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庶子联盟

卢象升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人前了。

不是他的权柄已经被边缘化了,相反,法部的权柄在大会开过之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加强。

只是獬豸本人很少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就像是一头藏身在暗处的恶犬,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新生的天下。

在他的要求下,年轻的法司官员们眼中只有律法,不违背律法怎么都好说,违背了律法,下场就很难预料了。

监察天下是韩陵山跟钱少少的活。

如何处置罪犯才是獬豸这群人的活计。

这一次不用说,獬豸被监察部的人利用了。

孔胤植进入玉山城,本身就是监察部重点监察的对象。

他进入玉山城之后的一举一动,一定是在监察部的监察之下的,当然,也包括他带来的宝物跟钱财。

云昭甚至可以很肯定的说,孔胤植给他的礼单,监察部那里一定也有一份。

事情关乎钱皇后,在韩陵山不在的情况下,监察部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去找钱皇后的麻烦,至少,这件事在钱少少那里就过不了关。

事情很难办,也很危险,不过呢,还是要办的。

于是,监察部的人就一纸公文把这事告诉了法部,询问解决之道。

獬豸在看到这份文书之后,明知道这是一个大坑,他还是勇敢的踩进来了,左思右想之后,獬豸对皇帝陛下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这一次应该捏着鼻子认了。

但是,绝对不允许有下一次。

为了皇帝陛下的颜面着想,他没有把事情说透,满世界的从西域商人那里弄到了一头恶犬送给云昭,算是给皇帝陛下一次自省的机会。

云昭也很光棍,既然被抓住了,那就邀请獬豸一起参观一下孔胤植送来的宝贝。

“这一对白玉璧古意盎然,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啊。”

卢象升摩挲着手中晶莹剔透的白玉璧,由衷的赞叹。

“不过,放在这里不合适,陛下觉得放在新建的博物馆以为如何?”

云昭抽着脸道“这东西珍贵,听说是见证过鸿门宴的东西……”

“唉——陛下谬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放在宫中,只有陛下与少数几人得以观看,岂不是让明珠蒙尘吗,老臣以为,还是放在博物馆展出,让更多的人看见,才不会辜负这些珍宝。”

“额……好吧。”

“这一对玉斗明显是假的……”

“咦?你是说孔胤植敢拿来假东西来蒙骗朕?”

“不不不,玉斗是玉斗,也是好玉,老臣说这一对玉斗明显是后人拼凑的鸿门宴珍宝,陛下也是熟读史书的人,必然知晓,这一对玉斗已经被项羽的亚父范增在鸿门宴上用剑给劈的粉碎,如何能重现人间呢?

假的东西留在陛下身边,没得让人笑话,不如一并送进博物馆,写明白前因后果,免得让百姓误会陛下不学无术。”

“嗯……”

“多谢陛下对博物馆的关照,一会就让人把这东西拿走送去博物馆,您看啊,这两个春秋青铜鼎不过是诸侯之家煮饭的器具,现如今,陛下难道真的会用这东西煮饭?

陛下一向喜好美食,这青铜鼎煮出来的东西还能吃嘛?

再说了,诸侯之物,与陛下的身份极不相称。

完全是无用之物,送走,送走,丢在博物馆里也好让学子百姓们知晓古之帝王是何等的穷奢极欲。”

“编钟啊……青铜编钟?陛下乃是帝王,岂能用青铜之物,应该使用玉器编钟……送走,送走!”

“冕服啊……这东西陛下可以留下,毕竟,除过陛下之外,别人留着冕服就有谋反之嫌……这件事老臣还需要去问问孔胤植,他家中为何会有冕服!”

“这《太平广记》……”

“停!御览《太平广记》朕无论如何是不会给的!”

卢象升见云昭不把《太平广记》交出来的意志很是坚定,也就笑呵呵的不再说这套书了,背着手在放置礼物的房子里转悠了一圈,在角落处发现了一扇暗门。

“咦,陛下,这里有一道暗门!”

云昭摇头道“朕没有钥匙。”

卢象升遗憾的点点头道“也罢,博物馆收获颇丰,老臣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强盗的目的达成了,卢象升就在云氏一家老小仇恨的目光中带着一群人捧着玉璧,玉斗,抬着编钟,青铜鼎,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钱多多靠在云昭身上,有气无力的道“咱们家遭贼了。”

云昭笑眯眯的瞅着远去的卢象升对钱多多道“多好的一个臣子啊,你说崇祯当初怎么就要把这个清廉,办事能力又强,人品靠谱,说话风趣,且能上阵杀敌的能臣砍头呢?”

钱多多怒道“他这是欺负您好说话。”

云昭捏捏刚才受了大损失的钱多多的脸一下,从袖子里摸出一枚钥匙递给她。

“真当云氏千年家族是白给的?明天啊,带着冯英一起去祖坟山洞去看看,喜欢什么就搬什么,里面的九州鼎就很好,搬回来好好擦拭一下摆在花园里当水瓮!”

钱多多一点高兴地意思都没有,祖坟山洞里的东西就是自家的,搬自家的东西回来对她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她只是想要别人家的。

政治这个东西是极为微妙的……而政治家们从不会把话清楚明白的交代给别人,一来会留下把柄,二来,显得自己很愚蠢。

卢象升从皇帝家搬东西也是有代价的!

能从皇帝家把东西搬走,就足矣说明,法部在大明的强大,也给后面的人开拓出来一条路——法部连皇帝收受的贿赂都能拿回来,那么……别人……

这对提升法部威严有着极大地好处。

作为交换条件。

卢象升话里话外说的很清楚,只要皇帝陛下肯把这些东西让他拿走交给国家,那么,他就会动用法部的力量来针对一下孔胤植。

打开孔胤植制造的水泄不通的口子——就是他竟然贿赂皇帝!

云昭都能想象的到卢象升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首先是监察部蜂拥跟进,接着会拿到衍圣公在老家的不法行为,然后再由法部出面,将一个庞大的衍圣公家族拆的七零八落。

这件事云昭可以直接下令去做,可是呢,这么做了之后会被很多人恨上皇帝,最后将仇恨云昭的表现落实在仇恨国家的层面上。

这很不好。

如果法部出面,而獬豸又是一个出了名的不畏强权且公平无私的人,只要证据确凿,他就能在蓝田律法的框架内,让这个影响了中华数千年的家族烟消云散。

卢象升是做这件事最好的人选。

他不会做的太过分,但是,也一定能让衍圣公家族符合蓝田律,这一点也很重要。

大明天下很大,所以,各种各样的事情也很多。

处理这么多的事情需要很强大的智慧跟手段。

在处理这种事情的时候,夏完淳跟师傅采用了同样的手段。

不过,他并没有把扬州的商贾们送去监察部或者法部,而是将那些完全不受扬州商贾们重视的庶生子们,送去了玉山书院一边做事,一边读商科!

玉山书院是一个什么地方,全大明的人现在都一清二楚。

蓝田皇廷最重要的官员全部出自这个书院。

他的等级甚至要远远高于朱明时期的国子监。

朱明的国子监里出来的监生,只能担任一些不入流的官职,而主流管员全部被科考官员完全给占据了。

蓝田皇廷没有科考,能进入玉山书院就读的人,基本上就等以已经把一条腿迈进了官员的行列。

而蓝田皇廷的大军正在大明的国土上所向披靡,他们已经占领了绝大多数的大明土地,不出一年时间,蓝田皇廷将真正的成为这片大地上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因此,当这些商贾发现自己不起眼的庶子已经变成玉山书院商学院的学生之后,他们立刻就慌了。

昔日因为无法接受夏完淳苛刻条件的嫡子们纷纷向夏完淳提出要求,希望能代替这些卑贱的庶子去玉山书院就学。

对于这一点,夏完淳的意志是坚定的,不论是贿赂还是哀告,亦或是说情都无法动摇他一心支持这些庶子的决心。

同样的,这个消息对于那些商贾家主来说,没有那么糟糕,对他们来说,庶子也是他的儿子,只要保证了这一点,用商人的眼光来看这件事,正面意义要远大于负面意义。

铺设火车道的事情已经基本上展开了,建设的主体方是蓝田将作,那些在玉山书院进学的庶子们,每在书院学习五天,就要分处两天时间来驻扎在工地上,与大将作们一起讨论,研究,铁路的铺设事宜。

这些庶子们很忙,不但要跑工地,还要以铁路建设者的身份,与蓝田各个工坊联络,亲自购置铁轨,枕木,碎石块,以及工地上需要的所有物资。

不仅仅如此,他们还要负责招募工匠,力工,组织这些人进行最原始的地基建设。

一些格外能沟通的人,还需要参与到征地的工作中来。

可以说,夏完淳给了这些庶子最大的自主权与帮助。

他相信,一旦这些人参与了这条铁路的建设之后,他们就具备了起码的修建铁路的资格与能力。

假以时日,成为他们各自的家主,应该不成问题。

最重要的是,这些庶子已经组建成了一个联盟,一个利益共同体,他们的利益方向基本是一致的。