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利益共同体

第七十九章利益共同体

秦良玉接受了大明皇帝崇祯的封赏。

全名曰——上柱国光禄大夫镇守四川等处地方提督汉土官兵总兵官挂镇东将军印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太子太保忠贞侯。

也就是说,崇祯终于在这个时候将整个四川乃至云贵完全,彻底的托付给了秦良玉。

几乎把能想到的官职也一个不少的给了秦良玉。

如果秦良玉今年不是已经七十岁,且四川被云昭隔绝在大明领土之外的话,崇祯应该还是不会把这样重要的官职交给秦良玉。

他的儿子马祥麟,儿媳张凤仪却不是泛泛之辈,崇祯十五年,马祥麟在襄阳失去了一只眼睛,若不是云昭派人救治,这家伙早死了。

崇祯六年,张凤仪在河北侯家庄重伤待死,若不是蓝田救助,张凤仪也早就死了。

现在,云昭发现,自己救治出来了两个祸害。

马含山是马祥麟的表兄,从来都名不见经传,可就是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居然在三年时间里就拿下了泸州,富顺,内江两地。

泸州也就罢了,可是,富顺县对云昭来说就很重要了,这地方在后来改名叫做自贡,此时,富顺县的井盐对于西蜀乃至云南都是极为重要的物资。

崇祯四年的时候,云氏就有商队在这里开凿盐井,雇佣当地人煮盐,乃是蓝田在蜀中极为重要的商业地。

马含山初次进入富顺县之后,云昭曾经给秦良玉去信说明此事,希望她们能够放弃对云氏盐井的盘剥,但是,信,以及礼物到了石柱,可是,马含山对云氏盐井的盘剥却更加的厉害了。

所以,当蜀中的云氏部族听到云昭下达的“灭王令”之后,在第一时间就杀掉了马含山,然后全部撤离,就等着高杰兵马入川,然后荡清蜀中,将它纳入蓝田版图之中。

现如今,关中,汉中,陇中都在云昭的控制之中,蜀中虽然有天险,但是,在云昭三面包围之下,马祥麟很难有什么建功立业的余地。

正好借助这一次的纷争一举拔除蜀中最后的一道隐忧。

事情已经提到军略的高度了,不论云昭对秦良玉如何的崇拜,有好感,这一次都没有转圜的可能。

开了整整一天的会议,云昭疲惫的回到家里。

钱多多带着孩子们避开了,屋子里只剩下云昭跟冯英。

云昭躺在躺椅上,任由冯英替他擦脸,洗脚,等他被老婆收拾干净之后,就遗憾的对冯英道“不要胡思乱想了,高杰一个月后进蜀中,这一次,首先面对的就是驻守重庆的张凤仪。

她们阻碍我们大军前行的时间太长了,到了现在,没有两全的可能。”

冯英笑道“夫君会杀了秦将军?”

云昭摇头道“我倒是很希望老将军能够颐养天年,儿孙绕膝,落得个善始善终,现在少了一个马含山,不知道秦将军会不会提兵为马含山复仇。”

冯英摇头道“马含山只是马祥麟替身,秦将军可能都未必知晓。”

云昭笑道“这样就好,蓝田吞并蜀中本就是早就计划好的,没法子更改。”

冯英犹豫一下道“马祥麟夫妇夫君也会杀掉吗?”

“韩陵山的建议是让他们病死……”

冯英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妾身这边也就不客气的发动了。”

云昭瞅着冯英道“你已经……”

冯英冷笑道“没了一只眼睛马祥麟早就不复当年的英雄气概,自觉为大明付出很多,现如今,只想着如何享受他的富贵年月,对麾下的白杆军兄弟不闻不问。

他如今早就成了一头没有爪牙的老虎,不必担忧。

等妾身发动之后,他会自缚双臂来关中求饶的。”

云昭闻言很是开心,坐起身道“你准备怎么干?”

冯英坐在躺椅上笑道“等夫君的蓝田大会开完,重庆应该已经成为我蓝田属地了。”

云昭难以置信的道“白杆军?”

冯英道“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成我们的部下了。这么些年,妾身不计代价的帮扶白杆军,又是给钱,又是给粮,还开了专门的生意门路给他们。

每次这些穷亲戚登门,咱们家里那一次不是好吃好喝的供着?

走的时候大包小包的送东西,让他们满意而归。

现如今,白杆军的六成军饷都是我们家在发放,有他马祥麟何事。”

云昭由衷的赞叹道“这媳妇娶得实在是太值了。”

冯英得意的道“咱们才是一家人……”

卢象升,孙传庭,洪承畴三人离开会场之后并没有分开,而是来到了一家很小的酒馆,要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就坐下来喝酒。

“法司官,水军督察,云贵经略使,这是我们三个死人获得的任命,看来,云昭对我们还是信任的。”

洪承畴一杯酒下肚之后率先说了话。

孙传庭道“这三个职位,法司最高,云贵经略次之,水军督察再次之,不过,总体来说,确实是重用,咱们没有什么话好说。”

卢象升道“如果两位兄长觉得法司官不错,小弟可以向陛下进言,更换一下。”

洪承畴摇头道“没有社么不满意的,我只是遗憾,没有机会跟多尔衮再一较高下了。”

孙传庭道“洪兄若是要经略云贵,那么,必须要在云贵就地招兵,关中兵马进云贵烟瘴之地,恐怕会有水土不服之忧。”

洪承畴从怀里掏出一枚黑色的玉佩放在桌面上道“会议开完,我就要启程去云南东川,昭通两地,云氏在滇北经营十余年,手中仅仅是本地矿工就有三万余人,加上本来就有的守备黑衣人三千,我想,只要我到了东川,昭通,不会缺少人手。

我甚至怀疑,云氏在云南恐怕已经成为一方霸主了。”

卢象升点点头道“云猛,云氏第一血亲云猛一直在云南,此次开会也没有回来。”

洪承畴思忖一下云虎,云豹,云蛟,云霄这些人干的事情,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什么缘故让云昭最亲近的人会在外十年?”

卢象升道“这件事一直进行的非常隐秘,据我思来,以云昭狡兔三窟的性子,云南之地很可能就是云昭准备的第二个洞窟。

这些年,云氏大部分的人手我都考察过,也经理过他们的各种财务账本,唯有云南,只有进的账目,没有支出账目。

所以,我认为,云猛在云南应该已经创造了一个硕大无朋的基业。

以云氏其余人等的资质来看,云猛或许是一个能守家的人,现在基业变大了,他的能力就会严重不足,所以,云昭才会在你回来后的第一时间派你去接手云南。

如果我没有预料错的话,云猛就该是你的副贰。”

这种事想要瞒过卢象升这种地位的人是没有可能的。

尤其是在卢象升在蓝田创造了法司之后,蓝田对他来说就没有多少秘密可言了。

打通四川,连接云贵,这本身就是一整套战略意图。

现在看来,云昭很想将四川,以及云贵的事情在同一时间内解决。

卢象升,孙传庭,洪承畴都是经年老吏了,只要找到可以突破的点,很容易就改变自己来适应云昭的战略,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毕竟,他们连崇祯这种皇帝都能配合,配合一下云昭的行为,对他们来说几乎是一种享受。

会议依旧在进行,代表们已经对如何开会知道的非常详细,并且自发的组成一个个的会议小组开始讨论了,讨论结果会被书吏们记录下来,最后分门别类整理成册,送到它该去的地方。

毕竟是从上千万人中遴选出来的人才,他们对蓝田各行各业的统筹管理,还真的提出来了很多的真知灼见。

这些真知灼见最后经过蓝田的专门人才审定之后,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官府管理各个行业的施行标准。

新成立的国家一般在政体,律法,以及军队管理上都显得有些粗糙。

不过,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朱元璋还能将历朝历代留下来的典章稍微修改一下就直接拿来用。

云昭这里就不成了,这里的学问是新的,人们对社会的需求也是新的,云昭的很多想法需要制定出新的规章制度才能很好的施行下去。

原创,永远比跟在别人身后走路要难。

对于代表们提出,蓝田大军应该尽早出关,用最快的速度,用最短的时间来完成大明的一统,为此,代表们甚至提议云昭可以增加税赋,来迅速的提升蓝田的国力,继而达到一统江山的目的。

他们甚至做好了过五年的苦日子,

这个自发的提案被代表大会以绝大多数票通过了。

云昭看到这条提案之后,心中唏嘘不已。

他终于在蓝田看到了万众一心的场面。

仅仅是看到这条提案,云昭就觉得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有了丰厚的回报。

“我终于是皇帝了。”

云昭放下手里的书本对钱多多道。

钱多多奇怪的道“您本身就是皇帝了。”

云昭摇摇头道“不,从现在开始他们才真正承认我是他们的皇帝了。”

“为什么?”

云昭淡淡的笑了一下道“他们认为我跟他们终于成了利益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