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最后的灰烬

曹化淳拼尽全力抓着枪杆道:“野心本来就藏在你的身体里。”

沐天涛咬着牙齿道:“我是有野心,可是,野心在云昭这柄巨锤之下早就被砸成了齑粉,我甚至相信,这个世界上跟我一般有野心的人很多。

他们跟我一样,即便是有野心,也被云昭一口口水给浇灭了。

曹公,云昭是我见过,或者已知的人中间最恐怖的一个。

越是靠近他的人,就越是能感受到这种波涛一般的威压。

你应该明白,我有野心,但是,我不敢!”

曹化淳脸上露出笑意,松开了枪杆,忍着剧痛笑道:“孩子,你要慢慢来,慢慢来,云昭做了一个很可笑的事情——那就是建立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多少年来,我一直在等待云昭犯错,他一直走的很稳,我以为此生已经无望了,没想到,在我绝望的时候,他终于在骄傲自满之下犯错了。

你要学会忍耐,要好好忍耐,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哪怕是百年,你总能等到机会的。”

说完话,曹化淳就把一只手勉强递过去道:“拿走手串,这是老夫穷十年之功为你准备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身子被沐天涛的长枪串着,没有倒地。

沐天涛沉默片刻,最后还是猛地抽回长枪,在回枪的时候,枪尖挑回了手串。

他并没有看手串,手串在枪尖上转了一圈之后就被他塞进了炮筒里,在军官一声“开炮”之后,手串随着炮弹一起飞进了贼兵群里……

沐天涛不知道身边有没有蓝田密谍,八成是有的,只不过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罢了。

这个道理曹化淳也一定是知晓的……所以,他来找沐天涛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蓝田怀疑沐天涛。

沐天涛明白,不管他有没有杀死曹化淳,曹化淳的目的一样达成了。

他甚至相信,关于曹化淳宝库的消息,应该已经开始在京城流传了。

而他沐天涛,是最后一个见到活着的曹化淳的人……

人的心呐,有时候比墨还要黑,有的时候啊,比豺狼还要凶狠。

曹化淳用自己的性命给新生的云氏王朝埋下了一条祸根。

“不止一个宝库!”

当夏完淳知晓曹化淳宝库的消息之后就迅速的向韩陵山禀报了。

然而,韩陵山对这件事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还有宝库?”

韩陵山见夏完淳的眼睛都开始喷射金光了,就无所谓的笑了一声道:“据说,大明三百年积存的压库银还有三千七百万两,现在,也不翼而飞了。”

夏完淳吃惊的道:“不会吧?”

韩陵山耸耸肩膀道:“我也觉得不会,大明都糜烂成这副模样了,要是有这么多的银子,不可能不拿出来,用得着逼反天下人吗?”

“是啊,谁会信呢?”

“有人信了。”

“谁啊,谁这么蠢?”

“城外的李弘基,他就相信,不但相信,还笃信无疑,他们甚至认为大明朝盘剥天下百姓三百年,有三千七百万两银子是一个很自然地事情。”

夏完淳抓抓头发道:“他好歹也是一代枭雄……”

“他的道理很简单——银子这东西是不会消失的,就是不知道在谁手里罢了。”

“我师傅相信吗?”

韩陵山笑道:“你师傅只相信财富是人民的双手创造出来的,从不认为发掘出一两个宝库就能让人民富裕起来。

相反,要是大明国内陡然间出现了三千七百万两银子,那才是大明的灾难。到时候,银价连铜价都比不上,铜贵银贱的情况就会出现,会打乱我们蓝田现有的经济秩序。

还会造成蓝田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只有等我们新创造的财富价值超过这三千七百两银子,我们的社会经济才会继续发展。

你师父的原话是——三千七百万两白银啊,要它做什么呢?再有十年时间,我们就会彻底放弃白银……”

“可是,愚蠢的李弘基不会这样看的,他会认为,只要有银子,就代表他有钱,有人,有物资。”

韩陵山大笑道:“除过我蓝田之外,全大明都处在战火之中,加上施琅的海军已经开始封锁大明海疆,如果咱们蓝田不用银子来交易了,那么,李弘基手里有再多的银子又能如何呢?

宝藏的事情有八成是曹化淳弄出来的阴谋诡计,你看着,曹化淳的宝藏事件不会只有一件,甚至以后还会出现张秉忠宝藏,李弘基宝藏等等等。”

夏完淳警惕的看着仰天大笑的韩陵山,他觉得曹化淳可能会编纂这出宝藏戏的上半段,这下半段,很有可能就会出自韩陵山之手。

“一处宝藏的故事,就好比是一场大戏,足以看清楚人间百态。”

夏完淳道:“曹化淳宝藏的事情我们需要弄清楚吗?毕竟,这件事已经更沐天涛有关系了。”

韩陵山叹口气道:“跟沐天涛没有关系,跟朱媺娖有关系。”

夏完淳摇头道:“朱媺娖太蠢。”

韩陵山摇头道:“真正值得托付大任的往往是蠢人,而不是聪明人。”

“这又是为什么呢?”

“你以后多吃几次蠢人的亏之后就会明白了。”

“我去调查朱媺娖。”

“不用!”

“又是为何?”

“你还不明白吗?蠢人之所以会被人称之为蠢人,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愚蠢,所以呢,在发现你靠近她的时候,她就闭嘴,把心思藏起来什么都不做,而且会非常的坚决。

人家什么都不做,你怎么调查呢?

当你对他不理不睬的时候,她就会惊慌,就会想办法遮掩,或者解决这件事。

蠢人一旦开始想办法了,露出马脚的机会也就来了。”

“那我,派人盯着她?”

“不用盯着,过一段时间再说吧,她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处理曹化淳宝藏的事情,等京城的战事平息下来之后,再考虑这件事也不迟。”

韩陵山与夏完淳都没有离开京城的打算。

战争,乱世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他们是世上的强人,恶劣的环境对他们来说正是大展宏图之时。

迫不及待的想要率先攻下京城的刘宗敏在试探失败之后,在傍晚时分就退兵了,不过,他并没有走远,在距离京城十五里的地方扎营,等待主力大军到来。

京城里的百姓们很沉默。

皇宫也很沉默,皇帝已经两天没有早朝了。

事实上皇帝上早朝了,只是能来的百官很少,而且品秩并不高。

晨钟暮鼓还是会准时响起,表示这座古城还活着。

朱媺娖穿着皮甲,正指挥着大群的宦官,宫娥们向马车上装东西。

有人站出来指挥了,宦官,宫娥们似乎有了主心骨,在得到公主会把他们都带走承诺之后,向来懒散的他们也在短时间里有了干活的动力。

冬日里血红的太阳从皇宫的飞檐上落下,不一会,天就黑了。

有时候崇祯站在大殿门口能看见自己闺女正在装东西,似乎在搬家,他却一句话都不说,如今,皇帝的眼睛是冷漠的,看任何人跟东西的时候都没有什么温度。

他身边也没有了随从,只有老宦官王承恩还陪着他。

就在今天早上,他御笔写下一道“亲征诏”:“朕今亲率六师以往,国家重务悉委太子,告尔臣民,有能奋发忠勇,或助粮草器械骡马舟车,俱诣军前听用,以歼丑逆,分茅胙土之赏,决不食言。”

看的出来,皇帝想作最后一搏,他想要“六师”作为随从,可是,他的“六师”在哪里呢?

他召大臣的家丁,新乐侯刘文炳、驸马巩永固说:“法令素严,臣等何敢私蓄家丁?”

他问大营兵安在、京营总督李国桢安在,得到的回答是均已作鸟兽散。

他召太监,但除了几个惊慌失措的心腹还在身边,其他的都没有来。

……看着自己闺女带领着大群的宦官,宫娥们封装东西,崇祯心静如水。

直到朱媺娖给他披上一件大氅,他才瞅着闺女的脸道:“你能上阵杀敌吗?”

朱媺娖点点头道:“可以。”

崇祯瞅瞅满院子的宦官宫娥低声道:“好,朕有了一师。”

朱媺娖又道:“沐天涛麾下还有军兵八千,成国公朱纯臣麾下还有一万六千兵马,保国公朱国弼麾下还有军兵五千。”

崇祯木讷的道:“好,朕有了四师,等朕凑够六师,我们就出城杀贼。”

朱媺娖踮着脚尖,帮她父亲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道:“父皇,您现在要睡一觉,好好吃一顿饭,要不然,上阵杀敌的时候没力气。”

崇祯点点头道:“准奏。”

说完,就带着王承恩回了乾清宫。

朱媺娖送走了父亲,就回过头对宦官宫娥们道:“加快速度,我们一定要在三天之内,带走所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到时候,有沐王府世子的八千大军保护我们离开京城,记住了,全部要换上适合跑路的衣衫,到时候如果跟不上,就没有活路了。”

众宦官宫娥哭泣着答应一声,就急匆匆的继续往马车上装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