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末世的钟声

朱微娖抵达京师的时候,第一时间想要求见自己的父亲,可惜,不论她如何哀求,皇帝都不愿意见这个没有用处的女儿。

哪怕公主在殿外跪求了几乎一夜,皇帝依旧烦躁不堪,对宫人的求情充耳不闻。

当初送公主去长安,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公主能够嫁给云昭,拖住云昭,给岌岌可危的大明在再争取一点时间,而这个在皇帝眼中极为简单的任务,公主没有完成

如果是以前那个娇弱的公主,莫说在寒夜中跪拜一夜,哪怕是稍微沾染一点风寒,很可能就会要命。

哪能像现在这样,起身蹦跳几下,再绕着宫殿跑几圈,额头微微见汗之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并且催促宫娥给她端来丰盛的早餐。

周皇后见女儿风卷残云一般的吃着早餐,就担忧的道“在长安过得不好”

公主一口咬掉半个鸡蛋道“过得很好。”

周皇后叹息一声道“让你去曹操,董卓一般暴虐的枭雄那里,实在是委屈你了,你莫要怨恨你父皇,他也是无计可施之下才会让你去长安的。”

朱微娖看着母亲道“去长安不错,没人羞辱我,就算是云昭见到我之后也以礼相待,并无冒犯,孩儿在长安的时候寄居在玉山书院求学。

母后,如果说孩儿这一生还有最快活的日子,就要论玉山书院了。”

周皇后道“我儿莫要宽慰为娘了,那玉山书院乃是虎狼之地,我儿如何能在那里过得安稳。”

朱微娖道“如果抛开他们是反贼这一条,玉山书院里的夫子是孩儿见过的夫子中最博学,最良善的人,书院里的士子也是全大明最上进,最有本事的一群人。

他们从入学的第一天就发誓,要为大明的繁荣富强而读书。

因此,他们在毕业之后,有的背上行囊带上长刀就去了河西苦寒之地,发誓不破楼兰不回还,更有人骑马挎刀,背上箭囊长弓,火铳径直去了塞上荒城与鞑靼,建奴争锋。

有的明明出身于高贵的玉山书院,却甘愿与奴隶人为伍,教他们如何种植新庄稼,带领他们修建水利工程,将旱田变成肥沃的水浇地。

他们还亲自与地方上的小股强盗作战,杀死强盗,抓捕悍匪,还地方一片清明之像。

孩儿在玉山书院三年,已经从一个闺中弱质女子,变得可以舞刀弄棒,如果有火器在手,女儿也能上阵杀敌。”

说着话就从腰里掏出一枚拳头大小的手雷放在母后面前道“这边是蓝田著名的手雷,拉开这个环索,里面的火石就对点燃引线,在手里停滞三个数,就能丢出去杀敌,即便是弱质女子也能用此物杀死赳赳武夫。”

周皇后颤抖着手指着手雷道“你就怀揣这样的凶器去见你父皇”

朱微娖道“可惜,问云昭要火炮,他不肯给,若是能带几百门火炮回来,女儿就能依仗这些火炮,护卫父皇,母后的周全。

定将李弘基之流的悍匪轰击成碎片”

话说完,见母亲满脸的不信之色,就放下筷子,拉开了手雷的环索,随手就从窗户里将手雷丢了出去,再顺势掩住母后的耳朵。

“轰隆”一声巨响,花园里一株正在盛开的腊梅,顿时就被火光吞没。四散的破片如同雨打芭蕉一把将腊梅边上的暖亭打的千疮百孔。

周皇后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身子软软的就要滑到地上去。

却听女儿在她耳边道“我们要去江南,不能留在京城这片死地。”

巨大的爆炸声很快就引来了无数侍卫,宦官,宫娥,见现场只有皇后跟公主,便人人议论纷纷。

朱微娖冷哼一声道“都给我滚开。”

公主长在深宫,性子一向柔弱,此时站在大殿之前,大吼一声,居然威风凛凛,让人不敢直视。”

过了片刻,侍卫,宦官,宫娥们纷纷跪倒在地,就连周皇后也跪拜在地上,只有朱微娖依旧站在大殿门前,等候自己的父亲到来。

“你在长安就学会了丢手雷吗”

崇祯阴柔的声音从偏殿转角处传来,很快,朱微娖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原本心中满是委屈与愤恨,等她见到两鬓斑白,苍老的不像是三十三岁人的父亲,眼泪却如同潮水一般喷涌出来,抢前几步,一头扑进父亲的怀里嚎啕大哭。

崇祯轻轻地抚摸着闺女的垂下来的秀发,眼中含泪低声道“都是你父皇没用,才送你进了虎狼窝。”

朱微娖抬起满是眼泪的俏脸坚决的道“父皇送对了,只是送去的有些晚,若孩儿六岁便进入玉山书院苦修,时至今日,孩儿虽然不能像韩秀芬那样在海上与世界海盗争锋,至少也能执干戚护卫父皇,母后。”

崇祯惊讶的看着怀里这个坚强的不像话的闺女,让周皇后站起来,就牵着闺女的手,重新走进大殿。

侍卫,宦官,宫娥们潮水一般的退下。

“手雷呢,拿出来,给父皇看看。”

朱微娖来到一个装手雷的木箱子前边,打开箱子,取出一枚手雷,小心的放在父皇面前。

崇祯拿起手雷,仔细的端详片刻,再次交给朱微娖道“再丢一次。”

朱微娖慢慢地拉开环索,再一次将手雷丢出了窗外。

“轰隆”一声巨响,原本就千疮百孔的暖亭,在火光中终于倒塌了下来。

崇祯来到暖亭倒塌的地方查看了一番,再来到装手雷的箱子前看了看,抬头对朱微娖道“朕最早知道手雷,是从卢象升的奏折里知道的。

当时朕知晓这东西在战场上很好用,就是价格昂贵,一枚需要五两银子。

第二次见到手雷这两个字的时候,是在锦衣卫千户袁敏的奏折里,当时,他说一枚手雷的价格应该在三两银子左右。

第三次见到这两个字,是在孙传庭的奏折上看到的,当时,他希望朝廷能采购十万枚手雷,如此,他就能彻底击溃李弘基。

第四次,是在已故的辽东都督洪承畴的奏报上,他说军中的手雷严重不足,希望朝廷采购,他还说,为了打击建奴,蓝田云昭一定会把手雷卖给朝廷的”

朱微娖皱眉道“父皇为何没有采买呢”

崇祯将双手背在身后,瞅着残破的暖亭失落的道“没人像皇儿一般,将手雷真正的威力展现给朕看。”

朱微娖咬牙道“父皇还有一次机会,这一次儿臣亲自去采买手雷”

崇祯摇头道“云昭恨朕不死,他不会卖的。”

朱微娖诧异的道“父皇,孩儿不这么认为,云昭这个恶贼虽然有万般不好,但是,他对父皇还是尊敬的。

孩儿在长安观戏,云氏老安人在,云昭两个妻子也在,云昭的三个孩子也在,但是,坐在上座的人永远都是孩儿。

无论是玉山书院教学严格,尊崇大礼的夫子们,还是热血沸腾,跋扈自雄的士子们,也认为孩儿就该坐在上座。

父皇现在看到的武器,都是孩儿从长安买回来的,买武器的钱来自于云昭给父皇的贡献,还有云氏安人给母后的贡献,云昭两位妻子给母后的贡献,甚至还有留在长安的几位朱氏故人送的钱。

孩儿自作主张,用这些钱,在潼关购买了手雷五千枚,火铳五百杆,火药一千斤,炮子十万发。

父皇,这些东西足够武装五百人的一个营。”

崇祯猛地抬起头,看着闺女道“真的能买来包括蓝田火炮”

朱微娖正色道“孩儿要去问一个人,他比我更熟悉蓝田。”

“谁”崇祯的声音突然变大,眼中已经出现了阴冷之意。

见父亲还是怀疑,朱微娖在心中微微叹息一声道“沐王府世子沐天涛”

听闻是沐王府的人,崇祯的戒备之色缓缓褪去,点点头道“沐王府还是朕的好臣子。”

朱微娖又道“他已经进京,来参加父皇今年的抡才大典。”

崇祯闻言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大明终究还是有忠臣孝子,命他前来见朕,朕要面授机宜。”

朱微娖立刻就喜滋滋的跑出去了。

周皇后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对皇帝道“这个沐王府的世子恐怕深的女儿的心。”

崇祯冷冰冰的道“看过了才知晓。”

周皇后低声道“国祚艰难,妾身知晓,如果天命不可违,陛下何不将微娖托付此人。”

崇祯瞪了周皇后一眼道“我大明自太祖皇帝灭元称帝,国号大明,历十二世,传十六帝,享用国祚二百七十五年,历经无数风雨,闯过无数惊涛骇浪,岂能因为几股流寇就没了自家志气。

她既然是朕的女儿,那就要遵从父母之命,周世显虽然死的不清不白,如果有需要,她还可以嫁给需要的人,这件事休要再提。”

周皇后戚声道“陛下,如果大明亡国,就让妾身陪伴陛下去向列祖列宗请罪,你就饶过女儿,放她一条生路吧。”

崇祯凄厉的大笑道“国破,家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