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开会最大的目的是为了团结

第七十七章开会最大的目的是为了团结

会场里鸦雀无声。

这就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云昭不想听到众人傻瓜式的拥护之声,也不想听到聒噪的反对之音。

拥护之声太大,会让那些观礼的人怀疑蓝田官员以及代表们全是马屁精。

聒噪反对的声音太大,会让云昭非常尴尬。

所以,当云杨一个人大吼着赞成”的时候,云昭就很满意了,向他投过去一个满意的目光。

这家伙是满会场唯一一个穿着铠甲带着武器来参会的将军,因此,他发声之后立刻就成了万众瞩目的对象。

如果是别人会有强烈的羞耻感,云杨没有,他振臂欢呼的极为愉快,甚至有些忘我。

口头表示赞成是不成的,必须在已经下发的表格上写下同意二字,并且签上自己的大名这才会是一张有效的票。

眼看着代表们在蓝田小吏们的督促下,填好了一张张选票,钱谦益边对身边的朱舜水道:“与董卓剑履上朝,与曹丕接受禅让,与赵匡胤黄袍加身别无二致。”

朱舜水笑道:“第一届大会开成什么模样不要紧,且看第十届。”

钱谦益摇头道:“第一届便是如此,第十届又能如何?”

朱舜水道:“如今天下纷乱,外部势力极多,云昭霸道一些没有什么不可以的,等到第十届的时候,天下应该早就安定了。

全天下都是大明的子民,且看云昭如何做。”

钱谦益指着参会的这些代表道:“都是些泥雕木塑的菩萨。”

朱舜水笑道:“第十届的时候,以虞山先生人望,定能成为其中一员,到时候再高谈阔论不迟。”

钱谦益叹口气道:“来蓝田之前,某家以为云昭不过是诸多枭雄中的一个,来到蓝田之后,某家才发现,他确实有问鼎天下的资格。”

朱舜水道:“这对我大明百姓来说,应该是最好的结果。”

钱谦益道:“云昭早就有一统天下的实力,迟迟不发动,意在我等。”

朱舜水摇摇头道:“某家只是一介读书人,家中也仅有几亩薄田,家人耕作不辍,老母,拙荆纺织不休,就是某家总喜欢多说两句,否则,与农夫何异

云昭再霸道,也不至于给我这样的人家不给一条活路吧?”

说完话,看了家财丰厚的钱谦益一眼,继续观看大会运作流程。

钱谦益转头看了一下周边,发现十几个观礼者脸上并无忧色,与朱舜水同样满怀好奇的看着大会流程。

而此时,那些被他称作泥雕木塑的代表们却变得活泼起来,一个个面目严肃,交头接耳的在商讨会议内容,好像他们真的能决定蓝田走向一般。

钱谦益自然是一个聪明人,自从他的马车驶进潼关之后,他就已经非常确定,云昭将会毫无疑问的成为新的大明主人。

跟暮气沉沉的东南,死寂的中原相比,关中就是另外一番天地。

即便是人的面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论是行脚推车贩卖的小贩,还是田地里耕作的农夫,脸上都泛着一种叫做富足的光芒。

他见过农夫们在耕作之后,就会在水渠里洗干净脚,然后穿上鞋袜,见过**着上身推车的商贩,在遇到城关的时候会穿上干净的衣衫。

钱谦益派遣老仆去问过,得到的答案便是狗日的官府。

当钱谦益进入潼关之后,看到了街面上往来的人,毫无例外的都比东南的人干净一些。

人只要干净了,地位差异就没有那么明显了,本身彰显出来的气质便不容人轻侮。

跋扈习惯了的钱氏家丁,在关中还没有粗暴的对待过任何一个人。

“这是一个新世界。”

钱谦益叹息一声。

大势已去的挫败感让钱谦益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普通一些,平和一些。

今天的大会,干的主要事情就是把云昭推举成皇帝。

这个过程仅仅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大会发出选票一千一百三十五张,收回有效选票一千一百二十八张,其余七张选票并非是反对,而是因为有的混蛋在选票上大发感慨,甚至还有写诗赞颂云昭当选的所以,这些票统统作废了。

正式成了蓝田皇帝的云昭跟方才并没有什么不同,还是坐在第一排安静的开会,听张国柱,韩陵山,钱少少轮着念他们各自冗长的工作报告。

上午的会议很快就要结束了,就在韩陵山念完最后一个字,朱存极准备上去宣布上午的会议结束的时候,四个黑衣人捧着四个黑色的盒子快步走进了会场。

很快,四个盒子就被摆在长桌上。

云昭走上台子,黑衣人就解开盒子上绑着的绳子。

随着绳子松开,盒子的四壁就倒了下去,露出四颗狰狞的人头。

一刹那间,会场死一般的安静,即便是安稳如朱舜水,钱谦益者,一股凉气也从后脊梁窜到后脑,脑袋一阵阵的发麻。

云昭看了一下手上拿的纸张,随手丢弃,将手按在第一颗头颅上道:“我也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平世王,还是什么狗屁的摩天王,总之,这颗头颅是从一个害民之贼的脖子上割下来。

其余三颗头颅都是如此。

他们头颅既然在此,那么,他们在大明搅起来的四股烟尘应该已经散掉了。

既然朕已经成了皇帝,那么,天下间就不许再有人称呼自己是皇帝。

天下虽大,皇帝只能有一个,为了不让百姓们感到疑惑,从而认错皇帝,其余所谓的皇帝就要死。

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四颗叛贼头颅,以后大家还会见到更多。

多看看,也就习惯了。

上午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散会,大家去用餐,休息吧,下午的会议任务很重。”

大会堂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直到云昭背着手走出大会堂,就听会议堂里一下子就炸锅了。

人头是韩陵山,钱少少这几天出动了无数密谍司,监察司好手的成果,本该在大会召开之前就拿来,是云昭不许他们赶什么时间,只要把事情做好就成。

没想到,他们还是马不停蹄的将距离蓝田最近的四股草头王给灭掉,并且将人头快马加鞭送来。

云昭相信,等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天下,应该就没有那么多的人想要急着当皇帝了。

中午,代表们吃饭的地方,云昭赫然出现。

负责供应大会饭食的人,就是玉山书院的厨子。

吃饭的方式没什么特别的,就跟在玉山书院食堂吃饭没有差别。

每个人都有一个木盘,木盘里有两个不大的碟子,两只碗。

云昭端着盘子过来的时候,站在最前边的人就自动散开了。

他没有客气,也没有假装排到队伍的最后面去。

与韩陵山,钱少少,张国柱等人第一批开始装饭。

一勺子肥腻的红烧肉扣在云昭的盘子里,他皱着眉头道:“给我一段鱼,不要肉,豆腐要多,再来一勺青菜,一碗饭,一碗汤就好。”

韩陵山拿走了云昭的红烧肉,把自己的空盘子放在云昭的木盘里,这才算是解救了那个因为打错饭想要自杀的厨子。

今天的餐饭很丰盛,鸡鸭鱼肉都有,样子看着也不错,云昭装好了饭,就对后面的代表们笑道:“大家多吃些,才有精神开好下午的会。”

代表们轰然应诺,安静的饭堂顿时就热闹起来。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云昭一边剥鸡蛋一边对韩陵山跟钱少少道:“人头送来的很及时。”

韩陵山道:“陛下的朝堂要开张了,怎么能少了祭旗的东西。”

云昭将剥好的鸡蛋放进钱少少的餐盘里,点点头道:“于无声处听惊雷才是最震撼人心的。”

钱少少瞅着那颗鸡蛋道:“怎么还拿我当小孩子?”

云昭摇头道:“本不用这样,可惜从今往后,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维持平衡,从现在就要练习。”

韩陵山指着自己碗里的红烧肉道:“你是在说这盘肉?”

云昭阴郁的道:“对啊。”

韩陵山将满满一盘子红烧肉统统倒给了钱少少道:“这一套拿去应付你的两个老婆,我们不需要。”

云昭叹口气道:“你知道个屁,我们以后的日子长着呢,今天多给你一份肉,明天就能多给你一锭银子,日积月累之下,少少拿到的东西会越来越少,最后会郁闷成一个变态。”

钱少少的脸皮抽搐着看看面前的这两个人,咬着牙道:“我们从正式当官,就不小心已经做到了极致,我有什么不满意的。”

韩陵山嘿嘿笑着对钱少少道:“你在故意疏远我们,陛下出门的时候,你本该在二道门跟上的,非要等在会堂门口大家一起上台阶,是个什么意思?”

钱少少低声道:“云氏外戚太多,我要树立榜样。”

云昭摇头道:“没必要,我们本来就是一伙的,你只是很不幸的成了我的小舅子,这几年你已经过得很压抑了,现在,正式告诉你,没必要。

拿出你最大的能力,最大的本事,我们一起把这个世界弄成我们想要的样子才是正事。

余者,不足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