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身怀巨宝的云昭

第七十八章身怀巨宝的云昭

下午的会议开的如同云昭预料的那样平稳。

四颗血淋淋的人头,让所有代表们都晓得了云昭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和蔼可亲。

看到反王人头的那一刻,凡是心中对云昭有意见的人这才忽然想起——云昭是一个枭雄,一个强盗。

这个看起来俊美,仁慈,平和的王,是一个从八岁起就制霸蓝田县,并带着贫穷,混乱的蓝田成为大明皇冠上最灿烂的一颗明珠。

就是这个年轻人,束发之年,便与关中贼寇争锋,并一举驱逐,绞杀了几乎所有的关中强盗,还给了关中百姓安宁生活。

也就是这个年轻人在弱冠之年就敢带着百骑出关,在蒙古草原上与强大的蒙古人作战并取得胜利,并且用自己的智慧从建州人手中夺回塞上重地——归化城并以自己的故乡重新命名。

他有最忠诚最勇猛的部下,有最睿智,最狡诈的谋臣,有淳朴,善良且恭顺的百姓,当然,他还有世上最美丽的妻子。

就是这个看似平和的年轻人只要低声一语,全世界都要侧耳倾听。

戴着兜帽努力遮盖自己一头金发的雷奥妮,正痴狂的看着被人们包围在中间的王。

雷奥妮想不出还有什么人可以与这个光辉的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王并列。

“别爱上他,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韩秀芬早就发现了雷奥妮的不妥当之处,平日里总是喜欢问东问西的西方女子,一旦开始保持沉默,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事情。

“我就是喜欢他,没有人能够阻止。”

“钱多多能,冯英也能!”

韩秀芬对雷奥妮孩子气的想法嗤之以鼻。

“钱多多柔软的就像一块面团,冯英也是!而我是不同的,我的剑很厉害。”

韩秀芬在雷奥妮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快醒醒,对你来说,钱多多是一个巫婆,冯英是一个野人,还是狂暴野人,你哪一个都打不过。”

“朱丽叶说过,爱情是无畏的,巴布罗船长甚至将自己的船命名为无畏号,就是要像追求爱情一样,向海神波塞冬发起挑战。”

“别这样,你的巴布罗船长最后被海神波塞冬一口吞掉了,你要是想在云昭这里得到你期望的爱情,比巴布罗想要征服波塞冬还要愚蠢。

听话,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你这充满西方风情的身体对东方男子的诱惑力不大,至少,你要跟钱多多一样风骚才能获得陛下的青睐。”

“我很风骚!

在船上的时候每一个水手都在偷偷地看我,而我是他们永远得不到的女王。”

韩秀芬拍拍自己的额头,拖着雷奥妮议员大人就离开了会场。

没错,雷奥妮原来在听说蓝田没有封爵之后就非常的失望,直到她发现自己成了代表马六甲领地的代表可以参会之后,她就骄傲的认为自己是一位议员大人。

就像他的父亲那样,属于元老会的一员。

凡是来参加会议的每一个代表其实都想着从云昭这里得到点什么。

有的想要官职,有的想要财富,有的想要地位,有的想要名声,当然,还有雷奥妮这种想要得到爱情的蠢货。

云昭之所以能毫无异议的成为皇帝,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人们想要的东西他都有。

理想属于韩陵山,属于张国柱,属于韩秀芬,属于徐五想,钱少少,段国仁,属于所有想要重新开天辟地的二十三个兄弟,属于热血澎湃的玉山学子。

余者,不过是有所求而已。

直到深夜,大书房里依旧人头攒动,忙碌异常。

云昭抬起头将厚厚的一叠文书递给云杨道“军事架构已经完成,你与韩秀芬,高杰,李定国,雷恒,施琅,张国凤商量之后立即施行。

换装的事情也要立即进行,但是,军功审定可能要慢一些,初步确定,会把官职与军功分成两类,走两个不同的晋升渠道。”

云杨打开文书仔细看了看,又想了一下道“我可以晋升上将?”

云昭看了云杨一眼道“你的军功不足以支撑你成为上将,鉴于你兼任兵部尚书,所以,你可以为中将最高一级霸将军。”

云杨笑道“上将中的制将军最高吗?”

云昭看了云杨一眼道“等你成了制将军,你就不能带兵,不能打仗,还要卸任兵部尚书,去凤凰山大营担任山长。”

“咦?岂不是跟徐元寿的太傅是一个职位?

看似什么都管,其实什么都管不了是吧?”

云昭想了一下道“等你拿到这个职位后,估计是六十岁以后的事情。”

“韩秀芬怎么安置?”

“与高杰,李定国,雷恒同为中将第二层的天将军,施琅为第三层的下将军,后面有人事建议,你好好的跟他们研究一下。

这可是大事!”

云昭仔细的跟云杨解说了一遍蓝田军制,就打发他出去了。

五人为一伍,五伍为一两,四两为一卒,五卒为一旅,五旅为一师,五师为一军,以起兵征伐,以进行田猎,以相配合追击外寇和伺捕国内盗贼。

这是自周以来一直施行的军制,以后的历朝历代,基本上沿用了这一军制。

直到大明开始,套用了一部分蒙元的军户制度,所以就有了百户,千户一类的官职。

这样的军队基础兵力太少,一军只有五千人,这是不合适的,并不适合目前大兵团作战的要求。

而蓝田军队是开天辟地的全火器军队,这样的配伍已经极为不合适。

云昭提出的军,师,旅,团,营,连,排,班这样的军制,听得所有人一头雾水,即便是解释过,这些人还要问云昭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是不是有别的意图在里面。

三三制的军制分配应该是最合适的,这是早就被验证过的,让云昭一个基层官员出身的人去给他们详细解释这样做的好处就非常的为难人了。

没办法,云昭只好摆出自己皇帝的威严,仅仅告诉这些人,一个班为十二人,然后依次三倍递增。

云氏土匪出身的云杨还是很好理解这件事的,毕竟,在云昭掌权之后,云氏盗匪在抢劫的时候就是这么分配的。

其中火炮部队不计入这三三制的制度中,属于配给制。

而军人的军衔也是按照后世军队规格进行配置的。

列兵,三等兵,二等兵,一等兵,再到兵曹,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

准将以上就有了名号,以‘制霸天下,耀武扬威’八个字把将军分为八级,制将军最高,威将军最低,真正有权限的将军就是这八级,其中制将军为单独上将,一般为最高军事院校校长充任。

按照开国评元帅的规矩,这是一统大明之后才能做的事情,就目前而言,已经足够了。

政治改革也在继续,这是早就商量好的,如今拿出来也仅仅是走一个过场而已,明日的大会上,将要宣布这些。

蓝田政体基本上沿用了大明的政体,不过,重新启用了国相,去掉了各种各样的大学士。

国相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尚书之下有左右侍郎,侍郎之下为司,处,科。

地方官最高为省长,市长,县长,这些官职之下同样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为辅助衙门,为中央六部与地方长官共同管理。

司法院主管刑事,民事案子的判决,同样在省市县三级有下放单位。

监察院主管监察,有批驳上报省市县,以及司法院行使职权的权力。

鸿胪寺将太常,太仆合并,主管迎接国宾,外国使臣,国内祭司,大庆,大葬等事宜。

光禄寺负责审定皇帝旨意,传达皇帝旨意,奖励有功之臣,有善之民,敢战之士。

就目前而言,云昭麾下的官员数量依旧严重不足,即便是如此,在云昭宁缺毋滥的原则下,外人想要进入蓝田体系依旧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云昭坚持认为,新的时代,就该由新的时代的人来掌控,如果大批启用大明旧有的读书人,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将他辛苦培育出来的人才毁掉。

劣币驱逐良币的道理云昭还是懂得的。

不能因为你读过几本书之后,你就能担任官员。

事实上,学问越高的官员,就越成为不了一个好官员。

因为,官员行事方式——与他在书中学到的东西往往会背道而驰。

云昭希望自己能在有生之年培育出一套熟练地技术官僚队伍,懂得如何治理百姓,保护百姓,引导百姓,最后带着所有百姓一起走上光辉大道。

云昭知道,这不过是他的一个梦想,他只希望,能够实现。

天快亮的时候,云昭匆匆在大书房睡了一阵子,在他就要去睡觉的时候,他发现,张国柱案子上的文书依旧堆积如山……

一个时辰之后,天光大亮。

云昭用过早饭之后再一次在众人的簇拥下向大会堂走去。

今天,在专门堆放反王首级的石台上又多了两颗首级,被寒风冻得硬梆梆的,只有一头的乱发随风飘拂。

韩陵山指着其中一颗新鲜首级对云昭道“蜀王,马含山。”

云昭皱眉道“跟秦良玉将军有关系吗?”

钱少少道“有,是她的侄儿,在泸州被斩!”

云昭想了一下道“把这颗人头还给秦将军,安慰一下她。”

钱少少躬身道“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