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恨不能此生莫要长大

第九十八章恨不能此生莫要长大

夏完淳转过头去看韩陵山,却发现裘衣堆里已经没了人。

“一瞬间求死的勇气谁都有,长久的等待之下,人们只会求活。”

空中还回荡着韩陵山清越的声音,总之,人,已经不见了。

“我是朱媺娖,玉山书院七年级学生。”

模样凄惨的朱媺娖颤巍巍的伸出手,抓住了黑衣人的袖子。

“天啊,谁把我蓝田的宝贝祸害成这样了,告诉哥哥,我生撕了他……”

黑衣人第一反应就解下身上的大氅披在朱媺娖的身上,然后就愤怒的如同一头狂躁的狮子。

“说来话长,这位兄长,我要见夏完淳。”

朱媺娖话音刚落,那个粗壮的黑衣人就抱起她,连蹦带跳的就朝夏完淳居住的地方跑去。

大明长公主混成这个模样来找他,事情一定很麻烦,夏完淳也很想跑,做贼的遇见了苦主,不论怎么强悍,终究还是有一些心虚的,加之,他不是第一次坑朱媺娖了,逃跑的欲望就更加的强烈了。

想要推开里间的门,却发现这扇门早就被韩陵山拴上了。

才回头,就看见一脸愤怒之色的黑衣人抱着朱媺娖站在门口。

“少爷,咱们玉山书院的姑奶奶遭难了,咱们这就去把贼人碎尸万段吧。”

不等夏完淳说话,朱媺娖就从这个黑衣人的怀抱中溜下来,还对着这个关心他的黑衣人盈盈一礼道:“兄长关爱之心,朱媺娖此生难忘。”

夏完淳怔怔的瞅着自己愚蠢的手下,眼看着这家伙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离开,还贴心的帮他们关好了大门。

黑衣人刚刚离开,朱媺娖就很自然的钻进了温暖的裘衣堆里,而且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甚至给自己倒了一杯温热的酒浆。

酒气上涌,等苍白的小脸布满红霞之后,她才看着夏完淳道:“听说你在偷我家的东西?”

夏完淳安静的坐在朱媺娖对面道:“好东西兵荒马乱的容易弄坏,我们只是暂时帮着保管一下。”

朱媺娖点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李弘基粗鄙,不懂得那些东西的珍贵之处,留在蓝田确实能够物尽其用,只是,你们保管的力度不够。

皇宫中还有更多的金石典籍,书画册页,以及上古流传下来的礼器,钟鼓,乐师,这些东西对蓝田来说非常的重要,也是大明礼乐的基础。

我大明之所以被番邦敬称为礼乐之邦,与这些人与东西是分不开的。

师兄办事还是有些粗陋了。”

夏完淳瞅着朱媺娖道:“你改变了很多。”

朱媺娖摊开双手道:“再不改变,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夏完淳也觉得浑身发冷,就坐在对面的锦榻上,裹上厚厚的棉被道:“沐天涛想要干什么?他难道不知晓得罪我的后果吗?”

朱媺娖轻声道:“我父皇当年把我送去蓝田,目的就在于让云昭娶我,那个时候的我年少懵懂,不懂得父皇的一片苦心,现在知晓了,却为时已晚。”

夏完淳嗤的笑了一声道:“那么,沐天涛呢?说出这番话,你置他于何地?”

朱媺娖又喝了一杯酒,或许是喝的太急,她的眼神有些迷离,低声道:“大明就要亡了,曹公公说,蓝田大军已经出关了,有去蜀中的,有去西南的,有去西域的,还有去两湖,江浙,更有来京城,山东的……

云昭已经展开了双臂,他即将拥抱大明这座花花江山。

这个时候,小女子的性命尚且颠沛流离,生死难料,你却在指责我心志不坚,见异思迁吗?

夏完淳,我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在这三天里,我跟曹公公说了很多的话,他也告诉了我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真正秘密。

他甚至给我绘制了一张大明地形图,从地图的边角之地说起,直到全境,我这时候才知道,看似平和的蓝田,实际上已经成了大明的新主人。

他还带着我隐秘的行走在皇宫之中,看遍了末日来临时的人生百态。

我的父皇在大殿里咆哮,发怒,砸东西,处置宫奴,呵斥不多还能坚持早朝的官员,我的母后们就在后宫里哀哀的哭泣。

有的在准备自己大敛时的穿着,有的在处置自己不多的私财,有的派人出宫去寻找奥援。

不仅仅是他们,宫中的所有人都是这种想法。

大宦官们在忙着向宫外搬运自己的财报,小宦官们忙着偷窃宫中的财物,大宫女们收拾好了东西,就等着皇宫大门打开的时候就逃出宫去,小宫女们则纷纷向宫中侍卫示好,只希望,这些侍卫们能在逃命的时候带上她们。

我的弟弟,妹妹们不敢去找他们的母亲,只能蜷缩在我的漪澜殿想从他们的姐姐——我,朱媺娖的身上感受到一星半点的依靠。

夏完淳,你说,在这种时候,我朱媺娖还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

我的身子,我的命,我的姻缘在这些事情面前算得了什么?

我与沐天涛之间的情谊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他们能活,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朱媺娖的一番话,即便是石头人听了,都会潸然泪下,如果被门外愚蠢的云氏黑衣人听见了,说不得要雄心万丈的大包大揽。

可是,面对夏完淳来说,用处不大。

他在河西走廊遇到过比朱媺娖更加凄惨的人,也见识过最凶险,最黑暗的人心。

他知道,所有的富贵者倒霉的时候都是一个凄惨的下场,可是,当他们依旧富贵的时候,却各有各的残暴。

“你准备怎么力挽狂澜,拯救你的家人呢?

我觉得这个难度很大,顺便告诉你一声,辽东的人走到一片石之后,就不走了。

听说还要回去。”

朱媺娖苦笑一声道:“拿走了钱,还来京城做什么呢?”

夏完淳吃惊的道:“他们拿走了钱?”

朱媺娖道:“迟迟不来,我父皇就派人把银子送去了,约好半路给钱的。”

夏完淳点点头道:“是我,拿到钱了之后,也不来。”

朱媺娖低声道:“人心呢?”

“人心在我师傅那里,全天下的人心都在我师傅那里,我师傅是大明百姓选出来的皇帝,不像你们朱氏是打出来的皇帝。

打出来的皇帝,当你打不动的时候就没人听你的,这很正常。”

朱媺娖摆摆手道:“好了,不说这些,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要求活,带着我的母妃,兄弟姐妹以及一些无家可归的老仆们求活。

你如果可怜我,就给我指一条明路。”

夏完淳叹口气道:“你没说你父皇。”

朱媺娖厉声道:“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是我父皇说的。他也会这么做。”

夏完淳瞅着有些歇斯底里的朱媺娖摇摇头道:“我们是敌人。”

朱媺娖凄厉的大笑道:“你师父不是要平和的接受大明吗?我给他这个机会。”

夏完淳道:“蓝田人的机会从来都不是别人施舍的。”

朱媺娖掀开裘衣,赤着脚站在地板上阴冷的道:“那好,你们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就不要活路了,了不起等贼兵攻入皇宫之后,我带着她们举家自焚好了。

在死之前,我会告诉全天下人,不是李弘基杀死我们的,而是——云昭!”

说完话,朱媺娖就穿上夏完淳的靴子趿拉趿拉的走出了小楼。

朱媺娖刚刚走开,韩陵山就拉开里间的门走了出来,站在门前皱眉看着这个小女子远去的身影,对夏完淳道:”准备文书,八百里加急送往蓝田。“

夏完淳道:“会让我师傅为难的。”

韩陵山道:“你知道什么,这对蓝田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夏完淳道:“遗祸无穷!”

韩陵山看看夏完淳道:“赵匡胤奉养柴荣遗孀,幼子,有很大的麻烦吗?

小子,我们是强盗出身不假,在乱世中,强盗的身份很好用,现如今,我们就要执掌天下了,就必须逐渐把强盗这身皮慢慢褪掉。

让事情看起来有因有果,看起来是连贯的,且有迹可循。

在我们还弱小的时候,就要多用屠刀,等我们强大了,就要多讲道理!

现如今,已经到了需要我们多讲道理的时候了。

在我看来,这些人没必要杀掉。

改朝换代最大的隐秘就是如何处置前朝勋贵。

如果我们能保留,并奉养这些人,这对我们快速平息大明境内的战火有非常大的帮助。

把我的意见也标注上去,写完了拿来我审阅。”

夏完淳点点头,他明白,他仅仅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却没有很重要的权力,这些军国大事不是他能随意臧否的。

跳下锦榻,才发现鞋子没了,地上只有朱媺娖留下来的一只绣鞋。

韩陵山见夏完淳看着那只绣鞋出神,就在他脑袋上抽了一巴掌道:“不要干下作的事情。”

夏完淳叹口气就把绣鞋丢进了火盆,自己转身就去了书房去写公文去了。

今天被朱媺娖的言辞,行为弄得心里很是不舒服,准备用这只绣鞋捉弄一下沐天涛出出气,被韩陵山拍了一巴掌,又想到沐天涛跟朱媺娖凄惨的境遇,就打消了念头。

这两个人的遭遇,同时,也让夏完淳心生警惕。

“此生,无论如何,也不能陷入到如此困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