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利益诉求

会议场馆在落雪之前就已经建设好了外形,如今正在紧锣密鼓的装修。

这东西在玉山也算是一个标志性建筑,因此,不可不宏伟。

属于人民的东西就该落在坚实的地面上。

属于神仙的就该放到山顶上。

人民生活在地面上,而神仙在九霄云外。

这座场馆使用了大量的岩石,为了修建这座场馆,蓝田县将一座山的外皮彻底扒掉,开采石头来修建会议场馆。

在这座场馆中,给云昭留了一片很大的办公区,同时,韩陵山,钱少少,张国柱,段国仁,獬豸,朱雀,青龙的办公场所也安置在这里。

云昭否决了将这片建筑群修建成皇宫的模样。

因为石头是青灰色的,所以,建筑的整体也就是青灰色的,也因为高大的缘故,看起来也就极有气势。

雕龙画凤的柱子云昭是不要的,所以这里所有的石柱都是四四方方的拔地而起,看着非常的坚实有力。

这是一座朴素的石头宫殿!

“看来我们要做穴居人了。”

韩秀芬对于军务司海军部仅仅占据了一座院子有些不满,因为海军部占地太少,所以,她就对这座建筑也就有了意见。

不知为何,自从韩秀芬跟杨国秀深谈一次之后,整个人就没有那么暴躁了,早先年接受的高等教育也就慢慢地回到她的身体里了,即便是说话的方式,也有了很大的改变。

“对了,你们大夫院为何会标称——卫生部呢?而且占据了那么大的一片?”

杨国秀将双手插在一个旱獭皮制作的暖筒里慢慢的道“我以为蓝田的敌人不再是那些跑来跑去的叛逆,而是天灾,知道不,河北,山东的鼠疫又起来了。

你当年就在研究各种病毒,且已经登堂入室,可惜啊,放弃了大好的建功立业的机会。”

韩秀芬道“开创我蓝田海军之先河,也是一件荣耀的事情。”

杨国秀嗤之以鼻的道“杀人何如救人。”

一边的周国萍冷笑道“不杀何以治世。”

张国莹道“能少死一些人总是好的。”

韩秀芬无声的笑了一下道“你一个造火药的人,也配说仁慈?”

四个人低声争吵着,从大会堂里面穿过,但凡是她们经过的地方,不论是工匠,还是官员,亦或是军卒,无不肃然起敬。

“女子的功业到我们这个程度就算是巅峰了吧?”

“胡扯,武则天的无字碑距离这里不远,说这话也不觉得羞耻?”

韩秀芬道“依靠男人上位算什么,老子上位,全靠一双拳头。”

没人对韩秀芬自称老子的说法有意见,并且深以为然。

穿过巨大的厅堂之后,韩秀芬一行人就看见了云昭。

云昭很孤独,身边只跟着裴仲,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站在对面的主会议厅里默默地踱步。

裴仲见韩秀芬四人进来了,就小声的提醒了云昭。

云昭瞅着走过来的四个女人感慨的对裴仲道“人间锦绣都在于此,就是丑了一些。”

裴仲笑着不敢接话,他明显的发现对面四个女人的神色都不那么愉悦。

“以貌取人非人哉!”

杨国秀第一个反唇相讥。

云昭道“如果你们去求钱多多,让她好好地把你们打扮一下,你们就不仅仅是才智的化身,就算是容貌,也能让人倾倒。”

韩秀芬挥舞一下自己的胳膊道“我这种力士形状的女人,如何能变的漂亮呢?”

周国萍不等云昭回答就愤怒的道“你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只能说容貌吗?”

张国莹也愤怒的道“你找獬豸他们谈话的时候,据说你身边这个狗腿子连用什么熏香都考虑到了,轮到我们就站在寒冷的工地上谈话吗?”

云昭阴郁的看了这四个女人一眼道“当初就该把你们弄去学女红!现在就问你们一句,我准备施行的国策你们为何还没有签字?”

韩秀芬皱眉道“对女子不公!”

云昭道“女子可以当领兵征战,还说不重视?”

“秦良玉上阵厮杀了一辈子,还刚刚被崇祯皇帝封为上柱国,所以,女子领兵作战本身就有,不算蓝田开创!“

“你看看,那个朝代有这么多为官的女子,就在我的眼前站着四个统御一方的主官。”

“上官婉儿可以当尚书,也是一代权臣。”

“怎么不提武曌?”

“不能提,提了你会生气!”

云昭大笑一声手指从这四个女人脸上一一划过,挥挥袖子道“赶紧把字签好,送去秘书监。”

“你讲不讲理了,跟别人说政事的时候都是好商好量的,到了我们跟前,就颐气指使的。”

云昭怒道“你们是我买回来的。”

周国萍笑嘻嘻的向云昭靠了过去道“买的啊,那就是你老婆。”

云昭怒道“滚,我还买了很多男的。”

裴仲听得目瞪口呆。

县尊说话毫无顾忌,这四个女人说话也没轻没重,明明可以打起来的局面,这五个人好像都不在意,戳心的话语在他们中间层出不群,似乎他们本该是如此说话的。

也不知道县尊接受了多少不平等条约,或者是县尊跟她们立下了多少不平等条约,总之,结果是美好的,如果韩秀芬不捶县尊胸口一拳的话,应该是一场完美的会晤。

目送四个女人离开,云昭揉着胸口对裴仲道“她们已经彻底从自卑的深坑里爬出来了,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成为一方之雄。”

裴仲摇摇头道“卑职从未在这四位身上看到自卑的影子,相反,每次见她们都感受到很强的压力。”

云昭笑道“你感受到的压力来自她们的经历,而不是本心。”

“县尊,启用女子为官,您将面临巨大的压力。”

云昭撇撇嘴道“我无视之……”

玉山城这些天热闹非凡,居住在玉山城的云氏族人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外人在城里出没。

天不亮的时候,卖包子的刘玉成一家就已经起来了。

揉面,包包子,忙活了半个时辰之后高高的笼屉里就满是刚刚包好的包子。

瞅着蒸笼白烟缭绕,他就洗了手,坐在炉子跟前往里面加煤,蒸笼里刚刚局了气,此时万万不可因为火小而泄了汽。

此时的街道上已经传来小贩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刘玉成不着急,他家的包子在玉山城里是出了名的好,不用吆喝,也能轻松卖光。

他家的包子摊在巷子深处,外人一般找不到,只有本地人才会熟门熟路的找到这里。

刘玉成不喜欢招待外边的客人,相比那些外地人,他更喜欢招呼乡里乡亲。

“刘叔,八个包子两碗粥。”

一个身材高大的关中汉子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人还没有到,声音先到了。

“你老娘还能吃动肉包子?”

刘玉成将手在围裙上搓搓就站起来了,指着高高的笼屉顶层道“你自己卸一笼。”

汉子踩在凳子上卸下来一笼包子,又盖好盖子,瞅着笼屉里白白胖胖的包子道“快十年了,刘叔的手艺越发的好了,我娘每天就盼着天亮吃包子呢。”

刘玉成一边往食盒里装包子一边笑道“在干几年就干不动了,你们想吃都没地方吃了。”

汉子笑道“这么好的生意……”

刘玉成摆摆手道“再好的生意没人接手也是白搭。”

“宏景哥跟玉红妹子那个接手都是一门好营生啊。”

“黑娃啊,你这些年去了蓝田城不在家,你宏景哥呢去了汉中,红玉这丫头呢也考进玉山书院了,再有一年就毕业,出来就是国家的人,指望不上了。”

装好了米粥付过钱的黑娃原本要走的,听刘玉成这样说,就停下脚步道“一年之后……蓝田学子就要散作满天星,刘叔再想见红玉就难了。”

刘玉成咳嗽一声道“无碍的,他们有前程就好,我帮他们守着家。”

黑娃见刘玉成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就提着食盒快步回家了。

在蓝田城七载,老母多病,一人看家,看样子是支持不下去了。

这样的家庭在玉山城为数很多,当年,玉山城的人是最早追随少爷起家的人物,现在,大部分都在天南海北,且在外地成家。

就像他刘黑娃在蓝田城担任军职,还是六个团练使之一,手下的正规军士只有五十人,其余军卒都是当地百姓,这样的军队的职责是防守蓝田城,不负责对外作战。

也就是说,他如果想要回来,就需要非常繁琐的人事调动,而在蓝田县,从县里想外调容易,从外地调回来就千难万难了。

家眷倒是可以回来……然而,老母不允许,因为家眷回来了,家里就没法添丁了。

玉山城的家业是不能丢的,所以,刘黑娃越想心中越烦。

自从他回来开会,母亲就非常的高兴,身子骨眼看着在好转,这是最好的事情。

见母亲吃了三个拳头大小的包子,黑娃有些担心,不过,母亲看起来很精神。

“你给我听着,这一次开会的时候,我不管别的事情,玉山城一定要留给我们云氏,老夫人就剩下这么一点家业了,不能充公。”

正蹲在地上给母亲穿鞋的黑娃愣了一下道“这要看少爷的想法吧?”

母亲摇头道“家业的事情不能由少爷说了算,他就是一个败家子。”

黑娃吃了一惊道“家里出事情了?”

母亲叹口气道“我们要当不成皇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