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厉害

第一二七章皇帝真的很厉害

如果自家的儿子不是鼻血长流的话,夏允彝会认为自己儿子的动作很漂亮。

可是,对面的大汉明显比儿子高,比儿子壮实,眼看着这个家伙凌空翻了一跟头,然后就生龙活虎的向儿子扑过去了。

“莫要打架……”

夏允彝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汹涌的人群挤到一边去了,他手里端着一个木盘,拼着一条老命想要挤进人群,终究身体虚弱,被那些壮实的跟牛犊子一般的学生给挤出来了。

急的夏允彝不住的跳脚,只能听着人群中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大喊大叫,老泪横流。

“夏完淳,你要跟老子这个在刀锋中侥幸活下来的人硬战,纯属找死。”

“你不过是一个在乱军中苟活下来的败类,爷爷可是带领千军万马跟野人死战的将军,不要以为你挨过几刀就成了英雄好汉,这种英雄好汉,也要杀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看拳!”

夏允彝跳着脚也看不见儿子跟那个破落户的战况如何,只能从这些学生们的讨论声中知晓一个大概。

“沐天涛变化很大啊,抛弃了公子哥的作风,出拳大开大合的看样子战场才是训练人的好地方。”

“闭嘴,人家现在名叫金虎,就算他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夏完淳去,没看见刚才那一记掏心肘子差点要了金虎的一条命?”

“嗷嗷,金虎,金虎,你说他为什么不叫金彪呢,毕竟三虎才出一彪!”

“可惜了,可惜了,金彪,啊金虎刚才那一拳如果能快一点,就能击中夏完淳的太阳穴,一拳就能解决战斗了。”

“哦,夏完淳太厉害了,这一记绞杀,如果成功,金虎就完蛋了。”

“草,又不动弹了,你们倒是打啊!”

“你进去打!”

然后场子中间就传来一阵不似人类发出的惨叫声,在一声悠长的“饶命”声中,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被丢出了场子,倒在夏允彝的脚下直抽抽。

终于有一个可以问话的闲人了,夏允彝就蹲下身问这个像是被一群战马踩踏过的家伙:“你们这么以命相搏难道就没有人管管吗?”

这个刚才因为嘴臭被夏完淳跟金虎共同殴打过的家伙一抽一抽的道:“书院规矩——你可以在你想要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挑起战斗,但是,何时结束战斗,需要胜利者来决定。”

“出人命了怎么办?”

“出了就出了呗,喝水还能呛死人呢。”

“你怎么没被打死?”

“要不是刚才被人推进战场,那两个家伙没资格打我!”

“咦?”

“因为我太弱了!”

很快,夏允彝就从这个家伙口中得知,自己儿子是即将毕业的这一届学生中最强大的一个,而整个书院有资格向儿子挑战的人只有十一个。

很不幸,那个叫做金虎又叫沐天涛的家伙就是其中的一个,夏完淳如果想要保住自己的雏凤清音的红标,就不能后退。

这样做,很容易把最强的人分在一起,而这些强大的人,是不能向下挑战的,也就是说,如果夏完淳如果因为私人恩怨要揍了这个嘴臭的家伙,会受到极为严厉的处分。

这也就是这个家伙敢当着夏完淳跟金虎的面嘴臭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别人受不了了,把他推进了战场,不论是夏完淳还是金虎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等夏允彝问清楚事情的来由之后,他发现人群好像已经慢慢散开了,大家又开始在窗口前边排队了。

人群散开之后,夏允彝终于看到了自己坐在一张凳子上的儿子,而那个金虎则盘腿坐在地上,两人相距不过十步,却没有了继续战斗的意思。

夏完淳汗出如浆。

金虎气喘如牛。

“如果不是因为我一定要砸扁你的鼻子,你今天还占不到上风。”金虎勉强站起来,对依旧大马金刀的坐在凳子上的夏完淳道。

夏完淳冷笑道:“贤亮先生说的‘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八个字看样子你是真的听进去了。”

金虎摆摆手道:“我打不动了,想必你也打不动了,今天就此罢手如何?”

夏完淳点点头道:“今天没有戴护具,我的很多杀手没有办法用出来,下一次,戴上护具之后,我们再决一死战。”

金虎大笑道:“戴上护具对你这种人有非常大的好处,对于我这种以命搏命打法的人实在是不够公平。”

夏完淳道:“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你以前不是也很善于使用护具规则吗?你想要赢我,只能在文课上多下下功夫,否则,你没机会。”

金虎抬起袖子擦一下嘴角的一点残血取过一个饭盘拿在手里道:“嘴里破了一个口子,看样子今天是没法吃辛辣的东西了。”

说完话之后,就干脆的去打饭了。

夏允彝来到儿子身边叹口气道:“这就是你给我的信中经常提到的幸福生活吗?”

夏完淳任由父亲帮自己擦掉脸上的鼻血,笑着对父亲道:“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力争上游,站立潮头迎风浪对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来说,难道不是幸福日子吗?”

夏允彝又叹口气道:“《大学》里的句子不是你这么理解的,唉,我发现,你们玉山书院的学问与为父昔日所学差别很大,有必要正本清源一下。”

夏完淳笑道:“爹爹,对我玉山书院来说,只要有用的学问就是正确的,如果我们连什么是正确的都不能肯定的话,我师傅凭什么笑傲天下?”

夏允彝上下检查了一下儿子的身体,发现他除过鼻子上的伤势有些严重之外,别的地方的伤都是些皮肉伤,不怎么要紧。

无论如何,饭是要吃的。

夏允彝眼看着儿子顶着一脸的伤,很自然的在窗口打饭,还有心思跟大师傅们说笑,对于自己身上的伤痕毫不在意,更不怕暴露人前。

就低声自言自语的道:“长大了哟,真的是长大了哟,比他老子我强!”

云昭处理完今日的最后一份文书,就对裴仲道:“安排一下,这些天我准备与在玉山的贤亮,韩度,冯琦,刘章,欧阳志几位先生分别谈一次话。”

裴仲道:“先后次序就按照您吩咐的吗?”

云昭点点头道:“是这样的。”

“需要预设话题吗?”

“不需要,就是饮茶,闲谈。”

“明白了。”

等裴仲走了,云昭就瞅着东山上刚刚冒头的月亮,微微叹一口气,就离开了大书房。

玉山城这些天酷暑难耐,才离开有冰山的大书房,云昭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蒸笼,顷刻间,汗水就湿透了青衫。

云昭没有理睬就笔直的站在这蒸笼一样的天空下,让自己的汗水尽情的流淌。

夏天要是不淌汗,就不是一个好夏天。

就像春天人们要播种,秋天要收获,一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回到云氏大宅的时候,云昭已经狼狈不堪了。

他本身就很怕热,身上的衣衫穿的又厚,全身上下被汗水浸透之后,却觉得非常痛快。

“老天爷啊,夫君这是去做贼了?”

钱多多也是一个怕热的人,她到了夏天一般就很少离开内宅,加上两个儿子已经送到了玉山书院七天才能回家一次,所以,她身上薄薄的衣衫若隐若现的让人很想摸一把。

云昭的手才落在钱多多身体丰盈的地方,钱多多就像是被烙铁烫了一下似的,闪身躲开,幽怨的瞅着丈夫道:“不跟你胡闹,天太热了。”

“一起去洗澡?”

云昭热情的邀请。

“刚才洗过,才喷了香水,夫君闻闻。”

钱多多喜欢兰花香,这种香味淡淡的,可是能留香好久,嗅过香味之后,云昭就在钱多多的腰上捏了一把道:“你就是一个妖精。”

说罢,就匆匆去洗澡了。

天热就要洗热水澡,泡在热水里的时候难受,等从澡桶里出来之后,整个世界就变得冰凉了,晚风吹来,如沐仙境。

抽一口烟,再喝一口加了冰鱼的葡萄酒,云昭就对坐在秋千架上的钱多多道:“如果有一天我要杀元寿先生的时候,你记得劝我三次。”

钱多多摇晃着秋千道:“夫君还是要全盘掌握大明。”

云昭又喝了一口酒道:“皇帝的权力太大了,大到了没有边际的地步,而从肉体上将一个人彻底毁灭,是对皇帝最大的诱惑。

我一定不能受这种诱惑,做出让我后悔的事情来。”

钱多多幽幽的道:“李唐太子承乾曾经说过:‘我若为帝,当肆吾欲,有谏者,杀之,杀五百人,岂不定’,这句话说的确实混账。”

云昭一口将冰鱼连着葡萄酒一起吞下去,这才让重新变得燥热的身体冰凉下来。

举着空杯子对钱多多道:“必须承认,权力对男人来说才是最好的春药,他不仅仅让人欲望无边,还给人一种错觉——这个天下都是你的,你可以做任何事。”

钱多多来到云昭身边道:“如果您喝了春药,便宜的可是妾身,最近您可是越来越敷衍了。”

云昭瞅着钱多多道:“你知道我说的此春·药,不是彼春·药。”

钱多多吃吃的笑道:“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