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两面夹击

夏完淳话音刚落,就觉得脖颈上一紧,一只大手捏在脖颈上,他刚要反抗,脖颈上的力道陡然加大,让他在一瞬间就没了反抗的力气。

就这么软软的被人从马上提下来,毫无反抗之力。

“怎么,密谍司现在入不了大少爷的法眼了?”

听到韩陵山的声音之后,夏完淳就哀叹一声,不再意图反抗,只能把身子软下来任由人家晃来晃去。

按理说被人捏住脖颈毫无反抗之力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不过,还是要看出手的人是谁。

假如是韩陵山的话,夏完淳觉得完全能忍受。

因为,这跟尊严与荣耀没有半点关系,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不论是在智慧层面还是武力层面。

“你进皇宫要干什么?”

回到一间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宅院里,韩陵山终于开始问话了。

夏完淳将绑在胸口的小女婴解下来,递给韩陵山道“为这个孩子讨一个公道。”

韩陵山熟练地将小女婴抱在臂弯里,一边看着孩子一边道“你准备怎么讨公道?”

“我要揍皇帝一顿。”

“嗯,然后呢?”

“然后看着他完蛋。”

“再然后呢?”

“没了,人死债消。”

韩陵山冷笑一声道“我们要清算的目标不仅仅是皇帝,还有整个腐败的大明王朝,他们侵吞了那么多的民脂民膏,总要吐出来才成。”

夏完淳道“您是说沐天涛正在清算?”

韩陵山点点头道“沐天涛的魄力不足,只知道清算勋贵,不知道清算那些腐败的官员,奸商,大地主,豪强。”

夏完淳道“从沐天涛的角度出发,这样做是对的,他不能在北京城掀起清算狂潮,那样的话,这座城就没法守了。”

韩陵山冷笑一声道“城池能不能守关我们屁事,京畿之地旧的王朝遗留下来的流毒最甚,如果没有一场大的变革,无法改变。”

夏完淳惊讶的道“您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一次站在李弘基一边是吗?”

韩陵山摇头道“跟以前一样,事情由李弘基去做,我们接收成果,好了,把你妹子抱好,最近蓝田密谍的家眷就要撤回蓝田,正好然他们把你的妹子带回去交给你娘。”

“这不是我妹子。”夏完淳皱眉道。

韩陵山冷笑一声道;“现在是了。”

夏完淳看看重新回到怀里的小女婴,发现小家伙已经睡醒了,正冲着他笑呢……

崇祯皇帝站在大殿上,已经伫立了许久,此时的崇祯觉得自己无比的强大。

尤其是看见大殿上堆积如山的银锭,金锭,让他胸中充满了豪气,有了这些钱,他认为自己足矣守住京城,等来勤王之师。

一百七十四万两白银,就这么堆成山放在大殿上,它沉甸甸的,就像是大明王朝的压仓石,足矣稳定住大明这条千疮百孔的破船。

“陛下,沐天涛无理至极,他居然将国丈拖在马后奔行,可怜国丈年老力衰,那里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折磨,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衣衫破裂,皮开肉绽当着满城百姓的面苦苦哀告,沐天涛却听而不闻。

从国丈府拿到白银十万两还不满足,甚至进入内宅,不顾女眷的体面,强行搜索,自我母亲床下翻检出十六口大箱子,却不知这是我母的嫁妆……

呜呜呜,陛下,妾身知晓国事艰难,可是,即便是艰难,也不能如此不顾皇家颜面……”

崇祯看了周皇后一眼道“我记得当初朕发起募捐之时,国丈曾经说过,家无余财,满门两百余口,从牙缝里给朕省出来了六千两银子。

沐天涛做事并无不妥,不是给国丈留下了一万两银子的家用嘛?”

此时此刻,崇祯已经没有心情跟周皇后做什么解释了。

在他心里恨这些勋贵超过恨天下流寇以及建奴。

“王承恩,谕知兵部尚书张缙彦,命他立刻下八百里加急,晓谕白光恩,王朴,曹变蛟,吴三桂即刻南下勤王,他们需要的开拔费用,抵达京城之后,加倍拨付。

同时命顺天府晓谕百姓,凡是奋力杀贼者,朕不吝厚赐。”

有了钱,崇祯就觉得自己死气沉沉的朝堂似乎又活过来了。

官员们也有了办事的力气。

对于官员们来说,只要沐天涛筹饷筹不到自己身上,就是大好事。

至于那些遭难的勋贵们,他们实在是同情不起来。

大明局面之坏,已经到了将要崩溃的地步,对这一点,他们比皇帝还要清除明白,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皇朝奔溃也是他们极为不愿意看到的。

现如今,流寇大兵压境,他们也想做最后一搏。

眼看着最后一笔五十万两的饷银被送进了皇宫,沐天涛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些银子没办法挽救大明,至少能让皇帝多一点抵抗的勇气。

回过头,沐天涛瞅瞅人群中春来的阴冷的目光,他也明白,自己从这一刻起,就成了大明勋贵们最想除掉的人。

他不在乎。

他只在乎即将到来的战斗,这一战,将是他沐天涛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

白花花的银子捧出去,沐天涛就获得了八千愿意为钱死战的猛士。

五军都督府的游击将军,就是沐天涛在为皇帝筹集了两百余万两军饷之后,获得的官职。

筹集军饷的任务已经完成,沐天涛立刻就开始了艰苦的军事训练。

每一天,他都会准时抵达校场,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每天,他都会身体力行的参与任何一场军事训练,每到休整时间,他都会走进军卒群中,跟他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谈论贼寇进城的后果。

他灌输给军卒们的道理很简单——战胜了,喝酒吃肉,全家快活,失败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事实上,他在京城里的残暴行为,获得了大部分军卒的好感,而沐王府的光环,也让年轻的军卒们将他视为可以追随的将军。

朱媺娖每天都来看沐天涛,每一次都会留在校军场很长时间,她的目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沐天涛的身影,有时候含羞带怯,有时候又会潸然泪下,最多的时候,只是痴痴地看着这个她唯一能依靠的男人。

在李弘基大军逼近天津的时候,京城终于关闭了所有的城门……

只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各个城门又会变得车水马龙,无数的大富之家,纷纷离开京城,遁入荒野,遁入深山以求自保。

不过,他们逃离京城的行动非常的不顺利。

因为在京城的外边,一些家资丰厚的官员,勋贵,皇亲,大户们总能遇见一些强悍的盗匪。

这些盗匪并不杀人,也不羞辱女眷,他们只要一种东西——钱!

即便是钱,他们也不会全部拿走,会给事主留下一些活命的银子。

唯一的例外就是太康伯张国纪的家眷不但没有被强盗劫掠一文钱,甚至还有强盗告诉太康伯张国纪的家眷们,何处才是最好的藏身之地。

太康伯张国纪是大明皇帝募捐的时候,为数不多的几个倾尽全力的帮助皇帝的人。

所以,城门外的强盗到底属于谁,众人也就一目了然了。

也就是因为城外有凶恶的强盗,想要离开京城避祸的大户人家迅速减少。

夏完淳回到居住的宅邸之后,摘掉脸上的蒙面布,先是去卧房看了那个可怜的小女婴,见这孩子正趴在乳娘的怀里跳动,这才重新回到大厅,将双脚搁在矮几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半个月的时间里能弄到三百多万两银子,这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

他以前总以为大明很穷,百姓很穷,京城很穷,经过这件事之后,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京城是真的很有钱,只不过不在国库,不在百姓,而是在官员,勋贵,宦官,大商贾,大地主手里。

到手的钱财全部被运走了,很快,这些银钱就会变成粮食,药品,布匹,以及灾后重建的物资。

这是一个经济问题。

蓝田官员现在对于救灾这种事已经做的非常熟练了。

救灾,防疫是一体的,夏完淳明白,只要闯贼进了京城,他的历史使命将会完成,他马上就要面对李定国南下军团,以及云杨东进军团。

普天之下,没有那一支军队可以同时面对这两支总数超过二十万人马的现代军团。

仅仅是火炮的数量,就超过了两千门。

这些火炮早就脱离了发射大铁球的原始状态,仅仅是云杨军团的炮弹种类就有五种,每一种炮弹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而后保留的。

开花弹,火油弹,磷火弹,破城弹,近防榴弹。

每一种炮弹都是按照战争实际需要研发的,且威力惊人。

夏完淳清楚,师傅就在等崇祯的死讯,一旦崇祯死了,师傅就能高举为“皇帝报仇”的大旗迅速的一统天下,顺便继承大明所有的遗产。

然后,开辟一个新世界!

小女婴嘎嘎的笑声从卧房传过来,夏完淳站起身笑了一下,然后重新戴上蒙面布,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然后就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居住的地方。

与一群黑衣人汇合之后,就再一次融入了茫茫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