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

第六十八章皇帝何其多

玉山城里的外人越发的多了。

有身材昂藏的武士,有身披儒衫的文士,也有珠光宝气的商贾,更有朴实的工匠,以及憨厚的农夫。

此次蓝田代表共有一千一百三十七人。

其中,官府代表超过六百人,余者都是从各个地方遴选出来的上上之才。

六百多官员就是云昭的基本盘,即便是别的代表统统反对他这个皇帝,有超过半数的官员支撑,他还是能完成自己的心愿。

不过,这种状况不可能出现,云昭的决议,理念,估计会议绝对多数被所有人接受,并被实施。

每一个代表此时都心潮澎湃,他们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有了遴选皇帝的权力!

虽然只有云昭一个皇帝人选,对他们来说依旧是开天辟地一般的事情。

翻遍中华史册,皇帝的位置可以是继承来的,也可以是谋朝篡位得来的,可以是通过造反抢来的,也可以是通过虚伪的禅让得来的。

现在,增加了一个最符合百姓胃口的选项——皇帝可以是他们选出来的。

什么是权力?

这就是权力!

只要是有一定见识的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没有人认为云昭是在做戏给所有人看,要知道,百姓遴选皇帝这件事,哪怕是走过程,对于皇族来说都是天大的让步。

很自然的,皇帝既然是百姓选出来的,那么,在一定程度上,百姓们就没有了造反,推翻皇帝的理由,他们可以通过开会表决的形式选出另外一个满意的皇帝来。

这就是云昭想出来的,结束皇朝更替的一个好法子。

云昭开了一个先河,那就是以外姓人的身份继承了大明的国祚江山,他的继承手段是非暴力的,甚至可以说是通过百姓选择出来的。

这样一来,合法性就有了……

当然,这种合法性在云昭看来是合法的,在崇祯皇帝看来绝对是大逆不道。

不过,就目前的局面而言,崇祯皇帝的意见已经不重要了,朱氏家族的意见也不再重要,这就是所谓的‘人心在乎实力。’

云昭能想得到,等到有一天,有人同同样的法子逼迫云氏家族让位,并且已经在云昭制定的规则中达成了云昭达成的局面,那么,更换皇帝的事情就会自然而然的发生。

说到底,造反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也太危险,在目前这种体制下还很容易成为全民公敌。

如果可以通过代表大会这种形式达成皇权更替,这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万幸!

将政治斗争圈禁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是云昭目前能做的唯一的事情。

说着各种地方方言且土头土脑的人在玉山城招摇过市。

很多依靠蓝田富裕起来的土人们,在玉山的集市上不问价钱,不问这东西他需要不需要,只要是出自云氏作坊的东西,他们直接一掷千金。

给云昭直接送钱会被关进牢狱里,给云氏族人直接送钱,族人跟他会一起被送进牢狱里,只有通过疯狂购买云氏一族生产的货物,才能让他们心里舒服一点,毕竟,自己也算是怪着弯的给皇帝送礼了。

这种事情回乡之后说起来很有脸面。

再把购买地东西摆出来——完全可以说成是御赐之物,然后再从那些土人中土鳖手里再弄回更多的钱财。

相比这些憨厚的土人,那些久经商场的商贾们办事的时候就讲究的多了。

一天之内,云氏各个店铺的掌柜,就收到了不下两百份合同,如果这些合同全部被履行,云氏将获得超过七十万枚银元的收入。

云娘更冯英,钱多多商议之后,将这些合约全部取消。

于是,商贾们也开始追随土人买买买的行动,他们出动之后,玉山城里很快就没有什么可卖的东西了。

杨雄匆匆回到玉山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这个时间去玉山书院肯定没有东西吃,而玉山城大大小小的饭馆的食材也早被那些人吃光了。

时间太晚,他也懒得去驿站休息,径直带着自己的部下们钻进幽暗的小巷子,最终来到了刘玉成家里的包子铺。

刘家的包子铺不管多晚,总会留下两屉包子给饿疯了的玉山学子。

这是惯例,杨雄不觉得刘玉成会因为多卖几个铜子就改变以往的做法。

听到马蹄声,原本已经安歇的刘玉成笑吟吟的坐起来对老伴道“我就知道,这时候多留两屉包子是很英明的事情。

你也起来,听马蹄声应该来的人不少。”

夫妻二人才穿好衣衫,就听见大门外杨雄的声音传过来。

“刘伯救命啊,快饿死了。”

刘玉成笑呵呵的回答道“来了,来了,有你刘伯在,就饿不死你们。”

开门见是杨雄,刘玉成就道“知府大人来了,稀罕啊。”

杨雄嘿嘿笑道“低调,低调,咱是大里长。”

刘玉成道“县尊就要登基了,你这个大里长也该变成知府大人了。”

杨雄笑道“您要是还不端来肉包子,您眼前的知府大人就要饿死鬼大人了。”

“急什么,包子总要热一下才好吃。”

“来不及了,就算您端来石头我也能吃下去,一天跑了两百多里地,实在是受不了了。”

尽管杨雄喊得很凶,刘玉成还是点了炉子,热包子,打蛋花汤。

寒冷的晚上,赶路的人一定要吃热食。

杨雄等人靠着炉子坐定,火光照在他们的脸上,每个人似乎都显得很是严肃。

刘玉成见这些人的脸色不好,也没有问什么事情,只是将火烧的旺旺的,想给大家多一点温暖。

杨雄看着窗外黑乎乎的玉山喟叹一声道“别人带来的都是好消息,唯有我们带来的是坏消息,不论怎样,我们都跟县尊说清楚。”

其余人等也各自叹气,瞅着通红的炉火发愁。

包子很快就热好了,热汤也端上来了,饥饿的众人却似乎没有了什么胃口。

杨雄道“不管了,先吃饱肚子,即便是挨骂也好,撤职也好,也有力气去接受。”

冒辟疆道“做梦都想不到在我蓝田立国的时候,满世界的人似乎都在立国,就连山洼里的六户人家也能自立为皇帝,还册封了皇后,丞相,兵马大元帅。

真正是一件晦气的事情。”

杨雄看了冒辟疆一眼道“别在外边说政事,快吃吧。”

冒辟疆闻言叹口气拿起一个热包子就撕咬了起来。

负责端包子的刘玉成却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低声问道“那些无聊的人清除掉了吧?”

杨雄摇头道“没有杀,起因荒唐,杀了也太冤枉了。”

刘玉成的脸皮抽搐两下道“你们要是下不了手,就让老汉去杀,少爷大喜的日子不容人糟践。”

杨雄与冒辟疆对视一眼,眼中忧虑的神色更加的浓重。

事情就发生在襄阳城外的一个小山谷里,有一个杨二棍的人,不知听了哪位算命先生的话,说他脚心长了七星痣,是天生的皇帝命。

然后,这个叫做杨二棍的家伙就凭借自己的不烂之舌,居然说动了同在一个山谷的五户人家,建立了大魏国,自号通天无敌神勇大圣魏国王。

娶了隔壁黄姓人家的二女儿,封皇后,老丈人担任丞相,小舅子担任大将军,并且在山谷口用乱石堆砌了一道城墙,派遣丞相去山谷外边招兵买马,谋算攻占襄阳之后就立刻称帝。

结果,大魏国的丞相办事不力,走漏了风声,被当地里长冒辟疆知道了,率领十个团练灭了这个大魏国,活捉了大魏国的皇帝,皇后,丞相,打断了大将军的腿……

大魏国被灭掉了,难题却留给了冒辟疆。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在造反,砍头就是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问题是,当冒辟疆打败了大魏国的七个军人之后,麻烦来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些人。

杀头?

怎么看都不至于,他们的建国就是一场玩笑,

不杀头?

他们真的是在造反,至少从法理上来看,他们确实造反了,而造反,在蓝田律法中,依旧是死罪。

杨雄在接到冒辟疆传递来的文书之后,大笔一挥,将杨二棍重责五十大板,其余人等重责三十,然后就放掉他们,在冒辟疆的监管下,继续生活。

他相信,五十大板足够将杨二棍的皇帝梦打醒,三十大板,也足够将其余人攀龙附凤的念头打消。

事实上,杨二棍在板子地下痛哭流涕的忏悔,其余人等也发誓不再干什么建国的美梦了。

事情看样子到此为止了,杨雄相信,即便是县尊亲自来处理这场荒唐的闹剧,手法不会跟他做的有什么大的差别。

就在他交付了差事,安排好接替人手准备回归蓝田开会的时候——一个脊背上长了一颗指头大小红色肉瘤的家伙又在襄阳附近的樊城角落里,建立了自己的——大楚国!

这一次杨雄没有手软,将背上长肉瘤的家伙抓起来,派大夫割掉了这家伙的肉瘤,也就是他能当皇帝的依仗,并且当着很多人的面,用板子把他打的死去活来,直到他痛哭求饶为止。

这个案子刚刚处理完毕,杨雄已经准备好了行囊就要出发的时候——一个天生六指的家伙又在襄阳南漳县的黄堡镇建立了自己的伟大政权——南漳国……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