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悲怆的希望

第一三二章悲怆的希望

人才必须成阶梯状出现最好。

刘主簿这样的就属于断层。

是漏洞,也是云昭的弱点。

所以,需要弥补。

蓝田县几乎是整个关中最精华的地区,即便是繁华的长安也无法与蓝田县的商贸相比。

因为,几乎所有排的上号的大型商会,以及巨型作坊,都落户在蓝田。

十余年下来,区区一座蓝田县,常住人口已经达到了百万之众。

这里有九成以上的人不依靠土地吃饭,而是依靠自己的双手做工吃饭。

所以,整个蓝田县的产出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

这里出产全大明九成的钢铁,九成以上的军火,这里不是丝绸的产区,却汇聚了大明六成的丝绸,以及五成以上的棉布。

这里并非大明的粮食主产区,然而,这里的粮库,装了足够关中人食用两年的粮食。

至于那些普通的衍生货物,从马车,内河船只,农具,铁器,香料再到瓷器,印刷,纸张,乃至针头线脑,都占有非常大的比例。

至于新兴的毛呢产量更是为大明独有。

同时,这里也是好货物的代名词。

每年蓝田县收到的赋税,基本上占据了整个关中赋税的八成,即便是雄伟的长安也无法与蓝田县相比。

这就是云昭不愿意撒手蓝田县的原因所在。

权力必须是以经济为支撑,才能有真正的话语权。

而控制了蓝田县,就等于控制了关中,控制了富庶的关中,基本上就有了鹰扬天下的本钱。

刘主簿很谨慎,也很勤劳,可是呢,他终究太蠢了。

毕业考试结束了,夏完淳毕竟没有得到雏凤清声的奖励,同样的,金虎也没有拿到,与韩陵山与韩秀芬一样,他们两人最后打的难解难分,最后打出真火,双双判以犯规,被淘汰出局。

第三名黄伯涛兴奋地差点昏厥过去。

他的本事在前十二名里面并不算太出色,只是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勇气,上台挑战了金虎,然后被人家一记重拳砸在眼眶上昏厥过去后,被抬下去了。

醒来之后,他又极不甘心的去挑战了夏完淳,同样的,也是眼眶挨了一记重拳被打的昏过去了。

就是看到了他的惨状,其余的人面对金虎,或者夏完淳的时候都选择了认输。

直到金虎跟夏完淳两个打的两败俱伤之后,众人才猛然醒悟过来,只要作战,至少就有一分可拿……

于是甲申年的雏凤清声,花落黄伯涛,又名——黄国涛!

被金虎跟夏完淳殴打的如同熊猫一般的黄伯涛披红挂彩站在玉山书院山长徐元寿身边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狗,接过了雏凤清声的牌牌,想要跟往年的大人物一般怒吼一声以示雄壮。

看到夏完淳跟金虎两人愤怒的快要炸裂的眼睛,马上就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匆匆下了台子。

眼看别人风光,金虎,夏完淳两人也没有办法。

他们之间的战斗已经不是能用拳脚跟学问就能分出高下的。

“我要就职蓝田县令。你准备去哪里?”

夏完淳摇摇头暂时忘记了黄伯涛那张欠揍的嘴脸问金虎。

“我去西南就任参将。”

金虎也没有什么好失落的,只要夏完淳没有拿到雏凤清声,谁拿都无所谓。

“你兄长他们就要搬迁来长安了,你还去西南做什么?要知道做文职要比武职有前途一些。”

“我要立功,文职需要熬时间。”

“你家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了,你这么急着要军功做什么?”

“只有军功才能让我有机会向陛下提出一些不合规矩的条件。”

夏完淳立刻就明白了金虎的心思,叹口气道:“很难,非常难,蓝田重臣与朱明皇室结亲,基本上没有可能。”

金虎掏出一根烟点上之后道:“那只能说明我立下的功劳不够大。”

夏完淳皱眉道:“你这人一定要跟我师傅拧着干是吧?”

金虎一口气将半根烟吸的只剩一点烟蒂,喷出一口浓烟道:“她太可怜了,就这样吧,我走了。”

夏完淳在他身后道:“没获得同意之前,莫要相见!”

金虎停下脚步,解下那条绑在手腕上的丝巾,从中间扯开,递给夏完淳一半道:“我不能去,你能去,告诉那个可怜的女人,此心不移。”

望着金虎远去的背影,夏完淳很想丢掉这片烂布,想了想,最终还是塞进袖子里,等有机会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再送给她,至于那句——此心不移,他权当耳朵不好没听见。

“女人都是害人精!”

夏完淳重重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就下了玉山。

毕业生在毕业考试过后,所有人的都有了去处,没时间让他们跨马游街,大明到处都缺人手,最后一场打比结束之后,就被撵出了玉山书院。

夏完淳觉得自己可能要在蓝田县令这个职位上干好长时间,时间的长短应该取决于两个师弟的成长快慢。

不过,两个师弟傻傻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成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

云彰已经长得有模有样了,趴在地上做伏地挺身的时候,哪怕背上坐着一个胖孩子,他也做的毫不费力。

云显就不一样了,他的两条胳膊已经开始颤抖了,不过,看起来很坚强,明明已经受不了了,还是在咬着牙坚持。

当然,如果监督他们练武的人不是冯英母亲的话,他一般不会这么卖力。

母亲那里可以撒娇,父亲那里可以耍无赖,唯独冯英母亲这里不成,她会真的打人……

当云琸被冯英母亲提着放在云显背上之后,云显就吧唧一声趴在地上不动弹了,不论他如何的努力想要把妹子扛起来,他的两只胳膊就是不听话。

云琸骑在哥哥背上很开心,不断地喊着“驾,驾。”小屁股还扭来扭去的,像是真的在骑马。

“松开双臂,休憩片刻,要懂得调动全身筋骨,腰要硬,腿上要发力,双臂只起支撑作用……”

夏完淳见云显真的很狼狈,而冯英站在一边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就连忙教云显发力的要领。

“啊——”云显脖子上的青筋都出来了,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终于学会了运用自己的筋肉,勉强把妹子胖胖的身体支撑起来,不过,也只有这么一下……

“去吧,你师傅在书房等你呢。”

冯英不满夏完淳临时指导云显,她今天就是要找茬揍云显一顿的。

夏完淳给了可怜的云显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走了。

这让满怀希望的云显立刻就陷入了绝望之中。

今天早上的兵法背的不好,现在练武又练得不好,今天,这顿揍看样子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了。

夏完淳进了书房,见师傅正在跟裴仲说话,就安静的守在一边等他们把话说完。

“李定国决定攻击山海关的要求,已经获得了批准,山海关一定要拿下来,至少在冬日来临之前一定要拿下来。

告诉李定国,拿下山海关之后,就留在山海关,不着急向前推进,只要守好山海关,建奴,李弘基,吴三桂三方必定会出现摩擦。

同时,蓝田城方向的军队也会从草原方向开始挤压建奴的生存空间。

就目前而言,围困建奴,才是大方向。”

裴仲领命离开,走的时候还小声恭贺了夏完淳一下。

云昭喝了口水道:“怎么,雏凤清声被别人拿走了?”

夏完淳道:“两虎相争,看热闹的捡了一个大便宜。”

云昭道:“那还是你的实力不够出类拔萃,这个时候你千万别给我生出什么狗屁的‘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出来,那是失败者的哀鸣,没有任何意义。”

夏完淳道:“弟子已经把这事忘记了。”

夏完淳很想跟师傅说一下沐天涛的事情,话到嘴边,他还是忍住了,自己不帮沐天涛,至少不能坏了这家伙的事情。

“你上任蓝田县令是我争取回来的,朝堂上争议颇多,所以呢,你要给我当好这个县令,遇见事情多与刘主簿商议。

刘主簿这个人虽然愚蠢一些,不过,忠心不容质疑。

你去了要多尊敬一下他,一起把即将开始的铁路事宜办好。

对商贾不能太过苛刻,又不能太放纵,恩威并施才是王道,中间这个度你自己把握。”

夏完淳点头答应之后,又低声道:“要不然,弟子就任蓝田县丞这个职位也可以。”

云昭摇头道:“我知道你的顾虑在那里,不过呢,该跟你说的已经全说了,名不正则言不顺,这件事就这样了,你不用担心,直接去上任就好了。”

夏完淳又道:“师傅,很多人对我们要如此大规模的修建铁路很不理解,您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云昭想了一下道:“修铁路是正确的。”

“正确在什么地方?”

“它能让整个世界活起来。也能让整个世界变得快起来,无数年来,我们想要去遥远的地方,需要经历无数的时间与艰难困苦。

我们想要把天下的货物调配起来基本不可能,我们想要得到远方亲友的消息,需要耐心的等待。

小子,假如火车道能把大明各地连接起来,我们大明,将会进入一个新的历程,一个新的世界。

火车会让大明人过上另外一种生活,一种更加像人的生活。

我甚至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做到‘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