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脸面啊

第一三四章皇帝的脸面啊

韩陵山回来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云昭喝酒。

今天喝的酒是韩陵山拿来的竹叶青。

这种酒液碧沉沉的,很像毒药。

“你最近杀气很重,喝这种酒比较好。”

韩陵山端起酒杯邀饮。

云昭一口喝干杯中酒道“我已经有三年时间没有杀过人了。”

韩陵山道“你应该杀的。”

“不管好坏的杀人?”

“没错,你越来越喜欢收藏人头杯子这不是一个好事情,现在杀一些无所谓的人,总比你将来杀一些让你觉得后悔的人要好。”

云昭闻言,一口气连着喝了三杯酒道“我不想杀人,尤其是跟随了我很久的人,他们就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杀他们,就像是在杀我。”

韩陵山笑道“你这人很贪婪,什么都想要,什么都不想舍弃。吃的太多会撑死的。”

云昭睥睨了韩陵山一眼道“人称云昭为野猪精,野猪精有一样好处就是食肠宽大,不论吃下去多少,都能消受的了。”

韩陵山笑道“知道不,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死心塌地跟着你的缘故,不过呢,你是野猪精,不是垃圾桶,好的多装些不要紧,垃圾装多了总要倒出来一些。”

“怎么倒?说实话很现在对我家先生已经很厌烦了,我们两个今晚去弄死他?”

云昭把身体前倾,盯着韩陵山。

韩陵山摇头道“我敢保证,咱们两个今晚弄死徐先生,明天早上,你就会追悔莫及。”

云昭端着酒杯道“不一定吧,说不定我会庆祝。”

韩陵山大笑道“你如果想要这么做,徐先生他们的骨头早就可以当鼓槌使唤了。”

韩陵山喝一口酒瞅着云昭的眼睛道“我就奇怪一件事,徐先生他们的作为应该是有益于国家的,又不是他们个人有什么不好的追求,你为何会如此反对呢?”

云昭摇头道“他们的作为是错的。”

“错在哪里?”

“错在要走老路!”

“什么老路?”

“封建!”

“封建在我中华其实仅仅维系到战国时期,自从秦王一统天下施行郡县制度之后,我们就跟封建没有多大的关系。

西汉初期还能有一阵子属于封建,不过,那是家天下的表现,自从晁错这个人废黜分封,景帝大力推行”推恩令“之后,封建出去的王侯,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权力了。

在以后的王朝中,虽然总有封王出现,大多是没有实际权力的。

朱明在太祖皇帝这样做了之后,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燕王野心难以抑制,引发了靖难之役,他登基之后,着手的第一件事就是削藩。

这条路明显是走不通的,徐先生这些人都是饱学之士,如何会看不到这一点,你怎么会担心这个?”

云昭摇头道“封建有多重表现形式,裂土封王是其中最明显的一项,却不是最严重的,我如果准备裂土封王,那么,我就一定有能力再收回。

徐先生他们要做的封建是准备封建皇权。

也就是说,徐先生他们认为我的存在才是我们大明最不合理的一点。”

韩陵山皱眉道“他们准备推翻你?”

云昭端起酒杯道“你觉得可能吗?”

韩陵山断然道“没人能推翻你,谁都不成。”

云昭喝口酒道“你信不信,如果我恢复到六岁时那种懵懂状态,徐先生他们一定会豁出老命去保护我,并且会拿出最凶残的手段来维护我的权威。

也就是说,我虽然脑袋空空却可以成为天底下最具威严的君王。

那个时候,我即便是胡乱下达了一些指令,不论这些指令有多么的荒唐,他们都会遵行无虞?”

韩陵山点点头道“莫说是他们,就是我,也会这么做。”

云昭摊摊手道“你看,麻烦就在这里,我们的情谊没有变化,如果我本人变得弱小了,我的权威却会变大,反过来说,如果我本人强大了,他们就要拼命的削弱我的权威。

这就让他们变得矛盾。

我也变得矛盾。”

韩陵山点点头道“也就是说他们针对的是皇权,而不是你。”

“错了,他们针对的就是我,针对是皇帝,他们不相信我会一直睿智下去,只要我有任何出格的行为,他们就会不顾一切的阻止,”

韩陵山瞅着云昭认真的道“你身上有很多神奇之处,跟随你时间越长的人,就越能感受到你的不凡。在我们过去的十几年奋斗中,你的决策几乎没有错过。

这就非常的神奇了,我不知道这是你的洞察力太过高超的缘故,还是你真的是一头可以看透时间的野猪精。

一个人不可能不犯错,直到现在,你真的没有犯过任何错。

最要命的是咱们当初拿来当玩具用的大茶壶,你最后都能把它弄成国之重器。

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对徐先生他们造成了多大的冲击吗?

这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他们或许不会反对你当皇帝,可是,你要是当神,那就太可怕了。”

云昭摇头道“我从没有想过当神,当了神之后,很多事情就会变味。”

“对啊,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这么说,你之所以从顺天府匆匆回来,就是给他们当说客的?”

“我是监察部的大统领,监察天下是我的职权,玉山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如何会看不到?”

“那好,你去告诉他们,我不想当神,不过,我要做的事情,也不准他们反对,就目前而言,没人比我更懂这个世界。”

韩陵山牙痛办的吸着凉气道“这话让我怎么跟他们说呢?”

云昭喝口酒道“我是真的懂,不是假装的。”

“你凭什么懂?”

“我是野猪精成不成啊?”

“你不讲道理!有本事你现在就变成一头巨型野猪让我看看!”

云昭微微一笑道“我能看到罗刹人正在荒原上的河流里向我们的领地上漫溯,我能看到脏脏的欧洲如今正在慢慢兴盛,他们的无敌舰队正在成形。

我能看到韩秀芬他们在马六甲海峡上正在于英国人作战,我还能看到哪里的丛林里有无数野人跟猴子一起摘野果子吃,也能看见他们野生的稻米在不断成熟,不断枯萎……

朝鲜王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苦难,日本大将军德川家光正在向对马岛派兵……在一个叫做琉球的地方,哪里的王正在准备礼物与美女,准备前来我大明朝拜。

我还看到一艘艘从欧洲出发的船只,带着无数穷人与罪囚横渡大西洋之后踏上了一片簇新的土地,正在于当地土著交朋友……

我还知道在一块巨大的大陆上,有数百万头角马正在迁徙,狮子,鬣狗,豹子在他们的队伍旁边巡梭,在他们将要泅渡的河流里,鳄鱼正虎视眈眈……

我还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头头巨大的白熊,正在极北之地在风雪中漫步,我更加知道一群群的企鹅正在排成方队,脚下蹲着小企鹅,一起迎着风雪等待漫长的黑夜过去。

所以,听我的没错,只有在我的指引下,大明才能用最短的时间达到巅峰,才能在即将到来的大争之世占据领先位置……”

云昭说的滔滔不绝,韩陵山听得目瞪口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被云昭欺骗的次数太多了,对云昭这种幻想中的画面他也很熟悉,因为,有时候,他也会幻想。

“你让我这样跟他们解释,你信不信这样说了,他们会集体狂怒?”

“我说的是实话,你们爱信不信。”

韩陵山呆滞了片刻道“我会派出上百支欧洲奴隶们去探索你说的事情,如果有一件是真的,我就会警告徐先生他们老老实实听你的安排。”

云昭鄙夷的道“朕本身就是皇帝,难道他们就不该听我这个皇帝的话吗?”

韩陵山摇头道“你是我们的皇帝,人家几个人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任何皇帝,不论是朱明皇帝还是你这个皇帝。

说服他们要讲道理。”

云昭冷笑一声道“等我弄出千里传音之后,再看看这些老家伙们如何面对我。”

韩陵山道“你把火车弄出来了,人家还不是淡然视之?”

“你前面说我可以随便杀几个人泻火?”

“没错,陛下已经很多年没有抢劫过明月楼了,不如我们明晚就去抢劫一下?”

“明月楼现在归属鸿胪寺,是朕的财产,我抢劫他们做什么?”

“那里的美人已经有些迟暮了,都盼着陛下去抢劫呢。”

“咦?她们知道抢劫明月楼的是我?”

“现在啊,除过您之外,所有人都知道陛下有抢劫明月楼的癖好,人家把明月楼修建的那么豪华,把活水引进了明月楼,就是方便您放火呢。

人家还警告所有护卫,遇到强大的无可匹敌的抢劫者,立刻就装死或者投降。

美人儿会把自己洗干净了躺在床上等你,你进去了绝对不会反抗,账房先生会把金银装在很适合带走的背包里,就等着您去抢劫呢。”

云昭的眼睛瞪得如同核桃一般大,半晌才道“朕的脸面……”

book。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