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奸人是不论年纪的

第一一二章奸人是不论年纪的

劳累一天的沐天涛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只能放得下一张床跟一个矮几。

以前是杂物间,被沐天涛收拾出来独自居住。

每天从虎狼群里回到这个小房间,是沐天涛最享受的事情,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彻底的把自己恢复成昔日的模样。

今天不成,有一个人躺在他的床上咯吱咯吱的吃着东西。

沐天涛用铜盆里的清水洗了脸,就对床上的那个人道:“滚出去!”

夏完淳将手里的糖藕沫子一股脑的丢嘴里,然后看着沐天涛道:“怎么才能把这七千万两银子弄回长安?”

沐天涛撇撇嘴道:“请李定国,云杨两位大将军即刻攻城,将李弘基所部斩尽杀绝,就可以了。”

夏完淳摇摇头道:“不成,李弘基要去辽东,这是一件好事。”

沐天涛摇摇头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夏完淳挪动一下屁股,靠近沐天涛道:“所以,我们只要银子,不要李弘基的人头。”

沐天涛嗤的笑了一声道:“你以为你是谁?”

夏完淳道:“我们想要的东西,一般都会成功,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沐天涛笑道:“大话都被你说了,陛下可能不这么想。”

夏完淳道:“我师傅给我的回函中一个字都没有,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沐天涛笑道:“代表着可以放弃。”

夏完淳道:“你错了,代表着京城一定要完好无损的拿下来,京城里的人不能死伤太多,代表着李弘基一定要去辽东,代表着七千万民脂民膏一定要分毫不差的送去长安,更代表着你沐天涛一定要听话,否则,等我回去就会折磨朱媺娖,以及你沐王府一族。”

沐天涛抽抽鼻子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我师傅是皇帝了,他就不能沾染半点坏名声,韩陵山师傅如今也是手握重权,声名显赫之人,所以啊,坏事情就要我来干。

既然我都开始干坏事情了。

你沐天涛怎么可能逃得掉,快点想办法,事情办成了,你也好早点去玉山,把你没上完的课业补上,听说,贤亮先生对你没完成学业就乱跑的行为非常的愤怒。”

“我能回玉山继续就读?”

“朱媺娖都能在长安拥有一间六进的大宅子,以及终南山下七百多亩地,你为什么不成?”

沐天涛低低咆哮一声,身体纵起,泰山压顶一般的向夏完淳砸过去,夏完淳抬手抓住沐天涛砸下的胳膊肘子,抬腿跟沐天涛地腿碰在一起,掀翻沐天涛之后就下了床。

重重摔在墙上的沐天涛最终掉在床上,身体凌空盘旋一下就稳稳的坐在床头瞅着夏完淳道:“你一定要捏着我的把柄才肯跟我好好说话是吗?”

夏完淳道:“捏的把柄威胁你是看的起你,因为这表示我没有十成的把握捏死你,只好借助一些外力,那些我一开头就对他们信任十足的人,不是他们没有把柄可捏,也不是老子对他们有十分的信任,而是,老子懒得去找把柄。

我相信,他们坏不了我的事情。”

沐天涛道:“这么说,我兄长,母亲他们已经落入了蓝田手中?”

夏完淳笑道:“云氏在云南十一年,建立了一支十万人的虎贲,青龙先生才到云南,云彪就尽起十万大军横扫云南,擒拿云南土司,头人,不下八百余,这其中就有你沐王府。

哦,说明一点,你兄长没有抵抗。”

沐天涛沉默片刻道:“你们准备怎么处置我兄长以及我的家人?”

夏完淳道:“云南回不去了。”

沐天涛叹口气点点头道:“还有呢?”

夏完淳道:“长安正在扩建坊市,唐时的旧长安有两座叫做永安,兴安的坊市,就在皇城边上,他们的功能你应该知道吧?”

“八王……”

“对啊,你们家里的人除过你可以拿出来用一下,其余的人能用吗?又不能杀,只好弄两座坊市把你们都搬迁进去享福。密谍司监视起来也方便。”

“你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直白?”

“你希望我骗你?不过啊,你也放心,等天下平安上百八十年,你兄长他们也就彻底自由了。”

“朱媺娖全家已经进驻了?”

夏完淳点点头道:“要不然你以为就凭朱媺娖自己的本事能在几天之内就弄到那么大的一座宅子?放心,你兄长他们想要在长安购置宅邸,也只有那两片地方可选。”

沐天涛道:“也就是说,他们看似有选择,其实没得选择是吧?”

夏完淳道:“不仅仅如此,家中的子弟还可以进玉山书院读书,不过,能选的科目不多,文韬,武略,这两条是没有机会学的。”

沐天涛怒道:“不学文韬,武略学什么?”

“能学的多了,比如农学,水利,天文,地理,人文,医术,绘画,音乐,舞蹈,戏曲,建筑,机关等等等等。学出来了不照样是一个个饱学之士?”

沐天涛有些悲伤地道:“沐王府是军伍世家。”

夏完淳不耐烦的道:“那就改改,以后是音乐绘画世家听起来也很好,等我回去就想办法把崇祯的几个孩子给培养成戏剧名家,让他们的名字响彻大明国土,蜚声海外!”

“这是羞辱……”

“屁的羞辱,看看李弘基的所作所为,且活着吧!”

“七千万银子……”

“那是你交的玉山书院的学费!”

沐天涛仰面朝天喟叹一声道:“好贵的学费啊。”

夏完淳鄙视的道:“没有玉山书院这些年教你,养你,育你,你现在还不是只能乖乖的被青龙先生押送来长安,跟这七千万两银子有个屁的关系。

说好了,就这么办,你当内奸,我们负责外围,说说你的想法,我们怎么才能把这七千万两银子弄走?实在是太多了。”

沐天涛想了一下道:“必须先把银子熔化掉重新铸造成我们需要的样子。”

夏完淳眨巴一下眼睛道:“没奈何?”

沐天涛摇头道:“我的意见是全部弄成银板,银板的模样应该跟驮马背部的形状相似,一块银板最好有五十斤重,这样呢,一匹驮马正好驮三块银板。

还需要在银板上铸造几个孔洞,便于绑缚,捉拿,驮马不够的话,也能用人力迅速转移。

怂恿刘宗敏熔化银子的事情我去做,怎么把银板弄走是你的事情。

夏完淳道:“工匠用我们的人。”

沐天涛道:“我还会建议给这些银板刷上黑漆,以遮人耳目。”

夏完淳道:“我们还可以在铸造过程中挖地道用假的银板换掉一些真正的银板,好减少我们最终行动时期的工作量。”

沐天涛道:“冶炼用的高炉最好修造得大一些,一旦事情不成,就毁掉炉子,让融化的银水留在炉子里,这样也能留下来一些。”

两个少年奸人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谋划怎么偷银子的时候,李弘基终于发现,刘宗敏,李过,李牟这些人这样做是在彻底的毁坏他的皇帝根基。

此时,刘宗敏依旧不满足,不断地扩大拷掠范围,京城内四处响起大明朝官员的惨嚎之声。

同时,城中富民不少人也被当作恶人加以拷掠。

等到李定国大军抵达密云的消息传到京城之时,平民的薪米尽被贼寇军抢掠以供军用。

城内饿尸遍地。

李弘基闻报,也觉有些过份,趁集会时对刘宗敏等人讲:“你们为何不帮助孤王作个好皇帝?”

刘宗敏马上顶他一句:“皇帝之权归你,拷掠之威归我,你别说废话!”

李弘基默然……

就连刘宗敏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京城中弄到这么多的银子。

就在沐天涛用算盘不断地换算,如何才能将这些银子弄成最合适搬运的银板的时候,刘宗敏也终于认识到了这个问题。

李定国的大军就在距离京城不到一百里的地方扎营,之所以没有着急进攻京城,是在等从山东方向过来的云杨,毕竟,闯王大军足足有六十七万,就算李定国的大军装备精良,也不能同时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闯王大军。

这是刘宗敏对局面的认识。

他是见识过蓝田军队作战方式的,所以,他一点都不愿意在自己富贵至极的时候跟蓝田军队的钢铁与火焰碰撞,现如今,如何保住手中的富贵,就成了刘宗敏目前最为紧迫的事情。

再次巡视银库的时候,刘宗敏再次见到了那个聪慧的关中小子。

这一次,这个小子在一群亲卫的包围下,正在往一匹马背上安置一个马鞍状的东西,而一众亲卫们也是啧啧赞叹,看样子不像是在偷银子。

在那个小子将马鞍状的东西绑缚在马背上之后,一个亲卫就跳上战马,坐在马背上,催动战马来回踱步。

“干啥呢?”

刘宗敏终于忍不住好奇心,断喝一声,众人回头见是自家将军,亲卫头子就笑嘻嘻的来到刘宗敏面前指着那个马鞍子一样的东西道:”将军,您来看看这东西。”

刘宗敏来到战马跟前,探手一模眼前这个黑乎乎的马鞍状的东西道:“这是啥?咦?银子?”

亲卫头子笑的眼睛都眯缝起来了,将躲在一边的沐天涛抓到刘宗敏跟前道:“跟将军好好说说,你小子升官发财的机会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