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一心求活的朱媺娖

第九十七章一心求活的朱媺娖

国破了!

就要顾家了。

这是朱媺娖的思维。

天下,对她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如果让她来选择,她更希望自己只是生在一个普通富裕之家。

从她出生以来,大明天下就已经风雨飘摇。

她听见过父皇在后宫疯狂大叫的声音,也听见过自己父皇抱头痛哭的模样,甚至见过父皇将头埋在母亲膝盖上哀求她别丢下他一个人的场面。

天下,除过带给她痛苦跟责任之外,没有给过她任何让她觉得幸福的地方。

无尽的叛乱……

无尽的饥荒……

无尽的灾害……

以及,无尽的耻辱……

只有在蓝田生活的两年多时间里,才是她平生最幸福的时候。

在那里,她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战争与她无关,灾难与她无关,关乎她的只有生活。

她只担心自己栽种的玫瑰会不会开花,自己做的绣品能不能过关,自己的作业没有写完,先生会不会责骂,或者是——要不要答应梁英的怂恿,去玉山深处的清水潭里裸身沐浴……

没有对比,就感受不到什么是幸福。

如果还能继续过玉山那样的生活的话,

朱媺娖想丢弃那些让她感到痛苦的东西!

“我们要活着!”

朱媺娖瘦小的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她极为认真的对沐天涛道。

“可是,这里会死很多人。”

朱媺娖抬起头道:“云昭要全天下,我父皇如果不给,我跟三个弟弟给他。”

沐天波吃了一惊道:“你父皇……”

朱媺娖的身子抖动的非常厉害,死命的咬着嘴唇,不一会便血迹斑斑,在沐天涛的注视下,朱媺娖低声道:“我学过统筹学……我知道怎么做选择才是最优的选择。”

沐天涛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父皇被你排除在选择之外了?”

朱媺娖流泪道:“我想让母后活着,想要袁贵妃,王妃,刘妃,方妃,沈妃活着,让兄弟姐妹们活着,而我父皇已经不肯活了。

如果没了江山,他也就死了,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他还告诉我,如果贼兵进城,我身为大明长公主要节义!

我不明白什么是节义,问了母亲,母亲与袁贵妃她们哭了一晚上。

还是曹公公对我说,所谓节义,就是要我在城破的时候自杀殉国。

我在蓝田的时候,女先生教书的时候告诉我们,女人活着才是第一位的,哪怕是被贼人玷污了身体,也必须活着,因为错不在女人,而在于贼人。

活着才能继续寻找自己的幸福。

大明已经山穷水尽了,就算父皇能击败李弘基,后面还有张秉忠,还有建奴,就算父皇击败了所有人,最后还有云昭需要对付,这一点全天下人都知道,唯有我父皇不知道。

他依旧觉得大明不会灭亡,哪怕将我们全家统统丢进大明这个火堆里当柴烧,哪怕火堆能多燃烧一刻,他还是会这样做。

国没了。

身为母亲的长女,弟弟们的长姐,这个时候我要保住我的家!”

沐天涛惊骇的瞅着朱媺娖,他第一次发现,这个柔弱的公主身体里居然藏着一颗如此坚韧的心。

可是,转眼一想,沐天涛就明白了。

蓝田人之所以让朱媺娖进入玉山书院,恐怕就是为了往她脑袋里装这些东西,再想想梁英的身份,以及这个女人的坚强的跟野草一般的脾性。

朱媺娖在催生灵智最好的岁月里跟这种人混迹了快三年,岂能轻易的将自己的生命平白交给一个注定会灭亡的王朝,哪怕这个王朝是她家的。

沐天涛忽然想起前些天被夏完淳逼迫的场面,就长出了一口气对朱媺娖道:“这个计划依旧不完整,你如果想要平安的把你在意的人全部安全的送出去。

我这里有一个人可以介绍给你。”

朱媺娖惊奇的道:“比你还要稳妥?”

沐天涛道:“虽然是一个自私自利,龌龊阴险的卑鄙的王八蛋,不过,办事很靠谱,甚至比我还要强一些。”

“谁?”

“夏完淳,应天府通判夏允彝之子,就目前而言,他父亲有拳拳报国之心。”

“他啊,他在京城干什么?”

“偷东西!”

听沐天涛这样说,朱媺娖摇头道:“咱们有的关中都有,人家都不稀罕。”

“不稀罕?”

沐天涛怪叫一声道:“公主,你也太小看我大明了,俗话说烂船都有三斤钉呢,更何况我大明国祚近三百年,就玉山书院一个地方如何能比得上我大明三百载的积存?

你可知道,夏完淳已经偷走了司天监观星台上的所有珍贵仪器,偷走了我大明举全国之力,历时八年才编纂成功的《永乐大典》。

你可知道,他们已经搬空了太医院的大夫,以及无数的秘方,诊方,药材,就连针灸铜人都没有放过。

不仅仅如此,他们还在暗中策反了河工,督造,方料,织造,染色等等等等好东西,一旦这些人,这些东西了到了关中,依我看来,蓝田国力能迅速增强两成以上。”

“这都是我家的东西!”

朱媺娖怒不可遏。

沐天涛愉快的看着愤怒的朱媺娖道:“你如果现在去前门大街,扁担胡同第二家,就能找到他。”

“我去找他算账……”

刚刚说到算账两个字,朱媺娖就呆滞住了,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除过有几个宦官,宫女之外什么都没有。

沐天涛在一边笑呵呵的道:“他们都是祖传下来的贼,公主如果要跟他们动武是万万不成的。”

朱媺娖沮丧的道:“没有兵马怎么捉贼?”

沐天涛笑道:“人家早就不是偷偷摸摸的偷东西了,而是在明抢,道义上他们有亏,这时候公主只要抓住这一点,可以孤身去找夏完淳算账,说不定能收到奇效。”

朱媺娖点点头道:“他们不会杀我,要杀早杀了,好,我这就去找他们讲理去。”

沐天涛站起身,抓乱了朱媺娖的头发,还把她的衣领子稍微撕开一点,露出一小段白皙的脖子,从铠甲上弄点淡淡的血污涂在朱媺娖的脸上,最后还拿掉了她的一只鞋子。

这才对朱媺娖道:“示敌以弱!”

朱媺娖咬牙道:“梁英告诉我女人最大的本事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要试试。”

沐天涛道:“记着,也不要把他逼急了,要知道见好就收,你的目的不在收回那些被偷的人跟东西,进了狗嘴的东西你也收不回来。

你所有的目的在于平安的将你母后,母妃,弟弟妹妹们送去蓝田。

哼哼哼,如果是别人,没有这个胆子,也没有立场来做这件事。

但是,夏完淳是不同的,他的师傅是云昭,他的爹爹是夏允彝,云昭如你所说,对大明宗亲没有放在眼里,夏允彝却是大明养士三百年的结晶。

如果公主能够缠住夏完淳,就能直接将这个问题递送到云昭的案头,到时候,准许不准许的在云昭一念之间,不论成功与否,对公主来说都是好事。”

朱媺娖认真的点点头,就光着一只脚,勇敢的走进了寒风肆虐的京城。

京城的取暖方式非常的原始,除过火盆之外好像没有别的技术手段,皇宫里有火龙,达官贵人之家或许也有这种东西,可是,夏完淳他们寄居的这个院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富人之家。

是普通人家却偏偏修建这座两层楼。

这样的房子夏日里奇热无比,冬日里又奇寒彻骨。

所以,夏完淳就把自己裹在裘衣里面,懒懒的躺在锦榻上,如同一只懒猫一般,偶尔慵懒的从毛皮堆里探出一只爪子,喝一口温热的酒水,然后继续缩进裘衣里打盹。

他们的事情办的很顺利,按照进度,再有五天,就能基本完成任务。

韩陵山推开门走了进来,大蓬的雪花随着他一起涌进房间,夏完淳忍不住把裘衣往身上裹紧一些。

“下雪了?”

韩陵山将夏完淳从裘皮堆里提出来丢在一边,自己甩掉鞋子径直钻进了裘皮堆,顺手拿起被火盆烤的温热的酒葫芦,嘴对嘴狂灌一气。

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之后才对夏完淳道:“去安排一下,十天后,蓝田黑衣人只留下少数精锐,其余人等全部撤离京城。”

夏完淳缩着身子道:“我已经安排好了。”

韩陵山笑道:“年轻人不要整天闷在屋子里烤火,一点火气都没有,这样的天气里正好到京城里四处转转,看看我们还遗漏了什么东西没有。”

夏完淳道:“钟鼓楼上的大钟我都看过,你又不允许我进皇宫看看。”

韩陵山道:“给皇帝最后一点颜面吧。”

原来的锦榻被韩陵山给霸占了,夏完淳就只好再给自己弄一个暖和的窝。

裘衣没有了,还好,有两床厚厚的棉被,他往火盆里面添加了一些木炭,等暗红色的火苗子窜上来之后,又打开门窗,准备放烟。

就在他打开大门的时候,发现不远处的大街有一个瘦弱的女子顶着风雪一瘸一拐的直奔他居住的屋子。

很明显,这是一个没有武力的可怜女子,这也就是埋伏在暗处的暗桩没有阻拦她的原因。

直到这个披头散发的女子开始敲大门门环的时候,才有一个黑衣人打开大门,阴郁的瞅着这个可怜的小姑娘道:“你是谁,来这里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