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技术进度才能带动社会进步

会议终于开完了。

很平淡,没有声嘶力竭的呼喊口号,也没有鼓舞人心的宣讲,只有每天会议之后没完没了的讨论与学习。

那些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公文的普通代表,这一次,他们被蓝田的公文海洋给淹没了。

身为代表,他们有权力翻看蓝田普通机密级别的公文。

一个平日生活范围不超过五十里的人,忽然间眼界被彻底打开了,世界仿佛就在眼前,蜀中的,陇中的,汉中的,关中的,河南的,山西的,塞上草原的,甚至还有一些是关于大明朝廷以及李弘基,张秉忠的小事。

很多乡下代表,商贾代表,工匠代表,乃至一般的文人代表,在看过这些文书之后,一夜间,就觉得自己跟以前不一样了。

老农田文忧虑的在鞋帮子上磕一下烟锅子,对同屋居住的工匠代表陈大牛道:“襄阳的土地改革到了这个地步,你说,能不能继续推进?”

陈大牛道:“推行不下去也要继续推行,就像我们打铁一样,一锤子下去不一定就能把铁打好,多打几锤子就能见到进程。

如果铁再硬的话,就多烧一会,上水锤,我就不信了,襄阳那些昔日的大地主能翻了天去?”

田文沉默片刻道:“我觉得蓝天城那边分配土地的方式比关内的还要好,依我看啊,这土地就不该分给个人,大家一起结伴种地,一起分成更好。

只要土地永远属于国家,大家都会有一口饭吃。”

陈大牛摇头道:“书院的先生们说了,这样还是行不通的,蓝天城,以及宁夏镇的土地迟早是要分配给个人去耕种的。

现在,大家心头都有一股子劲,都想过上好日子,没什么人偷懒,等大家没了饿肚子的忧虑了,就会出现懒人,先生们说这对那些勤快人不公平,所以,还是分田到户比较好。

田地是你自己的,你自己种地,自己收,饿死了谁都不怨。”

明天就要离开玉山城了,正在进行这样对话的人很多。

一场大会,改变了这些人的原始想法,开始真正的把自己融入到蓝田体制之中了。

就是这些淳朴的人,在得知蓝田目前的处境之后,愿意通过伤害自己利益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蓝田新政权的拥护之情。

他们的建议未必就是妥当的,可是,这是这片土地上的普通人第一次站在官府层面上,为这个国家着想。

他们已经从潜意识上意识到,自己与这个国家是有关系的,只要这个国家好,自己才会好。

第二天,天刚刚亮起来,云昭就站在玉山城的城头目送这些代表离开玉山。

他相信,当这些代表回到自己的家之后,蓝田的风貌一定会有一个大的改观的。

作为身份的象征,蓝田日报必须通过蓝田的强大驿递网络,将这份代表着身份的报纸送到他们的手中,虽然不可能看到当日的,不过这没有关系。

当一个普通农夫手持报纸向周围百姓讲述蓝田最近发生的大事的时候,想必,他们一定会成为乡间说话最有力量的人。

这些代表离开玉山城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向云昭弯腰施礼,或者抱拳告辞。云昭不接受跪拜,这件事所有代表已经非常了解了。

他们非常感恩,认为这是一项巨大的荣耀。

“我见了皇帝都没有下跪”

这句话会让他们骄傲一生。

跪拜的时候身体被折叠起来,很不利于抵抗,所以,云昭以为,跪拜的时间长了,很可能就不知道该怎么反抗了。

跪拜了这么多年,云昭认为,该到了汉人直起腰板做人的时候了。

云杨把自己打扮的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身形高大的他,站在一身青衣的云昭面前,宛若神灵一般。

“我记得中将的礼服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些黄金麦穗应该出现在军服上,而不是出现在铠甲上。”

“军服软塌塌的挂上这些东西不好看,尤其是肩膀上的肩章硬梆梆的放在军服上老是挂脖子,铠甲上有护颈,这样就伤不到脖子了。”

云昭叹口气道:“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要让我来操心你的这些小事情?去换上军服。”

“我穿军服没有钱少少穿上好看。”

“钱少少穿的是纯黑色的监察制服,跟你的不一样。”

“我们的军服为什么偏偏是绿色的?

难看死了,人家韩秀芬穿上纯白色军服别提有多好看了,尤其是那个大**西洋女人穿上之后,看得我鼻子都流血了。”

“因为绿色的染料最便宜,你们陆军的人数最多,总要考虑一下成本吧?”

“我总觉得我们的军服是最差劲的,我要穿黑色镶金色的那种。”

“这跟衣服关系不大,钱少少就算穿什么衣衫跟你站在一起,还是人家好看。

不过,我已经下令,穿戴新式军服就要剃发,这可是根据你的条件做的改变,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云杨哈哈大笑道:“是啊,军规上说的清楚,军中男子的头发长不可过寸,女子不可过尺,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这就去看钱少少落发……哈哈哈……”

瞅着云杨欢喜的走了,云昭轻笑一声,这家伙虽然看起来粗鄙愚蠢,但是在整顿军容,重新立规矩这件事上做的还是很聪明的。

他之所以穿的这么古怪的过来,无非就是做给别人看的,表示,他在落发这件事上已经为将士们争取过了。

虽然没有争取到一个好的结果,可是,能把蓝田第一美男子钱少少的头发也一并剃掉,对他来说就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至少,对将士们也有了一个交代。

身体发肤授之于父母不可轻易毁伤……这句话在大明的市场很大,想要改过来,很难。

军人留着一米长的头发,这非常的糟糕!

穷困的时候,人们的头发不会这么长,为了方便劳作,多少会剪短一些,自从蓝田富裕之后,百姓们就不肯轻易剪头发了,一个个脑袋上顶着一个硕大的发髻,不仅仅难看,还没法戴帽子。

后世的时候,云昭就对印度人脑袋上那个巨大的包很是看不顺眼。

一想到自己的部下也要发展成那个模样了,心中就极度的不舒服。

这么长的头发,如果每日要清洗头发,基本上就不用干别的事情了,如果不清洗,长的头发很容易滋生虱子,还会有味道,且在战斗的时候没有半点好处。

云昭再次见到一身戎装的钱少少的时候,脑海中略微有一丝恍惚。

修身的黑色制式衣裤,把钱少少瘦峭挺拔的身姿完全彰显出来了,再配上一顶大檐帽,帽檐恰好压在眉毛上,帽檐上方,是两条交叉的金色禾穗,禾穗上方是一枚盾牌状的帽徽,金色的帽徽上镌刻着一条只露出头却把身子隐藏在云雾中的黑龙,黑龙狰狞至极……

袖口上有三颗金色的扣子,代表监察长的金色铭牌挂在胸前,与起自左肩直到铭牌的金色丝绦辉映,将那张绝美的脸衬托的越发俊美且神秘。

云昭看到钱少少只是恍惚一下,这个样子的钱少少让他回忆起后世很多耳熟能详的著名男人。

而钱多多看到钱少少的样子,完全就疯魔了,牵着弟弟左看看右看看,再上上下下的看了一个遍之后才对云昭道:“夫君,你也要这么穿吗?”

云昭摇摇头道:“我就这样了,军人能剃发,我要是剃发了,蓝天疆域里的人就会发疯。”

“也是啊,夫君的一举一动都是天下的表率,不能随意。”

说着话,不知道又想起什么来了,推开弟弟,就带着云春匆匆的出们去了。

“我姐去给她弄军服去了,姐夫也不拦着?”

钱少少等姐姐走了,这才坐在椅子上端起茶碗大大的喝了一口道。

“不用管她,她就是一个没长大的性子,喜欢了就去弄,玩耍一阵子也就没有兴趣了。

怎么样,新式服装,以及职位安派,功勋审定的事情告一段落了?”

钱少少道:“监察体系已经建立起来了,韩陵山对我的进度还是满意的,在人员分配上我们两个起了一些纷争,不过,在我刻意退让下,韩陵山的要求也不再过份,目前看,职位安排已经进行了七成,不过,功勋审定的事情还仅仅完成了三成。

再有两月,就能全部完成。”

云昭笑了一下道:“以后,你们还是要分开的,在一个部门终究是不成的,这样一来,你们的权力太大,一个弄不好,锦衣卫跟东厂就会出来,对蓝田不利。

至于现在,且这样混着吧。”

钱少少犹豫一下道:“陛下,能否将羊毛纺织,交给我们监察司,成为我们监察司的行动经费以及衣食来源呢?”

云昭探手摸一下钱少少身上的毛料军装微微叹口气道:“不成!”

钱少少低着头不做声。

云昭瞅着钱少少道:“你们的经费来源只能来自于缴获与财务拨款,不能再有其余的经费来源。玉山书院经过多年摸索,终于研究出来了真正的羊毛纺织,这个技术对蓝田很重要。。

有了这个技术,就能把牧人们用来擀毡,编制绳索,口袋的羊毛利用到极致,完全可以变成我们羁縻草原的一种手段。

只有让北方的牧人多一条长久的财源,我们才能鼓励他们去遥远的北方草原上扩大牧场,顺便将他们放牧的地方,纳入我们的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