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我,蓝田,来了

第七十五章我,蓝田,来了

崇祯十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晴,无风。

云昭很早就起床了,站在镜子前边瞅着自己的模样看了良久。

钱多多,冯英就站在他的背后,而云春,云花则捧着一袭青衫跟一双新靴子等着云昭更衣。

镜子里的云昭眉如远山,唇红齿白,只是一双眼睛如同幽深的潭水,显得深不可测。

钱多多解开云昭的发髻,轻轻地梳头。

挽好发髻之后,冯英就把云昭最喜欢的一枚青玉簪子插在他的头上,把头发牢牢地固定好。

钱多多本来想要让云昭顶一个金冠的,被他断然拒绝。

今天,不宜有任何特殊。

青衫是钱多多做的,鞋子是冯英一针一线缝制的,云昭穿上之后,就笑着对两个老婆道:“你们看,岁月好像没有在我身上留下痕迹。”

钱多多笑道:“夫君今天只有二十三岁。”

云昭叹口气道:“为什么我觉得像是过了好久,好久,在这个刚刚二十三岁的皮囊里面,装着一只足足有六十岁的老鬼?”

冯英怜惜的道:“夫君从八岁起就整日里不得闲,有这样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云昭看一眼巍巍玉山,长笑一声道:“十八年,十八年,而今就要功成。”

钱多多,冯英带着云春,云花,老的没牙的秦婆婆,以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何婆子拜倒在地恭祝云昭万事大吉。

出了门,云彰带着云显,云琸也跪在地上恭祝父亲得偿所愿。

云昭捏捏云彰,云显的小脸,抱了一下云琸,就随着裴仲的引领去了云氏宗祠。

宗祠里面只有一个座位,在左上首,云娘坐在上面,云虎,云豹,云蛟,云霄直挺挺的站在云娘身后。

云福,云旗,云杨则站在右边,裴仲将云昭送到门口,就站在门外等候,这里是云氏家族的聚会,他没有资格,也不能参与。

上一次开这种严肃家族会议还是五年前。

就是那一次会议,云昭从母亲手里拿到了家族的统治权。

也就是通过那一次会议,云昭决定云氏家族成员,要尽量的少参与蓝田政治。

所以,云福,云杨,云虎,云豹,云蛟,云霄这六个人的名字一般很少出现在蓝田的公文上。

云福点燃了三炷香交到云昭手里,云昭恭敬的向祖先上香,而后,三拜九叩,过程一丝不苟,只是在抬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便宜老爹云思源的牌位已经从一块黑底白字的小牌牌变成了,黑底金字的大牌牌,几乎与祖父云伯孝的牌位一样大了。

这就是子孙争气的后果,是显父母扬名声的具体体现。

云娘坐在椅子上,板着一张脸显得无比的威严,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眼角的鱼尾纹会严重暴露,这在平日里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不过,今天,是云氏前所未有的大日子,她只在乎威严,不会在乎容貌。

在母亲面前,云昭只是弯腰施礼请安,不会再跪拜了。

从今天起,身为天下第一人,能让云昭屈膝跪拜的只有皇天,后土,与祖宗。

“我儿威武!”

云娘站起身扶着儿子的肩膀激动地热泪盈眶。

云虎,云豹等人纵声长笑,将云娘,云昭围在中心,快意非常。

云福老泪纵横,朝着牌位跪下来连连叩头泣不成声:“老爷,咱云氏潜龙腾渊就在今日!”

云昭将云福搀扶起来笑道:“欢喜的日子,就莫要悲伤了。”

云福连连点头道:“老奴晓得,老奴晓得,就是忍不住。”

云娘擦拭一把眼泪道:“你要忍住,今天还要去开会呢,昭儿还指望你们撑腰呢。”

云虎大声道:“今日我等就进会场看看,看看有谁胆敢做反对。”

云豹云蛟等人也纷纷发誓,任何反对云昭龙飞九五之人便是云氏的生死大敌,不死不休。

云氏族人一个个都显得非常亢奋,想想也是,从土匪到皇帝这是一个巨大的跨越!

“老子以后不能去青楼了,阿豹,阿蛟你们也不许赌博了。”

云虎才说完话,就发现云娘愤怒的朝他看了过来。

“以后不会了……我,我,我看书!”

云虎狼狈的模样引来众人哄堂大笑,云杨也想跟着笑,被老爹云旗狠狠掐了一把,就把求援的目光投向云昭。

在这群人中间,云杨毫无地位可言。

直到裴仲邀请云昭必须马上赶去大会堂之后,云氏族人才停止了热烈的讨论。

云昭接过裴仲递过来装满文件的手提袋,对母亲道:“孩儿去赶考了。”

云娘笑道:“望我儿一举夺魁,让云氏光耀千秋。”

云虎大声道:“阿昭,你走在最前面,我们统统更在后面,为你护驾!”

云昭带着这群云氏盗贼,再一次向祖先长揖之后,便跨出祠堂,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大会堂出发。

跨出祠堂,高杰,云舒,云卷跟上,踏出大门,韩陵山,韩秀芬等二十一名蓝田中流砥柱跟上,走过大书房,率领一众政事堂官员代表等候云昭的张国柱跟上。

踏进庄子,庄子上人山人海,云氏族人官员代表纷纷跟上,才进长街,这里便是人山人海,玉山代表早就恭候多时,眼见云昭的大队赶来,遂安静的跟在大队后面。

此时,就在云昭身后,跟着一条青龙一般的人群。

洪承畴,孙传庭,卢象升三人并未参加进来,他们只是将手插在袖筒里观望这支浩浩荡荡的队伍。

“云昭说,今天是他赶考的日子,你们觉得他能一举夺魁吗?”

卢象升有些担忧。

洪承畴笑道:“你看看云昭身后的那群盗匪,即便是云昭文采不够,这些人也会把他抬上魁首宝座。”

孙传庭瞅着这支严重偏年轻的队伍感慨的道:“我当初不信一群年轻人可以达成自己的理想,没想到等我觉得他们可能有本事改天换地的时候,他们已经雄壮若此。”

洪承畴随手把一张面具戴上,对孙卢二人道:“还是戴上面具好一些。”

卢象升道:“我们这三缕幽魂,本不该出现在人间,既然代表名单上有我们,哪怕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也要走一遭这新人间。”

孙传庭大笑道:“那就走!”

洪承畴莞尔一笑,抬手抚摸一下面具,确定戴的规整,率先迈步前行。

“没有钟鼓,没有仪仗,没有宫娥提香,没有金甲开道,没有礼臣赞颂,连伞盖辇车都没有,蓝田的天骄就这么一路走过去,丢死个人啊。”

朱存极喃喃自语,不断地向身边昔日的庆王,如今的鸿胪寺少监朱朝雄抱怨。

朱朝雄嘿嘿笑道:“人家根本就不在意这些礼仪,你看看他身后的那群人,只要有这群人在,云昭即便是衣衫褴褛,也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存在。”

“是啊,皇帝不要伞盖,不要辇车,不要仪仗,倒是把英烈堂那里弄得光彩夺目,法度森严的,真不知道云昭是怎么想的。”

朱朝雄笑道:“这就是枭雄该有的气魄吧,想我朱氏太祖当年,应该是这般意气风发才对。”

朱存极紧张的左右瞅瞅,发现没人关注他们这两个青衣代表,全都把目光落在昂首阔步前行的云昭身上。

微微叹了口气对朱朝雄道:“什么道理我都明白,什么事情我都想通了,可是,这心里……”

朱朝雄摇摇头道:“兄长,放弃这个念头吧,哪怕做梦都不要说出来,大明完了,我们兄弟两个到现在还能保住全家老小的性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当年,你收留恭枵三子两女,云昭视若不见,我就下定了决心丢弃一切也要来长安,你该明白,这天下诸多叛贼中,唯有云昭还对我朱氏子孙还有那么一些香火情谊。

兄长,忘了太祖余烈,忘了成祖雄风,如今的朱氏,就是一群只求苟活人世的可怜虫,我只希望世人能快快忘记我们昔日的身份。”

朱存极擦一把眼泪道:“走吧,跟上,他们快要走远了。”

一千一百三十五个青衣人走进了蓝田大议事堂,准备参加一场前无古人的会议。

会议开始之前,没有繁琐的大典,没有浩大的声势,更没有盛气凌人的威严,只有红色的蓝田旗帜几乎将大会堂前的广场铺满。

只有腰挎长刀黑甲武士站立两厢,目送青衣人代表进入第一道警戒圈。

筹备会议的官员们认真的查验了每一个代表的资格证,认真的搜检了每一个人,即便是第一个进入会场的云昭也未能幸免。

进入会场,将由这支农夫,工匠,商贾,读书人,官员,军人组成的队伍来确定庞大的蓝田未来的走向,决定大明世界未来的走向。

在进入这个庄严的会场之前,有三人不幸病逝,对于产生的缺额,大会组织方决定不再增补。

在开会期间,这一千一百三十五人将不再有任何身份上的差别,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蓝田代表。

蓝田大议事堂背对青山,显得高大宏伟。

典礼官朱存极一声令下,二十四门火炮装填了空包弹依次发射。

一声声巨响,似乎在向世界宣告——我蓝田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