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你可以为国相

第七十章你可以为国相

“大爷,大妈救救我……”

红衣喜儿惨呼声声断人肠,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虞山先生青衫湿。

自剧场出来之后,钱谦益就心绪难平,不顾自己的学生顾炎武就在旁边,径直问老仆“我们家里可曾有这般恶事发生?”

老仆垂首道“回禀相公,咱家不敢污秽了相公名声,对待奴仆,佃户都是极好的,咱家一年只收五成的佃租,苏州府谁不夸奖相公仁义。”

钱谦益回头问顾炎武“听闻蓝田农事极为繁盛,不知他们佃租几何?”

顾炎武为难的拱拱手回道“回禀虞山先生得知,仅仅蓝田一县而言,几乎没有佃租,不仅仅没有,将土地出租之人还要倒给佃户补缴一半税款。”

钱谦益愣了一下道“这是什么道理?”

顾炎武道“先生有所不知,蓝田土地如今成了身份的象征,有田地的人家大多是蓝田本地人,以及最早来到蓝田的灾民。

十数年来蓝田本地工商两道繁盛至极,这两道的产出十倍,数十倍于农田产出,因此,本地人甚少将力气投在农事上。

可是,蓝田律曰——土地一亩,一年不长庄稼,罚主人铜钱五百枚,两年不长庄稼——收回半数土地,三年不长庄稼则收回田亩。

而蓝田土地珍贵,主人家自然不愿放弃田亩,这才出现了倒给佃户补贴税款的怪现象。”

钱谦益点点头赞叹道“见蓝田如此重视农耕,云昭此人换算是有些见识。”

顾炎武笑道“先生既然已经来到了长安,何不尽快走一遭玉山城,这长安城虽说繁华鼎盛,对先生来说却显得庸俗一些,只有进入玉山城,先生才能真正感受到关中的物华天宝之妙处。”

钱谦益大笑道“如此说来,云昭准许我这个大明赋闲之臣进入他的王都了吗?”

顾炎武微微皱起眉头道“皇都!”

钱谦益摆摆手道“皇都在顺天府,陛下一天在位,天下枭雄只能称王!”

顾炎武道“陛下邀请先生入住玉山书院。”

钱谦益瞅着玉山方向淡漠的道“早就知道玉山书院以新学见长,我来关中,倒是有一半为了他。”

顾炎武长笑一声道“先生见了新学蓬勃之貌,定会欢喜。”

钱谦益道“不一定。”

顾炎武道“先生不是也常说儒学自朱熹之后再无寸进,到了丢弃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时候了吗?”

钱谦益瞅着顾炎武道“我担心你坠入了魔道。”

顾炎武并非是一个被先生说两句就会盲从的人,他想了一下道“此间为人间正道!”

钱谦益大笑道“人间正道是沧桑!”

顾炎武平静的道“至少,这个皇帝是我们选的。”

钱谦益道“只有云昭一个人选,算得什么遴选。”

“以前的皇帝都说自己是天子,云昭认为他的权力来自于百姓,对我们来说这就足够了。”

钱谦益叹口气道“枭雄权术,让人无话可说。”

顾炎武道“大明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之境地,云昭雄起,继承大明理所当然。”

钱谦益道“大明乃是朱姓大明。”

顾炎武多少觉得无趣,淡淡的道“以后的大明将是百姓之大明,从法理上,每一个大明子民都有可能成为皇帝,这天下,再非一人之天下。”

钱谦益道“此时争论无济于事,我们且慢慢看来。”

顾炎武笑道“陛下也说此时莫要对他下什么评语,且等他的棺材盖上之后,再作评判。”

钱谦益道“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顾炎武还要说话,却看见一个披着绿披风的女子在丫鬟的搀扶下从春风明月楼中缓缓走出来,在汽灯的照耀下,一张惨白的小脸格外的让人心生怜惜之意。

看的出来,她的脸上还有泪痕。

钱谦益上前握住女子的小手道“见到故人了?”

女子默默地点点头。

钱谦益道“待我见到云昭之时,进言拯救她们于水火之中。”

女子摇头道“她们过得很好。”

钱谦益温柔的道“淫威之下,岂能活的自在,定要扭开这所牢笼,放她们归林。”

女子摇头道“不似作伪,她们真的过得不错。”

钱谦益笑而不答。

顾炎武在一边痛苦的道“陛下直到现在也只有两位发妻,何曾沾染过任何花柳?寇白门她们现在就是自由身,如果她们愿意,明天就能去她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没人限制她们,是她们自己赖在蓝田不走,龚先生,以及南京朱候数次来人想要带走寇白门与顾横波,来人都被她们打跑了

先生万万莫要误解我蓝田“

钱谦益依旧笑而不答

云昭在大书房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会议,与会者除过云昭,韩陵山,韩秀芬,钱少少四人之外,其余与会的十九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国字。

自从开会之后,他便一言不发,只是在众人脸上看来看去

韩陵山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就径直道“有话就说,别这样看着我们。”

云昭依旧不说话,只是朝韩陵山摇摇头,又把目光定在段国仁地脸上,还搬着段国仁的脑袋特意看看他的耳朵,又叹息一声,摇摇头,将目光定在钱少少的身上。

钱少少立刻大声道“我不成,也不合适。”

众人听钱少少这么说,齐齐的将目光定在钱少少的脸上,且一个个的目光里没有半点和善的意思。

钱少少见姐夫看自己的目光也不怎么和善,就咬着牙道“是我姐姐告诉我的,你要发火找她去,我不听是她非要说的。”

韩陵山阴测测的声音从钱少少背后响起“那就说说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钱少少见姐夫似乎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坐会座位,就很光棍的道“陛下在我们几个人中间找一个适合担任国相的人,然后参与今年的遴选。”

徐五想闻言轻笑一声道“我觉得我……”

“不合适!”韩陵山不等徐五想毛遂自荐成功,就断然否定。

徐五想笑道“少了一票,还有谁反对?”

韩秀芬举手道“我也反对。”

徐五想叹口气道“两票反对了。”

钱少少摇头道“你不合适!”

“三票反对了。”

段国仁道“反对!”

徐五想闻言,就很老实的坐了下来。“

周国萍才站起身就听张国柱怒吼道“坐下!”

周国萍的嘴巴撇了撇,就老实的坐下了。

云昭的目光从眼前这些生死与共的伙伴脸上掠过,轻声道“我们走到这一步,分权是一定的了,初步的设想就是立法,司法,监察,行政,皇权,军权并立。

这些权力构成了我蓝田的权力基础,所有的权力的出处便是国民大会。

第一届国民大会基本上就是我们这二十三个人说了算,那些会议代表们也不明白什么叫做选举权跟被选举权,所以,我们这些人就要构建一个稳定的权力结构。

先说好,皇权,军权是一体的,这是我的领域,不给别人。”

话语权最重的韩陵山道“司法权归獬豸,这是陛下早就确定了的是吧?”

云昭道“獬豸,朱雀,青龙此三人中需要一人为蓝田魁首。”

韩陵山看看在座的国字辈兄弟们道“有意见吗?”

对于獬豸这些年的工作,在座的众人还是认可的,加上是云昭最先肯定的人选,他们也就没有了意见。

韩陵山又看了看众人道“这些权力中,属于陛下的权柄不可动摇,接下来的诸多权柄中,以行政权最重,我想,这个行政首脑应该就是钱少少说的国相吧?”

云昭点头道“确实如此。”

韩陵山又道“好,越过国相且不谈,接下来最重要的职位应该就是监察权了,我以为,检察权应该一分为二,由我与钱少少共享,有没有人有意见?”

彭国书出言道“如何分?”

韩陵山道“内外之分,我性子跳脱,主外,包括监察诸位,钱少少主内,同样包括监察诸位。”

孙国信道“你们不可有审判权。”

常国玉道“我们中间如果有人犯错,只能由我们这二十三个人审判、”

钱少少道“我们的命都是陛下给的,我建议,陛下一票可顶十票。”

杨国秀道“同意,哪怕是被冤枉了,我也认。”

张国柱瞅了韩陵山跟钱少少一眼道“你们该由谁来监察?别跟我说你们的自律,在座的兄弟姐妹哪一个没有自律的本事?

既然提到了章程,那就制定出一个严密的章程。”

韩陵山将目光落在云昭脸上有些悲壮的道“陛下一言而决。”

张国柱捏捏拳头站起身,不顾妹子张国莹拉扯,用尽全身力道发出微弱的声音道“谁来监察陛下?”

云昭的目光从在座的二十三个兄弟姐妹脸上一一看过道“二十人,只要有二十个兄弟姐妹认为我的结论不对,就可以推翻我的结论。”

张国柱离开座位,单膝跪在云昭面前道“张国柱死而无憾!”

云昭瞅着张国柱道“你可以为国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