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骗你真的是在为你好

第一二三章骗你真的是在为你好

(中华人概念,来自于江西赣州一位大牛正在努力推行的”大客家人“概念,他嫌弃以前的客家人概念太狭窄,人数太少,就解剖了“客家人”三个字,他把客家人的客字笼统的解释为做客的意思——然后就很有意思了,只要是背井离乡去外地讨生活的人——都归入到“新客家人’的范畴里面来了,一下子,客家人增加了好几亿……我觉得很牛逼!就改头换面用一下。)

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徐五想认为自己做一个毫无瑕疵的干净人很重要,再者,左懋第这人名声在蓝田已经臭大街了。

这样的人可以用,就像马桶一样不能少,可是,要他每天去伺候马桶他还是不肯干的。

尽管很多人都知晓,左懋第很冤枉,却没有人愿意去多做解释,毕竟,跟联系朱明皇室意图谋反的罪名比起来,偷窥寡妇家的罪名就不算什么了。

而蓝田监察司也没有想着把这件事闹大的意思,所以,在他们的纵容与推动下,左懋第偷窥朱明寡妇美色的帽子就扣定了。

他此生休想在心存朱明社稷的文人中间有什么立足之地。

对于蓝田来说——这样的人现在就能用了!

蓝田县的政治看起来清明,看起来公正,实际上,指望一群土匪出身的人品行能高洁到哪里去?

只要是能用的手段,他们都不会放弃。

夏完淳也把自己的父亲从南京带来了蓝田。

借口就是母亲已经病的死去活来了。

所以,当夏允彝回到家中,发现自己妻子正坐在屋檐下带着家里的几个雇佣来的仆妇裁剪桑叶的时候,怒火勃发,再回头,却找不见那个逆子了。

“南京的事情张峰,谭伯明他们已经处理完毕,正按照计划进行,第一步的土改作业正在进行,虽然会有很大的反弹力量,不过,应该会平静下来。

毕竟,土改的风声放出去之后,那些有大量田地的人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现在还需要张峰,谭伯明手中的兵力弹压,才能安稳无恙。

如果,他们继续抱着舍命不舍地的做法,他们的命真的会没有。

史可法,陈子龙他们正在极力的劝说那些大户人家,并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答应,接下来的风暴将比白莲教教乱更加的可怕。”

云昭听完夏完淳的解说,瞅着自己的弟子道:“也就是说流血是必不可免的事情是吗?”

夏完淳道:“穷苦百姓已经被发动起来了,而那些大户人家直到我走的时候只有少数人遵从了我蓝田律法,依我看来,流血不可避免!”

云昭皱眉道:“有人怂恿吗?比如说,钱谦益,阮大钺,马士英这些人。”

夏完淳道:“没有,钱谦益,阮大钺,马士英是第一批遵从蓝田土地律法的人。”

云昭叹口气道:“让他们逃过一劫啊,有时候,一个人的眼光与智慧真的能让他长命百岁。”

夏完淳道:“师傅,就任由他们逃过一劫?”

云昭笑道:“此时的大明,就是一片汪洋大海,我们就是新的一波浪涛,有的有毒的鱼在风波到来之前就把自己藏在沙子里了。

有些鱼会离开水面,避开波涛。

这是必须允许的事情。

好在,来日方长,是人是鬼总会表露清楚的。”

听了师傅的话,夏完淳便不再提起南京,那里有钱少少坐镇,又有张峰,谭伯明这两个大佬操作,不论是史可法,还是陈子龙,他们都不过是师傅掌中的鱼,掀不起什么大浪的。

在师傅的桌案上看到了关于李弘基的文书,获得师傅的首肯之后,就拿起来仔细的研读。

这是一份厚厚的报告,足足有三十七页之多,看完文书,夏完淳对于李弘基的目标以及这支农民起义军的未来有了一个直观的理解。

首先,李弘基与吴三桂已经合流!

李弘基携大军抵达山海关之后,在一片石之地,先是全力攻伐镇守西罗城的曹变蛟,而吴三桂在同一时间向镇守东罗城的王朴发起了进攻。

在里应外合之下,曹变蛟与王朴分别战死在东西罗城,李弘基大军乘势进占了山海关附属的东西罗城以及两侧的翼城。

吴三桂与李弘基歃血结盟,从水火不容的仇敌,变成了亲密无间的兄弟。

夏完淳总算是看出来了,在蓝田与建奴两方的沉重压力下,这两个同床异梦的家伙,终于结成了同盟,这个同盟从目前的状态来看是,是真诚的。

对李弘基与吴三桂而言,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李弘基如果被蓝田抓住,绝对是死路一条,他的天灵盖一定会被云昭制做成最珍贵的酒碗,或者茶碗,虽然这东西上会镶金嵌玉珍贵异常,李弘基还是喜欢把天灵盖留在自己的脑袋上。

山海关附近早就成了吴三桂家族的产业,能在这里种地生活的人,基本上全是吴氏一族的族丁,一旦云昭进占了山海关,吴三桂明白,这里的土地立刻就会成为大明百姓的土地。

他们这种在本地根深蒂固的将门,一定会被勒令迁移。

迁移对于吴氏一族来说那就是一个要命的事情,没了土地,就没有族丁,没有族丁,就没有吴氏家族。

他们两者任何一方都没有独自占领山海关自立的本钱,只有联合在一起,才能小心的向建州方向扩张,最后为两方人马打出一片生存的空间。

师傅曾经猜测,李弘基之所以会毫无顾忌的向京城进军,很有可能已经与建州人达成了某种合约。

从文书上反馈的情况来看,确实是这样的,不过,与建奴达成合约的不仅仅是李弘基,还有吴三桂。

这个合约达成的基础就是——多尔衮不愿意跟云昭当邻居。

无数的事实证明,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他家界碑会胡乱跑的邻居!

而蓝田野猪云昭这个人对于土地的奢求永远没有尽头。

“现在看明白了吗?”

云昭停下手中的毛笔,抬头看看夏完淳。

“大明有六成的火炮全在山海关,大明最后一支能战斗的骑兵也在山海关,大明朝最大,最凶悍的流寇也在山海关。

这些没有了退路的人,一定会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这就是弩酋多尔衮的如意算盘。

不过,他凭什么认为,李弘基,吴三桂会乖乖的帮他看守山海关边界呢?”

云昭从夏完淳手中拿回文书道:“因为多尔衮可以跟李弘基,吴三桂商量,跟我们当邻居,只有死路一条。

另外,多尔衮已经开始全力经营朝鲜,想利用朝鲜的人口,以及鸭绿江边的长白山,形成一条新的防线,在朝鲜割据称王。

你也看到了人家开始在那里修建长城了。

李弘基,吴三桂就是给他创造时间备战的人。”

夏完淳搓搓手道:“师傅,我们需要现在就进攻山海关吗?”

云昭摇摇头道:“山海关以外有沃野千里,需要有人开发,以前的时候,大明与建奴不断地作战,百姓没法子好好地开发那里的土地。

现在,建奴终于变得安稳了,又来了上百万的贼寇跟流民,李弘基又在京城弄了好几千万两银子,等他们将银子全部花在开发土地上,我们再动手不迟。”

“可是,这样做,会让建奴坐大的。”

云昭冷笑一声道:“建奴在朝鲜坐大?你问问与朝鲜一水间隔的德川家康干不干!”

说完话,见夏完淳还是有些不明白,就摸摸弟子的圆脑袋道:“我们自己潜心发展,治理天下,安抚百姓,致富百姓的时候,别的国家不能闲着——他们最好一直处在战争状态中。

就目前而言,我们的兵力已经运用到了极限。

天下太大,我们的兵力太少,可用的官员太少,而百姓辛苦的时间又太长了,京城,河北一带要开始进入防治鼠疫的工作中去。

中原之地,还需要三到五年的休养生息的时间,江南之地正在进行土改,云杨军团马上就要南下,西南之地还在打仗,蜀中的高杰正在剿匪,段国仁又要经略新疆,孙国信大喇嘛又想要在布达拉宫坐禅。

韩秀芬又在马六甲海峡挑起了战火,施琅正在清理郑氏残余,还要与荷兰人争夺台湾。

所以呢,不是我们不想尽快消灭李弘基,吴三桂,而是一旦消灭了他们,清除建奴又会提上日程,清除掉建奴,朝鲜有需要平定,很麻烦,而我们现在其实没兵了。

只能让他们先快活一阵子。”

云昭三言两语给弟子说清楚了蓝田目前需要应付的局面,然后就把夏完淳给撵出去了。

无处可去的夏完淳不想现在就去书院,想到父母亲团聚了,家里应该有一个很好的氛围,就骑上马一路狂奔了八十里地,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却看见母亲一个人坐在屋檐下抹眼泪,而父亲不见了踪影,就问母亲:“我爹呢?”

母亲抬起头,看看大儿子道:“你爹回南京了。”

夏完淳一听暴跳如雷的吼道:“我爹回去干什么?继续被张峰,谭伯明当猴耍?继续被钱少少当盾牌使唤?

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员,怎么就看不出来张峰,谭伯明其实都是蓝田官员呢?

他怎么就看不出南京城上下的大小官员,就他们几个是大明的官呢?

他怎么就看不出来,大明官员怎么可能使用的这么顺手,这么清廉。

他大明的大部分官员千里为官只为钱,我爹平生只找到了史可法,陈子龙两位伯伯这样的知己,一下子忽然跳出来两千多清正廉洁的知己,他就没有怀疑过吗?”

刚刚咆哮完毕,就听身后咯喽一声,然后就有人摔倒的声音。

急忙回头看,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夏允彝倒在地上,浑身上下不断地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