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故人心

钱多多跟冯英猜测的没有错。

云昭在制定了蓝田的政体之后,作为一个人,他自然要考虑到子孙以后的生活。

指望一个家族全是超级精英,这不可能。

但是,作为一个后来人,云昭却能将自己子孙的眼光无限的拔高。

只要子孙们的眼光还是超人一等的,那么,他就能安稳的坐在皇帝宝座之上,接受万民拥戴。

大明以后的历史自然是没必要多说的,这需要他们自己去创造,可是呢,大明以外的地理分布,矿藏分布,人文社会的变化以及科技发展的一般规律与次序,却一定要教给自己孩子的。

就是因为有这些学问,云昭才对国内资源是如此的淡漠。

皇族从来都是贪婪的,任何一个皇族都不会例外,云昭自忖并非圣贤,能不染指国内那些属于百姓的资源,云昭就觉得自己对得起大明的所有人。

云显对于一板一眼的工作看样子是没有什么兴趣,唯独说起外边的世界的时候却会两眼放光。

就连钱多多自己都承认,云显好像对于权力没有什么兴趣的样子。

云娘,云猛,云虎,云豹这些人早就说过,云氏如今即便是发达了,也不会放弃明暗两条线走路的模式,所以,从现在起,对于云彰跟云显的教育,明显就有了轻重点。

这两个孩子,不论是哪一个,都有自己极为重要的工作去做,如果能做的满心欢喜最好了。

冯英,钱多多从来都没有问过自己孩子到底从父亲那里学到了些什么东西,她们甚至把这一点当做自己恪守妇道的标志性行为。

家事国事天下事,全部铺开之后,每天都能收到雪片般的捷报,云昭的眼前就豁然开朗了。

世界对左懋第来说却没有像对云昭那样开朗。

他带来的使者团,在长安坚持了七天之后就星散了。

陈洪范等人已经回了南京,听说准备辞官不做回乡务农。

左懋第没有回去。

他在朱氏府邸的对面,准备开一家蒙学……

没有与崇祯皇帝同生共死,已经让他非常的难过了,现在,既然太子,永王,定王还在这里,那么,自己就守着,为朱明王朝尽最后一份心力。

他居住的永兴坊是一个新建立的坊市。

此时的长安,正在向旧时长安蜕变中,听说在官府的规划中,还是会出现一百零八个坊市,只不过长安官府将之成为一百零八个封闭的居民区。

永兴坊是一座新建的坊市,左懋第到了长安之后,发现朱明太子,永王,定王居然好端端的居住在长安,几次登门觐见,都被长公主给拒绝了。

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用使者团的钱,买下了朱氏府邸对门的一座不大的院子。

左懋第在家门口,郑重的贴上了招收弟子的文告,他不期望能收到多少弟子,只希望对面的长公主能看到,将太子,永王,定王交给他来教导。

多年的官宦生涯,让左懋第养成了不急不躁的习气,即便是沦落至此,依旧心平气和。

他明白,长公主之所以不敢见他,纯粹是因为担忧蓝田官府,担心他们会把一个‘意图叵测’的罪名安在他们头上,给这个本来已经非常不幸的家,带来更大的灾难。

居住在对门的左懋第自然是法眼如炬的,他甚至将自己的卧室安置在靠墙的厨房里,并且在沿街的那堵墙上开了一个窗户,窗户就在他的书桌旁,只要他一抬头,就能看见朱氏的大门。

从这半个月的观察来看,左懋第可以很肯定的一点就是——蓝田官方似乎真的忘记了朱明皇族,且看样子在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

没有官员前来打扰,也没有密谍模样的人登门,甚至没有假扮泼皮的人上门来勒索,朱氏府邸甚至连一个前朝的访客都没有。

朱氏一家子,就这样关着门,平平静静的过着日子。

清晨的时候,朱氏的偏门慢慢打开了。

四个白面无须,却穿着黑衫,带着黑色软帽打扮的人离开了府邸,其中两个人挑着箩筐,另外两个挎着竹篮,看样子是要去菜市场买菜了。

左懋第穿好衣衫离开小院子,不远不近的跟着这四个宦官,他想找这四个宦官把朱氏府邸的情况问的更清楚一些。

长安由于金吾不禁的缘故,为了让手里的菜蔬,鸡鸭鱼肉卖一个好价钱,他们大半夜的就已经进了城,等他们摆好摊子,此时,天色刚刚亮起来,早市也就开始了。

左懋第看着四个宦官熟练的跟乡农们讨价还价,看着他们流水一般的购买了很多精细的吃食,这些吃食流水般的装进了箩筐。

他们同时还定了数量众多的米粮,整头的猪羊以及大量的时令蔬菜,让人家给送到家里去。

左懋第明白,朱氏府邸如今装满了人。

从长安官府处左懋第发现就在这座府邸里居住了不下七百人。

从采买宦官花钱的程度来看,长公主手中还是有大量钱财的,否则,就这七百人不事生产,每天白白吃喝花费的银钱就不是一个小数目。

眼看着四个官宦采买完毕,提着竹篮,挑着竹筐来到一个卖豆腐脑的摊位跟前,只说一句老规矩,老板就迅速端来了豆腐脑,油条等一干吃食。

左懋第也坐了下来,将手里的折扇放在桌面上,不等他摊开皇帝御赐的折扇,证明自己身份。

四个宦官立刻就转移了桌子,并不愿意跟左懋第多说一句话。

左懋第才要追过去,就见为首的宦官低声道:“您以前是大明的官,奴婢看出来了,可是,不管您是谁,想要干什么,只求您,莫要打扰朱府。

不论是皇后娘娘,还是太后娘娘,公主,太子,皇子,我们只是一群侥幸逃出生天的可怜人,只想着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活下去,没有什么雄心壮志。

如果您但凡感念先帝的恩德,就请先生离我们远远地。”

左懋第道:“劳烦公公回去禀报长公主一声,就说某家左懋第,现如今,不是蓝田皇廷的官,也不是大明的官,就是一个老秀才。

只想在长安开一家私塾,寻找一些蒙童开蒙,并无什么雄心壮志。

如果长公主知晓某家的名姓,就请长公主将太子,定王,永王交给我来调教,虽然不一定能成材,但是,老夫一定保证可以让他们学会如何活下去。”

说完,就开始低头吃自己的食物,再没有说一句话。

宦官们纷纷低头吃饭,吃的很快,吃过饭之后就匆匆的离去了。

左懋第吃完之后,会了账,摇着折扇再一次踏进了早市子。

对于这种早市子,左懋第还是很熟悉的,这些大半夜就进城买卖的农夫们,一般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就会结束交易。

他只是吃惊于早市子的规模,以及早市子上丰富的物产。

一般来说,这样的早市子在长安城有两个,一个是东市,一个是西市,与京城的早市子一般无二,都负责供应城市居民的菜蔬,禽肉蛋鱼。

眼前的这个早市子毫无疑问要比京城的早市子来的大,这里虽然也是人声鼎沸之所,却远比京城早市子骡马牛屎尿横流的场面好的多。

就是他这种无心购买东西的人,也不知不觉得混迹其中,乐而忘返。

对一个亲眼目睹过极端贫穷,极度苦难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场景会比物质极大丰富的场景更好看的了。

宦官刘成匆匆的带着三个手下回到了朱氏府邸,去了厨房交割了账目之后就来到中厅,向公主的贴身宫娥说出了要见公主的请求。

此时的朱媺娖正手握一卷书,来回的在三张书桌周围转悠,他的三个弟弟正趴在桌子上用心写字,他们不得不用心,稍有不对,朱媺娖的竹板就会抽在他们身上。

一篇大字终于写完了,已经十四岁的朱慈琅小心的将大字放在一边,看着一脸严肃的姐姐道:“大姐,我们能出门了吗?”

朱媺娖摇摇头道:“不能,我们要为父皇守孝三年。”

“可是,父皇的遗骸……”

“放心,云昭不会任由贼人来糟蹋父皇的尸身,必定会有妥当的安排,等父皇丧期过了九九之后,我会去见云昭,追问父皇尸身的下落。”

朱慈琅有些担忧的道:“云昭这人的名声不好。”

朱媺娖冷笑一声道:“你们知道什么,人家的名声好得很,好好读书,好好练武,千万莫要自满,就你这样的人,在玉山书院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朱媺娖的话让正在写字的两个年幼的弟弟也转过头来,瞅着两个弟弟亮晶晶的眼睛,她的心莫名其妙的软了下来,温言对朱慈琅道:“我们只有表现的越平凡,活下去的可能就越大。”

朱慈琅点点头,重新扯过一张纸,继续写字。

宫娥传禀了刘成要见她的消息,朱媺娖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刘成几人是家里的采买管事,平日里,只有他们才有出门跟人接触的机会,她很担心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是说左懋第来了?”

“启禀公主,确实是左懋第,奴婢早年在皇极殿当差的时候,见过此人。”

“他要干什么?”

“左大人希望殿下能把,太子,定王,永王交给他来教诲,还说,不求让太子,定王,永王三人成材,只求能教会他们如何在险恶的环境里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