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窃国大盗?

第一零四章窃国大盗?

“我盼着那一天呢。”

韩陵山叹一口气算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自从在书院知道这世上还有剑侠一说之后,他就对侠客的生活心向往之。

“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归……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我喜欢站在暗处观察这个世界……我喜欢斩断恶人头……我喜欢用一柄剑称量天下……也喜欢在醉酒时与红袖共舞,清醒时青山共存……

你师傅不一样,他天生就适合受万人敬仰,他很享受荣光……或许这就是他存在的意义……我存在的意义不同——此生只求快意恩仇。”

夏完淳一直看着韩陵山,他知道,京城发生的事情感染了他的心绪,他的一柄剑斩不尽京城里的恶人,也杀不光京城里的歹人。

眼看着昔日高高在上的人一头栽倒在污泥里,眼看着昔日道德高士,为了求活不得不向贼人低下头颅,这是末世之像。

李弘基的大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了。

他并没有急着攻城,反而派了一个叫做杜勋的宦官进了京城跟皇帝谈判。

杜勋孤身进城,趾高气扬的向皇帝宣告了大顺闯王的要求。

事到如今,李弘基的要求并不算过份。

他要求皇帝割让已经被他实际攻打下来的山东,安徽一代分国而王。

他要求皇帝犒赏城外大军两百万两银子的军费。

他要求,日后要去辽东与建奴作战,但凡是从建奴手中夺回来的土地,皆为他所有。

他要求,他这个王与崇祯这个皇帝见面会很尴尬,就不来朝拜皇帝了。

杜勋宣读完毕李弘基的要求之后,便颇有深意的对首辅魏德藻道:“早做决断。”

于是,在李弘基不断轰鸣的火炮声中,崇祯再一次召开了早朝。

他希望群臣能够理解他不能投降的苦心,替他答应下来,或者逼迫他答应下来,可是,朝堂上只有微弱的哭泣声,没有这样一个人站出来。

崇祯的双手颤抖,不断地在桌案上写一些字,很快又让秉笔太监王之心擦拭掉,群臣没人知晓皇帝到底写了些什么,只有秉笔太监王之心一边流泪一边擦拭……

“魏卿以为此事如何?”

皇帝丢下手中的毛笔,毛笔从桌案上滚落,浓墨弄脏了他的龙袍,他的语音中已经有了哀求之意……

然而,魏德藻跪在地上,连连叩头,一言不发。

他的为官经验告诉他,一旦替皇帝背了这口丧权辱国的黑锅,将来必然会永世不得翻身,轻则丢官弃爵,重则秋后算账,身首异处!

皇帝连问三次,魏德藻三次不发一言,不仅仅是魏德藻一言不发,成国公朱纯臣,保国公朱国弼,兵部尚书张缙彦也是低头不语。

其余官员更是噤若寒蝉,缩着头竟然没有一人愿意承担。

早朝从清晨开始,直到下午依旧没有人说话。

最终,绝望的皇帝亲自下旨——“朕有旨,另订计!”

当杜勋拿到皇帝旨意的时候,竟然哈哈大笑着离开了京城。

一个时辰之后,李弘基的炮弹雨点般的落在城头……

这一天为,甲申年三月十七日。

正阳门上的沐天涛火力全开,他正在竭力将城头的每一颗炮弹都打出去,并且随时准备出城作战。

朱媺娖骑着一匹快马在京城中快速的奔驰,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她一个孤身女子在奔跑,一袭红衣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显得绝望而孤独。

“城门就要被打开了。”

韩陵山转过头对抱头大睡的夏完淳道。

“沐天涛不会打开正阳门的。”

“没用的,大明京城有九个城门。”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行动了?”

“是的,你要开始联系郝摇旗带公主一行人出城了。”

“你呢?”

“我要进宫,去替你师傅拜会一下皇帝。”

“要不,我代替你去?你的气色不好。”

“我的气色哪里不好了?”

“在需要的时候就会不好。”

“不用你管。”

韩陵山说完话,就起身披上裘衣,握着自己的长刀迅速离开了房间。

按理说,大难临头的时候人们总会惊慌失措像一只没头的苍蝇乱跑乱撞,可是,京城不是这样,非常的安静。

就连平日里最凶狠的泼皮这时候也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那都不去。

虽说已经到了春天,京城里的寒风依旧吹得人遍体生寒,韩陵山裹一下披风,就踩着遍地的枯枝败叶沿着大街直奔承天门。

承天门依旧高大宏伟,在它的前边有一座t形广场,为大明举办重大庆典和向全国发布政令的重要场所,也代表着皇权的威严。

高大的望君出与同样高大的盼君归矗立在广场两侧。

在它们的背后便是红墙黄顶的承天门。

承天门上依旧飘拂着大明的黄龙旗,只是,旗帜上的金色已经褪色,变得灰蒙蒙的,有一些已经被寒风撕碎了,丝丝缕缕的旗帜在旗杆上无力的摇动着。

朱红色的正门紧闭,长长的宫门通道里堆满了枯枝败叶。

两侧的便道门肆意的敞开着,透过侧门,可以看见空荡荡的午门,那里同样的残破,同样的空无一人。

遥想大明兴盛的时候,像韩陵山这般人在宫门口停留时间稍微一长,就会有全身披挂的金甲武士前来驱赶,如若不从,就会人头落地。

几个夹带着包袱的宦官匆匆的跑出宫门,见韩陵山站在大门前,一个个避开韩陵山鹰隼一样的目光,贴着城墙根迅速溜走了。

韩陵山来到宫门前朗声道:“蓝田密谍司首领韩陵山觐见陛下!”

承天门依旧冰冷的站在那里不做声。

韩陵山向前十步再次拱手道:“蓝田密谍司首领韩陵山觐见陛下!”

寒风卷积着枯叶在他身边盘旋片刻,还是涌进了便道侧门,似乎是在代替使者去向皇帝禀报。

韩陵山走进了便道城门,再一次拱手道:“蓝田密谍司首领韩陵山觐见陛下!”

这一次,他的声音沿着长长的甬道传进了皇宫,皇宫中传来几声惊叫,韩陵山便看见十几个宦官背着包袱亡命的向宫城里奔跑。

一边跑,一边喊:“闯贼进宫了……”

韩陵山拱手道:“如此,末将这就进宫觐见陛下。”

说罢,就走进了皇宫,走了一段路之后,韩陵山又叹口气,回身奋力将敞开的宫门掩上,落下千斤闸。

过了承天门,面前就是同样雄伟的午门……

午门的大门依旧敞开着,韩陵山再一次穿过午门,同样的,他也把午门的大门关上,同样落下千斤闸。

随着韩陵山不断地前进,宫门依次落下,重新恢复了昔日的神秘与威严。

过了金水桥,穿过皇极门,宏伟的皇极殿便出现在韩陵山的眼前。

望着高高在上的皇极殿,韩陵山再一次高声叫道:“蓝田密谍司首领韩陵山奉蓝田之主云昭之命觐见陛下。”

他的声音刚刚离开太和门,就被寒风吹散了,大门距离皇极殿太远……

左边的武成阁空无一人,右边的文昭阁同样空无一人。

只是桌案上依旧留着笔墨纸砚,与散乱的文书。

看着左右往日代表尊荣的处所,韩陵山朗声吼道:“大明的名臣勇将都去了哪里?”

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从一根柱子后面传来:“陛下先用杨鹤,后用洪承畴,再用曹文昭,再用陈奇谕,复用洪承畴,再用卢象升,再用杨嗣昌,再用熊文灿,再用杨嗣昌。

这其中除过熊文灿之外,都有很出色的表现,可惜功亏一篑,终于让李弘基坐大。

陛下已经很努力的在平贼,可惜,上苍不公。”

韩陵山转过梁柱,却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年迈的宦官。

老宦官并不在意韩陵山的到来,依旧在不紧不慢的往火堆里丢着文书。

“终究还是失败了不是吗?”

韩陵山终于看到了一个还在为大明干活的人,就想多说两句话。

老宦官回过头来看了韩陵山一眼道:“天启年间,王恭场炸了之后,天下就从未平安过,崇祯元年水,二年,陕西大旱,三年,山西大旱,四年水,五年冰雹,六年恒雨,七年蝗灾,八年地龙翻身,九年山东天赤如血。十年飞蝗遮天蔽日,民大饥,十一年河南大水人相食,不为奇闻……

十二年秋蝗、大饥,十三年九月水涝,两湖民舍全没。十四年旱蝗,秋禾全无,十五年夏黑鼠如潮铺天盖地……十六年大旱鼠疫横行,行人死于路,十七年……尚未有奏报”。

韩陵山皱眉道:“陕西灾害冠绝大明,然而,我关中并未因此穷蹙,反而号召百姓修建水利,开垦荒田,物阜民丰,如此,你怎么解释?”

老宦官嘿嘿笑道:“为祸大明天下最烈者,并非灾害,而是你蓝田云昭,老夫宁愿关中灾害不绝,百姓民不聊生,也不愿意看到云昭在关中行救国,救民之举。

若是没有云昭这个先例在前,大明百姓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大明朝廷,忘记了在这座紫禁城中,还有一个为他们节衣缩食的皇帝。”

韩陵山仰天大笑道:“荒谬!”

老宦官将最后一本文书丢进火堆,摇摇自己苍白的脑袋道:“不荒谬,是天要灭我大明,陛下无力回天。”

韩陵山笑道:“等你们都死了,会有一个新的大明重现人间。”

老宦官艰难的支起身子将满是皱纹的老脸对着韩陵山,努力弄出一口唾沫。吐向韩陵山道:“呸!你这窃国之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