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人非鱼,焉知鱼之乐

第一三八章人非鱼,焉知鱼之乐

梁英走了,冯爽就再次翻开账本,用红笔写了一串数字之后,对身边的属官道:“提前三天,将修缮皇宫的款项拨下去。

明天从蓝田城运来了一批麦子,需要在短时间内销售一空。”

属官答应一声道:“粮食难道不应该储存一些吗?”

冯爽摇头道:“不能,粮食总是会有的,只是一时之间运不过来罢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这座城市活过来,我估计,在未来的三年内,我们在这里只会有支出,不可能有什么进项。”

属官叹口气道:“两千万两银子,经不起这么用啊。”

冯爽笑道:“用完了,就向国相府申请就是了。”

属官皱眉道:“如此以来,岂不是显得我们太过无能?”

冯爽拿起账本在年轻的属官脑袋上拍一下道:“钱在我们库藏人眼中就是一个工具,跟农夫的铁锨,锄头,铁匠的锤子,火钳是一个作用。

我不明白,你在书院里都学了什么,怎么还给钱这个东西上添加别的含义。

告诉你吧,京城的价值超过了两千万两银子,所以,如果能把这些钱花光,让京城重新变得繁华起来,千值万值。

京城的百姓之所以跟死了一样,完全是因为大家都没有活路,赚不到钱,等大家伙手里都有了一些钱,市场就会自动流转,京城也就活过来了。”

属官摸着脑袋道:“还是应天府的那些家伙们占便宜,至少南京城没有被李弘基他们祸害过,他们接手过来就是一座繁华的通都大邑。”

冯爽又在属官的脑袋上拍了一账本道:“又在说混账话,谁告诉你没有被祸害过的城市就是好城市了?你让他们在应天府大量按照蓝田币值使用银元试试看,百姓一定会造反。

告诉你把,如果说顺天府这边三年就能恢复旧日模样,应天府那边至少需要五年。”

“顺天府这边的人没钱,所以他们没得选。”

属官脑袋里灵光一闪,终于回答出一句有用的话了。

冯爽满意的点头笑道:“顺天府这边正适合大水漫灌,直接给百姓发钱这不合适,也不对,所以呢,府尊大人从京城数量最多的工匠下手扶持的想法是对的。

现在的京城百姓一贫如洗,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只要他们拿到钱,就会拿去花掉,换成各种东西留在手里。

这是最好的,也是最快的让京城活过来的办法。”

两个官员在守卫森严的办公室里闲聊,却不知,在这个黑暗的夜里,已经有了很大一片灯火在死寂的京城夜晚亮起。

那些拿到了定钱的工匠们,开始夜以继日的生产东西,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开头,站在钟楼上瞅着星星点点的灯火,徐五想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从今天起,他终于可以向国相府写呈文,告知张国柱,顺天府有他万事放心!

“徐五想真的是这么说的?”

云昭重新翻看一下文书,抬起头看了张国柱一眼道。

“没错,就是这么说的,他认为顺天府的那些存银,不应该上缴蓝田,能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话写进文书里,他徐五想可是第一人。”

云昭放下文书笑道:“你是怎么看的?”

张国柱道:“银锭必须全额上缴蓝田库藏司,即便他说的有道理,他也只能调用银元,而不是银锭,我更加不会给他铸造银元的权力。

呵斥他的文书已经发走了,我来这里就是告诉陛下一声,别在这件事上做好人。”

云昭哈哈笑道:“不会,我也下旨意申饬他。”

张国柱摆摆手道:“那样做太假了,我申饬他就成了,陛下还是保持沉默为好。”

云昭摊摊手道:“就应为拆分书院的事情?”

张国柱看看云昭道:“占了便宜的人一般都是沉默的。”

云昭笑道:“我倒是很想沉默,问题是你们拆分的也太狠了,玉山城,长安城,蓝田城,顺天府,应天府一气开五家书院,徐先生都气病了你知道吗?”

张国柱冷笑一声道:“以后,成都府,杭州府,广州府,昆明府也会安置书院,再过二十年,我们将会在每一个重要州府设立书院,至于书院下院,更是要扩展到县,如果能到乡,里就最好了。

长痛不如短痛,教书育人的权力我们必须要掌握在手中,毕竟,日后的书院里出来的学子是要为我们所用的,如果,教出来的学生跟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们教育人的目的又在哪里呢?”

云昭点点头道:“好吧,我继续保持沉默好了。”

张国柱道:“你如果不打算抢劫明月楼的话,我准备派遣明月楼里的姑娘们兵分两路,一路去顺天府,一路去应天府。

寇白门她们排练出来的贼兵劫掠的戏码已经看过了,很不错,很适合在顺天府巡回演出,顾横波她们还是去应天府继续演白毛女。”

云昭朝张国柱丢过去一只砚台,被张国柱轻巧的接住,然后放在云昭的桌案上,背着手就离开了大书房。

裴仲一脸正经的看着云昭。

云昭道:“你很想笑吗?”

裴仲连连摇头。

云昭起身对裴仲道:“等我走远了,你就能笑了。”

说罢,也气冲冲的回家去了。

“我准备给明月楼换个名字。”

刚刚回到家,云昭用冰凉的毛巾擦一把脸之后,就对钱多多道。

“妾身都不在乎夫君去抢劫明月楼,您这么着急清洗做什么呢?”

“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背这个一个恶名?”

钱多多贴在云昭身上蹭啊蹭的腻声道:“如果让您重新来一次,您还会抢劫明月楼吗?”

云昭四下里瞅瞅,只看见云花瞪着大眼睛正在看钱多多往他身上蹭,就顺手拍了钱多多丰隆的臀部一巴掌道:“好像很难拒绝。”

钱多多闻言哈哈大笑道:“所以说,您今天被人笑话,完全是您自己找的,与妾身无关。”

云昭最见不得钱多多的狐媚样子,才打横将钱多多抱起来,见云花直勾勾的看着他们,就无奈的道:“这时候你是不是应该出去了?”

云花“哦”了一声就丢下手里的鸡毛掸子出去了,这一次很聪明,还知道关上门。

云昭将钱多多放在锦榻上,然后就去了打开了窗户,瞅着蹲在窗户下边嗑瓜子的云春,云花道:“我们什么都不准备做,你们可以离开了。”

云春,云花并不感到羞耻,齐齐的“哦”了一声之后就搬着板凳走了。

钱多多已经笑得快要死掉了,不断地在锦榻上打滚。

“家里的丫鬟里面,妾身最喜欢这两个蠢丫头。”

“那是,她们是你出门时候的肉盾,闲暇时的开心果。”

“是您宠坏了的,别往妾身身上推,就她们两个,出门之后骄傲着呢,等闲人等就没有放在眼中,雷恒军中的校尉,战功赫赫的那种,想要求亲,人家就说了一个字滚!

就这眼光,妾身也没敢再给她们找夫婿,以前她们家里还催婚,现在,别说催婚了,连她们两个过继儿子都找好了,看样子是要在咱们家干一辈子。”

云昭听了叹息一声道:“是我们害了她们。”

钱多多顺势趴在云昭怀里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好一个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冯英推开大门,见屋子里的只有云昭跟钱多多两个,就埋怨道:“这么热的天,关着门,你们要捂蛆不成?”

云昭笑道:“先说说,你为什么感慨,然后我在告诉你我们要干什么。”

冯英啐了一口纠缠在锦榻上的两个人道:“秦将军进了知鱼庵,法号了了。”

云昭皱眉道:“我没想让她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她的儿子呢?”

冯英叹口气道:“高杰是什么人,哪里会给马祥麟半点机会,他的大军进入川中之后,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从重庆一路向西南推进,所到之处,杀人无数,且不论这些人是什么来头,只要胆敢阻拦他的大军,就是被火炮轰击成齑粉的下场。

夫君,白杆军被高杰杀了不少。”

云昭沉默不语。

冯英又道:“马祥麟想要保有石柱宣慰司这块祖地,被更随高杰大军进入川中的云霄叔叔断然拒绝,还告诉马祥麟,要嘛遵守我大明的律例,要嘛身死族灭。

马祥麟自杀三次都被部下救回来,现在是不是还在自杀,妾身就不得而知了。”

云昭站起身道:这么说,蜀中已经安定了?“

冯英摇摇头道:”畲族首领杨应龙的子孙,杨火哲又在播州起事,高杰这一次准备永绝后患。“

云昭摇头道:”告诉高杰,不能这么做,没必要杀光畲族,也杀不光,只会播种仇恨,我想,这个杨火哲之所以能起事,恐怕跟西南的乌斯藏人有关。

杀掉挑事的乌斯藏人,才是他该干的事情。”

听丈夫给了一个明确的回答,冯英就安静了下来,瞅着衣衫半解的钱多多道:“你们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