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空虚的蓝田

云昭不允许军队沾染任何跟商业有关的东西。

哪怕是凤凰山营地已经变成了一个繁华的市镇,军营里的将士们也只能永远都是消费者,不能成为经营者。

而监察司的身份更加的敏感。

他们本身就游走在黑暗的边缘,一旦让他们经手商业,不论是钱少少,还是韩陵山都有足够的本事给监察司弄出一个巨大的商业联盟来。

这!

是绝对不允许的!

不仅仅是军队,监察司,还是周国萍统领的捕快们,也不得沾染商业。

这本来就是军队中的厉禁,在钱少少提出密谍司经商的建议之后,云昭再次找到张国柱,告诉他,除过商务司之外的行政官员也不得经商!

张国柱对于云昭禁止军队经商这件事多少有些不理解。

自古以来,军队以屯田,经商,谋取军饷,这应该是被鼓励的一种行为,蓝田即便是不鼓励,至少也不应该禁止,且下达如此严厉的禁止令。

云昭这件事跟蓝田的所有人是商量不通的。

即便是最先进的蓝田军方,也从未将军人这个阶层当做一个真正的可以养家糊口的职业来对待。

对他们来说,军队永远是一个国家中最消耗钱粮的一个大户。

如果能把投入到军队中的钱粮节省一部分下来,是他们每一个人所喜闻乐见的。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军人这个职业天生就跟商贾是相对的,商贾是一个讲究利益的团体,对一个真正的商人来说,天下万物都是有价格的,为了利益出卖自己都无所谓,只要价格合适。

军人不能这样做,军人的本质就是坚强,固执,锋锐,不得变通。

失去了这些美德的军人,是没有战斗力的。

同样的,监察司,政务司也是如此。

一旦律条,执法,政策变成了可以买卖的东西,一个国家距离堕落也就不远了。

这些事情牵涉到大量的未来学问与教训,云昭没法子把他们拿出来跟这些人争辩,与其这样浪费时间,不如直接下令,趁着自己的命令还可以无理由执行的时候,早早确定规矩。

张国柱问了几句,见云昭的意志极为坚定,也就默认了。

云杨想要问,被云昭瞪了一眼之后,他就改说自己的军服如何难看,没有钱少少的军服好看云云。

韩陵山的想法与别人不同,他觉得云昭这是在未雨绸缪,担忧军队,密谍司,监察司,捕快这些单位与商人勾结戕害百姓利益而做出的前置禁令。

在代表们走的差不多的时候,高杰就要离开了,他的第三军团全军三万四千人就要进入蜀中了,更随高杰一起进入蜀中的还有青龙先生。

按照云昭的计划,青龙先生会帮助高杰拿下重庆府之后,编练了白杆军之后再带着他们离开蜀中,直奔云南接替云猛开始经略西南。

剃成光头的高杰穿上新的军服之后,显得英姿勃勃,眼看着他带着一大群身穿绿色军装扛着火铳的军队离开,云昭的眼睛再一次变得湿润了。

也就在此刻,他相信,记忆中的那支战无不胜的军队会重新出现在这片大地上,并且毫无羁绊的向前,直到天涯海角。

“放心,西南交给我!”

青龙先生看看身边簇拥着的黑衣军人,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你是对火炮有信心。”

云昭看一眼刚好经过身边的火炮大队。

“云猛麾下有火炮吗?”

“有,数量不比高杰麾下的少,云猛在云南苦心经营十年,该有的全都有。”

“好,若是不能南下西南,青龙永不归来。”

“我没有打算让你死战。”

“我知道该怎么做。”

骄傲的青龙呼喝一声,就带着那支将他从辽东带回来的黑衣人军队追上已经走远的高杰,信心满满的向蜀中进发。

这是第二支毫无掩饰的离开关中的蓝田军队。

也宣告了蓝田正式与大明决裂!

真正开始了接收大明的进程。

云昭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可是,他的身体却在颤抖。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云杨的第一军团也会离开固守了很长时间的渑池向河南腹地进发,最终目标为济南府。

云福的第二军团,也会离开南阳,经过汝宁府进逼庐州,凤阳,淮安。

李定国的第四军团,也会离开蓝田城一路南下,取宣府,大同进逼顺天府。

至于雷恒的第五军团,将会离开武昌府,继续向前推进,在接收张秉忠刚刚打下来的江西之后,就会全军进入浙江。

青龙先生进入云南之后,就会迅速将云氏矿工们武装起来,与云猛共同建立蓝田第六军团,在西南之地不但要与大明残留的官员,勋贵们匆匆组建的军队作战,还要应付张秉忠麾下的将近四十万的大军。

韩秀芬的远洋海军将继续固守马六甲,为蓝田占据这片军事要地,而蓝田近海海军将军施琅,将彻底封锁大明海疆,驱逐倭国,朝鲜海军,不准任何人在关键时刻踏上纷乱的大明国土。

转瞬间,新年就到了。

今年,云氏的内宅里没有什么人气。

云虎,云豹,云蛟,云霄这些亲族已经全部去了自己该去的地方,而钱少少也离开了玉山城,不知所踪。

变空的不仅仅是云氏大宅,如今的玉山书院里也变得空空荡荡。

往年这个时候,是那些正在准备考试的玉山八九年纪的学子们最紧张的时刻,他们不会离开学校回家,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即将到来的中考,大考上。

今天,八年级学生不用应对头痛的中考了,而那些九年级的学生也不用头疼因为发挥不好而弄不到一个好的前程。

他们全部都被充作实验官员,随着自己的学长跟军队一起出发了。

依旧是原来的流程,军队开路,他们负责安抚,管理地方。

走的时候,玉山上白雪飘飘,三千两百余名从各地抽调来的里长,大里长们加上还没有毕业的八九年级的玉山学子,站在风雪中痛饮一碗送别酒之后,便唱着歌离开了玉山。

雄兵出关,与往常一样,悄无声息,没有场面浩大的誓师活动,也没有慷慨激昂的战前动员,六股铁流,在这个严寒的冬日里,离开了自己的驻地。

关中的团练几乎少了七成,剩余的三成团练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开始休整,而是拿起自己的武器奔赴关中各处要地,承担起了保卫关中的重任。

一队队团练押运着粮秣,以及各种军事物资离开了关中,他们的任务很重,不但要负责六支大军的后勤运输,同时,还要承担保卫蓝田治理方官员的重任。

已经三更天了,大书房里的还有橘黄色的灯光从门缝里漏出来。

昔日人来人往的大书房,如今显得格外冷清。

云昭,张国柱两人围着火炉坐着烤火,炉盘上烤着几个红薯,跟两块饼子。

两人就着热茶吃了两块饼子之后,张国柱受不了安静的如同坟地一般的大书房,对云昭道:“我们算不算孤注一掷?”

云昭叹口气道:“我本来认为还有时间,可是李弘基的军队居然在三天之内就拿下了天津。百里之外就是京城,我估计,他们拿下京城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大明王朝就要完蛋了,我们必须补上这个空缺。”

张国柱所答非所问的道:“我们如此四面开花式样的作战,真的没有问题吗?不会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吗?”

云昭笑了起来,指着张国柱道:“如今的大明是一个什么模样,你这个国相难道不清楚吗?”

张国柱看着黑漆漆的窗外道:“关中太空虚了。”

云昭道:“不空虚,不是还有你我吗?”

张国柱最终还是摇摇头道:“起百万大军征战天下,虽说这样能让敌人心惊胆战,我还是觉得过于冒进了,应该步步为营的。”

云昭站起身拍拍张国柱的肩膀道:“安歇吧,明日有的忙呢。”

张国柱摇头道:“我不用睡觉,我就守在这里等消息。”

云昭呵呵一笑,就在裴仲的帮助下披上裘衣离开了大书房。

大书房外边的长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只狗听到云昭等人的脚步声,叫唤了两声,很快,一支军队就从不远处钻了出来。

为首的军官看清楚了站在最前面的裴仲,就低声道:“陛下要回家了吗?”

裴仲道:“是的。”

云昭看了年轻军官一眼道:“这次你怎么不跑了?前方有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

夏完淳摇头道:“您的亲卫都减少了一半,让我怎么能放心的离开。”

云昭重新迈步,随意的挥挥手道:“看你的了。”

夏完淳苦笑道:“您自己也要当心,咱们关中太空虚了。”

云昭忽然笑了。

因为他发现,随着他的脚步声响起,每家每户的门都会打开,都会出来一个手持武器的男子,这些人各个面露凶相,警惕的四面环顾,直到云昭离开他们的家门口,他们才会重新关上门,吹熄灯睡觉。

“张国柱啊,张国柱,你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我们最大的依靠是我们自己的百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