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割鹿刀!!!

第七十一章割鹿刀

窗外开始落雪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

自从云昭确定了自己的权力,位置,确定了大法官人选,确定了国相,以及监察司的人选之后,屋子里的众人就安静下来了。

云昭取出一支烟,裴仲给他点上,吸了一口烟道:“怎么,刚才徐五想还在毛遂自荐,现在怎么都哑巴了

蓝田是我们这些人建立起来的,自然要归我们这些人管理,这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

说到大天上,重担就该你们承担起来,难道要我去找外人”

段国仁偏着脑袋想了一下道:“我少一只耳朵,观瞻不好,我想邀请四位兄弟姐妹跟我一起把立法这一块承担起来,不知有那些兄弟姐妹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韩秀芬靠在云昭的椅子上笑道:“我是军人,是陛下的人。”

杨国秀则靠在张国柱的椅子上娇笑道:“我跟张老大混,卫生,医疗这一块是我的,不管是民用还是军用,都是我的,谁要是跟我抢,生病了就别来找我,”

孙国信笑道:“宗教这一块应该是我的地盘,没人愿意跟我争这一块吧”

常国玉笑道:“商业,我只要商业。”

彭国书笑道:“既然大家都这么不要脸,我觉得工业这一块应该单独划分给我。”

一向木讷的常国狱道:“军中司法应该是我的领地。”

周国萍道:“我要全天下的捕快。”

肥墩墩的钱国昌努力的睁大了眼睛道:“我是守财奴,把国库交给我再稳妥不过了。”

瘦得跟竹竿一样的刘国良道:“常平仓由我来管理,定不会出现外有利民之名,而内实侵刻百姓,豪右因缘为奸,小民不能得其平的弊病。”

徐五想见云昭一直在看他,只好长叹一声道:“给陛下当了多年的秘书监,咱们蓝田的大小官吏全部在我脑袋里装着,所以,我要吏部”

薛国才道:“我一直管着蓝田驿递往来,所以,这一块还是交给我吧。”

裴仲很快就把所有人的想法记录成文字,又交给秘书们誊抄,片刻之后,这些文字就摆在所有人的面前。

云昭看了看上面的内容道:“云杨为兵部,高杰,李定国,雷恒,云福,为副贰,战时领兵出征,归来时,全军皆受张国凤统御。”

张国凤从人群中茫然的站起来朝云昭拱手道:“不妥吧”

云昭看了张国凤一眼道:“你觉得李定国合适,还是高杰合适”

张国凤皱眉道:“云杨”

云昭不容置疑的道:“你确定他合适”

张国凤想想云杨的行事作风,最后点头道:“末将遵命。”

搞定了张国凤之后,云昭回头瞅着靠在他椅子上的韩秀芬道:“海军要成立海军部,是一个单另的部门,你要不要当部长”

韩秀芬露出满嘴的大白牙笑道:“海军尚书”

云昭看一眼在座的众人道:“是这样的,施琅,朱雀为你副贰。”

韩秀芬大笑道:“正合我意。”

等裴仲重新做好了文件,云昭用手指敲击着文件道:“三天,三天之内要全部定下来,如果有什么不好说的话,可以私下里跟我谈,这一次,钱多多不会知道”

说到这里见众人还是一副漠然的模样,就加重语气道:“冯英也不会知道。”

韩陵山悠悠的道:“她们属于皇室,就不要参与到政事里面来,还有,朱存极只可成为大鸿胪,不得成为礼部,礼部,还是徐元寿先生来担任比较好。

还有,张国莹的武研院应该拆分一下,研究武器的归于兵部,研究民用的应该归属玉山书院,虽然玉山书院属于皇家,可是,民用研究出来的东西不属于皇家,应该只属于玉山书院,获得的钱粮也只能用于玉山书院的建设以及日常用度。”

裴仲见韩陵山又提出来了新的建议,立刻带着一众秘书重新添加内容。

等最新的决议落在众人手上的时候,韩陵山阴森森的道:“此为绝密,不得外泄。”

第一次亲眼看到韩陵山那双残毒的眼神,云昭连忙道:“如他所言。”

众人离开大书房的时候,外面的雪下的越发大了。

云昭探手接住几片雪花对张国柱道:“瑞雪兆丰年啊。”

张国柱摇头道:“关中或许是一个好年景,蓝天城就未必了,前些天出来的消息说,从入秋到现在蓝天城那里一滴雨都没有下,落雪也没有。

不光是蓝天城,山西,陇中,河南,河北,山东,也没有雨水,加上疫病又起,李弘基的大军席卷山东,今日有消息来说,李弘基拿下了济南府,就要称帝了。

崇祯十七年啊,不是一个好年景。”

云昭感受着雪花落在头发上的感觉淡淡的道:“天下不定,每一年都是灾年。”

张国柱掀开披风上的兜帽看着云昭道:“崇祯必死”

云昭低头瞅着鞋面平静的道:“看天意吧”

张国柱道:“崇祯必死,一旦我正式就任国相之后,这是我要做的第一件大事。”

云昭摇摇头道:“应该不劳我们动手。”

张国柱道:“李弘基并不可靠,而崇祯活着会对我们造成很多的麻烦。”

云昭看着张国柱笑道:“这种事让韩陵山去办吧,他比你有经验。”

张国柱道:“陛下对崇祯的心态很复杂,我不担心韩陵山下不了手,而是担心陛下。”

云昭叹了口气道:“我就看着。”

张国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我准备年前成亲。”

云昭拍拍张国柱的肩膀道:“放心吧,云氏女子个顶个的好。”

张国柱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要开始筹建我的国相府了,所有的非军事人员我都可以调用吗”

云昭笑道:“这是自然。”

张国柱说一声我去办事了,就大踏步的冒着大雪远去了,看着他矫健的身影,云昭的心头有说不出的踏实感。

转过那棵柿子树,韩陵山就在那里等他。

“如果我要国相的位置你给不给”

“只要你提出来,我就会答应。”

“那个位置不适合我,我是一柄刀,一杆长矛。一颗炮弹,绝对不能成为一面盾,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

云昭笑道:“放不下的自负啊。”

“张国柱跟我谈过崇祯,他希望我能致崇祯于死地,我来最后问你一次,杀不杀”

云昭道:“我觉得崇祯已经无路可走了,投缳自尽可能是他最后的选择。”

韩陵山笑道:”好,到时候他如果怕死不肯,我会把他挂在绳子上,这样,他这个皇帝被后人说起来的时候,好听些。“

“开完大会就去”

韩陵山点点头道:“咱们蓝田总该有一个人去亲眼目睹大明朝最后的时刻。”

“我其实很想去,很想跟崇祯谈谈。”

韩陵山笑道:“你去不了,崇祯也不可能有那么博大的胸怀心平气和的跟你讨论他是如何的失败的,也给不了什么好的建议,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糊涂蛋,还不如让他沉浸在自己的悲情之中去天国呢。”

云昭不想跟他谈怎么谋杀崇祯皇帝,转变话题道:“这一次的权力分配你满意吗”

韩陵山看着云昭笑道:“二十三个兄弟,一个不少,我很满意。”

两人相视一笑,就哈哈大笑着各奔东西。

云杨,高杰,云福三人蹲在云氏大宅的前厅里闲谈,看的出来真正能心平气和的只有云福,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袋,看外面的雪景,多过看云杨,高杰。

见云昭回来了,云杨就咧着嘴道:“兵部尚书”

云昭没好气的点点头。

云杨又指指高杰道:“他呢”

云昭道:“你的副贰。”

“福伯呢”

“军团长,没变化。”

云福笑眯眯的瞅着云杨道:“总算是长大了,知道为家里着想了,咱家再有好后生长起来,我就该赋闲享福了。”

云昭笑道:“再忍几年,就有了。”

说着话,前厅里的四个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带着云彰,云显堆雪人的夏完淳身上。

感受到目光的夏完淳朝这边看过来,咧着嘴笑了一声,就把云彰埋进了雪里,却不防被愤怒的云显弄了一头的白雪。

夏完淳嘻嘻哈哈的跑掉了,云显拽着哥哥的腿努力的要把哥哥从雪里拖出来。

浑身都是雪沫子的云彰不但不生气,反而傻笑着要让云显把他再埋一次。

云杨担忧的道:“不妙啊。”

云昭笑道:“没什么不合适的。”

云杨大踏步的走到雪人跟前,抬腿将一个不错的雪人踢得四分五裂

云昭摇摇头朝高杰笑了一下,就回到了后宅。

“分赃结束了”

钱多多欢喜的凑过来。

云昭推开钱多多那张明媚的脸道:“你以后有事能不能不要告诉你弟弟”

钱多多笑道:“就是给那些人看的,我们是一家人。”

“你弟弟以后被人当做外戚排挤的时候你莫要怨我。”

钱多多正色道:“就要排挤啊,少少本身就是外戚,跟那一群人打成一片反而不好,别以为我没看过书,你看过的书我全看过,你没看过的我也看了不少。

当一个孤独的外戚对少少来说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