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伴君如伴虎

“皇帝”这两个字似乎是有魔力的。

它能将你所有的亲密关系统统变得疏远。

哪怕是夫妻,在丈夫的脑袋上戴上皇冠之后,也会变得陌生一些。

以前跟钱多多过夫妻生活的时候,总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风情万种的美人儿在癫狂的时候能将人的欲望诱发到极致,最后;落得一个欢愉的结果。

现在不一样了,她变得怯生生的,似乎在刻意的讨好。

所以,在雨歇云收之后,云昭看着钱多多道:“我今天表现并不好。”

钱多多眯缝着眼睛道:“很好。”

云昭自然不会否认自己的能力。

他只是明白了一件事——权力不但是男人的催情药,同样的,也是女人的春.药。

历朝历代的帝王们估计也在不停地追求爱情,可是,环境不允许,所以,只好不停地找下去,最后找了后宫三千这么多。

云昭能想得到,他跟钱多多也算是因为爱情才走到一起来的,她现在都变成了这个模样,天知道别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胡思乱想了一夜,云昭早上起来的很迟,睁开眼睛就看到钱多多梳妆打扮的一丝不苟的站在床头等他醒来,见丈夫睁开眼睛来了,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才要说话,就被云昭按在床上,揉乱了她的头发,弄花了她的妆容,又裹在被子里朝肉厚的地方捶了几拳,念头方才通达。

“你弄花了我的妆容,这是我花了半个时辰才弄好的。”钱多多憋着嘴想哭。

云昭洗过脸,一边擦脸一边道:“你一个懒猪一样的人,起这么早做什么?”

“夫君以后要上早朝,我可不能让别人以为夫君贪恋美色,从此君王不早朝。”

云昭愣了一下道:“谁告诉你我以后要上早朝的?”

“您是皇帝啊。”

“谁告诉你皇帝就一定要上早朝?

我们各自办公不好吗?

遇到问题找个会议室大家沟通一下不成吗?

非要天不亮把人轰起来像一群蠢货一样的抱着笏板穿着唱戏才用的衣衫假扮泥人?”

钱多多带着哭腔道:“这样就不像皇帝了。”

云昭道:“我怎么做,皇帝就是什么样子,你记住了,这个世上先有你夫君,然后才有一个叫做云昭的皇帝,千万别搞错了次序。

还有你,从昨晚到今天你过得别扭不?”

钱多多摇头道:“不别扭,很好。”

云昭探手捏一下钱多多的脸蛋道:“你在玉山书院算是白待了,白白害的徐五想他们没了国字头衔。”

钱多多的大眼睛转了很多圈之后,终于发现自己好像被丈夫虐待了,就跳起来扑在云昭的背上,张嘴咬在云昭的后脖颈上,良久才松开。

“不许告诉冯英,更不许提前警告她。”

听着钱多多恶狠狠地话,云昭笑了,至少老婆回来了,这是好事,就在钱多多的额头上亲吻一下,就昂首阔步的直奔大书房。

从云氏大宅到大书房,也就一千多步的距离,而云昭抬腿踢人的次数就达到了惊人的三百余次。

最先挨踢的是云春,云花。

两个壮硕的女婢头上顶着一个高耸的奇怪发髻,穿着奇怪的衣裙,云昭出门就看见她们跪在门口如同两只石狮子。

这场面……导致云昭咆哮着胡乱踢打这两只石狮子,平日里发怒,这两尊石狮子还知道跑……今天,就跪在那里挨揍一动不动,然后,云昭就到处找刀……这两个憨货才知道哭喊着逃命。

云杨的弟弟云树大清早的就满身披挂把自己弄得金灿灿的,手持一柄不知道从哪里淘来的马槊横在云氏内宅与外宅的分界门上假扮门神……

当他见到云昭过来了,立刻怀抱马槊,抱拳施礼道:“请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云昭见状长吸了一口气,攒足了力气,咣当一脚就踢在云树的小腿迎面骨上……随即,云昭的右脚就失去了感觉,刚才踢得太急,忘了这家伙穿着金甲了。

右脚刚刚恢复了一点感觉,云昭就喝令这个混蛋转过身去,为了方便骑马,屁.股上是没有护甲的,方便他下脚。

云昭一路上踢打着云树从花厅直到前厅才停脚,扯过云树的耳朵对他老爹云旗道:“再敢假扮门神就抽二十鞭子。”

眼看着云旗要下跪,云昭怒吼一声就要离开前厅。

原本准备跪迎云昭的蓝田大鸿胪朱存极见状立刻把将要弯曲下去的腿挺直,脸上带着极不自然的笑容道:“陛下,皇家规矩需要长时间训练才成,恰恰内子就受过大明礼部教授,可以带一些嬷嬷入内宫教导。

微臣也是自幼便浸淫礼法之中,可以为陛下分忧。”

云昭冷笑一声道;“你老婆也算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就不怕进了内宅有来无回吗?”

朱存极愣了一下道:“陛下说笑了。”

云昭瞪了朱存极一眼道:“没开玩笑,敢把你老婆送进内宅教授什么狗屁规矩你就试试。”

朱存极擦一把脸上的油汗小心的道:“陛下命微臣整理的礼仪典章,微臣召集了无数理学大家耗时三月终于完成,请陛下御览。”

云昭斜着眼睛看看朱存极道:“是按照我给的原则整理的吗?”

朱存极连忙道:“微臣不敢僭越。”

云昭瞅着院子里的梅树道:“国家要有大礼,不论是敬天,还是祭祖,亦或是拜将,庆功,万国来朝,与民同乐,自然是越隆重,越有规矩越好。

就个人而言,云昭会成为你们的皇帝,也仅仅是皇帝而已,受不起万民朝拜。

真正的大礼,属于开疆拓土,平息叛乱的有功之臣;属于为这片大地流干最后一滴血的烈士;属于德行高洁,学问深厚,有功于天下的博学之士;属于仁孝出众,堪称表率的人间至善之人;余者,不足以大礼相待。

这一点,你一定要把握好。

你的拟定的大礼典章我不看,就你刚才说的那一番话来看,你拟定的典章必定是不合适的,多与黄宗羲,顾炎武他们沟通。”

朱存极连忙躬身道:“微臣遵命。”

还不是皇帝呢,所有人在面对云昭的时候都把他当成皇帝对待。

从云氏族人,再到玉山城里的人,直到各路官员,乃至玉山学子们。

每个人都显得很激动,也显得非常笨拙。

想想也是,一个只生产强盗的小山洼现在居然出皇帝了,这让人们如何不激动,也让他们不知所措。

因此,最淳朴的对待皇帝的概念就出现了——只要见到云昭,跪下磕头就对了。

云昭回到大书房的时候,两条腿已经无比的酸麻了。

人们越是用恭敬的态度面对他,他就显得越发暴躁。

因为,越是亲近的人就越是显得陌生。

被人从一个熟悉的环境里踢出来的感觉并不好受。

云杨来的云昭虎视眈眈,如果这个家伙也准备跪拜,他就准备再踢一脚。

还好,云杨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只是没有再抬屁.股坐在他的桌子上,这一点,云昭还是可以接受的。

“我昨晚就说过我爹了,让他别朝你跪拜,被他骂了一顿。”

“嗯,不错,总算做对了一件事情。”

“我昨天正式提议,把玉山城跟玉山书院划归咱们家,大家伙都同意,徐元寿先生还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云昭点点头道:“玉山城,玉山书院落在别人手里,哪怕是给了国家,也不是很合适。”

云杨又道:“黄宗羲,顾炎武这两个人很讨厌,他们不反对玉山城成为咱们家的私产,但是,对于玉山书院成为咱们家的私产意见很大。

虽然没有明着说,却提议要在大明国内的东南西北中建立五所这样的书院。

你要不要训斥他们一顿呢?

要是让他们这么干了,我们家的玉山书院还顶个屁啊。”

云昭摇头道:“人家的建议没错,以后,我们何止要建立五所书院,估计五百所都不止,大明需要人才,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区区五个书院实在是太少了。”

“啊?人人都成了读书人,谁去当兵。谁去种田,做工,做买卖呢?”

云昭大笑一声道:“要是全大明的人都是读书人,你放心,我们就会有更好的士兵,更好的农夫,更好的工匠,更好的商贾。

八哥,我一直认为,人只有识字了,才能真正算作一个人,而读书是他们的权利,我们要做的就是保证他们的这个权利不受侵犯。”

云杨砸吧一下嘴巴道:“读书人不好管。”

云昭提起笔一边批阅文书一边对云杨道:“那你以后办事的时候少糊弄人,把事情做的清楚明白,含含糊糊的老是给人留下你想要作奸犯科的印象,你的部下当然不好管理。”

兄弟两的谈话是愉快的,只是出门的时候云杨在大冷天里擦汗,还是让云昭心里酸酸的。

他非常的肯定,自己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头老虎,伴君如伴虎这句话里的老虎。

权力的排他性,让这些人都变得谨小慎微了。

虽然云昭想要改变一下皇帝的属性,但是,在他们的眼中,皇帝就是皇帝,不可能有什么不同,就像老虎就是老虎,饿了一定是要吃肉的……而一头笑着吃肉的老虎在他们的眼中更加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