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章生死一念之间

第一一三章生死一念之间

“将银锭铸造成马鞍状之后,一个骑兵就能携带八百两银子,而我们有四万三千多骑兵,仅仅是骑兵们,就能带走这里一半的银子。

一匹驮马可以携带这重五十斤的银板三枚,就是一百五十斤,攻击两千四百两银子,再来一万五千匹驮马,我们就能把剩下的银板全部带走。

且不影响我们大军行军。”

沐天涛将战马背上的银板卸下来,抱到刘宗敏面前,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将银锭铸造成银板的好处。

刘宗敏单手提了一下银板,发现这枚银板足重五十斤,再把银板放在马背上,用手按一下马背,发现战马岿然不动,就满意的点点头。

“看样子你是念过书的,这件事怎么个章程?”

沐天涛指着京城西边的将作监道“我问过人了,那里有六座炼金炉子,每座炉子一次可以冶炼银子一千斤,日夜冶炼的话……”

刘宗敏本身就是冶铁匠人出身,听沐天涛这样说,就立刻道“一日夜可得六万斤。”

沐天涛点点头道“还有各大银号的炼金炉子加上,小的以为不出十天,就能完成冶炼的重任。”

刘宗敏冷笑道“我们不冶炼那么多,先保证我们的人马有这样的马鞍子……不妨再重些。”

刘宗敏大笑着离开了银库,在他走的时候,沐天涛已经从一个小卒,变成了统领一千人的把总。

等刘宗敏走了,亲卫头子就把沐天涛喊进自己的房间道“我们兄弟的……”

沐天涛立刻道“全在火耗里折损了。”

亲卫头子又道“兄弟们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

沐天涛立即道“太多了没办法拿。”

亲卫头子又道“有了这么多的银子……”

沐天涛冷笑道“这些天京城死了这么多人,找一些家里男人死绝的人家,就这么充任人家的男人,给妇人娃娃一口饱饭吃然后……”

“不能是大户吗?”

“不能,等云昭的兵马进城了,大户人家还是会……嘿嘿嘿。”

亲卫头子大笑道“已经搜刮的干干净净了。”

笑着笑着,也就笑不起来了。

这些人随着刘宗敏转战天下,曾经吃过无数的苦,无数次的死里逃生让他们对作战已经厌烦到了极点。

如今,他们逼死了皇帝,可是,他们的处境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崇祯死了,马上就要面对比崇祯强大一百倍的蓝田军。

现在,银子有了,就有很多人不再愿意给闯王卖命了。

毕竟,一无所有的时候,只有一条烂命不值钱,为一口吃的这条烂命谁愿意拿就拿走,活着就拼命的吃喝玩乐,奸淫掳掠……

现在不一样了。

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跟一个怀里揣着大把银子的人对生命的看法孑然不同。

前者是在熬命,后者是在享受生命。

只要是正常人,谁不愿意享受享受生命呢?

尤其是最早一批追随刘宗敏转战天下的关中人更是如此。

如今的关中早就成了人间福地,从那些跟义军打交道的蓝田商贾口中就能轻易知晓家乡的事情。

此时的家乡,没有饿殍遍地,没有漫天飞舞的蝗虫,没有如麻的盗贼,没有尖刻的地主,更没有喜欢摊派,喜欢掠夺,喜欢跟富人沆瀣一气的官府。

延安府的人都被搬迁去了宁夏镇种稻子去了,靖边县的人,如今早就不种地了,他们开始放牧了,绥德的汉子们都去口外做生意了,想娶一个米脂的漂亮婆姨,要花不少钱。

昔日漂泊在外的关中人纷纷在回流,有些逃命去了外地的关中盗匪,如今都愿意回乡去坐牢,坐上三五年的监牢,出来就能活一辈子的人。

但是,能回乡的人中间,绝对不包括他们。

多年征战下来,这双手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杀人的时候是没法子考虑对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的,因此,回到蓝田,是经不起审讯的。

回不了家乡是个大问题。

不能埋骨桑梓地更是一个大问题。

最可怕的是,大军马上就要离开京城,前往辽东了……听说,那里是一片能冻死人的地方。

这些人的颓废念头就是沐天涛激发的。

其中,辽东是一个什么地方,沐天涛更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年六个月的寒冬,雪原,森林,凶残的建奴,恐怖的野兽……

沐天涛相信,堆积如山的七千万两银子如果放在老鼠洞里,是一点都不多的,他要做的就是尽量把这些银子留在京城。

只要银子留在京城,那么,银子就飞不掉。

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沐天涛就轻易的组织起来了一个贪污,偷盗集团,上下一心之下,上百万两银子就凭空消失了,而沐天涛负责的账目却清清楚楚,似乎那上百万两银子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般。

这就是上下都贪污的结果。

刘宗敏在贪污,李过在贪污,李牟在贪污,他们一边贪污还要监管不许别人贪污,这自然是很没有道理的事情,所以,大家一起贪污最好了。

李定国大军进攻的炮声越来越近,城里的人就越发的疯狂,刘宗敏倒在床榻上三日三夜,纵情淫乐,而京城将作以及银号里的炼金炉子却日夜火光熊熊。

刘宗敏做梦都想不到,他眼看着银水灌进了模子,却不知道,这个小小的模子里居然能一次灌进去数百斤银水。

他不知道的是无数的纯银板,已经被替换成了铁胎银子,那些手艺高超的早就被蓝田收揽的京城将作们,将他们昔日的作弊手艺发挥到了极致,在夏完淳亡命的催促下,假银板的产量已经快要达到真银板的三成了。

李过,李牟这两农夫出身的将领对于沐天涛指挥下的铸造速度非常的满意。

假如出身冶铁行的刘宗敏但凡能少糟蹋几个妇人,以他的本事,他能轻易的发现其中的猫腻。

可惜,他没有来,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李过,李牟,以及——沐天涛。

就在李定国的开花弹已经砸到城墙上的时候,高炉里的浓烟终于消失了,一部分骑兵已经带着一批银板,或者铁胎银板离开了京城,目标——山海关!

多日不曾出现的刘宗敏终于出现在了沐天涛的视线中。

此时的沐天涛正在处理两个炸炉事故,有将近三千斤银水与炉子融为一体了,想要拿到这些银子,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情。

面对战战兢兢的沐天涛,刘宗敏看过炉子之后,皱眉道“炉温太高了炸膛了。”

沐天涛单膝跪地抱拳道“卑职一定在撤离之前,将炉子里的银子全部抠出来。”

刘宗敏淡淡的扫视了一眼自己的亲卫首领,首领点点头随即道“我留下来,最后撤离京城。”

刘宗敏将手按在弄得跟黑人一般的沐天涛头顶温言安慰道“尽量的取,能取多少就取多少,李锦可能不能给你们争取太多的时间。”

说罢就离开了灰尘漫天的冶金炉子,这一次,他也要撤离了。

目送刘宗敏离开,亲卫首领看都每看带着一大群工匠还在努力抠炉子的沐天涛,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此时,城外的火炮声,似乎就在耳畔炸响。

两个黑乎乎的少年,并排坐在巨大的钟楼上,瞅着正阳门那边正在溃散的李锦所部,也瞅着北门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北上队伍。

至于京城,显得越发破烂,凄凉了。

“十天以来,我们不眠不休,也只能有这点成绩了。”

“两千一百多万两,可以了。”

“搜城还能搜出多少银子?”

“不会少于八百万两。”

夏完淳擦一把脸上的黑灰道“可以了,也尽力了。”

沐天涛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夏完淳道“我真的可以再回书院?”

夏完淳从怀里掏出一个扁扁的银酒壶喝了一口酒后递给沐天涛道“贤亮先生为了你的事情,恳求陛下不下三次,还愿意用身家性命为你担保,陛下终于答应了。

还把你这一年的过往经历全部归档,不予追究。”

沐天涛猛猛的喝了一口酒,也不知道是被酒呛到了,还是怎么了,一连串眼泪流淌下来,很快就擦干眼泪道“我其实可以继续混在刘宗敏的军队中,为蓝田再干一些事情。”

夏完淳摇头道“不成的,后来咱们来不及做铁胎银,我就把很多铸造出来的铁板刷上黑漆送上去了,不出今晚,刘宗敏一定会发现的。

你现在去了,是找死。”

“我可以再换一个身份去李弘基的老营。”

“不用了,李弘基队伍中咱们的人可能超乎你想象的多,你以为咱们两干的这件事情真的这么容易成功?只不过是有很多人在替我们打掩护。

另外,沐天涛已经在京城战死了,你兄长沐天波知道的消息就是这个。”

“也就是说,我从今往后就要隐姓埋名了?”

夏完淳点点头道“你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雏虎。说句大实话,你可能是旧贵族之中,唯一一个可以参与蓝田,政治,军事事宜中的人。

你如果答应,从今后,雏虎与沐王府,朱媺娖不得有任何联系,如果不答应,你依然叫做沐天涛,可以回到长安城唐时八王被幽禁的坊市子里面,做一个富贵闲人,逍遥一生。”

沐天涛瞅着落日下凄凉的皇宫道“明日日出之后,世上只有雏虎,没有沐天涛。”

夏完淳长出了一口气把一个药包打开,自己吞了一口,然后把剩下的药粉递给沐天涛道“快点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