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雷霆手段

云昭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深受百姓爱戴的爱民如子的好皇帝。

当然,蓝田乃至关中百姓就是这么看的。

不过,他们的看法跟云昭想的还是有些差别,他们认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们就是兔子窝边上的草,云昭就是兔子窝里的那只肥兔子。

因为云昭家是强盗窝,所以,他一统关中之后,关中百姓也就自认为是云氏强盗的一份子了。

强盗头子不抢劫是不合道理的。

好在自家的强盗头子只喜欢抢劫明月楼从不抢劫别处,更不会去祸害普通百姓,在百姓眼中,这他娘的就是好事。

抢劫明月楼多好啊,那里是一个美人窝,还有大量的钱,陛下趁着月黑风高的晚上,蒙上脸拿着刀带着一群侍卫去抢劫明月楼

楼里的美人们一个个千娇百媚,楼里的银钱堆积如山。

陛下蒙着脸临幸过那些美人儿,拿走楼里的钱走的时候再放一把火这就很完美了。

陛下的强盗传承得到了延续,明月楼的名声变得更大,百姓们知道陛下抢劫过了,就不会去抢劫别人,看似对所有人都好。

明月楼屡次被抢劫,每次都能从灰烬中重生,每烧毁一次,就变得更加宏大,完全是关中百姓在后面支持的缘故。

就连明月楼里面的男女管事对这事都见怪不怪了,最早的时候陛下玩的很过火,有时候会死人,后来渐渐地不死人了,事情也就变成了游戏。

原本明月楼里的人是不知道抢劫者就是陛下的,自从云杨跟老鸨子打的火热之后,就在无意中告诉老鸨子被抢劫的时候别反抗就不会有事。

这句话就很让人起疑心。

再后来李定国不甘心自己背上这个恶名,回到明月楼的时候,总要为自己辩解一下,所以,渐渐地,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过来了,抢劫明月楼的主犯就是蓝田皇廷的皇帝陛下。

韩陵山之所以会怂恿云昭再去抢劫一下明月楼,完全是因为这种龌龊的行为,在徐元寿等先生眼中是重要的加分项行为。

看一个从不犯错的人犯错,对别人来说是一个大解脱。

徐元寿等先生认为世界上就不该或者没有完美的东西。

这群在陕西生活很多年的老顽固们,换一个新碗吃饭都要给饭碗上磕一个小缺口,认为太完美的东西不长久,有瑕疵的东西才能长久。

云昭表现的越是完美,他们的忧虑就会越深。

他们很希望云昭能够遭受一次记忆深刻的失败如果能像曹操那样一边失败,还能一边表现出枭雄之态的样子就最好了。

从韩陵山这里云昭终于明白这些老顽固的想法了。

不过,他把这些人的想法统统归结于吃饱了撑的。

韩陵山是云昭绝对可以相信的人,所以,他的出现很大的缓和了云昭对玉山书院里某些人的看法。

造成这种误会的原因,就是那群人不懂得如何沟通,他的脖子就像树干一样坚硬,在云昭跟他们谈话的时候,他们不懂得退让,生怕自己退让了,说了一些软话,会降低自己的人格魅力。

如果云昭把这人一起邀请来谈话,可能会出现一些倾向云昭的舆论,像他那样一位位的谈话,那就完蛋了,全部都是死硬派。

竹叶青的酒劲很大,两个人喝了大半坛酒之后,云昭就有了几分醉意,摇摇晃晃的回家了。

韩陵山却在云昭走了之后便松了一口气。

云昭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那个睿智的师长与兄弟。

抬头看天,月亮已经落山了,而张国柱的国相府依旧灯火通明,背着旗子的快马,依旧不断的进出,院子里还有更多的官员在忙碌。

韩陵山就这样走进了国相府。

当院子里的官吏们看清楚韩陵山的脸之后,一个个就僵住了,直到韩陵山走进了国相的房间,这些人才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官员们或许不怕钱少少,但是,没有人不对韩陵山畏惧几分的。

所有人都知道韩陵山其实不负责监察国内,但是,这个人的名字就代表了冷酷与危险。

韩陵山见张国柱依旧秘书以及官员们簇拥着办公。

就对屋子里的人淡淡的道“出去。”

众人僵住了,张国柱抬头看看韩陵山就对这些不知所措的官员以及秘书们道“你们出去吧。”

众人这才匆匆离开。

韩陵山用脚关上门,将夹在胳膊下的小半坛酒放在张国柱面前道“休息一下,公务干不完。”

说着话,依次将袋子里的花生米,以及卤肉,丢在桌子上。

张国柱随手抓了一把花生米丢嘴里道“跟陛下喝酒了”

韩陵山道“你委托我办的事情办完了,陛下没疯。”

张国柱道“既然陛下没疯,那么,就是玉山书院的老学究们疯了。”

韩陵山道“他们也没疯,一个个都清醒的要命。”

张国柱道“你总要找出错误的一方才成。”

韩陵山摇头道“没有对错,不过呢,我已经将纷争缩小在了陛下与徐先生之间,这种纷争不能扩大,即便是爆发,也只能在小范围爆发。”

张国柱笑道“你这样做其实已经做了选择,玉山书院的人如果不能联合大多数人,是没有办法跟陛下抗衡的,你在帮陛下。”

韩陵山道“我不帮他帮谁呢你知道我这个人历来是帮亲不把帮理的。”

张国柱喝了一口酒道“只要陛下不犯大错,我也是站在陛下这边的。”

韩陵山道“既然如此,那么,陛下准备拆分玉山书院的建议,你应该没意见吧”

张国柱道“玉山书院如今太过庞大,课业也过于繁杂,已经到了穷一人一生也无法研究透的地步,培养专门人才的才是根本。

首先,管理学院不能动,必须留在玉山,军事学院必须留在凤凰山,其余的比如法科,税科,商科,农科,水利科,钱科,库藏科,将作科等等等等,如今可以准备在顺天府,应天府落脚了。”

韩陵山道“先生们一定很伤心。”

张国柱道“有什么好伤心的,他们依旧是先生,好多人还要去各地充当山长,话语权更重才对。”

韩陵山指着张国柱道“你的这些话说的很丧良心啊,老先生们一个个都成了山长,以后就不会专门去教学生了,话语权重了有个屁用。

他还能影响我们这些人不成了不起位置变高了,我们多尊敬一些,多给他们的书院一些钱,不出五年,等更多的玉山学生走上教授位置,老先生们对学生的话语权就越发的少了。”

张国柱抱着酒坛子笑呵呵的看着韩陵山道“先生们的去向划分是一门大学问,你心里应该很有数。”

韩陵山夺过酒坛子喝了一口酒道“这是钱少少的事情。”

张国柱嘿嘿笑道“是啊,小舅子帮姐夫是天经地义的,我们这些当妹夫就算了。”

云昭回到家中,可能是酒意发作,倒头就睡,他觉得浑身轻松,在梦境中飘荡了许久,才沉沉入睡。

夏完淳可没有师傅这种幸福。

他有些悲怆的看着坐了满屋子的青年商贾道“以后的铁路修建事宜,就要拜托诸位了。”

眼角还有眼泪的青年商贾齐齐站起来,朝夏完淳拱手道“愿为县尊效犬马之劳。”

夏完淳从座位上走下来,缓缓走过没一个人的身边,认真的看过每一张脸,最后朝众人弯腰施礼道“你们在各自的家中算不得重要人物,是可以推出来牺牲的人。

这一次你们当家的父兄们可能想错了。

我把你们招来,就是为了要重用你们

这些天来,你们也看见了,我之所以故意折磨你们,目的就在于驱赶走那些在你们家族中天生就占据重要位置的人。

实话更你们说,对于旧的商贾,蓝田皇廷对于他们充满血腥味的起家方式是不认同的。

而蓝田又不能大量使用没有经过新王朝改造过的人。

如今,我们已经一统天下,做事情的方式需要商榷,国相府决议,将会用你们这些在你们家族中毫无地位的人来取代你们老旧的父兄。

蓝田不需要褫夺你们的家产,甚至是要培育你们,帮扶你们成为新一代的大明商贾。

我们新一代的商贾,将不再赚取百姓的血汗钱,将不再吃人头饭。

我们讲究用自己的金钱来发展国计民生顺便达到赚干净钱的目的。

你们的家族依旧在,只是延续你们家族荣光的不是你们的父兄,而是你们。

我们一定要精诚团结,从修建铁路开始,一步一步的拓展我们的商业帝国。”

夏完淳的一番话,再一次掀起了这群庶子的狂热之情,在不褫夺族产,不伤害自家父兄生命的情况下,没有一个庶子认为自己不该执掌家族大权。

分配完任务之后,这些庶子商贾们在天亮时分离开了蓝田县衙,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似乎变得坚定了很多。

刘主簿用力的帮夏完淳揉捏着肩颈,他的手法很好,夏完淳也非常的享受。

“小少爷,您说这些人回去之后会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他们的父兄呢”

夏完淳哼哼唧唧的道“他们看到了他们的父兄在我的威严下唯唯诺诺的样子,又得到了我切实保证他们地位的承诺。

在这种状况下,再懦弱的人都会生出一些野心来的。

退一万步来说,他们的父兄即便是知道了我的谋划又如何呢

说真的,不杀他们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