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蓝田县的天方夜谭

第六十四章蓝田县的天方夜谭

洪承畴回来了。

再见云昭两人一起笑的如同哈巴狗一般。

扯掉面巾的洪承畴脱掉鞋子径直上了云昭书房的锦榻,盘腿坐下之后道“我弄死了黄台吉”

云昭摇头道“你没有弄死黄台吉,人家是病死的。”

“我觉得这事可以写在我的墓志铭上,最好劳动你用一下你的印鉴。”

“你的全家会被建州人不计成本弄死的。”

“那时候应该没有建州了吧”

“希望如此。”

“弄些酒来,我们庆祝一下。”

“说的对,确实应该庆祝一下,说真的,你这次被建州人捉走,遇见布木布泰了吗”

“没有,那是你的禁脔,见到了我也不敢惦记。”

“可惜了,你应该帮我去问候一下的。”

“还是算了,我们先干一杯,以后我帮你去抓。”

“好,干杯”

崇祯十六年十月初七,崇德八年十月初七,蓝田历1643年十月初七,清世宗黄台吉病逝于盛京皇宫的清宁宫南炕。

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的皇后,系蒙古科尔沁贝勒莽古思之女,殉葬

崇祯十六年十月初九。

清世宗黄台吉驾崩,由于未预定储嗣,所以在这一突发事件后。

在其第十四弟掌正白旗的和硕睿亲王多尔衮与其长子肃亲王豪格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皇位之争。

争夺者双方势均力敌,相持不下。

眼看大清国就要走向分裂的局面。

精明的多尔衮随机应变,提出以拥立皇太极第九子福临为帝,由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和他共同辅政,结果获得通过。

福临于十月二十六日登上盛京笃恭殿的鹿角宝座即帝位。

“这中间一定有很多的故事。”

云昭挠挠耳朵,有些意犹未尽。

“当然有很多的故事。”

洪承畴夹了一筷子猪耳朵咬的咯吱吱作响,用一大口酒送下去之后道“你想啊,凭什么六岁的福临能当皇帝,而不是多尔衮,不是皇长子豪格

这中间一定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发生。

皇后哲哲殉葬了,海兰珠死了,布木布泰独占了满清后宫,早就跟你说过,这个女人不简单,说不定啊哼哼”

“不可能,多尔衮我见过,也算是一时豪雄,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就将皇位拱手相送。”

“当然不可能,这中间啊你起了很大的作用,多尔衮如果不是忌惮你,你以为他不敢向豪格发起进攻

就是因为你,他才选择了隐忍,你看着,豪格很快就会死掉,福临很快就会死掉,多尔衮很快就会成为满清的第四任皇帝。

按照满清的习俗,布木布泰可能会成为皇后。”

云昭喝了一大口酒吐出一口酒气道“不关我的事情,我相信不关我的事,多尔衮跟豪格争夺皇位人脑子都打成猪脑子了,这时候不可能会清醒的,一定有另外的事情发生。

还有,你给多尔衮出了主意之后,海兰珠就死的只剩下一口气了,你想想,是谁下的手

再联系到皇后哲哲殉葬,凶手就很明显了。”

“咦很有道理啊,你说布木布泰跟多尔衮是一伙的,还勾搭成奸”

“嗨,男人跟女人合伙,合伙到床上去这很正常,给你看一个好东西。”

云昭说着话,就从袖子里摸出一方丝帕递给了洪承畴。

洪承畴展开看了一眼,轻声吟诵道“莫向春雨怨春雷,水自风流花自飞卓女情奔司马赋,虞姬血溅霸王旗笛声吹彻锦边夜,乡梦飞凌凤殿西赠我青丝挂鹿角,为君金鼎煮青梅。

咦,哪个美人跟你吐露心声呢

不会是布木布泰吧”

云昭笑着摇摇头道“当然不是我的,这是密谍们为了给我一个直观的认知,就找人绣了一个同样的帕子,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

“什么地方有这样的帕子”

“黄台吉的炕上。”

洪承畴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么隐秘的事情你也知道”

云昭看看窗外皎洁的名月道“韩陵山的本事你是知道的,另外,孙国信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

洪承畴从锦榻上跳下来,随意拖上鞋子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对你无礼,你的秘书已经看我好几眼了。”

云昭站起身道“谈话呢,你怎么变生份了”

洪承畴怒道“我忽然想起太祖时期,锦衣卫知道某大臣敦伦时喜欢在嘴里噙一块冰的往事。”

云昭笑道“韩陵山的密谍司马上就要改名军事调查局只针对域外的军事调查,不管国内。”

洪承畴摇头道“拉倒吧,你小舅子的监察司不比韩陵山的密谍司差多少。”

云昭道“监察司就要划归蓝田大会,不受我个人的指令。”

洪承畴长叹一声,向云昭弯腰施礼道“不论如何,我此时遵守一点君臣之道,对我只有好处,没坏处。”

云昭点点头道“也好,上下尊卑还是要注意一下的,我不在乎,但是,会给别人一个错误的讯号,对你确实没好处。

先去准备参加大会吧,资料应该已经送到你的房间了。”

说完这些话,云昭犹豫了一下道“你的管家洪福”

洪承畴惨笑一声道“当时我已经抱着必死的志向,哪里能顾得了洪福。”

云昭摇摇头道“有些事还是说清楚为好,陈东要杀你,洪福挡在枪口前,被陈东所杀。”

洪承畴道“我知道,陈东告诉我了。”

云昭再次看着洪承畴道“你应该知道,陈东是奉命而为,而下达这个指令的人,就是我。”

洪承畴叹息一声道“时也命也,怨不得你,怨不得陈东,也怨不得我。”

云昭点点头道“很好,算我欠你一次。”

“不用欠”

洪承畴摆摆手就远去了。

裴仲见县尊还站在院子里,就低声道“他拿走了锦帕。”

“那是他新的蒙面巾。”

“韩陵山的报告您还没有批阅,他希望撤回留在建州的密谍,他们继续留在那里已经很不安全了。”

云昭叹口气,匆匆回到大书房,看了韩陵山的文书之后,批阅了同意二字,并且在下面继续备注道

有危险,即刻撤离,适用于全部人员。”

蓝田县已经过了用人命来打开局面的时候了,任何一个蓝田战士都是极为宝贵的财富,云昭不想让他们的生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坚守上。

黄台吉死了,满清在短时间内的主要斗争方向是内斗,没有两年的时间,多尔衮不可能完全掌控满清大权,更精力来侵袭山海关。

等到蓝田大军侵袭建州的时候,他们面对的将是排山倒海一般的滚滚铁流。

韩秀芬鲸鱼吐水一般吐掉胃里的酒浆,用手帕擦一下嘴巴跟蓄满眼泪的眼睛,对单腿踩在凳子上的张国莹道“你的酒量变得很厉害嘛。”

张国莹冷冷的道“以为我手无缚鸡之力就好欺负吗”

周国萍在张国莹的怀里掏一把道“没错,就靠这两坨,大脸芬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张国莹看着周国萍怒道“龅牙萍,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算是非礼呢”

杨国秀冷笑道“她的病好了。”

韩秀芬等雷奥妮把痰盂拿出去之后对杨国秀道“我其实很想要一个孩子的。”

杨国秀将垂下来的长发撩到耳后道“找一个男人是最省事,最便捷,最安全的法子,一个不够就多找几个,总会成功的。”

韩秀芬皱眉道“韩陵山不肯。”

杨国秀道“有药物,可以让人神志不清,也有药物可以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跟你春风一度,不过呢,对于韩陵山这种人,你只有一次机会。

说真的,你到现在还是完璧之身,一次受孕的机会非常渺茫。”

周国萍在一边嘿嘿笑道“我可以帮你按住他”

女人们混成一堆的时候,语言之大胆,行为之诡异,男人很难理解。

尤其是当蓝田县最优秀的四个女人待在一个屋子里的时候,什么礼法,什么规矩,什么人伦,在她们眼中都不算什么事情。

只要自己需要,随时就可以突破人们认知的底线。

“其实钱少少不错”

张国莹压低了声音。

韩秀芬等人鄙夷的瞅着张国莹道“我们担心把钱少少抓来了,你会第一个冲上去。”

张国莹大声道“胡说什么,我有丈夫,也有孩子。”

蓝田县最高明的医生杨国秀冷笑道“老天爷为了让人类愿意繁衍,愿意传宗接代,特意将结合的过程弄成一个极度愉悦的过程。

这是老天设定的,不光光是人,野兽繁育的过程也是如此,这是自然法则。

野兽繁育,发情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繁育后代。

只有人,往往只想着享受繁育的愉悦过程,而不是单纯的诞育子孙,这是一种很无耻的行为。

张国莹,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被钱少少伤害的那么重,直到现在,你的春梦里恐怕也只有钱少少而没有你丈夫。

你是一个被欲望牵住鼻子的人,且不能自拔。”

说完张国莹之后又看着韩秀芬道“人的身体强壮,欲望也就强烈,韩秀芬,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海上的时候是如何克制你的欲望的。

欲望这东西只能疏导,不能堵截,你越是堵截,欲望一旦爆发就如同火山爆发一发不可收拾。而你身居高位,一旦因为欲望造成你判断失误,将是我蓝田的灾难。

明日,你来我的研究室,我有话说。”

周国萍嘿嘿笑道“我也去。”

杨国秀呸了一口周国萍,正色道“没你想的那么龌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