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正大光明

很多人在蓝田停留的时间长久了,就会忘记这个世界依旧黑暗而残酷!

在这个时候,蓝田显得越是静好,就越是能让人痛恨这个世界上黑暗。

这是一个辩证法的问题。

云昭在很多时候都怀疑——张秉忠才是大明反贼中最聪明的一个。

他与李弘基不同,此人很多时候依靠天眷顾才能从失败中崛起,可是,张秉忠不用,他每一次崛起依仗的都是自己的果决与残忍。

在蓝田国民大会结束的前一天,张秉忠洗劫了南昌,带着无数的粮草与女人离开了南昌,他并没有去攻击九江,也没有将衡州,永州的兵马向南昌靠拢,而是率领着南昌的大队人马向衡州,永州挺近。

张秉忠也在这个时候整顿了兵马。

以王尚礼为中军,前军王定国,后军冯双礼,左军马元利,右军张化龙。

分兵一百营,有“虎威、豹韬、龙韬、鹰扬为宿卫”,设都督领之。

设大营十,小营十二,中置老营,名为御营,张秉忠亲自统领。

又命孙可望为平东将军,监十九营。

刘文秀为抚南将军,监十五营。

艾能奇为定北将军,监二十营。

全军近三十万大军,遮天蔽日般向衡州进发。

龟缩在抚州的江西巡抚吕大器大喜过望,连夜向南昌进发,人还没有进入南昌,收复南昌的奏报就已经飞向南京。

云昭在得知张秉忠放弃了南昌的消息之后,就迅速找来了洪承畴商谈他进入云贵的事宜。

两人看了密谍司送来的密报,也看了地图之后,脸色都不是太好。

“家里养的狗突然不听话了,陛下此时心中是何滋味?”

洪承畴见云昭脸色不好,不知为何他的心情忽然就好起来了。

云昭看看洪承畴道“我一直都想问你,被多尔衮追杀的满世界乱窜的滋味可好?”

洪承畴道“可是我阴杀了黄台吉。”

云昭叹口气瞅着洪承畴道“你的运气真的很好。”

洪承畴道“自从认识了陛下之后,我的运气就没有坏过。”

云昭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是我真正意义上认识的第一个大明官员,不用拿对付崇祯的那一套来对付我。

赶紧收拾,收拾,三天后就去云南,万一给张秉忠在桂林一地站住了脚,再勾结一下贵州的土人,野人,你的麻烦就大了。”

洪承畴愣了一下道“你就这么把西南三地全部交给我了?”

云昭叹口气道“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云贵广西这些地方大军根本就没法子一下子展开,进去了也是浪费,只能把云氏在云南潜藏的力量全部托付给你。

不求你能平定西南三地,至少要拖住张秉忠,不要让那里过于糜烂。

等我回过头来,自然有人手重新分配给你。

最后,我告诉你啊。

心里边别有什么狗屁的功高震主的想法,就算你老洪拿下来了西南三地,这点功劳还远不到功高震主的地步,当年辽东李成梁的旧事你万万不能干。

我给你一个保证,只要你老老实实干活,不论输赢,我都不会害你。”

洪承畴抱拳道“微臣遵命,不过,陛下,这种保证以后还是少说为妙,身为皇帝,你的心思不能为臣下所知。”

“嗤!”

云昭不屑的笑了一声道“伺候崇祯把你伺候出病来了?我要是不把心中所想告诉你,难道让你到了两军阵前猜测我的真实意图吗?

你放心,你要是心怀不轨,韩陵山,钱少少他们一定知道,我也一定会在你给蓝田造成伤害之前弄死你。

你就踏踏实实的在西南干活,要是觉得寂寞,可以把你老娘给你娶得新媳妇带走,你这一去,绝对不是三五年能回来的事。”

洪承畴觉得眼睛有些发涩,低下头道“陛下真的信任我这个降将吗?”

云昭笑道“我这个皇帝当得很公平,你有多信任我,我就会有多么的信任你。青龙先生,信任这东西永远都是相互的,没有单方面信任这回事。”

洪承畴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道“好!既然如此,我要西南三地所有蓝田人马的统御权,包括钱粮,以及官员任免。”

云昭冷笑一声道“想的美,调兵遣将的权力在你,监督的权力在云猛,钱粮早就归属钱库跟粮库,至于官员任免,那是我跟张国柱的权力,不能给。

不过,我保证,只要你是在干正事,没有人有胆子克扣你需要的半分钱粮。”

洪承畴的脸上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拱手施礼之后就离开了大书房。

在一边假装看文书的韩陵山道“我发现你现在很好骗,看不出这是洪承畴的计谋吗?”

云昭瞥了韩陵山一眼道“我现在是皇帝,做事就要堂堂正正,属于言出法随的那种人,跟自己的臣子耍什么心眼啊。

还有,以后称呼我为陛下!

我已经免了你们叩拜的义务,你们要知足!”

韩陵山优雅的朝云昭施礼道“知晓了,陛下!”

施礼之后,就离开云昭远远地,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因为什么事情来着,跟云昭打过赌,还说过,打赌输了的话,他就叩拜云昭。

既然云昭现在忘记了这件事情,韩陵山自然不会帮助云昭想起这件事。

“光明正大”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简直没有可操作性。

没有人能做到光明正大。

哪怕是父母跟儿子,女儿,做不到光明正大,同样的丈夫跟妻子也做不到光明正大。

至于别人……不陷害就已经是好人中的好人,需要对方顶礼膜拜,感谢不坑之恩。

云昭在龌龊了半辈子之后当了皇帝,这时候才有资格追求一下光明正大这个精神。

按照世人的看法,全天下都是他的,不论是土地,还是金钱,就连百姓,官员们也是属于云昭一个人的。

哪怕云昭已经宣布,这个天下是全天下人的天下,依旧没有人信。

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有时候午夜梦回的时候,云昭就会在黑漆漆的夜里听着钱多多或者冯英平稳的呼吸声睁大眼睛瞅着帐幕顶。

也就在这个时候,无数个恶毒而淫秽的想法就会在脑子里乱转。

在他的权力已经至高无上的时候,他很想肆意妄为一次。

只有成为皇帝的人,才会真正体会到权力的可怕。

所以,只要心里有了这个念头,云昭总会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面对太阳自我警醒一番,压制住心底里那个蠢蠢欲动的黑色小人。

云昭相信,历史上所谓的明君,不过是那种可以压抑自己,克制自己的人。历史上那些昏聩的君王,都是喜欢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的人。

而那些所为的明君,往往会在晚年,时日无多的时候会逐渐放弃警醒自己,最后将一世的英明葬送掉。

年轻人比老年人更加懂得克制!

因为他们还有理想,有追求,还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而他们又知道过分的追求会毁掉这一切,所以过得很苦。

而老年人随着身体机能蜕化,逐渐看破尘世,他们会后悔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恣意任性的活过,会变得比青年时期的自己更加的昏聩,更加的任性,也会变得更加酷毒。

这是一句至理名言!!!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我变了,记得提醒我一声。”

早上跟钱多多一起刷牙的时候,云昭吐掉嘴里的盐水,很认真的对钱多多道。

“为什么是我?”

钱多多同样吐掉嘴里的盐水问云昭。

云昭抬手抹掉钱多多嘴角的盐水道“因为你是最熟悉我的人,也因为我想成为人世间最大的一个英雄,一个圣人,一个能被所有人怀念的那个人。”

“你昨晚没有睡着?”

“睡着了。”

“胡说八道,我的睡衣整整齐齐的,你哪里睡着了。”

“我睡着了难道会不由自主的剥你的睡衣?”

钱多多笑道“你以为呢?”

说完话见丈夫一副努力回忆的模样,就笑道“好吧,我答应你,当你变得不好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出门去参加大会闭幕式的云昭走在路上还在胡思乱想。

跟钱多多说这些话,其实就已经表示他的心灵出现了缺口。

如果自己真的变得昏聩了,也绝对不是钱多多一句话就能改变的,说不定会让钱多多陷入危险境地。

在这个世上,好人都是克己出来的,而坏蛋才是人的本来面目。

此时,太阳终于从玉山背后转过来了,将明媚的阳光洒在大地上,还把云昭的影子拖得老长。

云昭的双脚就踩在影子上,是走到前边的护卫的影子,回头再看看,不论是韩陵山,还是钱少少,亦或是张国柱都小心的避开他的影子,走的小心翼翼。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大家都是胡乱的走,胡乱的踩在影子上,有时候甚至会故意去踩两脚。

螃蟹一样的队伍,终于再一次来到了大会堂。

云昭仰望着雄伟的大会堂,对身边的伙伴们大叫道“让我们记住今天,记住这场大会,记住在这座殿堂中发生的事情。

我——云昭对天发誓,我的权力来自于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