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时间才是老大

第一三一章时间才是老大

世界是属于聪明人的。

且最终还是属于嗅觉灵敏的聪明人的。

像张国柱这种大牲口就没有办法理解云昭跳跃式的思维。

在云昭看来,有了铁路如果没有电报,完全是不完美的。

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事实上,别看张国柱学了一肚子的后世学问,论到本质,他依旧是一个大明土著。

当然,身为国相,他是非常合格的人选。

引领潮流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该是官员的责任。

当然更不应该是皇帝的事情。

玉山书院的几位大佬们倒是很希望云昭能完全沉浸在他的奇思妙想中,只要云昭不干政,玉山书院的几位大佬愿意举双手,双脚来支持云昭搞技术研究。

这些老家伙们固执的认为云昭这个皇帝才真正是天下之贼!

国相张国柱的权力是受约束的,而且他的任期只有五年,五年之后,如果大部分人不满意的话,他这个国相就要让位置。

这样的国相制度对天下只有好处,没坏处。

云昭这个皇帝就不同了,他是整个蓝田体系中最大的漏洞,是普天之下唯一不受律法约束的人!

这种人天生就该沉迷美色,夜夜笙歌,然后早早的把身体弄垮,最好活不到三十就死掉。

云昭这种只娶了两个老婆,没有沉迷于其它物事,且聪明的不像话的皇帝,就真的是蓝田制度的大敌。

跟元章先生的谈话自然是不欢而散。

这个老先生尽说实话,没有一点替云昭说话的意思,以最辛辣的语言直指云昭内心最黑暗的地方,一点都不害怕被眼前这头权力野兽剁掉脑袋。

云昭把威胁利诱的话都说了,可惜,老家伙一点颜面都不给。

“这可是大好事,国无铮臣,必生妖孽,家无倔子要败家的,你的臣子中有这样的人,你要珍惜。”

晚上跟云娘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从母亲口中得到了这么一句劝诫,看样子母亲已经被这些老家伙们给糊弄到他们一伙的队伍中去了。

““天子有诤臣,虽无道不失其天下父有诤子,虽无道不陷于不义故云子不可不诤于父,臣不可不诤于君”出自旧唐书。”

云昭见母亲一直看着自己,就干脆把旧唐书里的句子背诵出来,好让母亲安心。

用过晚饭之后,云昭就待在自己的书房里,无聊的摇着一个手摇发电机,这东西现在跟枕头一般大,这东西是云昭自己摸索出来的。

原理就是,就是线圈在磁场中旋转,然后就产生了电流。

瞅着线头终端不断地冒出蓝色的电火花,云昭最后还是叹息一声放弃了继续摇发电机的想法。

玉山书院那里还有一个更大的,是由水力带动的,产生的电力比手摇的要大的多,可惜,目前的研究也就到这里了,二十六个通电的铜片,虽然能传递一些有用的消息,然而,错误百出的还不到可以使用的地步。

云昭很想知道韩秀芬,施琅他们正在干什么,他很想知道进入了西域的段国仁现在是否安好,很想知道李定国在一片石之前修建的防线进度如何,他也想知道青龙跟云猛在西南的工作进度

总是看一些迟滞的消息,让云昭很是悲伤,有很多,很多消息,他原本可以实时指导的,现在,只能看着他们向错误的或者云昭不理解的方向狂飙。

将在外君命可以不受!

这句话是很多皇帝深恶痛绝的。

“呀呀,陛下又弄出闪电了。”

云花看到了那些微弱的蓝色闪电很是兴奋。

“你可以去抚摸一下闪电,这样,你就成全天下第一个抚摸闪电的人。”

云花瞅瞅那些看着就不像是善类的蓝色电火花摇摇头道:“会被雷公劈死的。”

“雷公只劈坏人,恶人,不劈好人,你尽管试试。”

前几日,就是这个蠢人,用清水替他清洗了发电机,云昭很想让她长长记性。

“雷公不会劈好人,但是,少爷您会!”

云花对云昭的诱骗完全无视,鄙视了自家的皇帝少爷之后,就扭着粗壮的腰肢走了。

“都开始变聪明了”

云昭哀叹一声,就丢下发电机,来到书桌后边坐下来。

环视了一遍书架上的书,这里所有的书都跟发电机一点关系都没有,这让云昭非常的不习惯,如果在后世有书,有资料,加上现在的资源,他连原子弹说不定都能造出来。

第一波去欧洲的人回来了。

去了十九个人,回来了十一个,三个人在埃及附近与强盗作战的时候战死了,三个人在欧洲争夺人家发明的时候战死了,还有一个死于疾病。

不过,他们在欧洲三年的收获还算不错,弄来了不少让云昭觉得有用的东西。

比如可以改变视力的单只可以夹在眼眶上的眼镜,这东西对蓝田来说不算什么,这里已经有了极为正式的近视眼镜,跟老花镜子。

一张精致的世界地图,看落款是摩卡拖的作品,在地图的下方位置上,还用拉丁文写了一行字一种新的且更完整的对地球的描述,特别适合水手使用。这也是一个不错的东西。

云昭知道,这种绘图方式确实让地图变得很好看,可是这东西严重失真。

复合显微镜这东西就是宝贝了,虽然这东西还非常的简单,仅仅是用一个凹镜和一个凸镜做成的,镜片的磨制很粗糙,不过,看在这些人仅仅花了五个金路易的份上,也就接纳了。

玉山书院的人会想办法把这东西慢慢改进的。

水温计这东西在蓝田已经不算什么新鲜东西了,玉山书院早在去年就研究出来了水银温度计,而这些人拿回来的水温计还是一个空心玻璃管制造的空气水温计,准确性上与通过水银的热胀冷缩来判断温度的水温计没法子比。

所以,云昭随手就把这个东西丢掉了。

从荷兰人那里弄来的小作坊生产的望远镜,同样让云昭很失望,他们生产的望远镜,远远比不上玉山书院的精工出品。

被这些去欧洲回来的人吹嘘的神乎其神的法国输血法,在云昭眼中,同样粗鄙不堪,把一只羊的血输给一个快死的人,这个人居然活下来了,被认为是神迹。

同样让这些去欧洲寻找那里最新技术的蓝田学子们为之欢呼,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人一个叫做让巴尔替斯特的人手中得到了秘方。

云昭知道,在没有弄清楚血型概念之前,任何输血手术其实就是谋杀!

对于这些人从意大利弄回来的蒸汽涡轮机云昭是充满渴望的,等他实际看到了这个在一个球体上开两个洞,在地下烧火,加热水变成蒸汽,然后蒸汽从两个洞里喷出来,带动球体旋转的涡轮机,让云昭暴跳如雷!

蓝田的往复式蒸汽火车都已经出来了,这些人却被人家用公元一世纪就发明出来的东西给骗了。

为了这个东西,他们甚至损失了一个人

他们还带回来了欧洲的纺纱机,这种粗苯的东西连几百年前元朝妇人黄道婆发明的三锭脚踏纺纱车都不如,根本就没有任何借鉴的意义。

要知道,如今的蓝田纺纱作坊,用的就是黄道婆发明的去籽搅车,弹棉椎弓,三锭脚踏纺纱车,想要在这些技术上前进一步,那就要等到珍妮纺纱车出现了。

技术的进步是一步步推进的,很多东西都是一个划时代的东西发明之后,其余基于这项技术的发明才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发现。

云昭知道又如何?

他知道的仅仅是一些连皮毛都算不上的东西。

就像他知道原子弹是威力最大的武器,可是,知道有个屁用,他连原子弹的构成都不知道,也就是知道这东西会炸,能炸的很厉害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最无敌的还是时间。

云昭不过是时间上的一粒尘埃,不小心被风带去了时间链条的前端,而时间依旧是时间,不会因为一粒尘埃就有所改变。

钱多多来云昭书房的时候,发现这里面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都不见了,整个书房显得宽敞明亮了很多。

她的丈夫正坐在桌子前边,认真的看着文书,裴仲就站在不远的地方,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家皇帝勤奋的工作。

等丈夫批阅完文书,钱多多就指着原来摆放那些奇怪东西的地方道:“都去了哪里?您不玩了?前几天云花还抱怨说您要用雷电劈死她呢。”

云昭摇摇头道:“你们这些人太蠢,还没有法子理解我的所作所为,一个聪明人在傻子群里,那个聪明人看起来就是最傻,最疯的一个。

我准备给你们时间,等你们都聪明起来之后,再说那些你们无法理解的东西。”

面对丈夫的抱怨,钱多多自然不会在意,她更关心蓝田县县令的人选。

“听说,您准备等夏完淳毕业之后,就让他去担任蓝田县令?”

云昭点点头道:“是这样的。”

“那么,彰儿,显儿呢?”

“等他们长大毕业之后。”

钱多多拍拍自己高耸的胸脯道:“吓死妾身了,还以为您会”

云昭皱眉道:“以为我什么?”

钱多多吃吃笑道:“以为您准备跟妾身一起共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