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且活着吧

陈洪范道:“不管是福王还是潞王,他们也非大明正溯。”

左懋第看看陈洪范道:“人总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吧。”

说完话,就率先走进了长安驿站。

他的心里也极为迷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京城陷落于李弘基之手,帝王惨死在京城中,尸骨恐怕都无人料理。

左懋第当时极力向史可法进言,尽起应天府大军为君父报仇,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赞同。

不仅仅阻拦住了,他们还主动放弃了江北。

左懋第不知道自己此次来蓝田能跟云昭商量出一个什么样地结果。

如今的蓝田大军正在席卷天下,左懋第不相信蓝田会放过江南,容忍他们偏安一隅。

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左懋第等人来到了蓝田,云昭并没有着急见他们,他很相信关中对一个喜欢追求美好生活人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越是靠近玉山,吸引力就越是强大。

关中目前的样子,正是左懋第一生追求的目标。

与其费尽口舌的劝说这些人,不如让他们慢慢地融化在蓝田县。

当然,他们想要离开,这是不可能的。

来的时候有车马,有护卫,回去的话……就很难说了,说不定会碰见一两支没有被关中团练绞杀干净的盗匪。

“雷恒的前锋已经抵达南昌,他开始分兵了,准备一路兵马沿着张秉忠大队离去的方向追击,另一路兵马准备过鄱阳湖,正式进入江浙。”

裴仲带着磁性的男音听起来很顺耳。

自从云昭开始改组秘书监之后,裴仲就成了云昭的机要秘书,不再统管秘书监,只为云昭一个人服务。

“与原计划有出入吗?”

云昭抬起头,瞅瞅捧着文书的裴仲。

裴仲道:“没有,他分兵的军略是出自您制定的南下计划——击穿江西,勾连两湖与福建,如今此目标已经完成,雷恒将军预备经略江南,在军报中要求与江南密谍司对接。”

云昭点点头道:“蓝田想要的土地,终究需要咱们的大军用双脚丈量出来,武略在前,文治在后,这是一个根本顺序,不能偏差。

告诉雷恒,进入西南的军队,一旦与他的本部脱离,就只能交付青龙先生指挥。

再告诉雷恒,我同意他与江南密谍司接触。

但是,密谍司地位特殊,不同意他用西南偏师的指挥权交换江南密谍司的指挥权。”

裴仲迅速做了记录,等云昭叙述完毕,他的记录已经做完。

打开第二份文书道:“韩陵山曰:李弘基在京城搜刮金银超过七千万两,且正在将银锭铸造成便于驮马运送的银板,这些银子为大明百姓之民脂民膏,不容李弘基染指,希望陛下能够同意图之。”

云昭闻言呆滞了片刻,叹口气道:“京城此时必定已经成了人间地狱。”

裴仲道:“顺天府之地朱明流毒最重,首相府汇合各部意见之后认为,打破之后才能大立,顺天府以后将会成为我蓝田北都,李定国部,云杨部应该展缓进攻京城。”

云昭摇头道:“李弘基流寇的贼性已经发作了,我想,短短时间,已经对京城造成了重创,再让京城继续糜烂下去,对我们以后建设没有太大的好处。

既然首相府已经形成了决议,那么,我这里给一个期限,从现在起的十天之后,李定国,云杨,即可展开对顺天府的军事动作,记着,如果贼寇抵抗并不激烈,能不用重炮,就不要用重炮。”

裴仲见云昭对韩陵山的建议没有批复,同时也没有拒绝,就把韩陵山的建议放在最底下,这种不被肯定又不被拒绝的文书,最后只能归档。

至于韩陵山所求自然需要韩陵山自己决断。

云昭一口气批复了两件最高等级的文书,裴仲就从文书中抽出一份标注了红色的文书朗声道:“三百宫娥,珍珠五斗,玉璧十对,黄金二十万,白银百万,是李弘基收买山海关守将吴三桂的价码。”

云昭抽抽鼻子道:“吴三桂是什么动向?”

“李弘基的使者是吴三桂的父亲吴襄,目前已经达成初步交易。”

云昭的手指轻叩桌面道:“李弘基果然是枭雄本性,深知送礼之道,小水浸润,那里比得上大水漫灌,他给出来的价码,吴三桂恐怕无法拒绝。

既然吴三桂是这个价格,那么,曹变蛟这些人的价格又是多少呢?”

裴仲翻翻文书摇头道:“文书上没有说明。”

云昭把身子靠在椅子背上玩味的道:“没有说明,那就是没有喽?看样子李弘基还是用了一些小手段,吴三桂想要拿这一大笔钱财富,就必须拿曹变蛟他们当投名状。

同时,李弘基要山海关做什么,这一头是我们,背后便是建奴,做别人的肉垫子真的很舒服吗?

命密谍司去查一下,我总觉得李弘基很可能跟建奴有密约。”

裴仲点点头,立刻记下了云昭的指令。

剩余的文书都是国相府,以及代表大会主席团呈递过来,需要云昭用印的文书,大部分是一些法律条文的施行文件,以及少量的鸿胪寺送来的番邦交往文书。

这些文书都是早就商议好的,裴仲在获得云昭首肯之后便用了蓝田印玺。

雕刻蓝田印玺的玉山是一方搜寻来的上古遗留下来的蓝田玉,上面撰文曰——万民钦命,皇帝之宝。

韩陵山从大明皇宫弄来的十七方皇帝玉玺,已经被云昭摆放在了玉山人民宫中,用厚厚的玻璃罩子罩起来,每一月对外开放三天,供百姓观看。

对于朱明的宝物,云昭没有拿走任何一件,与权力有关的全部进了人民宫,与历史有关的全部进了长安荷花园博物馆。

四库全书进了新修好的四库全书图书馆中,如今,刊印所正在日夜刊印,云昭准备把这东西刊印出来十套,然后就把正本全部封存起来。

这些工作进展的很顺利,韩陵山,夏完淳从京城弄回来的那些工匠,以及技术官僚们很好用,在新的环境里爆发出了极大地工作热情,这是云昭所没有预料到的。

五天前的时候,朱媺娖带着全家来到了蓝田,披头散发赤足而行的朱媺娖与同样打扮的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在大鸿胪朱存极的带领下,手捧着崇祯遗旨步行三里最后来到了人民宫,向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献上了,崇祯皇帝亲笔诏书——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与蓝田君云昭共勉。

这份诏书,同样被人民宫所收藏,并且以鎏金大字镌刻在人民宫屋檐之下,远在一里之外,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因为有了这份诏书,人民代表大会准许朱媺娖带领全家入籍长安。

剥夺朱明皇室所有特权。

剥夺朱明皇室所有称号。

准许朱明皇室保留随身财货。

准许朱明皇室享有蓝田百姓的所有权力。

保证朱明皇室的人身财产安全。

朱媺娖在得到这个保证之后,便出巨资在长安购置得一座富商府邸,并且在朱存极的帮助下,购置得若干商铺。

而长安县也按照入籍惯例,在终南山脚下,按照朱媺娖所报之人口,分配口粮田七百六十五亩。

蓝田一方并没有刻意的宣传这件事,于是,朱媺娖在短短五天时间,便安置好了全家。

安置好全家的朱媺娖并未轻松下来,这个家庭的十七口人,现如今病了八口之多,尤其是周后,病的尤其厉害。

从京城到长安,这一路上,所有人对自己的未来并不看好,甚至对带她们来长安的朱媺娖多有怨言,在她们看来,离开了京城,全家就该匿影潜踪,隐姓埋名在这个乱世中苟活下来。

岂能离开李弘基这个饿狼又把自己送到云昭这头猛虎的嘴里。

一家人胆战心惊的在长安城里居住了五天之后,没有人登门勒索,官吏除过正常的登门调配户口之外,并无骚扰之处。

只有那些战战兢兢负责出门采买的宦官们,会召来百姓们的围观,不过,也远不如第一天那般轰动,估计,等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以平常心来对待了。

第六天的时候,朱媺娖大着胆子在府邸里升起一顶引魂幡,希望她的父皇的阴魂可以随着这顶引魂幡来到长安,接受他们这些不孝子孙的祭祀。

引魂幡在长安飘荡了三天,并无人登门打扰,于是,长安朱府全府缟素。

朱媺娖不知道的是,长安府官吏对朱明皇室在长安升起引魂幡是极为反感的,长安府知府曾经上报国相府,希望能够允许他们阻止朱媺娖这样做。

国相府批文曰:活人尚且不惧,岂能惧怕死人?

就是因为有了这一道批文,长安府这才刻意的对这家人的举动采取了漠视的态度。

朱媺娖很聪明,在长安立足之后,便闭门不出,谢绝任何访客,只是邀请了一些长安府的大夫为家里的病人调养身体,对大门外的事情充耳不闻。

有时候,半夜会在哭泣中醒来,抱着枕头蜷缩在床铺最里面瑟瑟发抖。

只是,到了天明时分,朱媺娖又会变成一个冷峻的一家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