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会叫唤的火堆

第八十章会叫唤的火堆

南昌。

张秉忠推开覆盖在身上的妇人,抬眼看着负责挡风的一排妇人身体,一股烦躁之意从心头涌起,一只手捉住一个妇人纤细的脖子,稍微一用力,就拗断了妇人的脖子。

松开手,妇人软软的倒在地上,从嘴角处慢慢涌出一团血……

其余的妇人并没有因为有人死了,就惊慌失措,她们只是木然的站着,不敢抖动分毫。

自从攻下南昌之后,张秉忠的暴戾之气勃发,每日若不杀人,便心中不快。

昨日杀王怀礼现在思来是杀错了……

前日杀周炳辉现在思来也是杀错了……

张秉忠赤身的站在南昌阴冷的寒风中,头脑终于从燥热中恢复过来。

“杀了,也就杀了,这世上别的不多,酸儒多得是。”

追随张秉忠多年的亲将王尚礼给他披上一件长衫,张秉忠对王尚礼道“囚牢中还有多少酸儒?”

王尚礼道“回陛下的话,尚有江西儒生三千余。”

“可有与王怀礼,周炳辉比肩者?”

“有,张自烈,袁继咸都是不下于王怀礼,周炳辉。”

“哈哈哈”

张秉忠仰天大笑起来,拍拍王尚礼的肩膀道“我就说么,这世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酸儒,,走,我们去看看,从中挑选几人出来使用,不何用的就全部杀掉。”

王尚礼犹豫一下道“陛下,当初周炳辉曾言,大军不可杀戮过甚,如此,我军才能在湖南所向无敌,攻长沙,明总兵尹先民、何一德投降。

下衡州,百姓夹道欢迎。

攻永州,兵威所震,使广东南雄、韶州属县的官兵“逋窜一空”,明分巡南韶副使王孙兰吓得自缢而死。

下杨嗣昌老家常德府武陵县,当地百姓奉大王命,二十日之间,斩杀对杨嗣昌一族一百二十二口,李氏族人四百余口。

虽然杀的人头滚滚,当地百姓却处处赞颂大王。

我们进入江西之后,虽然兵锋更盛,可是,却步步难行,江西巡抚吕大器仅仅依靠乡勇,就与我们打了一个难分难解。

我们耗时一年有余,方才拿下南昌,可是,萍乡,武陵,袁州依旧不肯投降。

陛下,不能再杀了。”

张秉忠瞅着王尚礼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去看看,如果都愿意投降,就不杀了。”

说罢,就穿着一件长衫就要去监牢。

王尚礼瞅一眼被抬出来的妇人死不瞑目的尸体,喟叹一声,就匆匆的跟上张秉忠。

南昌大牢之中塞满了人。

牢房之中,人挤人,人挨人,有些人早就死掉了,却无人理睬,依旧被人群夹在半空,腥臭之气浓郁的几乎化不开。

王尚礼用手帕绑住口鼻才能呼吸,张秉忠却似乎对这种催人呕吐的气息丝毫不在意,大步流星的向监牢里边走,边走,边大叫道“哈哈哈哈,自烈先生,继咸先生,张某来晚了,恕罪,恕罪。”

王尚礼见自家陛下谦逊懂礼这才松了一口气,进来之前,他非常担心,自家大王会再次羞辱这些儒生。

张秉忠一连喊了三遍,却无人答应,遂怒道“别给脸不要脸,赶在爷爷面前充好汉的都死了。”

王尚礼见状要遭,连忙将看守监牢的狱卒喊来问道“我要你们好好照应的张自烈,袁继咸呢?”

狱卒古怪的看了王尚礼一眼道“他们已经死了。”

“什么?已经死了?我不是要你们好生照顾吗?”

狱卒苦着脸道“咱们的好生照顾,就是让他早死早投胎。”

王尚礼大怒,飞起一脚将狱卒踹了一个跟头,单膝跪在张秉忠面前道“都是末将的错。”

张秉忠饶有趣味的瞅着监牢里密密匝匝的人对王尚礼道“你可知道,这些被我们当做草芥一般的儒生,在那头假惺惺的野猪精眼中,却是珍宝。”

王尚礼道“既然是珍宝,陛下也应该以礼相待。”

张秉忠有些落寞的摇摇头道“我们不是野猪精,这天下说到底将是他野猪精的,所以,这些读书人自然是有用的。

现如今,野猪精已经在蓝田登基,听说还是一群人遴选上去的,我呸!

这个敢做不敢当的狗贼!

爷爷只不过是半路上的土匪,流贼,他野猪精累世巨寇,弄到现在,显得爷爷才是真正的贼寇,他野猪精这种在娘胎里就是贼寇的人却成了大英雄……还遴选……我呸!”

对于云昭,张秉忠是从心底里害怕!

他不怕官兵,不论来多少官兵,他都不怕。

他也不怕李弘基,不论李弘基此刻多么的强大,他觉得自己总会有办法对付。

唯独对于云昭,他是真的害怕。

他曾经试验过用低头作小的方式来迎合云昭,他认为只要自己低头了,以云昭年轻气盛的模样,应该能放自己一马,在襄阳盘踞的时候,云昭面对他的时候只是一心求财,并没有联合官兵将他全军诛杀在襄阳。

这让张秉忠以为诡计得逞。

逃出襄阳之后,他乱河南,进庐州,进蜀中,战湖南,云氏虽然也做出了相应的部署,不过,这在张秉忠看来,云昭依旧没有杀死他们的想法……

襄阳大会上,他本来想主动推举云昭为天下流寇的首领,大家只要齐心合力灭掉大明,再瓜分天下不迟。

可惜,他派去关中的使者,还没有见到云昭,就被被人砍了脑袋……从那一刻起,张秉忠终于明白了——云昭不想跟他们混成一伙。

张秉忠越想越是愤怒,忽然间探出一只大手,死死地抓住一个囚犯的脸,一边大声嘶吼,一边用力合拢五指。

囚犯避无可避,只能发出“唉唉”的叫声,狂怒中的张秉忠继续收拢五指,五指自囚犯的额头滑下,两根指头钻进了眼眶,将好好地一双眼睛硬是给挤成了一团黑乎乎的糨子。

拇指用力,居然钻透皮肉,再一发力居然将囚犯的半边脸皮硬是给撕开了。

松开手,囚犯的面皮耷拉下来,惊恐至极的囚犯抖动着面皮硬是在密集的人群中挤出一点空子,上下乱蹦,惨呼之声不忍卒听。

王尚礼目瞪口呆,狱卒吓得屁滚尿流,跪在地上连连叩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张自烈,袁继咸没死,是被小的上官给买了。”

王尚礼怒吼一声,一脚踢在狱卒身上吼叫道“卖给谁了?”

张秉忠在一边嘿嘿笑道“还能卖给谁?野猪精!”

王尚礼愣了一下道“此时关中……”

张秉忠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睿智,一边在囚犯身上擦拭着手上的污渍,一边淡淡的笑道“他在开他的狗屁大会?

不是的,他的眼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

我们打下了湖南,他就逼我们离开湖南,我们打下了江西,估计,他很快就要逼迫我们离开江西,好让他的大军将湖南通过江西连成一片。

他接下来,必定是要进军蜀中,进军云贵,一旦得手,如此一来,野猪精就正式将大明一分为二,他占一半,我们,与李弘基,与崇祯皇帝占有一半江山。

接下来,他就会坐山观虎斗,眼看着我们与李弘基,与崇祯皇帝斗成一团……而他,会在我们斗得三败俱伤的时候,轻易的以风卷残云之势夺取天下。

尚礼,我们保不住江西,我们甚至保不住任何一块地方。

野猪精贪婪无度,他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机会。”

王尚礼见张秉忠说的头头是道,连连点头道“陛下,我们既然不能留在江西,末将以为,要尽快的另外想办法,留在江西,一旦云昭两面夹攻,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张秉忠嘿嘿笑道“朕早就有所准备,尚礼,我们这一辈子注定了是流寇,那就继续当流寇吧。云昭此时一定很希望我们进入东南。

爷爷偏偏不进入东南,爷爷走云贵!

那里山高沟深,只要我们小心应付,云昭想要短时间内荡平我们做梦去吧,就算他占领了云贵,我们没了藏身之地,爷爷们就去安南,去交趾国,有本事他就追爷爷到天涯海角。”

王尚礼面露笑容,拱手道“陛下英明,末将誓死追随陛下,哪怕是去天涯海角。”

张秉忠笑着从柱子上取下火把,丢在监牢里的稻草上,眼看着大火烧起,这才率先出了监牢。

狱卒见状,匆匆爬起来就要跑,却被王尚礼一脚踹进监牢里面,随手将手中的灯笼一并丢在稻草上。

回到监牢外边,已经有火舌从监牢窗户里冒出来。

张秉忠看着暗红色的火焰舔舐着监牢屋顶,有些失意的道“凡是云昭想要的,我们就不能留。”

火焰很快就笼罩了监牢,监牢中的犯人们在齐声哀嚎,即便是隆隆的火焰燃烧之音也遮蔽不了。

张秉忠仰天大笑道“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王尚礼看着燃烧的监牢,听着监牢中传来的惨叫,喃喃自语道“这是一个会叫唤的火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