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这样做梦就很过份了

第一一四章这样做梦就很过份了

再一次从茅厕里待了半个时辰的沐天涛从茅厕出来之后就发誓,从此与夏完淳绝交。

不论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他感动的事情,沐天涛都决定不再跟夏完淳再有半分的交集。

就在他上吐下泻的三天里,李定国的大军进入了京城。

他们进入京城的第一件事不是忙着奸淫掳掠,而是展开了大扫除……

三天的时间里,他们从京城里清理出六千多具尸体,而后,泼上油,一把火就把一座由六千多具尸体组成的尸山烧成了灰烬。

直到很多年以后,那块土地依旧在往外冒油……成了京城周围少见的几个死地之一。

清理完毕尸体之后,这些带着口罩的军卒们就开始全城泼洒石灰。

等京城都已经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之后,他们就下令,命京城的百姓们开始清理自家的宅院,尤其是有尸体的水井。

只要发现水井里有尸体,这眼井就会被填埋掉,不得使用。

市场是第四天才开的,一开市场,首先供应的便是海量的粗粮,这批粗粮是按照京城的“鱼鳞册”免费发放的,那些奇怪的蓝田官员接手这座城池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号召每个领到免费粮食的人家,要清理自家的宅院,而且,重中之重就在于灭鼠,灭跳蚤。

很多被闯王大军撵出家宅的富裕人家,惊奇的发现,这些蓝田官员居然把他们已经被闯王没收的宅子又还给他们家了。

那些失去了自己店铺的商家们也发现,他们失去的商铺也重新按照鱼鳞册上的记载,回到了他们手中。

此时的百姓,与昔日的富户们还不敢感激蓝田大军。

上一次,他们欢迎了闯王大军,结果,十天后,京城就成了人间地狱。

这一次,他们准备多看看。

不过,蓝田官吏们的命令他们还是遵从的。

开始清理自家的宅子。

至于官员们依旧不敢回家,哪怕蓝田官员申明,他们的家宅已经回归,他们依旧不敢回去,刘宗敏酷毒的拷掠,已经吓破了他们的胆子。

春天到来了,京城里的河流开始涨水,多年未曾疏浚的北运河,在蓝田官员的指挥下,数十万人忙碌了半个月,堪堪将京城的河流做了初步的疏浚。

不论是自京西玉泉山起,从西北角西直门入城,经过后三海、前三海,通皇城的护城河的金水河。

还是再东南流,通内城的护城河的北运河水系,都得到了疏浚。

做这些事情的指挥官员,恰恰就是那些被蓝田密谍接走的京城技术官员。

城里的河流可以通航了,一船船的垃圾就被载运出了京城。

蓝田官员们,还雇佣了所有的残存宦官,让这些人彻底的将紫禁城清理了一遍。

这是一项很大的工程,李闯大军不仅仅给紫禁城带来了伤害,还留下了很多东西——粪便!

好好地一座紫禁城硬是被这些人弄成了一座巨大的猪圈。

与此同时,修缮紫禁城的工作也同时展开,那些没有饭吃的工匠们全部被蓝田官员雇佣,开始重新修缮这座饱经沧桑的皇城。

在最前面的两个月里,蓝田官员并没有做什么亲善之举,仅仅是花钱雇佣百姓做事,仅仅是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

活计做的好的有赏赐,活计做的不好的会受到惩罚。

赏赐是钱粮,惩罚就很简单——板子!

明生廉,廉生威,通过这种赏罚机制,蓝田官府的威严很快就被树立起来了。

于是,蓝田法务部进驻京城。

然后,无数的军卒开始按照蓝田密谍提供的名单捉人,于是,在京城百姓惊恐的目光中,无数隐藏在京城的流寇被一一抓获。

那些身着黑色长袍的法务官员,当着众人的面,面无表情的念完这些人的罪状,然后,就看到一排排的流寇被活活吊死在空地上。

行刑到了第二天,才有一个妇人发疯一般的冲上去抓挠一个将要被明正典刑的贼寇,有了一个发疯的妇人,很快就有了更多发疯的人。

他们恨不得将这些贼寇生吞活剥,不过,身穿黑色法袍的法务官员并不允许他们杀掉这些贼寇泄愤,而是按部就班的继续把这些贼寇挂到绞索上一个个吊死。

看到了公正的百姓,立刻就想获得更多的公正。

于是,无数百姓涌到法务官员身边,急急地告发那些曾经在贼乱时期伤害过他们的泼皮与无赖。

在得到法务官员再三审核之后,人们惊喜的发现,自己告的状子有了结果,一些明显罪大恶极的泼皮无赖被送上了绞刑架。

从处理那些隐藏的贼寇,再到处理了那些手上沾血的泼皮无赖后,京城开始正式进入了一个有冤情可以倾诉的地方。

随着民事案件不断地增多,京城的人们又发现,这一次,坏蛋们并没有被送上绞索架,而是按照罪责的轻重,分别叛处,坐监,劳役,打板子等刑罚。

京城第一座名叫凤鸣楼的馆子开业了,一些蓝田官吏,以及军卒们去了馆子吃饭,在万众瞩目之下,这些人吃完饭付了帐之后,就离开了。

没有勒索,没有吃霸王餐,只不过,他们付的都是蓝田铜圆或者银元。

京城的商贾们并不是没有鼠目寸光之辈,蓝田的铜圆,跟银元他们还是见过的。

只不过,这是他们第一次从商业交易中获得这些铜圆,与银元。

通过凤鸣楼的掌柜的,京城的人们终于明白了,以后,京城的钱,将会变成这个样子。

有了第一家开业的商铺,就会有第二家,第三家,不到一个月,京城遭受了毁灭性破坏的商业,终于在一场春雨后,艰难的开始了。

上吐下泻了三天的夏完淳脸上的婴儿肥完全消失了,显得有些尖嘴猴腮。

在喝完一大碗白粥之后,又有些想要呕吐的意思。

他的父亲夏允彝此时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尽管他看起来非常的威严,但是,藏在桌子底下的一只手却在微微颤抖。

眼前的这个少年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可是,这个儿子他几乎已经认不出来了。

不是说这孩子的面貌有了什么变化,而是整个个人身上的气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面对着儿子,儿子给他无形的压力几乎让他喘不上气来。

“你在蓝田都干了些什么?”

夏完淳给了父亲一个大大的笑脸道“上学!”

“胡说,你母亲说两年时间就见了你三次!”

“学业繁忙啊,爹。”

“你真的一直在玉山书院读书?”

“是啊,孩儿到现在都没有毕业呢。”

“你为何来了应天府?”

夏完淳笑道“好久不见爹爹,想念的紧。”

夏允彝悲怆的摆摆手道“蓝田云昭的大弟子亲临应天府,不可能仅仅是思念你没用的爹爹,看过之后就走吧,你这样的大鱼在应天府,这座小小的池塘容不下你。”

夏完淳给自己老爹倒了一杯酒道“爹爹,回蓝田吧,娘跟弟弟很想你。”

夏允彝颤抖着手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戚声道“你们要对南京下手了吗?”

夏完淳接过父亲手中的酒杯皱眉道“我不知道应天府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居然能想到划江而治,您自己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父亲,朱明已经亡了。”

夏允彝道“留一枝活命也不成吗?”

“爹爹,留了,留了五个之多,不仅仅是朱明的太子,就连朱明的定王,永王,包括长公主,皇后,以及太皇太后,宫妃都活的好好的。

人家都已经捧着朱明皇帝的遗诏投诚蓝田,你们还在江南想着怎么恢复朱明大统呢,您让孩儿怎么说您呢。”

“什么?这些人都活着?”

“当然活着,人家正在长安城享受人家的太平岁月呢。”

“云昭给太子的封号是什么?太平候,还是违命侯?”

“没有封爵,从一个月前起,他就是一介平民,不再享有任何特权,想要吃饱肚子,需要自己去种地,或者做工,经商。”

夏允彝指着儿子道;“你们欺人太甚。”

夏完淳无奈的叹口气道“爹,好好的活着不好吗?非要把自己的脑袋往刀口上碰?”

夏允彝一把抓住儿子的手道“不会杀?”

夏完淳看着父亲的脸道“只要是蓝田治下百姓,只要他不作奸犯科,不每天想着恢复朱明王朝,他就能活到老死为止。”

夏允彝闻言叹口气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夏完淳笑道“您还是离开这个烂泥坑,早早与母亲团聚为好,在凤凰山庄园里每日写写字,做些文章,闲暇之时帮助母亲侍弄一下庄稼,牲畜,挺好的。

要是您闲不住,以您的学识,去玉山书院谋一个教师的职位,给士子们讲讲《易经》不也是人间美事吗?”

夏允彝死死地盯着儿子的眼睛道“你是我儿子,我也不怕你笑话,你来告诉你爹我,如果江南自立,能成功吗?”

夏完淳吧嗒一下嘴巴道“爹,你就别吓唬孩儿了,我们还是一同回关中吧。”

夏允彝不死心的道“我们还有三十万大军,李岩,黄的功,左良玉,这些人也都算是名将……放手一搏,应该还有几分胜算。”

夏完淳将父亲搀扶起来笑道“爹爹,我们回关中,等您到了关中,那些人的人头说不定会比我们先一步抵达蓝田。”

第三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