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谁赞成,谁反对?

第七十六章谁赞成,谁反对?

云昭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椅子上,感慨万千。

主持会议的蓝田大鸿胪朱存极显的非常兴奋,似乎,这个时候,他不是大明皇朝欲孽,而是一个从头参与推翻万恶的封建王朝的功臣。

整座大会堂墙壁都借鉴了回音壁的建筑风格,即便是最后排的代表,也能把朱存极的讲话听得清清楚楚。

而坐在最前边的云昭眼睛却酸涩的厉害,耳朵里也不断地轰响。

他的灵魂在这一刻似乎离开了身体,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空间……

“……我们的脱贫攻坚工作进入目前阶段,要重点研究解决深度贫困问题。

各级政府务必深刻认识深度贫困地区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的艰巨性、重要性、紧迫性……

这是人民最根本的利益,我们这些被人民选出来的领导者,就要满足人民的愿望。

如果不能,历史将抛弃我们,人民也会抛弃我们……我们一贯的做法就是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穷困者,如果全体人民不能共同走进小康世界……我们的工作就没有意义。

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共同进步,共同发展……

现在!扶贫小队就要出发,我将授旗……张胜华……刘海涛……云……”

久远的记忆潮水一般淹没了云昭。

那场原本对他来说谈不到激动,谈不到热情,只有满腹牢骚的发配会议不可能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什么痕迹,这时候才发现,他连每一个字都没有忘记。

“给我分配的任务太重了……”

强烈的委屈涌上心头,云昭的眼泪如同浪涛一般从眼睛里喷涌而出,泣不成声。

坐在他身边的张国柱,韩陵山同时抓住了云昭的手,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同样,哭的如同泪人一般。

“你哭什么?”云昭抽噎着问张国柱。

“我的任务太重了……”

张国柱擦一把眼泪身子依旧听的笔直。

“你又哭什么?”云昭问韩陵山。

“到今天为止,我手下两千七百八十三个人为国捐了,刚才看你落泪,我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他们了,你别四处看,哭的人很多。”

见这么一群人在哭,云昭立刻就不哭了,眼睛也逐渐变得清澈,锐利。

迅速的收拾情绪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必须掌握的技能。

会议的进程简单而粗暴。

朱存极念完了会议流程,就特意下台邀请云昭上去讲话,追随云昭来到讲话的黄铜传声筒前边,他就恭敬的抱着手站在一边,像极了一位管家。

代表中的一半人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更没有见过有官员或者掌权者会这样直接的通过讲话的方式来传播他们的消息。

好在蓝田官方军方的代表对这种会议已经驾轻就熟,在云昭上台的时候,他们立刻就停止了讲话。

云昭站在发言台子上,那种奇妙的时空错乱的感觉再一次出现,让他站在那里沉默了许久。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云昭在这一瞬间陷入了沉思。

张国柱,韩陵山,徐五想这些人对这一幕非常的熟悉,所以,并不着急。

而韩秀芬,杨国秀这些女人们却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她们非常担心云昭会把自己的第一次重要讲话弄糟。

就在韩秀芬紧张的快要站起来的时候,云昭似乎回过神来了。

他扫视了一眼在座的上千位代表,然后缓缓地道“今天,其实还有很多人应该来的。”

朱存极听到这句话,脊背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了,他很担心是自己搞错了什么。

“他们来不了了,无法跟诸位一样享受此刻的荣光,他们有的战死在了为追求光明的路上,有的累死在为百姓谋求富裕生活的道路上,也有的被我们的敌人残忍的杀害了。

今天的荣光有他们的一份,我们不应该忘记……永世不应该忘记,当有人愿意用自己的鲜血,自己的肉去为所有受苦的百姓战斗出一个幸福的新世界。

那么,这样的人将会永生,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全体起立,为这些敢于向黑暗发起进攻的猛士们,默哀!”

首先起立的是韩陵山张国柱段国仁他们,很快,那些官员,军官们也站立起来,随即,工匠,农夫,商贾,士子们也有样学样。

看到云昭这样做,同样低头默哀的朱存极心中已经开始流泪,因为云昭刚才说的话,办的事情,完全不是他刚才宣读的流程。

默哀的过程对朱存极来说就跟一年一样漫长,好不容易听云昭下令让众人坐下之后,他就在心里祈祷,希望云昭能多少遵守一点规矩。

所幸,云昭接下来的讲话终于切入了正题。

“自从陈胜,吴广在大泽乡喊出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后,我们居住的这片大地上,就没有了真正的贵族。

人们不再以血脉来确定谁高贵,谁低贱,谁天生就该享受荣华富贵,谁天生就该拖着尾巴在泥浆里攀爬。

秦之后有汉,汉之后有晋,晋之后有隋唐,隋唐之后就有了两宋。

蒙元得逞于一时,而后便被我朝太祖杀的丢盔弃甲,逃遁回草原。

就是有这么多的改朝换代的事情,才让我大汉一族生生不息,从衰败走向另一个辉煌,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的改朝换代,我大汉族才向世界宣告,我们永远在追求一个目标,那就是为自己的权力而战斗。

谁要是想要盘剥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些煌煌大帝门已经逝去了,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时代,让我们仰视之,膜拜之。

然而,一本本厚厚的史册却告诉我们,这些辉煌的帝王们,一生所追求的便是——一家之天下。

不论谁成为这片大地的主宰,他们追求的永远是万世不替的家天下!

云氏在关中当盗匪已经有千年之久,世界公道的时候我们是最善良的百姓,世道不公道的时候我们就是官府口中的强盗。

千年来的百姓生涯让云氏唯一学会的东西便是——遇到不公就反抗!

我们不能因为皇帝的一张轻飘飘的诏令就交出我们所有的血肉去供养皇族一家,这并不公平!

我们遵纪守法,我们埋头苦干,我们用生命积攒财富……可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王朝总会从鼎盛走向衰败,只要王朝开始衰败,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化作泡影。

为什么?

是因为为政者越来越无能,越来越贪婪,已经获得了足够利益的人,也会变成跟为政者一样,那么,到了这个时候,百姓就开始遭殃了。

百姓们遭殃,李弘基,张炳忠,云昭这种人就会出现。

我们这样的人出现之后又能怎么样呢?

自然是惩处那些为政者,那些为富不仁者,让世界重新开始。

这种开始我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我们把房子建好,然后再亲手推倒,推倒之后,再重新建房子……

为此,我想了很长时间,结果最后发现,毛病就出在皇帝身上。

只要天下的权力都掌握在皇帝一个人手里,这种循环就不可能结束,如果云昭当了皇帝,依旧大权在握,我想,不出三百年,天下百姓又要开始造反推翻云氏了。

怎么才能不让这种局面出现呢?

我认为,最好把属于百姓的权力,交给百姓自己掌握。

当全天下的百姓地位比皇帝还要高的时候,会不会就能让大明世界永远繁荣兴盛下去呢?

以前的时候,皇帝叫做天子,现在,该到了皇帝成为百姓儿子的一天了。

所以,我与蓝田有着共同志向的伙伴们商量之后,蓝田代表大会就此产生了。

现如今,我们选拔了蓝田疆域内最好的农夫,最好的工匠,最好的商贾,最好的士子,最好的官员,最好的军人,将你们齐聚一堂,你们就是蓝田的民意,代替蓝田疆域内的所有百姓来行使你们的权力。

你们将确定云昭能不能,有没有资格成为你们的皇帝,代替你们行使一部分皇帝的权力。

你们将根据自己的意愿,来选择帝国的国相,选出自己真正认可的国相,来统御全天下的官员,让他们为你们谋福利。

你们将有权力来罢免你们认为不合适的国相,选出新的你们认为更加合适的国相。

你们将有权力来选择蓝田的最高决狱人选,知道你们喜欢包青天,那就选出来。

你们将有权力来决定那些律法可以保留,那些律法可以废除……

皇帝,将是帝国的保护者。

国相,将是帝国的管理者。

法官,将是帝国纷争的裁决者。

法司,将是帝国秩序的缔造者。

现如今,我将遴选这些执行者的权力全部交给你们,包括我自己!

我希望,在以后的世界里,皇帝能保证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有尊严的活着,不受外族侵犯,不受异国欺凌,保证每一个大明子民,走到那里都可以大声道我乃大明子民,犯我者死!

我希望,在以后的世界里,国相能保证这片土地上的百姓,都能被不受剥削的活着。

我希望,在以后的世界里,每一个百姓都能公平的活着,不会因为财富多寡,权势高低就被区别对待。

我希望,在以后的世界里,凡我大明律条,都是为了百姓服务,他惩治作恶者,保护善良者。

现在,我把心中所思,心中所想的话,说完了,谁赞成?谁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