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谁的银子就是谁的

徐五想回到官邸的时候,密谍司的人比他回来的更快。

他们可没有徐五想那么多的废话,去了别的在京漕口,见面就杀人,直到将这些人杀的心惊胆战之后,才会找人谈话。

在这种局面下进行的谈话,一般都很顺利。

不过,杀戮已经必不可免,漕运上的人被清洗也成了必然之事。

徐五想总以为自己的政治手段已经很成熟了,没想到,到了最后,还是要用强盗的手段。

他认为自己已经失败了。

偌大的京城,没有半点生气。

这座城里的人仅仅依靠本能生活。

有些街道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了繁华的影子,但是,繁华的仅仅是人,而非人心。

李定国要五万民夫开挖横渠,这明显是帮徐五想。

所以,徐五想很快就挑选出来五万民夫,命他们去山海关做工。

这些人离开京城的时候,又免不了与家人有一番生死离别。

看着这些人痛不欲生的样子,就连徐五想都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京城里的粮食养不活这么多人,徐五想最终还是咬着牙把这些人押送去了山海关。

有了这件事之后,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在京城里的权威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再安排这些人去做恢复城市的工作时,人们显得更加顺从了。

正阳门上开始升起一轮正常的太阳。

观星台上,那些丢失的天文器具,再一次沐浴着阳光熠熠生辉。

钟楼上的青铜钟已经重新铸造好了,鼓楼上的巨鼓也换过蒙皮,在七月的第一天到来的时候,京城时隔四个月,再一次响起了晨钟暮鼓。

钟鼓似乎敲醒了京城人的心灵,把他们从迷蒙中拖拽出来。

钟鼓更代表着一种秩序,表示苦难已经过去,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每天从各地运到京城的粮食,都会在清晨时分从城门里进入城中,人们眼看着久违的粮食开始进入知府大人设定的两百二十七家粮店。

运进来的不仅仅是粮食,还有大量的盐巴,茶叶,以及布匹。

有了这些东西人就能活下来……

梁英来到京城已经四个月了,她是第一批随着大军进入京城的蓝田抚民官。

与公主相处的时间长了,她就不再适合在密谍司干下去了,这好像很符合梁英的心思,她喜欢跟真实的人打交道,讨厌用虚假的心思与人勾心斗角。

骗人,很多时候对自己也是一种伤害。

今天,她要去正阳门下一个老学究家里,劝说他重开私塾,蓝田对于私塾是有补贴的,即便是现在的学生们交不起束脩,仅仅是蓝田派发的补贴,就能让老学究的生活有保障。

她不是第一次去老学究家里劝说了,每一次去,老先生都白眼看天一言不发,他凌乱的白发,以及枯瘦的身体在蓝天白云下显得极为渺小。

他并非如此渺小,而是因为他佝偻着身子,缩着脖子,让人实在是没办法将他看的更加高大一些。

老学究家中只有一个老太婆,以及一个看着很灵性的小男孩。

梁英再一次拍门进入,老先生难得的看了她一眼道:“这年头还有人愿意读书?”

梁英笑道:“人不学,不如猪。”

老先生点点头道:“连名字都不会写的人,就不算一个人。”

梁英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鸡蛋递给了那个早就在等候他的小男孩道:“再忍忍,等漕运开了,外边的物资大量进京了,我请你吃蛋糕。”

小男孩瞅着梁英道:“什么是蛋糕?”

梁英吸溜一口口水道:“那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咬一口就像咬在云上,香甜的气息能笼罩你好几天,呀呀,不说了,我流口水了。”

瞅着小孙子满脸神往的样子,老先生脸上的悲苦之色敛去了几分,正色对梁英道:“现在,新的陛下真的觉得读书人有用处?”

梁英笑嘻嘻的道:“陛下对读书的重视,远超前朝,他常说,人不读书是一种疾病,需要救治,甚至需要强迫救治。

就小女子而言,六岁开蒙,八岁进入玉山书院下院就读,没日没夜的读了八年,又历练了两年之后,才被派出来为官。”

老先生摇摇头道:“女子可以为官?”

梁英早就懒得跟京城里的这群土鳖解释,笑嘻嘻的道:“是啊,本不该为官的,可是关中的读书人太少了,陛下又非饱学之士不用,我这样的小女子也只好抛头露面的为官了。

至少,比找一个白丁或者武夫当抚民官要好。”

老先生重重的点点头算是严重同意梁英的话。

“浩劫啊……”

瞅着老先生潸然泪下的模样,梁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情绪的闸门打开了,所有的事情都好办。

梁英离开老先生家的时候,两只眼睛红的如同兔子一般,老先生一家的遭遇实在是太惨了,听老先生诉苦,她就陪着哭了一上午。

不过,结果很好,这位极为方正的老先生,终于同意开馆授课了。

说真的,在一个小的环境里,读书人依旧掌握了发言权。

比如这位名叫刘敬的老先生,他的行为将会影响附近好大一群人。

只要私塾开始授课,这里的生活就预示着恢复了正常。

对于找重点开解,这种工作方式对梁英来说并不算难。

徐五想已经把京城划分成了十八个街区,梁英负责的街区是以正阳门为起始点的,从这里一直到天文台都属于她的管辖范围。

在她负责的区域里,有皮街,竹街,灯笼市,帘子市、挽花市,笔墨纸砚等市场。

人们在京城中谋生,大多是手艺人,梁英曾经调查过,在这一片区域里,居住着超过七万余人,这些人大多是工匠。

木匠、锯匠、瓦匠、铁匠、裁缝匠、油漆匠、竹匠、锡匠、刊字匠、铸匠、帘子匠、挽花匠、双线匠、船工匠、石匠、银匠、鼓匠、穿甲匠、墨窑匠、木桶匠、比比皆是。

这些人不是农夫,给他们耕牛,种子,他们很快就能自食其力。

想要这些人有饭吃,就必须让他们生产的货物被销售出去。

李弘基在京城的时候,干净,彻底的破坏了这些工匠们的生活基础。

也就是说,想要这些人有饭吃,那么,就必须给他们创造一个新的市场。

而此时的京城百姓,已经被李弘基搜刮的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生产资料,想要复工我从谈起,更要命的是——也没有人能拿得出钱来购买他们的货物,让市场运转起来。

没有客商,那么,顺天府府衙就成了最大的客商。

由官府出钱来购买工匠们的产出,并提前垫付材料钱,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当初,夏完淳跟沐天涛在京城偷钱偷得有多痛快,徐五想现在花钱就能花的多畅快。

一枚枚的银元出去,京城终于有了千家万户做工的动静。

运河将要开通的消息给了京城百姓们新的希望。

梁英一天之内走访了二十七家工户,同时,也向这二十七家工户,订购了大批的货物。

她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自己要定制什么东西了,尽管开始的时候她还做了很多的规划,希望率先从自己,以及李定国军中需要的东西开始定制。

可惜,当她从皮匠家里走出来的时候,木匠一家老小就趴在大门上渴望她能走进自己家,当她从木匠家定制了十六把椅子,四张桌子之后,油漆匠就堵在门口,全家跪了一地,要求梁英把家具的油漆活交给他们家……

于是,梁英在不知不觉中,就定制了一大堆东西,包括二十锭松墨,二十个帘子,六个鼓,三十八件竹器,以及一大堆纸活……

傍晚时分,梁英才带着两个属官回到了顺天府知府衙门。

“今天花了一千三百一十一枚银元……”

才走进库藏使的办公室,梁英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说出了一个让她很不舒服的数字。

顺天府库藏使抬起头看看梁英,笑着将这个数字写在账簿上,然后对梁英道:“实物到来之后销账。”

梁英喝光了茶壶里的茶水,喘口气道:“先说好,我今天还订了很多死人才能用的东西,包括纸活。”

库藏使者笑道:“没问题,只要货款能与货物对上,我这里就没问题。”

梁英奇怪的道:“我在花钱唉,而且是胡乱花钱!”

库藏使者道:“钱都给了工匠们是吧?”

梁英点点头道:“这是自然,我还不至于贪污。”

库藏使者重新给梁英泡了一壶茶笑道:“你花的太少,太慢,明日还要多多努力。”

梁英不解的问道:“我们要那么多的货物做什么?”

库藏使者道:“就算是买回来一把火烧掉,也是一件好事情。”

“我花的可是我蓝田的钱!”

库藏使者冯爽摇头道:“你弄错了,从百姓手里收回来的税款,才是我们的钱,你现在花的本身就是京城百姓的钱。”

蓝田库藏使者基本上都是不可理喻的变态,这是蓝田官员们一致的看法。。

冯英又喝了一杯热茶,天气本来就热,被热茶一冲,顿时浑身冒汗。

匆匆告别了冯爽,回去把自己上下打理干净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