。

“我只想带着雷奥妮参观一下书院。”

钱少少小心的跟韩秀芬保持着六尺的距离,他不是韩陵山,如果靠的再近一些,就会被韩秀芬缠住,被这家伙缠住,唯一的下场就是力竭之后被暴揍一顿。

“你还是离雷奥妮远一些。”

韩秀芬小心的护住雷奥妮,就像一头母狮子保护着小狮子一般。

“你以后不要跟这个家伙独处,你的相貌在他看来比较独特,人家尝鲜之后就会跑,而且,他是有老婆的人,不要喝他的**汤。”

韩秀芬拖着雷奥妮就走,雷奥妮回头看着那个王子一般的美男子有些不舍。

对她来说,这个人长得太好看了就像母亲讲过的公主与王子故事里的王子。

韩秀芬的房间依旧凌乱如故就像巫婆的房间,里面全是一些瓶瓶罐罐。

非常凌乱,却很干净。

屋子里有一张大床跟一张小床,韩秀芬毫无形象的扑在大床上,将脑袋埋在枕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老子终于回来了。”

“我睡小床吗?”

雷奥妮嫌弃的瞅了瞅那张木头小床。

“你知道个屁,想住好房间长安城里的多得是,什么样豪奢的房间没有,想要住在这里,就这条件。

不但房间需要我们自己打扫,衣服需要我们自己洗可是呢,这样的一间房间,你知道世上有多少人愿意为之拼尽一切?

不说了,我们先去洗澡,洗干净了,再去饭堂吃饭,吃过饭之后我带你去看看几个昔日的好姐妹。

放心,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的。”

韩秀芬将毛巾,肥皂,木盆,丢给雷奥妮,带上换洗的衣衫就匆匆去了大澡堂。

自从回到这个斯巴达式样的学校之后,雷奥妮就发现韩秀芬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她不再是那个杀人如麻,智计百出的大海盗,也不再是那个做事有条理,有办法的大当家的。

回到这里,她就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女子,她似乎非常的享受这里的生活,或许如她所说,这里就是她的家。

在经历了澡堂围观之后,雷奥妮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可怜的白兔,被无数只饿狼践踏之后,现在破破烂烂的被丢在床上。

“她们都是女人。”

“不,她们的眼神比男人还要男人。”

“她们只是好奇,玉山上有你这样的白种女人。”

“她们说都是老太婆。”

“起来,我带你去吃最好的饭菜。”

“不!我不想出去”

“你可能还能看见那个色鬼。”

“好吧,我们打扮一下再出去”

韩秀芬快活的就像是一只小鸟,而美丽的雷奥妮就是她的战利品。

云昭打了一个哈欠,对裴仲道:“韩秀芬的文书可以归档了。”

裴仲连忙找出韩秀芬的文书,在上面盖上了蓝色的归档二字,就让秘书送去档案馆保存起来。

文书一旦被归档,云昭就会忘记文档上的记录,也不愿意想起上面记录的事情,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一个新的阶段已经开始了,就必须遗忘过往。

否则,脑袋里如果藏着太多的过往,不好的事情就会慢慢积累,最终将这个雪球越滚越大,知道变成一场雪崩,一场灾难。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好感这东西是看到第一眼就存在的,却不会积累,能积累的只有坏事情!

这就是人们经常反目成仇,劳燕分飞的原因。

云昭决定定期清扫一下。

每回来一位伙伴,云昭心中的空虚感就会去掉一分,他可以预料当散布在天下的蓝田伙伴都到齐之后,他将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祗。

往嘴里丢了一粒花生,花生在他的牙齿挤压下立刻就粉碎了。

如今的大明世界对他来说,就像这颗花生一般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粉碎在他的尖牙利齿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